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节 大贵人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节 大贵人

  末星女显然对赵国栋的到来相当兴奋,系少就目前来州仁不口客人中以赵国栋的身份俨然最为尊贵。市委政法委书记刘兆国没有来,而是托了专职副书记高阳带了红包来。

  冉阳也是老熟人了,他和赵国栋似乎相当有缘。

  赵国栋在江庙时,他也在江庙。赵国栋调到江口县开发区时,高阳也就回任县检察院副检察长,而当赵国栋到宁陵时,高阳又从上挂省检察院调任宁陵检察院任副检察长。几乎是和赵国栋玩同步走游戏,赵国栋离开宁陵一年后,他也调到安都市政法委任专职副书记,给刘兆国当副手,成为实实在在的副厅级干部。刘兆国也对高阳相要信任。

  赵国栋和高阳见面也是拉着手一阵亲热,邱元丰也适时出现,三个老熟人见面,那气氛顿时热烈起来。

  黄化成站在宴会厅门口乐呵呵的给进来的客人们散烟,朱星文女儿朱丽长得虽然说不上很漂亮,但是也中规中矩,黄化成现在在天河分局刑警大队任副大队长,也算是功成名就,这才结婚。今天局里所有领导全数到齐,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邱元丰要亲自给他主婚。这让他也是荣耀异常。

  邱元丰来了分局一年多时间里,虽然平素脸上总是笑眯眯的,但是局里人都对这个从碧池调过来的局长十分敬畏,“笑面佛”这个词儿总是或褒或贬的在局里中层干部里流传,而他在局里也很少参加局里这些迎来送往的私人宴请。

  自己一年前从江口调过来直接担任刑警大队副大队长,据说局党委会上还有些异议,但是邱元丰一锤定音,好在自己担任副大队长这一年时间里也没有给邱局丢脸,很是捡了几个像样的案子。

  黄化成见到赵国栋的身影出现时脸上喜悦的神色就不禁一僵,但是马上就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更加殷勤的微笑。

  朱丽也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父亲陪着一今年轻人往这边走了过来,甚至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高阳和自己老公单位上的一把手邱局长都走在他身后,这让她简直惊讶莫名。

  “老公。你看,我爸陪着那人是谁?他居然走在高书记和你们邱局长前面,我爸今天是怎么了?这个家伙是干啥的?”

  黄化成嘴里一阵发苦,他很想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他知道拒绝回答并不意味着这个现实就不成立。

  老岳父早就提醒了自己,自己和赵国栋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角色了。要学会用平和理性的心态来对待这一切,甚至还要尽一切可能去拉近自己和赵国栋的这层同学关系,日后也许就是一副足以让自己快步上走的梯子。

  凭赵国栋现在的身份,自己也是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正厅级干部,公安这条战线上,也就是说至少也的要混到安都市公安局局长这个角色才有希望,而自己在未来二十年里能企及么?显然不能。

  黄化成自认为也算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但是眼见得赵国栋那雍容悠然的气度,而自己颇感自豪的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在对方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眼屎,那心里就忍不住泛起阵阵酸劲儿。

  朱丽注意到自己丈夫脸色似乎有些难看,有些惊讶的看着黄化成。“怎了,老公?”

  “没啥,那是我同学,也是你爸的老部下。只不过现在飞黄腾达了。”

  黄化成努力的调整着自己情绪。尽量不让这种负面情绪影响到自己的脸色,就像朱星文告诉自己的一样,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际遇,你不能因为你身边的某位朋友抓住了机遇一跃而起就彷徨沮丧一辈子,正确的做法就是学习对方抓住机遇,而且还要尽可能的借助对方可能带给你的好处,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机会和对方一样昂首笑傲。

  “飞黄腾达了?你的警专同学。还能飞黄腾达到啥程度?”朱丽听说曾经是自己父亲的部下,又是老公同学,也就不以为意,这年头这年龄还是干公安出身的,能有多大的造化?顶多也就是在市公安局当个副支队长这一类那都是得通天了。

  “哼哼,啥程度?你爸一辈子也难以奔上的程度,你没见连邱局和高书记都走他后边么?这家伙现在是怀庆市市长了,你说啥程度?”黄化成虽然对赵国栋的观感情绪复杂。但是听到朱丽如此轻蔑的语气,也还是有些不舒服,言语间也就有些故意拿捏对方。

  “你说什么?怀庆市市长?!”

  朱丽吃了一惊,她大学毕业之后就分在莲湖区团委工作,也工作了好几年了,对于政府这条线上的底细也很了解。

  说实话她对黄化成的警察工作也有些旧川条道太狭窄了。吃这碗专业饭就在公安众条死胡阵生一大奔到黑也没啥意思,但是黄化成这人长得帅气。而且也有些性格,很合她意。加之在江口县公安局就是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家里也有些关鼻,父亲也对他很看好,所以才有了这一段姻缘。

  她也一直在琢磨着让黄化成调出公安队伍,看看能不能调到天河区政法委去,然后再想办法到下边去挂职。这样曲线绕出去,也才有个奔头。

  “还能有假?”黄化成有些苦涩的淡淡一笑

  朱丽眼睛一亮,“你和他关系怎么样?”

  “还算不错吧,当年我们那一届就我和他还有童芒三个,我们仁都分到刑警队,后来他下了派出所,再后来他就脱离公安队伍了黄化成不知道自己妻子怎么会突然这样精神倍增,这等时候却问起这些问题来了。

  “那就好,化成,这可是个好机会,你得把这条线好好用上,你怎么从来不说这些事儿呢?我还以为你那些同学就都在公安这条线上打滚呢?”朱丽脸上浮起兴奋的光芒,“化成。我在机关里呆了几年,比你清楚。这念头,光有能力不行,你还的有贵人相助,讲求机遇,我看你这个同学就是你的大贵人。”

  黄化成看着自己的新娘,似乎有些不认识一般,对方嘴里冒出来的话让他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但是他知道妻子的话是正确的,老岳父也曾经再三提醒自己要摆正心态,可事到临头,自己似乎又有些说不出的抗拒心情。

  “化成,好久不见了,恭喜恭喜啊。朱局的千金,真是珠联璧合,令人羡慕。”赵国栋随手将红包递给朱丽,一边接过黄化成递过来的玉溪烟,“我从不抽烟,不过今天破例,老同学结婚,喜烟再怎么也得抽一支。”

  “赵市长,听说您现在是市长了。化成可是你的老同学,他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你们江口那一届警专的可只有三个,日后你可要多提携一下你的老同学啊。”朱丽脸上浮起愉悦的微笑,“爸,你说是不是?”

  朱星文脸上也是笑逐颜开,赵国栋很给面子,当初在请不清赵国栋时他就有些犹豫,黄化成不想请,他知道黄化成原来和赵国栋有些心结。但那都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了,一晃七八年,各人都有各人的造化。何况自己这个梅县政法委书记赵国栋也是助了自己一臂之力,该请还是的请到,至于对方来不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呵呵,化成,朱局小朱这话可是让我汗颜了,化成是我老同学。朱局您是我老领导,有啥事儿需要我效劳,只要我能办到,当然不会推谭。”赵国栋爽朗一笑,扭头道:“不过现在在化成面前的可是他的直接领导,邱书记邱局长,还有安都市里的领导高书记,这些可都是朱局你昔日的老朋友了,朱丽,这现成的大佛你不拜,那才是浪费啊。”

  一阵热闹寒暄之后,朱星文领着赵国栋一行人直入首席,首席坐的都是梅县县委书记、县长、副书记一帮子常委角色,见朱星文带着一今年轻人而来,都是倍感惊诧,这样一今年轻人怎么会带到首席来坐,难道是省市哪位领导的亲属子弟?

  当朱星文半带骄傲半带兴奋的将赵国栋介绍给梅县县委县府一帮领导之后,梅县一帮人才反应过来,早就听说邻市怀庆现任的代市长年轻的吓人,却没有想到会在朱星文嫁女的席桌上坐在一起,又是一阵热闹。

  唐谨几乎是蜷缩在角落里看着赵国栋一步一步步入酒宴的中心区域。那样的雍容自若,那样的谈笑风生,分局邱局长几乎是刻意的拖后半步陪着他一起漫步而行,脸上的笑容除了亲热还有一分感慨,一行人犹如在出席一个微不足道的会议一般那样随意。

  强烈的撕裂感几乎要让她那颗原本已经用时间胶水牢牢粘接在一起的心灵顿时要碎裂开来,一种出不了气的压迫感让她想要委顿在地。

  那张脸依然熟悉,除了多了几分自信和大度,那双眼睛依然明澈,除了多了几分湛然和犀利,那具身体依然挺拔,除了多了些许稳健和沉凝。一切似乎都还是那样,但是一切又都不可能再是那样了。

  这就是命!

  贝齿深深的咬尽唇肉中,一抹泪珠悄无声息的从脸颊缓缓落下,唐谨仰起面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掏出手帕默默的拭去泪痕,又回到卫生间小心仔细的检查了一下,然后补了补妆,这才竭力平复下自己的情绪走了出去。

  隆重求票,本月月票目标匆张,还望兄弟们检查一下囊中票箱,有的就不要藏着掖着了,时间不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