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节 最明显的风向标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节 最明显的风向标

  止赵国栋感到欣慰的是参加黄化成婚礼的老同学都是刀梦,几其是天河分局和以及市区几个分局的,原来和黄化成一个。班的,来了不少,虽然和赵国栋不是一个班的,但是毕竟都还是相互认识,赵国栋倒也无意在这些老同学面前显摆什么,也就格外亲热,只是一来本不是很熟,二来这地位上的明显差距,就再也不可能像寻常同学一般勾肩搭背谈笑亲热了。

  唐谨的出现给了赵国栋一个不小的冲击,但是已经有了一些思想准备的他并没有乱阵脚,在同学们面前很理智的保持了平静,当然内心和表面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毕竟度过了这一关。

  只是唐谨眼中那一抹刻骨铭心的痛楚还是让赵国栋心中被烙铁狠狠烫了一下般紧缩起来,多年来的大风大浪让赵国栋养成的从容淡定竟然险些崩陷,但他还是坚强的挺住了。

  赵国栋离开凯旋国际酒店时已经是下午五点过了,他本想早一点离开,但是朱丽领着黄化成相当热诚殷勤的陪着他说话,时过境迁,赵国栋对黄化成昔日那一点微末的不满早已经烟消云散了,而他也感觉到黄化成昔日身上那股子浮躁也早就被打磨掉了,取而代之是侦察员特有的那股子狠劲儿和钻劲儿。虽然在表情上偶尔还有那么一丝半缕的不自然,但是在谈及自己工作时仍然是相当自信骄傲。

  相较之下,朱星文这个女儿却是一个典型的自来熟,虽然把黄化成拉着在一起,但是话头却总是由这个女孩子给挑起,而且这个女孩子不但健谈,而且相当善于挑选话题和制造机会,连早就想走的赵国栋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孩子在交际协调能力上有着潜在的天赋,不愧是团委出来的,黄化成这个老同学在这方面和她相比,完全不再一个级数上。

  童曼的丈夫明耀正如赵国栋所猜测的那样,已经明确下挂梅县任公安局副局长,挂职时间为两年,主要是根据市政法委要求充实基层实战队伍,同时提高干部队伍基层工作经验这个意见,前两天才去梅县报到,和梅县公安局班子成员见面。当然也少不了到朱星文这个梅县政法委书记那里去报到。

  虽然赵国栋心情有些烦乱。但是面对邱元丰、高阳这些老朋友,他也实在不好吃完饭抹抹嘴巴就走人,也就只有被高阳、邱元丰拖着拉着去坐一会儿,再加上梅县县委副书记齐名远,凑成了一桌,一玩就是半

  午。

  既然是打麻将,自然免不了要意思一下,好在邱元丰和高阳都不是喜欢这个行道的,客随主便,随着齐名远这个地主安排,一场麻将打下来,赵国栋居然没输没赢,这让赵国栋很高兴。

  赵国栋的别克新世纪滑出凯旋国际酒店大门时,他下意识的瞥了旁边一眼,一个,熟悉的身影跃入眼帘,右脚在油门和刹车两个踏板上来回连续变换了几个动作,最终还是定格在了刹车上。

  唐谨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她有一种茫然恍惚的感觉,坐在松软的真皮座椅上。她一言不发,只是默默的流泪。

  此时的赵国栋发现自己似乎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清明冷静,先前在宴席间的烦躁怔仲似乎一下子消失无踪。

  抽出两张纸巾放在唐谨的手中,却不哥是温柔体贴的替她拭去脸上泪水,赵国栋终于明确了自己界限。

  “你走哪儿?我送你。”

  “回市公安局。”眼泪也许是最好的宣泄渠道,唐偻渐渐恢复了平静,拭去眼角泪珠,略略红肿的眼睛依然那样明亮妩媚。

  一路无言,赵国栋默默的驾车,唐谨目视前方,淆然无语。

  别克一直开进了市公安局家属院,赵国栋凝望了一眼那幢有些老旧的六层楼楼房的第三层,那里曾经是他梦萦魂绕的所在,他曾经多么渴望自己能以一种体面而受尊重的方式踏进这个家,但是这一切都已经

  。

  “国栋,我们还能是朋友么?。平车时,唐谨幽幽的问了一句。

  “当然,我们永远是朋友。”

  赵国栋脸上温和的笑容让唐谨忍不住再度泪流满面,扭头而去。

  逝者如斯夫。

  赵国栋审视着许乔拿出的人员名单。

  城市建设开发公司班子组建一直是许乔最为操心的工作,按照赵国栋的一…。城开司班子组成必须要是一个坚强而具有战斗力的蟹工…巾。要熟悉业务仅仅是一个最基本的先决条件,更重要的是耍有优良的政治素质和敢打敢拼的作风,尤其是要求敢于抵御外界压力的韧性。

  赵国栋当初给许乔提出韧性这个词语的时候一度让许乔很是困惑不解,韧性这个词语可是有些不太好理解,抵御外界压力许乔明白是什么意思,城建这一块本来就是常在河边走的活儿。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和关系往往使得城建这一块工作既是容易出政绩的领域,同样也是落马翻船率极高的风险活儿。

  几乎每两三年似乎就有一个魔障轮回,全市或多或少就有一批城建交通领域的中层干部要被纪委和检察院请走,这似乎已经成了怀庆建设领域的铁规律。屡试不爽,赵国栋来怀庆之前,市建委一位副主任和两名工作人员就因为涉嫌受贿而被检察机关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受到了双开的处分。

  “这是大名单,也就是说还有可能替换的准备名单?。赵国栋一个个审视过,这张名单上的人不完全是建委系统和原城开司班子成员,可以说调整幅度也比较大,但是这些人后边都有一个括号,括号里另有一个名字,这让赵国栋禁不住皱起眉头。

  “嗯,原来我也没有想过要搞一个替补名单,但是在城开司班子成员构成上争议比较大,所以我也就考虑是不是需要再斟酌一下,列出备选名单,让赵市长你也过过目来甄别鉴定一下。”许乔也是苦笑着回答。

  先前赵国栋交给她这个任务时虽然有些思想准备,但是还是抱着一丝兴奋和满足感,但是这一段时间下来,市里边上上下下都知道城开司班子调整在即,赵国栋把确定班子成员的大权交给了自己,这下麻烦来了,几乎每天都要接到几个电话”没有一天清静过,昔日的老领导,旧日的老同事,过去的上下级,亲朋好友,同学熟人,几乎就没消停过。

  城开司属于副处级单位,总经理和党委书记属于副处级干部,要经过市委组织部这一关,还有三个副总经理、一个总工程师和一个纪检书记兼工会主席加上属于科级干部,则要由市建委来任命报组织部门备案。

  方雄飞和建委几个副主任都有各自的想法,这一点许乔也?就预料

  了。

  方雄飞本来就是一个有些桀骜不驯的角色,和顾晓鹏竞争副市长失败之后脾气就更大了,在很多事情上都与许乔观点相左,包括在怀庆城市整体规哉,上也有不少异议,和许乔也是争论不断,在城开司班子人员组成上更是和许乔争锋相对,甚至以建委党组意见来抗衡许乔的意见,这让许乔也是倍感压力。

  仅仅是方雄飞代表的建委意见许乔感觉都还稍稍好一点,毕竟建委属于她在分管,她也并非什么迂夫子,拉一派打一派的那些手腕一样精通,建委内部也非铁板一块,一样有可供操作余地,但是有其他市领导掺和进来,这就是她所无法预料和控制的了。

  吕秋臣最近一段时间似乎很不安分,这一点赵国栋已经感觉到

  。

  赵国栋还真有点佩服吕秋臣愈挫愈勇的劲头。丝毫没有因为在城市建设规利方案上受挫而影响他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变本加厉的味道。

  毫无疑问。许乔受到了来自吕秋臣的压力,而且似乎吕秋臣和付天又已经冰释前嫌握手言欢了,再加上一个素来和吕秋臣关系不错的组织部长萧潮,看样子吕秋臣还真是有点不屈不挠的精神,宏观上推不翻,就要打算在具体操作上来做文章了,端的是打得好主意啊。

  赵国栋冷冷一笑,吕秋臣还真有点欺人太甚了,是觉得自己在怀庆根基太浅而他当了一届组织部长人脉深厚就可以为所欲为呢,还是觉得有陈英禄会在他背后继续不显山露水的支持就可以挑战自己的权威?

  只怕连许乔这些副市长们都在盯着这一点,就要看看在这一次人事问题上自己和吕秋臣代表的那一帮人的掰腕子,这个城开司总经理和党总支书记的花落谁家就是一个最为明显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