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二节 危险苗头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二节 危险苗头

  方雄飞注意到众次许乔开会态度鼻子寻常的强硬。明了选拔城开司班子成员的标准必须要按照有利于怀庆城市建设长远规划,有利于怀庆城市建设稳步快速推进。有利于怀庆城市建设持久稳定这三个有利于来确定。

  这三条有利于乍一听很虚。但是似乎随便什么人都能套上这三条,但是许乔随后就提出了一系列具体要求,明确剔除了自己以建委党委名义推荐的几个,人选,尤其是城开司总经理和党委书记人选都不在其列,这让他大为光火。

  方雄飞琢磨着许乔这一次来势似乎不比前两次列席的架势,市政府副秘书长于文亮也是脸色有些惊诧,看样子是对许乔的态度如此锋利不留情面感觉到意外。

  于文亮和方雄飞关系不错,两人都是武川人,而且还都在党校函授班一起学习过。

  于文亮在市政府里一直跟着城建、交通这条线,邓若贤没有分管这边之后交给了许乔,他也就跟着许乔,但是却不如像对邓若贤那般尊敬许乔,毕竟一个民主党派副市长,本来来分管城建、交通和国土这样的肥缺就是一个异数,如果不是赵国栋的独立特行,根本就轮不到许乔来接手。

  碰头会不欢而散,方雄飞虽然还是以建委党委形成的意见坚持自己的意见,但是语气却不敢像上一次那样激烈,他的先摸摸底再来决定。

  方雄飞也知道要想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图来组建城开司的班子肯定不现实,就是建委党委真的形成了一致决议,也一样可能遭到否决。还不说建委内部对这个意见也有不同着法。

  这年头官大一级压死人,许乔性格外圆内方,意志坚定,也许唯一弱点就是她不是党员,而是民主党派人士,而**才是执政党,党管干部这是铁律。在人事问题上她就没有多少发言权。

  只是这一次许乔态度变得更咄咄逼人,这就难免让人浮想联翩了。

  自己两个副手,尤其是副主任黄明态度就更是闪烁不定,这个家伙原来就给自己有些不对路,经常和自己唱对台戏,如果不是自己死死勒住他不让他过多分管业务,这个家伙还真要挣出头来,现在这家伙大概是也噢到了啥气味,想要抱许乔的粗腿,哼,许乔的腿粗不粗有多粗,那还得量一量才知道。

  许乔走了,于文亮也跟着走了。不过方雄飞利用上厕所的时候悄悄给于文亮透了个信儿,约他吃晚饭。

  湖天一色大酒店,方雄飞要了一个单间,原本想把副主任焦全礼和办公室主任也叫上,但是思衬再三,方雄飞觉得还是自己先单独掏掏于文亮的底再说。

  “老于,你说这许乔为什么就专门和我们建委过不去呢?这城开司就算是副处级单位,那也是建委直属企业,谁能有我们建委对下边这帮人这么了解得透彻清楚?建委党委对建委直属企业的人事任免权如果都失去了,那还要建委干什么?这也太过分了!原来邓市长可不是这样

  。

  方雄飞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于文亮却是哑然失笑,“得了,老方,你就别在我面前装了,我还不知道你那两套,那市长管你的时候,能有你多少在他面前咋呼的时候?他不说话,你自己还不都得规规矩矩按照他的意思办?现在换了许市长了你不才有了一点念想?觉得人家是民主党派人士,欺负人家是女干部是党外人士不是?”

  被于文亮一下子戳破了幌子。方雄飞也不在意,笑着道:“老于,邓市长管咱们那没的说,你不按他的办就不行,而且人家也懂得分寸,不该他管的他不插手越界,该他管的他也管得恰大好处,咱们不服不行,可许乔呢?妈的,就知道迎合上边意思,好大喜功,弄出来这么大一个阵仗,这也罢了,城开司地位高了,权力大了,业务多了,咱也高兴,好歹也是咱建委下边企业不是?可这到好,一脚把建委踹在一边上流快去了,一切都得听她的了,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于文亮脸色一沉,“老方。你这张嘴巴给我收着点!只有你我两个人,你可以这么说,换了有其他人,传出去,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

  方雄飞漫不经心的道:“得了,文亮,你也别把那姓赵的捧在天上,不过你的好意我明白,人在屋檐下,当然要低头,咱不会那样不知趣去鸡蛋碰石头。不过我对市里边这个规划方案还是持反对意见,我很怀疑这个方案能否推,立。姓赵的就算当选市长。他能在怀庆呆几年?两年逊夏门?这个,方案五年还是十年能实施完毕?哼,嘴巴说大话谁都会,落到实处哪有那么简单?”

  于文亮觉得方雄飞情绪有些不大对劲儿,这个家伙本来就有些桀骜不驯,仗着和陈书记关系不错,和吕秋臣关系密切,所以有时候就有点,不那么听招呼。

  以往连何照成在当市长时他都经常要耍脾气,在赵国栋未来怀庆之时,市政府里除了对邓若贤稍稍尊重之外,其他副市长他根本就不买账,加之这一次竞争副市长失手,心里更是鬼火乱窜,所以话语也就更火爆。

  这种情绪很危险,因为人都是感情动物,就算是你能保持警怯克制自己的情绪,但是难免会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不经意的表现出来。

  方雄飞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这种情绪,自然是认为自己和他关系密切,这也就意味着他也会在和别的他认为和他关系密切的人面前表现出来类似情绪,人人都能替他守口如瓶只怕就是一种幻想了。

  何况你这当建委主任位置何等重要显赫,平常和各级领导各部门领导接触时候也多,那些人个个都精得猴一般,你稍稍露出点口风,他们就能琢磨出其中味道来。若是谁使点坏水,在赵国栋面前播弄一番,那你方雄飞就算是本事再大,日子也不会好过。

  “老方,我看你这种情绪不对头啊,城市规划方案已经过了市委常委会,市人大常委会也开会研究通过了,现在还得到了省里边主要领导的赞赏,这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你作为建委主任若是不注意自己情绪,要吃子的

  于文亮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自己这位老乡兼同学,混到市建委主任这个,位置上不容易,这年头当官风高浪险,随时都可能被人下绊子打黑枪,别以为自己坐这位置就稳如泰山雷打不动,这些界离了谁都一样转。

  “我知道分寸,老于,说说吧,许乔怎么会一下子变得这么嚣张了?是不是赵市长给她打气了?”方雄飞仍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看得于文亮连连摇头。

  “老方,你也知道许市长知道咱们俩关系不错,所以很多话都是留了一口,不过我也估摸着她是找了赵市长,我听她的意思,赵市长大概是把城开司班子人选定夺大权交给了她,看样子赵市长据信任她,连城开司班子人选问题都全权交给她,所以老方,我说你还是把稳一点,好,不要和许市长弄得太僵了,她背后可有赵国栋这尊大神于文亮沉吟着道:“而且现在陈书记态度也在转变,原来陈书记对这个城市规戈,方案并不十分赞同。但是自打宁书记视察过后,陈书记的态度有很大变化,我琢磨着估计是宁书记的表态对陈书记有很大影响,你知道宁书记和陈书记在七星关上可是谈了一个多小时呢。”

  “不会吧?”方雄飞心中一凛,他的最大依靠就是陈英禄和吕秋臣,前几天吕秋臣还陪着陈英禄视察城市环卫工作,晚间在一起吃饭,吕秋臣虽然没有指名点姓的批评赵国栋,但是谁都能听得出来其中意思,陈英禄也没有多说啥似的。

  “不会?你说不会就不会?领导心思你就猜得那么准?”于文亮反问道。

  方雄飞下意识的摇摇头,“老于,你知道吕市长和赵市长不对路,虽说赵市长在城市规划方案上赢了一招,但是我看当初陈书记对这个,方案也不是很感冒,估摸着也是考虑赵国栋还是代市长,年底要选市长,不愿意因为这个事儿影响大局,才会捏着鼻子认了,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这也是要多少年的事情,我想领导也是想着这变数多,而且实际情况中遇到未曾预料的问题也很多,怎么可能完全按照方案推进?。

  于文亮心中一惊,“老方,这事儿你可别去撞风头,赵市长是个爱面子的人,尤其是在这件事情上一直被他视为头等大事,你若是真的去触霉头,那可是要出大事。”

  “哼,放心,老于,具体操作也不是我们建委,不是有城开司么?方案也是现成的,我去招惹他干啥,不过我倒是觉得人做事不能做绝了,你吃夫鱼大肉没关系,总得让下边人喝点残汤不是?。方雄飞轻哼一声道。

  努力码字,诚恳做人,热忱求票,兄弟们扎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牡山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