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六节 祝中原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六节 祝中原


  …一毫无疑问。芶德建也看到了这一点。

  英雄所见略同这句话真该改为聪明人所见略同,只不过一前一后而

  。

  赵国栋于宁法视察怀厌之前便已经琢磨出了怀庆时局日后垂仆动向,揣摩到了陈英禄的心态利整,果断推出了酝酿良久的新城市郑划方案,手笔之大连许乔也都叹为观止,但是顺利过了

  现在芶德建也瞅准了这一宝,准备要在自己任内上来一个大动作,怀靖公路就是一个支点。

  政绩工程由来已久,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已经成了一个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赵国栋知道要想一己之力扭转这种风与,那于异干结劳,关键还是在于你怎么来看待政绩工程这个问题。如果上级领导一味喜欢乖面子工程。也不管实际情况。不顾程本身究音能给地方带来什么,那这种政绩工程可以休矣。

  而利用上级领导对基础设施、工业项目和具生工程这一丝的常祯趋利避害,正确利用和引导各种力量,这无疑是最佳选择,其巾拿捏把握年颇费思量。

  芶德建意识到了陈英禄心态的变化。靖县条件有限,存他有限的任期内仅凭自身力量耍想实现腾飞不容易,那么借助外界力量来法到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对于芶德建的这种心思赵国栋也能理解。毕竞谁不愿求上讲

  可这金字塔似的官场体系那是越往匕走位置便越你烈要博得上边领导青睐,除了机遇之外,那就得有厚实的基础,而这基础一禅那就是扎扎实实的工作,就是那机遇也是从无数日常工作中碰撞绽放出来的灵感。

  至少芶德建那也是一心想要做点于靖县民众有益之事,就算某和自己个人**结合在一起,也是好事。

  一一一,一

  赵国栋脸色阴沉之极,双手背负在股后。直视着祝中原,祝巾原也是脸色严肃。

  “怎么一回事,老祝?这就是你们城开司的办事力度你这个羔经理干什么吃的?,!

  祝中原黑黝黝的脸膛微微有些泛红。赵国栋语与总县这样居利而不留情面,但是这件事悄的确是得怪不得对方大发雷霆

  眼见得开工仪式在即,这前期准备工作却是拖拖拉拉加之前段时间连绵秋雨不断。使得地面泥泞不堪,施工机械和车辆进出困难延误了下来但是这一段时间天气已经转晴,按理说准备工作讲度不该如此缓慢才对。

  祝中原粗略的瞄了一眼。就知道情况有些没对。现场敌工的推土机和挖掘机、铲车数量都明显和前两次自己来现场察看时不对少了好几台。

  许乔脸色也相当难看,祝中原是她力推的人物,没报到大幕还没有拉开,就出这样一个,砒漏,虽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抓紧时间也能赶回来,但是这给了赵国栋一个很不好的第一印象

  “老祝,给李达隆打电话,问他在哪儿?机械呢,工人呢”

  祝中原却没有按照许乔的要求打电话,只是几个,箭步首接去讲工地现场,抓到一个施工现场负责人,询问了几句,然后老了回来

  “对不起。赵韦长。,祝中原心中也是愤懑无比这个革法隆,从村镇建设科调来任副总时他就知道这人不敢托付大事儿,所以也稽让他只负责这前期准备工作,原本留足了时间要说怎么做也能干字前两次自己来看都觉得马马虎虎,没想到歇了一个星期没来,就房了这样。

  “怎么一回事?,赵国栋没有多余言语。嘴里冒出来的话如冰渣子一般抽打在祝中原的脸上,“这是你给我和许市长的“惊喜。,!

  祝中原低头默然不语。

  “老祝。我知道这不是你的过错,我相信你应该知脐这其巾的轻重分寸,我只问你,这是怎么一回事?李达隆呢?这边是不是他负责

  “是老李负责。那边工地上临时有急用所以把机械和施工队临时抽过去了。”祝中原知道赵国栋不好糊弄。但是面对对方这样咄咄逼人的质问,他又无法不回答。

  “哪边工地比这边史重要?,赵国栋眉毛竖立起来厉声问省

  祝中原嘴唇动了一动,却没有说出声来。

  许乔立时猜测到了,沉声问道:“是不是你们建委宿舍工地,!

  祝中原苦笑着点点头。

  赵国栋目光加炬,脸色更加阴沉,,行啊。祝中原,你这羔当两天,就学会胳膊肘往内拐啊一你们建生的窄全讲嚼泪孤,市里的环城大道工程更重要?一切都要让位干你们妹孪着舍喜你同意

  ”

  一辆桑塔纳嘎吱一声停在了路旁,一个,巾年男子忙不诀的狂奔而来

  “赵市长,许市长,我来晚

  赵国栋冷冷的瞥了一眼这个刚到的中耸男子,没有理睬奸方,城开司副总李达隆,原来建委乡镇建设件的科长

  “祝中原,我实话实说。我对你的表钾很不满意,相当的不满意!环城大道是全市规划方案中头等大事你音然敢稍倒轻重,栽无法想象作为城开司老总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你马上给我写出一个说明来,我要听听你的解释”。

  赵国栋说完之后,狠狠的扫了一眼在场众人,转身离去,只柔下在场脸色阴郁的众人。

  许乔也是脸色极为难看。目光落在祝巾原和幸仗隆身上,很想发火,但是见祝中原嘴唇紧田。脸上肌肉虽然有此扭曲,但某却始终没有说什么,她倒是对祝中原的忍耐和涵养相当佩服,知眉这个时候自己再来批评人,也就没有多大意中原不县不知宿轻重的人

  “老祝,老李。今天这桩事情我不多谅,守衰东么一回事老祝,城开司内部风纪需要整饬。现在的城开司不具以前的城开司,市委市府对你们寄予厚望,如果你们还集沿袭老城开司的作风,你们这个,城开司只怕就没有多大存在必要们好甘反省一下自只!”

  许乔也一扭身上车走了。李达隆贝祝中原脸击铁喜,却一自没有吱声,心中也有些发虚,“祝总。这是怎么一回专”权市长怎么会发这样大的火?”

  “你还来问我?我觉得该来我问你才对

  我怎么和你交代的?要你在十一月底之前字重卑丑基点的准备工作,你干得怎样?”祝中原胸腔就像某被潜水太深车压压住了一般,觉得太难受了。

  李达隆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阴羔脸回答省“讲屁都不太顺利,您也知道前一段时间下绵质条件又不好,施工机械都进不去,进去就被陷住,起来不以就一盲给耽搁下来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那这一段时间呢?天气脐了多久了,为什么讲展这么缓慢!是谁让你把工程机械调到宿舍工的上去的。你好大的胆子。李达隆,我看你这个副总经理是不是不想当了,妾不某孪让志市长把你当第一个,祭旗的角色?!”祝巾原越发愤怒,这个定伙居妆坏敢狡辩

  “祝总,我也是没办法是方主任妾自打由话来孪求我们井把机械调过去临时突击几天。您也知道咱们妹季甲大家伙儿都在盼着那边的道路和绿化能够早一点弄好,房子都修好了,这外部环境太糟糕,大家住不进去也着急啊,也就这么几天,反正这功动工仪式也还有几天,实在不行!咱们晚上赶赶工就行了,也稽具一个动工仪式,又不是啥精细活儿,做做表面文章就行了,领导还不吾来铲两铲弄土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李达隆的强声抗辩让祝中原心中更火,胸巾积郁的怒火几平耍达到难以压抑的地步:“李达隆,我真不知省你这个副羔经理某怎么当的,这难道仅仅这是一个仪式问题?!我看你真某白出了这个副总!好了,不用说了,你把你手中所有工作交给叶一平,暂时好寸反省一下,给我好好写一个反省报告!我会通知叶一平来接年你的工

  李达隆脸色顿时一变。阴恻恻的酱:“祝羔,这样不阜吧我也是按照方主任的意见办事儿,”

  祝中原面无表情,“老李,城开司是独立纭作的各业法人单位,建委和我们虽然有隶属关系,但悬并不能干浮我们菡常业各法作,我在成立之后第一次办公会上就强调过这一占,看支你好伍罢若罔闻”不过多说了,就这样吧。”

  “祝中原,你凭什么停我的职!你没有这个权力”!革达隆终干知道祝中原是要动真格了。脸色顿时大变,双目巾闪动着恶毒的异芒:

  “我告诉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什么时候停你职了。我只是让你把工作移交给叶一平,你暂时调整一下,把自己这段时间表现反省一下工咨不少你一分,奖金不少你一个”你觉得有啥气不顺的?”祝中原脸上路出平淡的微笑”“老李,接受安排吧。”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