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七节 聪慧精灵的达人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七节 聪慧精灵的达人


  雄飞暴风骤雨般的语言从电话里席卷而来,祝中原旧,洲忻自只这部摩托罗拉甥都快要炸裂开来。他不得不让电话离自己耳朵远一些。

  “方主任,我这是为李达隆好,如果赵市长知道了事情真相,只怕李达隆就不是暂时停止工作而是免职了。”祝中原声音低沉,但是语气却毫不动摇,“而且这神情况下,我觉得暂时停止工作反省也是对他最好的保护,这一点我们城开司党委已经研究了,我和杨楼书记都一致认为让老李反省一段时间比较合适。”

  “好你个祝中原!你现在是不是觉得城开司翅膀长硬了,可以无视建委领导了?!我告诉你,城开司虽然是独立法人单位,但还是建委直属企业,你祝中原还是建委党委委员,都一样要受建委党委领导!”

  “方主任,我从来没有说城开司要脱离建委党委领导,但是今天的事情的确值得敲一个警钟。李达隆这样的擅作主张,城开司绝对不允许,即便是您方主任亲自下令,城开司也要考虑我们自己的安排,环城大道是全市重点工程。任何项目都必须要让位于它,而且这也是新城开司迈出的第一步,如果连这一步都走不好,怎么赢得市委市府和全市人民的信任?方主任。这一点您比我更清楚才对,如果不下猛药,那就难以医治沉疴。”

  电话另一头的方雄飞气不打一处来,猛药沉疴,难道原来的城开司就是一个。脓包不成?方雄飞现在悔得连肠子都青了,让祝中原担任这个。城开司老总简直是自己就任建委主任以来最失败的一个举动,这个家伙简直就像是厕所里的石头一又臭又硬,叶一平和他比起来之间的差距犹如幼儿园学生和老于世故的社会青年一般。

  见到像被打折了脊梁的狗一般的李达隆畏畏缩缩的站在一旁,方雄飞就更是火大,这家伙没有一点担当,把自己抖落出来不说,在祝中原面前更走进退失据。你一个副总经理那么怕总经理干啥,难道他还能把你给免了?真他妈是一扶不上墙的烂泥。

  让李达隆先回去之后,方雄飞才渐渐冷静下来。

  他知道自己这桩事儿上也处理得有些草率,没想到这种事情会恰恰被赵国栋给碰上了。而祝中原正好借这个茬儿一下子就把李达隆的职给停了。

  这事儿要抖落出去屎盆子也得扣在自己头上,当然能赢得建委系统内部大家伙儿的支持。但是在市领导面前可就没啥好印象了,没有大局观的印象少不了。

  祝中原这个家伙是典型的咬住人就不松手不把你置于死地就不罢休的恶狼,不过现在李达隆的最终处置权还轮不到他,这桩事儿顶多也就走过上一阵冷一冷再说。只是现在城开司里李达隆暂时用不上,就有些棘手了。

  岳鹤鸣是祝中原的铁杆,叶一平虽然是老城开司出来的,但是这个家伙天生就是个二百五。没有一点政治智慧,又爱头脑发热。只要别人编弄他两句,他觉得投缘了,啥掏心窝子的话都能抖落出来,除了干实际活儿,其他不堪大用。

  杨楼?

  方雄飞沉吟着。

  杨枫在城开司里虽然部分管业务,但是他毕竟是党委书记,要过问任何业务那也正常,只是这个家伙当初并不是自己理想中的党委书记,性格太过温和。难以和祝中原抗衡,但是当时推出一个太过强硬的党委书记又无法获的许乔的认同。

  从今天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祝中原回去之后马上召开了公司党委会议,杨械竟然支持祝中原的意见将李达隆暂时停职,足以证明这个。家伙的软弱。

  不行,不能让这种局面继续下去,否则,城开司又将变成第二个,园林局,又成了建委下边一个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还得在杨枫和叶一平身上下功夫。

  见许乔欲言又止的模样,赵国栋笑了起来,仿佛方才在工地上那满天乌云从没有过。

  “许市长,不用多说了,我知道祝中原的难处,这事儿要说责任不全在祝中原,但是要说他没有责任。也不对。他是老总,这么大的事情他监督到何处了?明知道李达隆不可以托付大事,为什么不加强监督,他是老总忙,杨枫呢?”

  许乔见赵国栋一派雨过天青的模样,心中大定。

  “的确。老祝可能刚刚走马上任,城开司和园林局不一糊。技杂得多,他可能在忙于整顿内部事务,另外也在和岳鹤鸣规划一些项目。”许乔言辞谨慎。

  “规戈,一些项目?什么项自?”赵国栋听出了弦外之音。

  “老祝的意思是城开司不能单纯成为市政府下边的一个建筑开发公司,他觉得目前房地产行业已经进入了一个上升通道,城开司既然备考市里边这个大柱,另外城市建设规划这样大面积铺开,无论从城市建设角度还是资产经营角度,城开司都应该要有所作为,所以他打算要在城开司旗下组建房地产公司,借助城市开发建设契机,配合城市发展,从事房地美开发经营。”

  许乔也对祝中原的表现相当看好,所以有心替祝中原辩解一番。

  “哦?房地产开发公司?”

  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这祝中原倒是一个有些见识噢觉之人,居然也能看出日后经济走势,日后十年房地产将进入一个蓬勃发展的黄金期,怀庆自然环境得天独厚,人文历史底蕴更是无与伦比,今后必成宜居胜地。

  与其让其他唯利是图的开放商来竞逐糟蹋这座魅力天成的城市,不如打造一个由政府掌控的强势房地产集团”这样也可促进城市建设发展时兼顾民生利益。让普罗大众能够在属于自己的这座城市中享受本就该属于他们自己的美好一切。

  “对,但这只是老祝的一个初步想法,毕竟新的城开司刚刚组建起来,主要精力还需要放在配合市里的规划建设大计,现在又要抽出一部分人力精力来经营房的产公司,显得有些不务正业,所以老祝有些担心市里的看法,一直没有透露,我也只是浅表性的了解了一些情况。”

  许乔感觉到赵国栋似乎对此很感兴趣,而且也没有自己担心的那种反感敌视的态度,所以言语稍稍放得开了一些。

  赵国栋当然知道作为分管副市长,许乔又是祝中原的保荐者,肯定了解的情况不止于此,大概是担心自己的态度,所以才会有所保留,这很正常。

  “看不出祝中原还有这样的心思,看来七一次我和他的长谈还是没有尽心啊,胸藏锦绣啊,我到是真的很好奇他对城开司日后的发展有什么样的想法。”赵国栋脸色变得生动起来,“许市长。你可以转告他,我个。人对他这个搞房地产经营的想法很感兴趣,也支持他在这方面有所打算,我觉得这与城开司现在任务定位并不矛盾,甚至可以说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但是这个房地产公司将以一种什么样的宗旨理念来从事经营开发,这是关键,我很想听一听他在这方面的想法。”

  许乔大喜过望。她最担心赵国栋要认为祝中原好高鹜远甚至不务正业,赵国栋的这种表态无疑就代表着市政府支持城开司在这方面的意图。

  “赵市长,您的意思是支持城建司在这方面的牛试?”

  “改革开放本来就是一种尝试,何况据我所知一些的方城市建设发展公司本身也就有房的产业务,这也算不上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儿,祝中原能有这方面的意识很好,说明他这个老总是用心在做事儿,在谋事儿。”赵国栋点点头,“不过我希望他要站在一定高度来看待城开司的职责,同样也需要站在一定高度来看今后城开司房地产业务肩负的责任。城市开发建设,构建宜居宜业美好家国,让人民群众充分享受属于他们的一切,这就是我们的责任和义务。”

  赵国栋言语中已经夹杂着一定感情情绪,这让许乔有些惊讶,赵市长似乎感悟到一些什么,她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但也有些明白,有一点倒是可以明确。赵国栋是支持城开司向房地产行业进军的。

  “我会把您的意见传达给城开司党委一班人,我相信祝中原应该领会您的意思,城开司进军房地产行业不仅仅要肩负着城开司发展壮大,不单单要追逐经济利益,而且也要肩负社会责任,作为一个国有企业应尽的社会义务和责任。”

  许乔试探性的言论让赵国栋眼睛一亮,赞许的点点头,这位许市长果真是个聪慧精灵的达人,自己稍稍透露出一些意思,她就能领会到,看来城建这一块交给她果真没选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