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八节 带动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八节 带动

  赏重而盛大的奠基仪式终干在市季默书请代市弗叔目持下启动了。

  当市委书记陈英禄、市人大主任梁凯山、代市长权国栋和市政协主席姚景共同挥铲铲起泥土填向那一块石碑辆推土机和铲车早已经启动马达,数十台柴油发动机同时怒吼,直黑的浓烟存旷野的碧皤的天空中形成一团乌黑的水墨色彩

  环城大道的建设终于拉开了序幕

  东风渡口位于厌州区双叶大道和国道2茁交汇处,这县一个车流量相当大的路口。沿着双叶大道向南就进入了五大厂东部区域而沿着丑6国道向西则走进入了怀庆市区。

  按照城市规划新方案,双叶大道的北段和知划巾斜马大省将构成整个怀庆新主城区的东北和北部基线,然后一旨延伸到怀州区鸡喳镇南部再拐向西南一直延伸到与横贯整个怀庆城区的瑰国谐交汇泣各路被命名为梧桐大道,得名于怀庆最著名的历史文物古迹梧桐书院六

  这样一来由双叶大道北段、歇马大道全段据桐大箔北段就形成一个整个怀庆中心城区北部半个框架主干线而从双叶大省南段、大庆路、梧桐大道南段就形成了怀庆中心城区的南半部框架,双叶大道、歇马大道、梧桐大道、大庆路构成怀庆巾心城日的四答基将怀庆城区分为中心城区和主城区。

  四条基线以外区域属于主城以内区域丹属干丰城区,国道历横贯而过,将其剖成两半。其中南部老区邦摸约占百分之四十,而北部新规划区域则要占到百分之六十

  四大班子一行人在市里职能部门的负责人和庆州区辛卑领导陪同下,兴致勃勃的观看了开工仪式之后数十台工程机械工作了十多分钟之后才陆续乘车离去,只剩下赵国栋和许乔以及庆州区寄政丰孪领导还在现场。

  庆州区委书记胡杨和怀州区委书记匡杨名字一样,姓氏不一样这让初到怀庆的人都觉得好奇。这市区两个区孪书记,一个匡杨,一胡杨。好像都对杨字特别感兴趣,只不过匡杨的管历要比胡杨的资历要深得多,年龄也要长几岁,在怀庆堪称资深干部,而胡杨担任庆州区委书记时间并不长,比赵国栋来怀庆时间仅仅长两三个月,之前一自在市交通局担任局长。

  庆州区委书记胡杨和区长糜仲平陪着赵国栋和许春二人站在一处土堆上俯瞰着正在怒吼着疯狂推进的推土机六

  推土机将起伏不平的泥土堆掀起形成一个个,大略的士向而铲车随进跟进紧密配合,不断将凸起的泥土包铲起扔讲早,排多,成行的载重货车,轰隆隆作响,泥土倾泻而下坠入消车翻斗中”赶消车一阵剧烈摇晃,几铲之下,泥土就将翻斗填满,翻斗内隆赶的泥土堆形肖一个巨大的穹隆结构。

  一辆红岩重型自卸车怒吼着喷出一阵黑烟,离开原来位罢,地面泥地顿时形成一道粗深的凹陷痕迹,另外一辆斯太尔载重货车司机疯狂的打着方向盘,熟练的让自己的汽车进入方才那辆车的停靠位罢,以便让铲车能够尽快为自己车卸土。

  “这种忙碌的工地景象总让人有一种热血沸膝的感学羔感货我们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经历着巨大变化这种感货实存太舒服了。”赵国栋有些感慨的道:“生在这个,时代就该卑有所

  胡杨已经不止一次听说过这位年轻市长存其此场合卜言语的狂放张扬了不能不说这种话语如果放在另场合也许稽具一种狂妄,而现在则只能说是壮怀激烈吧。安大历史系毕业的胡杨对干这种语言相当敏感。

  “能见证一座城市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寻一种幸福,许市长胡书记。糜区长,我这话有些没头没脑,但是却是我真心感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呼吸着挖掘机翻腾出来的新鲜泥土带来的腐质车且

  “赵市长,您这番感悟倒有点哲人味道作为普俑人,他们更希望能够看到自己身畔和他们紧密相关的一切极着羔好方向垂。胡杨微笑着搭言。

  “嗯,胡书记,这一次城市规划方案进行了巨大调整,你们庆州区有相当大一片土地纳入城市市区范围,今你们区的工作常心也应该要有所调整,怎样结合市区市政建设带来的机盅和垂化,来带动你们庆州区经济发展,这是一个崭新的课题你和安糜存年前你们区人代会之前应该要有一个周详的计划和打算才

  “赵市长,这一点请您放心,我们庆州存获知了新的城市郑划方案出炉之后就一直在关注。市里确定城卒规土,方囊户心,戏们区里已经组织了专小一组人米对城巾规划,方簧愧耳能给我们庆州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进行调研分析,尤其是对我们庆州的工业国区带来的机遇是我们思考的重点。nbsp;nbsp;胡杨应户道。

  “是啊,赵市长,胡书记和我以及我们压州党政班子坚决服从大局,而且要化不利为有利。趋利避告,刀净让我川厌州经济发展能够搭上怀庆市城市发展这班动力火车”糜仲千也是赶紧接上话

  糜仲平这番话显然是言有所指,怀州区在城市规戈,方案调整上童贝不一致,区委书记匡杨对于市里大笔一样将怀州区原本准备纳入工业园区的一大片土地全数纳入了市里统一规划”这5,起了匡杨的很大不满,要求市里在考虑城市规划时也互当考虑怀州区的丛情。不能一刀切,卑求在划入环城大道内的土地中也应当获得支配权,市里边没有同意,为此匡杨很有意见。

  不过王丽娟虽然也是对市里的大动作有些不满。但岩却知道这甚开可避免的事情,市里边要利用城市规戈,调整来强化市里对主城区内的土地资源支配权以及带来的开发权,区里要想和市里争夺这份主导权男然不太现实,还不如退而求其次,多在环城大道外卜功夫做文章

  尤其是环城大道的建设正好到以从怀州工业园区边沿经过如果能够适当调整,便可以将整个怀州工业园区与环城大道紧密的联系起来传得怀州工业园区区位和交逦状况仔到极大改吾,由此带动整个怀州工业园区的进一步发展,极大的提尚怀州工业园区对外采投资企业的吸,力。

  在这个,问题上。匡杨和王丽娟的态度因为。但岩匡杨强势的作风压制了王丽娟的态度,一方而在拆迁上来取消极态度配合,传得西面梧桐大道沿线拆迁屡层受阻,进展缓慢,一方面频频通过各种管道来要求市里边在这方面作出让步,这极大的意恼了赵国栋和许乔

  相反在庆州方面进展却相当顺利,骄迁提前一个,月就彻痹宗盛

  庆州区委区府将这件事情摆在工相当的尚及,要束各乡镇和街诺办事处都要以主要领导挂帅,使得拆迁、赔付等各方面的工作进展汛速。

  双叶大道北段和歇马大道乐段压州丛境内的与梧桐大道和歇马大箔西段怀州区辖区进展迥然各异,以至于赵国栋在会上点名批评怀州区孪区府工作不力,与庆州区委区府的力度如冰火两重天。

  糜仲平的话语说到了赵国栋心中。

  “老糜,你们庆州能够站在服从大局的角度上考虑问题我很欣殿我不清楚为什么有些人就看不到断的城币规戈,建敌全面拉开之后会给地方经济带来多么大的好处?不从发展的角度来看问题。却总是一味纠缠于细枝末节,总要想从市里边身上扒拉下一点东西来,这吾典型的,、农思想,目光短浅。小家子气,忽略眈搁时间到能带来的巨大损失,丢了西瓜捡芝麻

  “呵呵。赵市长。要识咱们厌州家底子污,晋不起。我们只希望双叶大道和歇马大道能够以最快速度竣工,我们庆州期待这条主动脉,经很久了,现在从澄江和猛国道过来的车流都只能提前分流。对千我们庆州工业园区影响很大,希望赵市长和许市长能够督促城开司在这方面多加紧一点。”

  胡杨岔开话题。他可不愿在这方面授人以柄。赵国栋可以冷明热讽匡杨,他胡杨可还没有这份资格,若定话语传出去。难舜,就会击调,弄不好就会成了自己故意在赵国栋面前搬弄是非了。

  “老胡,庆州工业园区依托怀厌经济开发区而建。摆正位置玄当配角,我觉愕这一点上你们区委区府思路很清晰,厌州区建区没有从原来的老怀庆市工业体系中获益多少,全靠建区之后白手起家,能够击到刊在这一步很不容易,但是庆州不能有这种因为条件不如人就自甘落后的心态,而要主动寻求差距。力承实现飞跃。”

  胡杨和集仲平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想要听一听赵国栋的后话,这才是他们缠着赵国栋的真实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