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九节 利益牵扯所为何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十九节 利益牵扯所为何

  “怀庆经济开发区目前只经讲入了良性循环阶段。除了心四,技点外,广达集团、仁宝集团等多家电脑厂商都有意进入怀庆经济开发区,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谈判,差距已经不是很大,另外诸如美国康宁光缆、日本阿尔柬斯电气等多家欧美日企业都有意来怀庆开发区投资。”

  顿了一顿之后,赵国栋沉吟道:“尤其是大量电子产业大鳄的进入带动了大批上下有关联企业也有意来怀庆,但是怀庆开发区目前主要有意接受大型项目和技术含量较高的项目,对于一般项目有所选择,而庆州工业园区与怀庆经济开发区一路之隔,条件狂差不大,如果说一定有,那也主要是基础设施配套上

  胡杨立即接上话,“赵市长。我们庆州工业园区初创,加之我们庆州财力相当有限,所在诸知道路和公用设施系统方面前还存在相当不足,所以市里边能不能在这些方面给予一定程度上的支持,让我们庆州工业园区在这些方面和市里的经济开发区实现无缝对接,让我们也沾沾光?。

  赵国栋笑了起来,和许乔对视了一眼,伸出指头点了点胡杨,“老胡,你可真是打得好算盘啊,难怪这前期工作做得这样顺利爽快,原来这是早就在盘算市里边啊

  “呵呵,赵市长,您也得理解我们区里的难处,我们庆州区不能和归宁和怀州相比,底子薄,市里在一些方面如果能够给予一定的扶持和帮助,我们庆州也可以借助这一波发展良机实现飞跃,好歹咱们也是直属于市里的两个区,两个区之间的差距也不能太大不是?”

  “老胡,你可真是生得一张好嘴啊。”赵国栋朗声大笑一阵,之后才收住笑声:“庆州底子差了一点;条件却并不比怀州差多少,谦虚使人进步,但是也不要妄自菲薄,眼下就是庆州发展良机,市里有意要培育打造几个像样的核心经济发动机,庆州工业园区也是考察对象,希望庆州区里在这方面要有长远打算和高目标。

  赵国栋此番话一出口,胡杨和糜仲平都是精神大振,胡杨更是忙不迭的问道:“赵市长,市里这个计划有哪些动作,能不能先透露一

  ?”

  “不能,我只能说币里有这个想法,一要看条件,二要看机遇,但是没有条件就肯定没有机会,所以庆州工业园区不能放低要求,当然在市里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觉的怀庆经济开发区和庆州工业园区的一些公用设施建设方面,城开司可以一视同仁给予考虑。”

  胡杨和糜仲平都是大喜,能靠上这种好事,简直就是再好不过了,也不枉使出全身力气帮着把双叶大道搞拆迁。

  赵国栋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怀庆的冬季不算太冷,但是湖畔冷风袭人,走在清冷的乡村小径上,还真有点寒森森的感觉。

  “令狐,打算啥时候结婚?。赵国栋将手抄在衣兜里,吐出工口弥漫的白雾。

  “还早,楚蔚也不着急,还是等调过来之后工作一两年再说,这年头,谁也不计较这早结婚晚结婚一会儿

  令狐潮也不知道赵国栋这寒冬冷天的怎么会突然想要独自出来走一圈,十二月的天使黑的很早,这八点钟没到,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这条路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机耕道,但是来往车辆也不算多,也就是一乡道吧。

  “唔,年轻人晚结婚也有好处。多花些心思在事业上,打好基础。”赵国栋也不多言,健步如飞蒋前走。

  怀州区这边梧桐大道拆迁遇到了极大阻力,市建委重点办专门负责协调处理拆迁猛的事宜的人员据说还有两人在上门工作时挨了打,虽然伤没啥,但是这也起了极坏的作用,怀州分局已经拘留了两名举事者,但是拆迁仍然无法按期推进。这让赵国栋很是郁闷。

  令狐潮有些紧张,当赵国栋和他说要到怀州那边去看看时,他就有些等张,这种有点类似于微服私访的活计不好拿捏,副作用也不稍不留意吃力不讨好不说,还的被人视为沽名钓誉,也是一种变相对下边政府的不信任。

  赵国栋有些拿不准究竟是匡杨故意在其中使坏还是的确遇到了当地农民的抵制,按理说市里边已经考虑到了猛的拆迁可能给拆迁农民带来的生活影响,也协调了各方关系,准备采取以农转非和领取最低生活保障机制相结合的方式不渊胁农民对拆汗猛的的支持,但是未曾想到仍然遭涝如此凡…力,这让赵国栋百思不得其解。

  前面道上有几个身影闪动,赵国栋没有停步,径直走了过去。

  “凌风,华明,你们怎么来了?”当前一名精悍男子进走几步上来,握着赵国栋的手:“赵市长,您来了?”

  赵国栋知道肯定又是令狐潮给市局那边通了气,他本想实地踏勘了解一下怀州方面的拆迁难题症结究竟在何处,顺便也想了解一下目前拆迁政策是否符合实际状况和群众对拆迁政策的看法。

  但是令狐潮知道现在怀州区有些人心浮动,尤其是几个拆迁乡镇都是群情激愤,而区委区府在这上边的表现比起邻近的庆州区有很大差异,以至于使得庆州区原本已经敲定落实的工作也出现了反复,庆州区方面也是反应很大,赵国栋对此也很是焦急。

  而怀州区反映上来的情况也是错综复杂,矛盾很多,抵触情绪相当强烈,认为市里政策太过苛刻,区里回旋余地太难以将工作落实下去,要求市里在拆迁标准和各种政策上要重新调整,否则无法推进进度难以保证。

  “是令狐通知你们的?”赵国栋皱起眉头,“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我就是想要下来看看。实地了解一下下边群众对于我们市里初步定下的拆迁猛的补偿政策有什么看法和想法。”

  “赵市长,这恐怕不妥。现在市里拆迁政策因为由于时间太短,虽然结合了省里政策,但还有不少具体细节没有明确下来,还是一个粗线条的东西,很多还需要进一步细化,但是现在市里建设进程有如此紧急,所以很多都不得不先行定下一个大框架,然后先猛的,后来谈具体补偿,拆迁这方面因为很多具体情况不一致,也带来很多具体问题,矛盾很突出,你这样冒然去,绝对不行。”

  唐凌风已经升任怀州公安分局政委,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赵国栋在李长江那里的点化,李长江至今仍然兼任着市公安局局长一职,估计要在年底人行会之后才卸任。但是现在市公安局局长一职也是竞争激烈,一直未能取得一致意见。

  “哦?”赵国栋停住脚步,目光落在唐凌风脸上,“问题真的有那么多?矛盾真的有那么突出?”

  唐凌风脸一热,他知道自己这话有些虚伪了。

  赵国栋虽然没有来得及下去直接了解,但是也并非可以糊弄的角色,尤其是庆州方面工作早已经做到了前面,许多大框架也确定了下来,但是怀州这边水太深了。自己来怀州分局担任政委时间不算太长,就已经感受到了区委区府之间以及区里与市里边潜在的巨大冲突矛盾,现在在这个新的城市规划方案出来之后就显得更加明显突出了。

  见唐凌风一卡壳,赵国栋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停住脚步,默默的站住,望着渐渐黑下去的一簇簇影影幢幢的远处村落,似乎陷入了沉思,许久,才转身回头。吐出两个字:“回去。”

  唐凌风心中一紧,瞅了一眼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滕华明,知道今天自己如果不想办法在赵市长心目中挽回印象,只怕自己这辈子仕途就算是到家了,先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香火情,就算走了结了。

  “赵市长,赵市长,您等一等,我”唐凌风快步跟上,滕华明也是紧跟在一旁。

  赵国栋不予理睬,径直快步往回走,令狐潮也有些焦急,知道唐凌风犯了老板忌讳,但是现在他又不好插言。

  唐凌风并没有因为找赵国栋的冷落而停步,他给自己手下一帮人一挥手,示意不用跟那么紧。自己却是疾步撵上赵国栋,“赵市长,您也知道怀州这边情况复杂。现在我也不敢轻易妄言

  “哼,凌风,有那么复杂么?真的就让你那存难做?我就想听听真实情况也这么难?”赵国栋猛地停住脚步,斜睨着唐凌风问道。

  唐凌风一咬牙飞快的瞅了一眼四周,“赵市长,有些情况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也是觉得其中太复杂,牵扯太多人利益,那就不能以常理而论了,嗨,一言难尽,”

  这两天单位有事加班。忙不过来,所以更新不定时,争取明天开始恢复正常,还望兄弟们能把你们的推荐票投过来,差几百张票就能上榜,兄弟们人平支持三张,俺就能进前十,不多说废话,老瑞态度素来端正,谢谢兄弟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