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二节 这个女人不寻常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二节 这个女人不寻常

  “匡书记,减克明这子太放肆!你瞧瞧他的表现。超勺以心务副区长几天,尾巴都耍翘上天去了!,秋辉恨恨的道,不就是仗着王丽娟撑腰么?我看您是对王丽娟太客气了,才让她冤得目已翅膀真的长硬了,也可以支起人来向您叫板示威!

  匡杨没有理睬秋辉的挑拨。虽然对方所说的也没错。

  王丽娟的表现越来越稳重。但是也越来越自信小心的,一步一步的积淀着她自己的威信,这是一个,不利避免的过程,可来时候的那种含蓄和谨慎作风在渐渐抛却,而鲜明和果敢的态度正在逐渐显现

  要说这也是一个正常的成长历程,自匕不也走这样一步一步过来的么?但是这个。女人走的路却不是依靠自己来帮她树立威信,而是选择了自己一言一行一点一滴来积累,这固然慢一些,但定却更独立和坚

  。

  如果换一个角度,匡杨对她这种作风定欣了的,但定现在匡杨却不这样认为,因为这就意味着她对自己有戒心!小愿意和目匕结成统一战线

  说实话最初匡杨并不怎么看得起王丽娟,因为在他看来这个女人并没有多少真正执掌一方的经验,而且在处理政府事务的时候也显得很稚嫩,最重要的是匡杨知道在市里没有谁和她关系特别密切,尤其嘉像陈、何、谭、吕等几个重要角色。似乎都元全不认识解她。纯粹芳把她当作一个下派挂职干部来看待。这也就意味着她很璀身正融入到怀庆政坛的主流中。

  至于省里边,匡杨也了解了一下,似于也汉有多大的背景。应该说这位女区长是沾了省里耍选拔一批女十部来培养这个风潮的光。所以才会一下子被拎到了怀州区。

  但是慢慢的匡杨意识到了自己小看了王丽娟,这个女人很善干学习和钻研,对啥不懂的锲而不舍的不耻下问,作为一个。女十部。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威信,反而让不少人都心甘情愿为她所用。比如盛黄明就是一个最典型的角色。

  正是这种风格让她在怀州区里渐渐站稳脚跟!而在区政府里也有了一帮跟着她身后的人,这种迹象趋势是潜移默化的,寻常是看不出多少变化的,但是日积月累到了关键时刻就到以看出端倪了,比如今天。

  这个女人不寻常啊,匡杨脑海里突然跃舁《沙家活涂里刁德一的一句唱词。

  这句词儿不是第一次从匡杨脑海坚冒出来,从去牛清理合金会时这个女人自信的表现时他就觉察到了这一点。

  当初因为不确定因素太多,尚差一十万作为应急宜金,但是这个女人很笃定表示她已经联系到了一笔资金,只要需要,随时可以到位,一千万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个。女人初乘乍到,就敢夸下这样的海口,这让他也颇感惊讶,虽然后来这笔宜金开汉省用上,但走仅仅具备这份能力就不简单。

  他当时有些怀疑王丽娟是不是从分管财政的常务副市长赵国栋那里得到了承诺,但是赵国栋口风很紧从汉有在哪个。区县恳求那里松口,所以他也就排除了这种怀疑,但走后米种种迹象又指向她和赵国栋应该有某种特殊关系。

  匡杨又仔细的了解了赵、王:人的履加轨迹,开没有发现交集之处,王丽娟在长津县任职时。赵国栋虽然也冒经在安都巾工作。但却是在江口县而且也是一无名卒;后来很快就到交逦厅过渡一下就至了宁陵,准确的说赵国栋是在宁陵发迹和王丽娟似乎扯不上什么关系,但是这些道有些东西说不清楚,很多机缘巧合却也不是能用常理来判断的。

  不过现在匡杨倒是可以肯定,王丽娟和赵国栋关系不一般。虽然表面上看不出多少端倪来,但是种种迹象表明,王丽娟和赵国栋拉上了关系,也许两人都是外来干部这个缘由让他们走到一起也未利知。

  赵国栋的强势匡杨早就知晓。秋辉的常务副区长被颍克明所夺,让他也是大失面子,这脱不开王丽娟走工赵图栋这条线。

  只是这种事情上吕秋臣竟然不如赵国栋说话算数,倒是大出他的意外,在他印象中,一个常务,吕秋臣是完全做得了主的,陈英禄不会也不应该在这种事情上驳吕秋臣的面子才对。

  后来萧潮转达了陈书记的意见。表面上看起来定对秋佯有些看法,但何尝不是对自己的鞭策?这也让匡杨更加警惕。

  这一次城市规划,新方案较之以前的城尸吮划方案有相当大的改动,而且岁及怀州方面的幅度更公,牲地拆迁历来就是难事儿,尤其是随着城郊农氏生活水半和法律意识的提高,想要糊弄老百姓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市里政策虽然结合省里政策出来了,但是还是比较粗。其中可供操作的余地不只是在这之前。必钡要从市里争取到一些其间的幅度有区里来负责解释,这是其一。另外市里关于城开司的足位问题也嘉一个需要博弈的问题,如果一切都被城开司一家揽尽,那置区里于何处?

  虽说红线内规出建设属于市区,根据巾区两级权属坝,分。理论上这应该由市里来负责,但是根据以往买际操作经验,很多权益还是耍下放给区里的,利益均沾这个观念应该存在与何处,吃独食那是要撑死人的,匡杨不相信赵国栋和许齐就不明白这个,道理,也许这需要用种种方式来抗争才能让他们意识到这一点不能忽视。

  匡杨相信王丽娟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她如果定聪明人就应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做,那样皆大欢喜,匡杨希望她能如此。

  “秋辉,这段时间你给我安分些!匡杨沉思良久才缓缓道

  秋辉张大嘴巴,似乎很有些不能理解向来强势的匡杨怎么会如此表态,这不是他的为人风格。

  “王丽娟说的没错,现在还不猜楚巾里边这勺。工作组冗克意义何在,不要遽下定论。先看看再说。”匡杨眼睛微微眯缝起,似平芳在寻思什么,“赵市长何等精明的镌色,你以为他就具的是傻不楞登的一二百五,只会猛冲猛打我行我素?,

  秋辉慢慢琢磨出味道来,“匡书记,你意思走说这个工作组的味道不正?”

  “当,什么味道正不正?,匡杨扫对方一眼!冷冷的道:“收拾小心思,别去鸡蛋碰石头。

  “匡书记。话不能这么说,大有所短寸,他赵围栋是牛人,我承认,但你要说他是铁打金刚刀枪不入我也不信!何况以他的身份真愿意和我们扯破脸拼到底?我看乖必。秋锋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之色,“他吃肉,总得要别人喝口汤吧,他想姿当全人一心往上爬,我们管不着,但也别把别人的财路断尽!

  匡杨脸上浮起一抹不悦的表情,秋,你少给我在这些面前冒浑话!我没有多过问你那些破事儿,开不代表我就支持你那样做!我早就提醒你别去沾染那此东西,你不缺石不缺钱,和那些人裹得那么紧干啥?怎么,你还真以为他们能帮你十成什么大事儿?我告诉你。你那此狐朋狗友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如果你不拿捏稳。迟早害亚

  !”

  “哼,匡书记,他角色我清楚,我也从次省把布望寄托在他们身上,但是你得承认。有些时候还就得靠这些人来帮你十事儿。”

  秋辉有些匪气十足的味道看在匡杨眼里也走有些兄奈。当初秋辉能在政法委书记位置上干得风生水起,也就定凭着这肢匪气。自己不也就是看中了他这股子敢打敢拼的匪乞么丫

  但是时移世易,你坐在组织部长位置上还定这副德行。那就明显有些不合拍了,这大概也是陈书记看不上他的主要原因。

  “秋辉,我这个时候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但定你耍明白一点,有此时候你该忍得忍,王丽娟就是一个很好的范例,杏则你示远长不大!”匡杨提高声音,语气也变得冷峻起来”巾里边这个工作马上就要下来,我们得听其言观其行。丹来做出判断和决断,不要无事生

  。

  秋辉点点头,吸了一口气”他若走不仁,就别怪我们不义!当市长还得过人代会这一关呢。好夕咱们怀州也还有这么多市人大代表不是?他不想人代会上太难堪。那就要掌会做人。

  匡杨极其讨厌秋辉这种把话挑明的态度,这种赤保裸的话说出桑反而就失毒了暗藏的杀伤力。好像别人就不明白似的。

  “收拾起你那张臭嘴!没人当你是哑已!匡杨汉有再理睬对方,他得琢磨一下工作组下来可能带来的种种麻烦,需耍预先安排各乡镇应对,而且还得防着王丽娟一手,不能一盘棋那就只会被各个。击破,处处破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