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七节 陆蕊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七节 陆蕊

  陆蕉!”赵国栋笑了起来,“什么时候过来的眼前这个耙丽伊人出现在赵国栋面前时还真让赵国栋有些喜出望外,这个当了自己一年时间的非正式秘书的小丫头已经有一年时间未见面了,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让本来有些沉郁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

  “和楚莉姐一起过来的,令狐潮重色轻友,这会儿只顾和楚荷姐亲热去了,俩人就把我抛在一边了。”陆蕊喜滋滋却又小心的走进赵国栋办公室,四处张望打量了一下,“赵市长,没有打扰您吧?”

  “哟。陆蕊啥时候变得这样拘谨了?我记忆中的陆蕊可不是这样的,那个娇俏大方的陆蕊上哪儿去了?”赵国栋挥手示意陆蕊自己入座,一边乐呵呵的道:“怎么这么久也不来看我。不是楚莉让你陪她来,你还不会来吧?这可是人一走茶就凉啊,我算是体会到了。”

  陆蕊脸微微发红,网坐下,又赶紧站起身来,连忙解释道:“不是的,赵市长。您现在是市长了,每天日理万机,我怎么好有事儿没事儿来打扰您?其实我利用到安都的机会来过几次。您都在开会,就在令狐那儿坐了一会儿。”

  “哦?令狐怎么不告诉我?”赵国栋皱起眉头,“日理万机?我怕还没有忙到那个份儿上。”

  “是我让令狐别告诉您的,您现在比以往更忙,怀庆这边你来的时间又不长。还得慢慢熟悉,我是想等您正式当选市长之后再来恭贺您。”陆蕊一张巧嘴相当会说话,说起来也是入情入理。娓娓动听。

  陆蕊一边说一边相当自然的替自己茶杯端过去注满热水,放皿原处,随手又整理了一下放在茶几上的插花,让插花摆得更好看。

  赵国栋有些感慨,女孩子的的要比男孩子当秘书要心细许多,令狐潮在这方面做得相当不错了,但是还是有些地方住得不够好。

  令狐潮在日常工作规发安排上与陆蓖都差不多。但是文笔构思上又不是陆蕊所能比拟的,嗯。陆蕊更适合当一今生活秘书,而令狐潮则更适合行政秘书,赵国栋内心暗自调侃自己,等自己混到既有行政秘书又有生活秘书时,估摸着也就差不多了。

  “呵呵。现在我平安当选了,就来看看我?”赵国栋满意的笑了起来,陆蕊是个相当乖觉的女孩子,虽然最初他因为萧牡丹弟弟萧天宇对陆蕊印象不太好,但是后来调到宁陵之后,陆蕊很快就用她的实际表现赢的了赵国栋的认同。

  这个女孩子冷静现实而不势利,或者说能够很客观理智的分析自己的生存环境和生存状况,从中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道路,当然她也许会在不违背大原则的情况下借助一些外力来让自己的生存条件变得更好,赵国栋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值得非议,甚至有些欣赏。

  “嘻嘻。我从来没有想过赵市长您会有什么问题,我相信您在古代一定是可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将军,一切变化都在您的掌握之

  。

  陆蕊对于赵国栋有着近乎崇拜的盲目信任。赵国栋在宁陵那一年时间里的表现让她这个最接近对方的女孩子对赵国栋的表现佩服得五体投地。

  市委常委会上种种博弈传奇,简虹、魏晓岚的仕途上的惊人飞跃,西江区赵系人马如铁桶般的稳固,直到最后临到要离开时,赵国栋还把卢勉阳扶上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位置,这样的耀目辉煌让赵国栋离开两年多时间之后依然在宁陵有着莫大的影响力。

  而赵国栋仅仅只比她大几岁,而且她也了解到赵国栋同样出身一个最普通的工人家庭,这份表现的确让她这个同样从草根阶层中走出来的女孩子无法不生出一种莫名的骄傲和自豪,而开发区管委会和市委市府里那些依靠父辈余荫谋得一官半职就耀武扬威的子弟们和赵国栋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堆垃圾。

  “陆蕊。你这张嘴真可以称得上舌绽莲花了。任谁听这么一说都得心花怒放。我也免不了俗啊。”赵国栋朗声大笑,“好了,不说了,今晚准备吃什么?”

  “我是陪楚莉姐过来的,明天我有个在安都的好朋友结婚,我要赶去参加她的婚礼,今晚还得母安都。”陆蕊摇摇头。

  “哟。今天是星期五?!我可真是忘了天时了。”赵国栋看了看表,“没关系。今天我也要回安都,这样我们先在怀庆吃饭,吃完饭我也就顺便也把你送到安都,如何?”

  “那我怎么敢劳驾您nbsp;nbsp;”陆蕊喜出望外。却又有些不好意思。

  行,,删远方来,陆蕉,咱们在起也有年多时间,也算是我一朋友吧?”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吃火锅怎么样?我们怀庆独创的酸辣火锅全省闻名,脱胎于重庆火锅,但是更有一番味道,把令狐他们两口也叫上,我记得我还没有离开宁陵时有一次加班之后欠你们一顿饭,一直没有兑现,令狐这小子也从来没有提醒过我,今儿个算是人到齐了,正好补上。怎么样?”

  一股暖流在陆蕊心中洒归泛起,如此一件小事情赵国栋仍然铭记在心,事隔两年多了。时过境迁,贵为一市之长还能想到两年前和下属的一个小小承诺,这不能不让人为之心折,难怪像卢主任都经常说在他手下干起活儿来分外带劲儿,连先在的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刘如怀说起他也是相当尊敬。

  从满江楼火锅出来时已经是晚上快八点了,令狐潮小两口显然是想要尽快甩开两个电灯泡去亲热一番小别胜新婚,楚莉要翻了年才能调过来,这种牛郎织女的生活让令狐潮痛不欲生,现在好容易有机会相聚,自然连领导都不待见了。

  别克平稳的驶入础国道,陆蕊安静的坐在副驾位置上,雪白的灯柱照耀在路面上,灯光不断变换。

  作为安原向西进入西南地区的主动脉,亚6国道对于安黔铁路尚未正式竣工之前的千州和怀庆来说无疑是一条不可或缺的主动脉,正在紧锣密鼓建设中安黔铁路在千州分岔,主线向西南进入黔南直抵黔阳,而规戈中的另一条支线则一直向西进入”南境内。

  安黔铁路将于五月一日全线竣工,那个时候怀庆的交通优势将更加明显,而猛国道这种负荷严重超载的情况也将得到一定程序的缓解,尤其是从怀庆向西至千州以及千州到铜仁路段的堵车现桑将得会有所好

  。

  好在猛国道怀庆到安都段已经被扩建为四车道一级汽车专用公路,路况还算良好,如果没有意外,别克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进入安都市

  。

  “陆蕊,在开发昼管委会工作还算顺心吧?”赵国栋目视前方。

  “挺好的,刘书记和卢主任都很好,我在开发区管委会干得挺满意,所以尤部长问我愿意不愿意去组织部,我都说暂时不考虑。”陆蕊嫣然一笑,“我不想才工作两三年就调到市里被人说闲话,而且在开发区我觉得也能锻炼自己。”

  赵国栋暗自点头,到组织部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儿,但是陆蕊居然婉拒,固然和她随时可以改变主意调到组织都有关系,但是也说明陆蕊的深远想法。

  “陆蕊,在基层干可以锻炼自我,这是好事,但是机关也有机关工作的优势,在许多时候从机关再往下走,就意味着某种不同的味道,嗯,怎么说呢,从上往下走往往可以更容易获得认同,更快捷的铺垫自己。”赵国栋努力寻找着合适言语来提点对方。

  陆蕊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子,也肯吃苦,更重要的是她有一般女孩子所不具备的上进心。如果换一种说法,就是勃勃野心。

  赵国栋的话语让陆蕊陷入了沉思,她对赵国栋的意见相当看重,“赵市长,您的意思是让我去组织部?”

  赵国栋正想点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歪着头略一思索之后才道:“你明天有事儿?”

  “赵市长有什么事么?”陆蕊感觉到什么,“就是中午参加婚宴,下午就没事儿了。”

  “那好,明天下午三点钟,你到玫琳凯俱乐部来,嗯,带上泳衣。”赵国栋心中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想法。

  “玫琳凯俱乐部?在哪儿?泳衣?游泳?”陆蕊有些茫然的问道,她不知道赵国栋突然这样让她去游泳是什么意思,心中一阵猛跳,脸上也是一阵发烫。难道nbsp;nbsp;?但随即马上又否定自己有些天方夜谭的痴想,但是她的确不知道赵国栋叫自己去一家俱乐部游泳是什么意思。

  “来了你就知道了,行不行还得看你机缘了。”赵国栋若有深意的道。

  近期单位加班不断,每天都是十点钟以后才能回家,更新稍慢,望兄弟们谅解,一如既往支持老瑞,待这段时间忙过一定加倍努力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