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九节 进入状态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二十九节 进入状态


  治决定一切,众向葳言任何时候都适用。没有人能够忽视机床厂在市里的影响力,市人大主任梁凯山就是原来的机床厂厂长兼党委书记,现在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萧潮也是从机床厂成长起来的干部,虽然只担任过党委副书记,但是却在机床厂有十年的工作经历。感情颇深,曾经就和邓若贤在谈及他在机床厂工作经历时记忆犹新。即便是调到市里任职十多年后,仍然经常有机床厂的干部来市里找萧潮办事帮忙。

  邓若贤所提及的先易后难,先卯足力量运作钻采设备厂上市赵国栋不是没有考虑过,而且也在某个。场合下提出来,但是遭到了梁凯山和萧潮的强烈反对。

  他们认为市里精力和资源都相当有限,机床厂这个关系到全市工业稳定的企业在生存难度上明显比钻采设备厂差许多。全力实现机床厂上市是全市工业国企改制的头等大事当务之急,绝对不容有丝毫动摇,而钻采设备厂即便是不上市也一样可以生存下去,两者没有可比性。

  为这个问题赵国栋也曾经和陈英禄交换过意见,陈英禄最终还是劝服赵国栋暂时在这个问题上保留态度,以免影响人代会的准备,而那若贤当时也知晓问题的复杂性,所以没有过分紧追这个问题。

  现在人代会已经过去,赵国栋市长位置稳固,邓若贤自然也就要把这个问题提上议事日程了。

  “赵市长。我们不能因为机床厂的态度问题就啥也不做啊?”那若贤有些情绪了。“我们并非没有运作机床厂上市。但是机床厂问题很多,几度迈进门槛都被挡了回来,证监会初审关都过不去,你怎么上市?弄得现在保荐机构、发行人他们都快有心理障碍了,他们还想要市里怎么作?。邓若贤愤愤不平的道。

  他是极少有这种情绪的,就是因为被机床厂上市这事儿弄得焦头烂额,才会有这样的言语出来。

  赵国栋沉吟不语。

  丰田考斯特车厢里陷入一片沉寂,车上虽然还坐有几个市府办的干部,但是都相当知趣的保持了安静,那市长性格素来坚毅冷静,少有发牢骚,今天这种情况他们也鲜有一见。

  “老碜。机床厂过不了初审关关键在什么问题上?”赵国栋知道国内上市这些东西有着很大的政策性和随意性,尤其是这一两年国有企业不断通过这种方式来解困,比机床厂更差几倍的企业也一样能堂而皇之的上市,按理说机床厂上市也不是绝无机会才对。

  “核牟资产不清晰,资产负债过高,另外税务上也有一些问题,发行申请材料质量不高。”邓若贤说得很含糊,这种场合也的确不宜深说。

  赵国栋其实也大略知晓机床厂的问题,但这件事情一直是那若贤在操作,所以也就没有具体过问现在机床厂上市陷入困境,甚子影响到了钻采设备厂的上市准备工作,这就不能不引起他的重视了,明知道把机床厂这个烫手山芋推向上市也未必能为机床厂带来多少光明,但是你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核心资产不清晰有没有考虑剥离非核心资产,不求大,但求精,现在还指望上市融资额度有多大不现实,你能推出去就不错了,国有法人股依然市里占大头,市里没意见,他们厂里还闹腾啥?”赵国栋请哼了一声。“负债过高,有没有想其他办法解决?。

  “融资额度与厂里希望的可能有些差距,但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市里做工作解决。但是负债问题是个关键。”邓若贤说得很隐晦。

  吕秋臣很明确的告诉他,以市财政来为机床厂的窟窿买单,然后来让为机床厂上市扫清障碍这种事情他绝对不会答应。这个窟窿会把市财政拖入深渊。当时那若贤很含蓄的告诉吕秋臣。其实可以在机床厂上市之后再来想其他办法来弥补,市里作为第一**人股东,管理层同样由市里控制。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是吕秋臣仍然深表怀庆,拒绝这个。方案。

  赵国栋也听明白了邓若贤话语中的含义,他当然也清楚企业上市之后,占有控股权的市里仍然对松床厂有着莫大的控制力。这其中可供运作的方式实在太多了,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才对。

  “老邓。我看这样,这距离春节还有几天时间。我们研究一下,不能因为机床厂上市受阻影响到钻采设备厂的发展,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到一些同志的担心,你所说的三个问题,前面两个我们来想办法,后一个,恐怕要厂里和保荐机构好好在琢磨一下,要争取下一次一锤定音。”。…吾与相当平和,但是言语中流露出来的坚定却不容胃疑?川册赵国栋是要下死力气来摆平这两桩事儿了,这让那若贤已经有些颓丧的心情顿时重新恢复了活力,不管对方使什么招,那若贤却相信赵国栋敢夸下海口,自然有其仗恃。当选之后的赵国栋也该扫一扫先前当代市长时的艰难和拘谨了。

  ,

  “国栋市长,稀客啊稀客。”粱凯山对于赵国栋的来访相当意外,虽然先前市府方面也给他的秘书联系过了,但是已经过了政治辉煌期的他现在习惯于在没有其他工作情况下,他就有自己的日程安排。

  上午办公一个小时。然后就要去曲江江畔走一走,再到窈湖公园转一转,这种生活习惯自从他就任市人大主任以来基本上就坚持了,看看水光山色。呼吸呼吸清新的字气,梁凯山很庆幸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坚持不懈的为捍卫怀庆自然山水环境所作出的努力,唯有这样,包括他在内的所有怀庆市民才能在现在被光怪陆离所污染的经济大潮中保有这样一块净土。

  “梁主任,您这么说可就是在批评武们市政府受市人大监督太少了?”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

  “呵呵,赵市长,你可真会说话啊。”梁凯山朗声大笑,挥手请赵国栋入座。

  粱凯山其实对赵国栋颇有好感,尤其是在赵国栋担任常务副市长时就提出了要保持怀庆自然山水环境不受污染的观点,宁肯牺牲一些高污染的凹,也要为子孙后代保留一方干净的水土,这让粱凯山对于赵国栋这个本来他把不怎么放在眼里的年经常务好感顿生。

  如此年轻佻来怀庆常务副市长,自然也是有些来头和本事的,尤其是据说这位常务在宁陵是以发展经济大出风头而得到省里领导认同的,这让粱凯山一度对赵国栋相当警惕,担心对方不顾怀庆实际情况,一味要搞出几分政绩来,而牺牲怀庆的生态环境。

  但是赵国栋的表态和后期表现让他放下心来,赵国栋兑现了他几次在参加市人大这边会议时的承诺,发展经济和保护优质生态环境并行,利用怀庆优质生态环境作为吸引高科技低污染行业进入怀庆,振兴怀庆经济。

  正是由于赵国栋的表现,使得赵国栋提出这个宏大的新城市规戈也在粱凯山的大力支持下顺利在市人大这边获得通过,几乎没有提出多少质疑,而上届市政府提出的小幅修改城市规划却在市人大这边卡了壳,弄得进退两难。最后不了了之。

  这也足见梁凯山对赵国栋的信任。

  “赵市长。你这才走马上任,工作压力不小吧?这又是年边上,怎么有空到我们人大这边来坐一坐?”梁凯工。当然知道对方肯定是有啥事情,而且肯定还是不小的事情,否则以两人相处融洽的关系,完全用不着亲自登门来拜访。

  “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梁主任,我也不想绕***,有项工作还得像您汇报一下,请您老支持啊。”赵国栋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当赵国栋把来意介绍完毕之后,梁凯山陷入了沉思。赵国栋最后一句话,钻采设备厂面临最佳发展机遇不容错过,否则有可能成为这一届执政者的最大遗憾,让他心生感触。

  赵国栋的态度很恳切。也许是人年轻的缘故,也能拿得下脸来,这样以弟子执师礼以晚辈待长辈的态度让梁凯山很是感动,年轻领导梁凯山也见过不少,年轻气盛者有之,自命不凡者有之,但是像赵国栋这种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相当狂暴的角色在自己面前却十分温文有礼,而且由前面良好和睦的相处关系作为基础,梁凯山实在撂不下脸来拒绝。

  “国栋市长,我不瞒你,我时机床厂的确有一份不同寻常的感情。应该说机床厂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期为我们怀庆的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我是从机床厂走出来的干部,对于机床厂的兴衰无法袖手旁观,你要说我这是以权谋私也好,感情用事也好,我都承认。机床厂都快成了我这个老头子退下去之前无法解脱的心病了。”梁凯山声音低沉,似乎是在缅怀昔日机床厂的荣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