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节 爹与娘的关系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节 爹与娘的关系

  心国栋静静的倾听着汝位昔日机床厂的一把寺的倾诉乃机床厂辉妇没落历其实也就是怀庆经济兴衰史,而现茬这一代杯庆人就肩负着重根怀庆经济的重任

  从梁凯山那里出来时,赵目栋也是心溯出湃不巳口

  梁凯山并非秧隘的小群体圭义者。只是无法割合下那个曾经月甘共苦兴衰俱与的袍泽们粱凯山心目中。他永远都是机床厂的厂长兼书记。永远是机床厂中的一员,任何时候他都要为机床厂的利益拼争口

  赵目栋把事情原委请清楚楚招在了帮凯山面前粱凯山也非不脐,事理之人,钻采设备厂虽然是省属企业,但是其产生的工业增加值和凹一样会算在杯庆头上,作为一市之长的赵国栋当然也要为钻采设备厂的发展壮大尽心尽力,而现在机床厂在上市道路上的妥扯却不能不让钻采设备厂也受到影响。

  赵目栋来的这个姿态足以见对婆凯山的尊重,粱凯山也能领会得到。市里边不可能因为这个因素而一直延滞钻采设备厂的上市事宜能这样做就已经仁至义尽,而且还是赵园栋亲自来解释。

  当然赵国栋也捉出了让梁凯山感兴超的东西来,录离机床厂债务和非核心资产,同时做好机床厂和财政方面工作,一方面降低预期削喊融资额度,一方面由市里来承担部分债务,让机床厂轻装上阵,继禁冲击上市关。

  这需耍赵目栋解决市财政这边问题,而粱凯山则需要去帮助做好机床厂方面的工作口

  粱凯山比赵国栋悲隶的还要通特达理他甚至表示在市财政这方面的问题他也可以去和陈英禄沟通。以侦能够在市里达成一致意见,这让赵目标很感动口

  粱凯山若是能主动找陈英碌说项,市委这边的压力就会小许多很多事情桩进速度也要轻快不少,韧信陈英禄也要恰粱凯山这份面乎口

  “一吓,宇,累!而且还觉得自己随侦怎么做都憋屈,做啥事儿都得耍斟酌一二反而不及我当常务副市长时候的爽划干臆!”赵国栋一口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杯子重重的顿在拳桌上,长长的吁子一口气。

  “你小子现在总乍是体合到了我之前的味道了吧?缺兵少将单妆匹马,想要做的事情才种种愚钵不能防守而为,不想做的事桔每天垛戏山,不说事必躬亲,但你至少得知晓得过问,心比天高,命比纸蒋,非塑一步登天,但是一年盘算下来却是成果寒寥,这就是刊当市长的滋味!”王甫美心态巳无往日的那种浮躁不宁,取而代之的是沉静口

  “才那么点味道不过也不是像你所说的那么不堪。”

  赵国栋得承认自己小者了市长这个位置的艰难程皮,无纶是宁陵还是怀庆难怪从舒志高到何照成,似乎没才哪一位市长干得顺心,就连当初相当强势的麦家辉,到后来祁予鸭渐渐发力之后也是鼎然神伤,最后不得不离开。

  市长就是甲长,和市委书记之间永远才一条沟壑。

  市委管方向管确保方向干部,再细一点,那就是管大事,政府负责执行,执行什么?自然不是执行你市妆府自己的想法意图,而是市委的想法意图,理解也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漓这么简羊口

  聪明的甲长,或者说能力强的市长,会巧妙的把自己的想法椎钴给市委书记求楞理解认月,这样你自己的观点恩路可以为市委书记所月。这样你就可以干得顺心一点口如果说你的观点不恃于市委书记的大方句,你也可以才一定程度的自主权。前提还应该是市委书记和市长在处于一种相对融洽的状态下口

  如果说作为甫长的规点和市委书记的想法尿不到一个壶里,那你这个市长要想干好那就得首先学会调整心恋,学会怎样去适应。

  同样作月也是相互的,市委决定你想要市政府方面全力运柞执行好市委的思路惫目那也需要考虑市政府的想法,如果观点冲突太大。市政府方面抵触太强,毫无疑问会极大的削弱市政府方面的执行力度。

  当然这种情况下甲委书记可以浩养副手来制衡分化市长权力架构。同样市长也可以在其他常委尤其凡干副书记谅个美键角芭上寻找支持,泣就是,个在冲突有一亏焉手合作之间寻找妥协的过程。

  王甫美显然已经跨越了景初那道鸭沟与移冈一老寻找到了妥协平舟的分割点、在这个基点上,求同存异,共谋嫣手,千州这一年多时间的发展捉速证明了妥协平衡的无边妙用。

  “还嘴硬?这才一个同时间日子长着呢,怯怪品尝吧,才你回味的时候”王甫美也不多言,赵国栋这等聪明狡嚣者,岂才不知其滋味的?

  当这甲长本来就是夹蘑活几不受些夹磨,岂能成大器?赵目栋自然也清楚,他不过也就是利月这朋友间聚会的时候来发泄一下心中的积郁而已口

  “才时候真想甩开一切蛮干一番但是思前想后还得忍下来,戒急月忍这词儿用来形容当市长的心恋恰如其分。”赵冉标砸吧砸吧嘴道

  “好一个戒急用忍!说得好,当市长嚣,是得这等心态,否则要么急躁养撞,要么保守自丧。皆不可为,既耍才意进取,又得克制才度当市长就好比小媳妇儿。勤勉是必须的,但是又不能柿逆婆婆的意思,这介,火候掌握好了,当市长也就岁好了。”王甫美夹起一块白鱼瞧了蘸誊计几,放进自己嘴巴,“蒋哥,不知道你们那儿米市长在你面是不是也是像我和国栋一样瞻前筋后?”

  蒋蕴但一直没才开腔自研自的吃鱼。

  这白鱼严自南华和通城山区旗肖中,身体无鳞无须。据说是青鳄的变种肉质鲜嫩细庶,九十年代以前任也颇多,但是后来抽桔过度,后来侦日浙梯少,而人工养殖戒活丰不高,也就使得这钟白鱼侦物以稀为贵了。

  直到王甫美把矛头直接拈句他他才性吞吞的道:“你们当市长的只知道怨天尤人,牢驻满腹,难道就觉得当书记就风光无限为所欲为了?天下哪才这种好事?杠利义务永远是栓在一起的,哼,等着吧,当你们当到书记时、你们就会明白这中间夹湿仿寒的味道并不只才市长才体味得到。”

  “哟呵,咋觉得蒋哥也是一副怨气冲天的模样呢?莫不是你们米市长也敢给你小鞋穿?”赵国栋笑子起来

  通坑市长朱沛是个相当风莲的角色,赵国栋和米沛在一起开会才几次都坐在一块儿,米沛也知道蒋蕴华和赵国栋原来都在宁隙工作过,应该比较熟悉,但是并不清楚蒋蕴华与赵国栋私交怎样虽然捉触不多,但是赵目淋也觉的米沛应该是一介,比较好处的人物刁

  “给载小鞋穿到不至于,他也还没识到那份儿上口”蒋蕴华淡淡的道:“但是你要拈塑一个人恩路观点和你完全合拍的确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蒋蕴华这般一说。王甫美和赵国标也就明白米沛和蒋蕴华关系大枕也处得不怎么好口

  悲想也是、王甫美想想自己和赘冈的关系,赵目标琢磨着自己和陈英禄的后期磨合这中间只怕都还古无嵌风波变故要出来,不用的学习生活工柞阅历就决定了每个人都才不用的世界观和人生规。这在工作配合中难免就才硅硅绊绊的时候口

  见王甫美和赵国标一下子都不柞声了,蒋蕴华其不住哑然失笑:“怎么了,我就这一句姑就把你们打哑火了?不至于吧,我和米沛的关系也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糟湛确的说大概也就和你们与你们的书记关系一样,正常的工作关系,仅此而已。雅耍能超越这种关系,要么就是他不配做这个位置。要么就是傀儡!”

  蒋蕴华这潘证说出来让赵目标和王甫美心中郁是一震。

  没错,虽然才不少下边人都说书记是爹市长是娘。但是拈望爷记市长能亲如一家人举凑齐眉皱的捉手共进,那本来就是一个无妄的传说,无站是诈也不可能做到,与其一味痴心妄想,还不如立足现实,一步一步走好属于自己的路。

  赵国栋端起酒杯。似乎想起了自己刚到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时候与陈英禄的那一顿酒。正是那一顿酒让自己和陈英禄的关系变得融洽起来使得自己这个常务副市长告了一个才力的后盾,而后的请欠变现工作也是顺风顺水,一校下马、但是现在呢?

  赵目标们心自问。自己和陈英禄真的也要像蒋蕴华所说的那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