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二节 诤言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二节 诤言

  汪床卜。赵国栋和刘若彤似枣都很留恋众种感觉,扪小二;什么时候刘若彤悄悄的将身体蜷缩进了赵国栋的怀中,虽然两人都各盖各的被子,但是这种依偎在身后一个强有力的怀抱中,还是让刘若彤有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安全宁静滋味?

  比起在国外的冷被独枕,刘若彤第一次发现家的感觉竟然具有如此巨大的穿透力。轻而易举的就击碎了自己多年打磨练就的心防,以至于她有一种想要长睡不起就让这种感觉永驻的冲动。

  赵国栋同样有些感触,躺在怀中这个女孩子才是自己正牌妻子,虽然两人走的不同道路,但是这两条道路会不会有一天交织在一起,他现在也有些迷惑了。

  结婚前的约法三章,结婚时的平静安宁,而这个时候感触,赵国栋可以肯定躺在怀中的刘若彤同样也陷入了困惑之中,似乎对这份迟来而意外的感觉还是情愫都有些束手无策;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拥在一起,似乎都不愿意破坏这份宁静的氛围,一直到什么时候两人入睡。都不知道。

  隆冬的北方总是那样晴朗干燥,明知道蔡正阳在这个时候肯定是相当忙碌,但是赵国栋不得不硬着头皮和对方打电话,看看对方有没有时间。还好蔡正阳留给了赵国栋一个中午午餐时间,下午一点半蔡正阳又有一个会,短短一个小时,倒是也够赵国栋把自己的意图阐述清楚了?

  钻采设备厂希望占用能源部的一个上市指标,按照安原省和怀庆市的意图,今年如果机床厂要上市,一两年内怀庆只怕难以再从省里另外获得上市指标,但是钻采设备厂虽然和能源行业关系密切,却并不属于能源行业的直属企业,要从能源部里拿到一个上市指标,肯定有难度。

  好在能源部闪现在属于热门行业,每年获得上市指标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能源行业属于垄断行业,这些单位对于上市融资的热情远不及其他行业,所以正是这个原因,蔡正阳才会同意考虑让钻采设备厂占用能源部上市指标,当然这只是蔡正阳个人表态,这还需要回去之后部里统一研究。但是只要蔡正阳点了头,估计问题也不会有多大了。

  ,

  “不顺?。熊正林轻笑一声,有些肥胖的身躯丝毫没有因为常年在外奔波而削减下来,往黄花梨的官帽椅中稳稳一坐,倒是多了几分鹰视狼顾的气息。

  “谢谢熊哥关心,还行,至少表面还行吧赵国栋笑笑,心中却是暖意融融。能知晓这其中内情,证明熊正林是真心在关心自己。这种事情要说也拿不上台面,工作上的风风雨雨在所难免,只是赵国栋没有想到会来得这样快而已。

  “你小子。夹磨夹磨,我看是好事。”熊正林细细品尝着鸳鸯鸡粥,似乎很是享受这里特色菜肴的味道,面前的烧汁辆鱼所剩无几,赵国栋还没能拈上两筷子,就被他给洗劫一空了,就这德行,身材能维系现在模样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我受夹磨没关系,就是担心耽搁了怀庆的发展啊。”赵国栋轻笑,也不在意对方的调侃。

  刘若彤静静的坐在一旁,颇感好奇的瞅着眼前这位丈夫的亦师亦兄亦友的胖子,矮胖敦实,黝黑不起眼,若是换上一身衣服,典型的板儿爷打扮。

  虽然不太爱过问国内官场政治这些事儿,刘若彤但是还是对眼前这个胖子有些了解。

  无他,这个家伙是个面带猪像心中嘹亮的凶人,那更难听的话来说就是口蜜腹剑的阴狠角色,在国内官场上也属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角色,即便是在刘家这个群体眼目中,也属于最好不要被他注意的妖孽。

  “嗬,少做一件事情,放慢半拍步伐,就耽搁了怀庆的发展?你可真是马不知脸长啊熊正林终于笑了起来,“陈英禄算是个高明人物,别看你在当常务时玩得风风火火,他要真的沉下心来拿捏你,你未必好受

  赵国栋默然无语。

  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他还不觉得,总还感觉自己在市政府里玩得风车斗转,啥事情也能干得顺风顺水,但是当何照成和谭立峰离开,自己担任代市长之后,他才真正体味到到原来何照成担任市长的滋味。

  来自陈英禄的影响力无处不在,别看对方不显山露水,也鲜有在市政府这边,六二下画脚发表看法,但是自只却总货得像有条无形乱畔漂浮,让自己无法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意图行事,但随意一琢磨,似乎又找不到什么痕迹。

  随着使人代会的召开,市里的一系列人事变化也有了去向,段其言和郜丹都没有纳入陈英禄的视线,财政局长这个关键人选由市政府副秘书长兼市府办主任秦向南出任。

  赵国栋对此深感不满。但是却又有一种无力抗拒的感觉,碰头会上,形成了三比一,陈英禄、付天、萧潮都支持由秦向南出任,赵国栋提出的由段其言出任财政局长这个有些冒失的观点并没有得到认同,而且赵国栋也意识到在这个人选问题上的较量,也真实体现了自己现在在怀庆人事上的发言权,推上常委会也一样会以七比四,甚至八比三这样悬殊的比例通过,所以他很冷静的保持了沉默的克制。

  紧接着在古楼县长的人选问题上,赵国栋再次受到了挫败,蓝有方这个人选是赵国栋比较看好的,但是付天却表示了异议,虽然萧潮倾向于支持自己,但是陈英禄却以碰头会没有形成一致意见为由搁置了对蓝有方的考察,转而推出了市政府副秘书长柯舟。

  考虑到其兄柯南即将出任市政府秘书长,这个选择应该是比较合理的,赵国栋几乎无从拒绝,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英禄这一局又是水到渠成。

  正是这连续不断在人事上的失手,才让赵国栋渐渐意识到了自己貌似可以呼风唤雨,但是那只是在具体事务上,在关键的人事问题上自己仍然显得那样孱弱和低能,没有充分的准备,只有一厢情愿的幻想。两盆冷水泼下来。让赵国栋飞扬浮躁的心总算是得到了清醒。

  常正林也觉察到了赵国栋的落寞,赵国栋在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期间一时风头无出其右,担任代市长时仍然不知收敛,延续在担任常务副市长时的风格,这些消息点点滴滴都通过省里的各种关系反馈到了他这里,他本想提醒一下赵国栋,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等待。

  有些东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些东西你不亲身经历体会,你就永远无法真正感受,让赵国栋受些打击也是必要的,太过顺风顺水只会让他栽更大的筋斗。

  熊正林甚至认为陈英禄用这种不动声色的方式来敲打砥砺赵国栋已经相当客气了。没有让你直截了当的否决你的意见或者说让你在常委会上颜面丢尽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国栋,当市长和当常务副市长不一样,当市长你得统揽全局。运筹帷幄,你可以运作推动事情向某个方向发展,但是不要轻易尝试自己赤膊上阵,那会让你没有回旋余地,必要时候出头打点可以,但是不要大包大揽,副市长就是你最好的手脚

  熊正林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讲这种话了,记忆中只有杜力和尤莲香从他这里获得过这样的言传身教。

  “和市委书记的关系怎样相处,我想不用我多说。在不断的磨合接触中,你应该有这份能力处理好,还是那几句老话。到位不越位,不要轻易尝试颠覆规则,规则是一切的基础。

  要学会服务大局,尽职履责。当然,你也无须因为一时的挫折而气馁,市委书记与市长之间本来就是体系中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角色,怎样巧妙的利用市长这个进可攻退可守的角色来锻炼培养自己,这才是关键

  熊正林在说到“锻炼培养。四个字时尤其加重了语气,这让赵国栋若有所悟;

  刘若彤算时间见识了一番这种云山雾罩的谈话方式,听起来似乎都浅显易懂,但是真正仔细琢磨,却又觉得啥都没有,完全就是一些套话式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常识。但是放在特定环境用特定语气说出来,那就不一样。

  她注意到熊正林说话时自己丈夫听得相当认真,而且一直在思考,而她原本以为丈夫会向熊正林诉苦,而熊正林也会给予丈夫以帮助,以熊正林的力量,在怀庆掀起一波针对什么人的风暴并不是什么大问题,这一点刘若彤坚信,连刘拓和刘岩都相当忌惮的角色,岂是小小一个,地级市这样的池塘承受得起的?

  但是结果却完全出乎她的意外,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幼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