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三节 度假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三节 度假


  心国栋一个人懒洋洋的老出候机楼,仰面而来的融融暖慷口凹心情顿时为之一畅。

  三亚凤凰国际机场条件一般,比起安都太平国际机场还是差一截,不过对于九十年代的海南来说,房地产风暴几乎要摧毁了整个海南的经济,无论是海口还是三亚,遍地的烂尾楼几乎已经成了海南最为著名的“一景”

  不过这“一景”随着时间的消退,也开始焕发出了生机,至少天乎集团就已经抢在波涛将起之前就进入了海南。并且以极其高效敏捷的手法配合海南省里推出的解决烂尾楼行动,一举拿下了海口和三亚多个已经沉睡了多年的烂尾楼,而现在事实已经证明,两年前的举动是多么的远见和明智。

  劲年的春节应该是赵国栋过得最为沉郁的一个春节。

  他身畔亲近的人都觉得赵国栋的表现有些不一样。但是他们也说不出来个啥,任何时候赵因栋一样是那样神采奕奕沉稳有度,当然除了他身畔的女人们。

  翟韵白是最为了解赵国栋的,赵国栋在工作中巧妙的掩饰伪装可以瞒得过人。但是枕边人的感受却是遮掩不住,赵国栋心情有些低落,从春节前几天就是这样,为此雀韵白甚至推了一些相当重要的应酬留下来陪赵国栋。不过赵国栋倒是婉言谢绝了翟韵白的相陪。

  有时候即便是最亲近的人也是难以排解内心的烦闷的,赵国栋希望自己能够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呆上几天。

  赵国栋其实也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困惑和迷惘是谁都要难免遭遇的,就像当初自己站在旁观者的角色冷静理智的分析王甫美的迷幕一样,现在自己一样也要经历这一关,尤其是面对一个政治手腕比起穆刚来丝毫不逊的市委书记,自己就不得不更保持稳定平和的心态了。

  调整放松一下自己很有必要,其实在飞机从安都太平机场起飞那一瞬间时。赵国栋就完全放松了自己,觉得一切烦恼都从自己身畔丢开了。

  尤其是看着窗外如棉花团一般纯净洁白的云团,湛蓝如海水一般的碧空,时空仿佛在这一玄定格。整个。空间都在这一瞬间静止下来,那份感觉真的很美妙。

  “喂。你不坐机场巴士么?”身后传来的清脆声音并没有引起赵国栋的注意。

  他是一个人来的,原本古小鸥是想和赵国栋一起来的,但是赵国栋婉拒了。

  古鸥也挺乖觉,感觉到赵国栋心情一直有些不好。所以也就知趣的不再要求跟随,到是和乔珊童郁一块儿约着自驾上四”去了,赵国栋让她们把蓝黛也捎着,原本也是顺口说说,以为古小鸥不答应,没想到古小鸥挺痛快的答应了,后来才知道古小鸥一直怀疑赵国栋是不是要和蓝黛单独出去,所以听得赵国栋这般安排,一下子就答应了下来。

  见到前面那个男孩子仍然一摇三晃的往前走,那股子懒散劲儿总有点说不出的味道,裴宜和女伴都有些气恼。

  小宜。这个家伙怎么这么自傲?”女伴气呼呼的以手插腰进走两步。“没看到我们裴大小姐在这里都快要气疯了么?”

  “去你的,谁要气疯了?”裴宜一下子被女伴气乐了,月牙般的眼瞳泛起一抹笑意,“我就是觉得这家伙有些怪异,从一上飞机开始,就是这副茫然懵懂的模样,好像周围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要不就是从来没有坐过飞机似的。”

  “我看不像,你看他出来时的那副吊儿郎当的随便模样,根本就是熟门熟路,这家伙莫不是瞧瞧偷窥了你的姿容,想要故意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来泡你?”女伴瞪大眼睛,越想越觉愕像,“小宜,我看咱们还是得防着他一手”

  “的了,得了,再走下去,人家都坐车走了,还行么欲擒故纵呢。”裴宜跺了跺脚,“快,咱们得叫住他。”

  “叫住他干嘛?你不是真的瞧上了他吧?难道随便那个男人在你面前装装酷。扮扮深沉,你就要上钩?你也忒浅薄了吧?”女伴不解的嚷嚷起来了。

  “别废话了,我就是要看看这个家伙究竟是干啥的。”

  裴宜倔脾气上来了,本来也只是有些好奇,没想到飞机上几个时这家伙愣是没看坐在旁边的自己一眼,虽然隔了一条通道,但是这也不过咫尺距离,自己俩人的谈话那个家伙也是似乎充耳不闻,简直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赵国栋是真的没注意到自己身旁那两人,上了飞机之后,他就有些感悟。所以整个心思也就放在了窗外,要不就是视若无睹,纯粹就是一“睁眼瞎”至于讯才赏有什么人,他宗仓没有注意到。就连服务的空姐是婴%,心都回忆不起来了。

  “喂,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女士叫你,你就充耳不闻?”背后再度响起了悦耳的声音,赵国栋有些茫然的转过头,手中的旅行包也晃悠着,眼前是两个长得挺舰丽的女孩子,尤其是右边那位,月牙般的明眸中似乎总有一点探寻味道,同样普通的马尾巴,扎在两个娇俏的女孩子脑后,顿时就多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呃,你们叫我?我们好像不认识吧?”赵国栋有些迷惑的挠了挠脑袋,又看看四周,没有别的人,其他旅客都已经那个要么去赶机场大巴,要么就是被直奔停车场辅道乘车离开了,只有他感觉自己说不出的放松,索性就在机场候机楼外走走,感受一下南国风情。

  “不认识就不能叫你么?”旁边那个稍稍胖一点的女孩子一副咄咄逼人的气势,双手叉腰。体恤衫前的卡通熊似乎也随着胸前那对凸起的涌动而随之波涛涌动。

  赵国栋更迷惑了。这素昧平生,这两个女孩子看起来挺清纯的,也不像是傍电杆的拉客女郎,怎么就会瞧上自己了,听这口音倒像是安原那边口音似的,难道在太平机场吊上自己的?不至于吧?

  不过赵国栋实在想不出对方为啥叫住自己,还是小心的陪着笑脸道:“那如果两位没啥事儿,我先走了。”

  “走了?你怎么走?”一对小虎牙露出来却没有多少狰狞气息,倒是有点儿可爱的味道小胖妞儿气哼。享的道。

  “怎么走?呃。坐机场大巴,坐大巴。”赵国栋越发拿不准对方是干啥的了,难道是海关饵私的,或者公安缉毒的?觉得自己像走私客还是贩毒马仔?

  “坐大巴?坐大巴在那边,你往这边走干嘛?”胖妞笑得很阴险。

  “噢,那我坐出租车,可以吧?”赵国栋耐着性子解释道。这两个。女孩子不像是强力部门的探员,倒像是两个学生妹,只是这么招惹自己他还有些搞不清楚为何。

  裴宜被同伴摆出一副大马金刀盘问对方的模样弄得有些拿不下脸面了,原本想了解一下对方的好奇心请也被同伴这样拙劣的表现弄得没有了兴趣。

  “走吧小静,我们还是走吧,弄不好你家何宝都等急了。”裴宜拉了拉女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我们认错人了。”

  “咦小宜,你怎么怕了?谁认错人了?”被叫做小静的胖妞大大咧咧的道:“小子。你在飞机上为什么对两个美女视而不见,为什么在我们面前扮冷装酷?是不是想吊我们小宜?”

  小静,你瞎说些啥啊!”裴宜被同伴弄了个脸红耳赤。赶紧拉着女伴就要逃离这个现场。粗神经的女伴简直就是一个大嘴乌鸦,也不知道何宝怎么会喜欢她。

  赵国栋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自己在飞机上的走神竟然也会惹出这么一撞事儿来,看来是两位“美女”对自己的表现很是不忿,所以专门要来找自己的碴儿,这么一想,赵国栋到是颇感好奇,真还是一路从安原飞过来的同机伙伴呢。

  “啊,我在飞机上想事儿,真还没有注意到二位美女,实在是有眼无珠,若是有得罪的的方。那还请多多包涵,我说先前在飞机上怎么会那么安静呢,原来是两位坐在一旁,艳光四射,压得旁边人都不敢说话啊。”

  赵国栋半是恭维半是玩笑的调侃一下子就让气氛活跃起来,他最擅长这种场合下的调节气氛,尤其是在有漂亮女孩子在场的情况下,无论是反应还是机敏都是超乎寻常的快捷,这大概得归结于荷尔蒙分泌速度加快的缘故。

  裴宜和姜静都被赵因栋这番白嘴给逗得笑了起来,原本有点不太融洽的感觉顿时一扫而光,两女都觉得这个有些健硕的男孩真有些意思。

  两人也认真问起赵国栋来海南干啥,赵国栋说自己是来旅游,两女问起赵国栋为什么不随旅行团,赵国栋也说不喜欢被约束,想自由自在,所以才会独自前来。走到哪儿算哪儿。

  当问及赵国栋没有任何计划打算后,两女挺大方的邀请赵国栋一块儿乘车进城,赵因栋也爽快的答应下来。

  还有一两天忙碌就算完了这段时间也一直在思考下边怎么写,有些书友说得对,当了市长,就不该再在太多具体事务上花心思了,应该步入更高层的权谋博弈角力阶段了,也该是培养赵家军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