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六节 稳扎稳打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六节 稳扎稳打


  许乔走进赵国栋办公室里时,赵国栋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不过许乔却知道今天这事儿肯定不简单。

  这位赵市长自打过了春节之后似乎变化不小,言语也不像往日那般滔滔不绝了,变得谨言慎行了一般,这让许乔既感到惊讶也有些感慨,身处不同位,便有别样身,虽然谈不上官威气势,但是却是有一种异于以往的深沉厚重了。

  “许市长,你怎么看这件事情?”赵国栋言语平和,毫无半丝火气。

  “依我看,这件事情恐怕也不能完全怪老祝,您也知道这当初市里在确定原则时便没有把口子封死,只是明确了一条主要干线和重要附属设施必须要由城开司负责建设,其余可有城开司在确保质量和监督体系完备到位的情况下酌情考虑,以……确保工程进度,这种情况下老祝是有权力在这方面灵活掌握的。而且我以为以目前的进度来看,老祝已经做得相当不错了。”

  “但是许市长,你考虑过没有,有很多人会拿这个问题来大做文章的。”赵国栋微微蹙眉道。

  他当然知道祝中原能够在开工不到半年时间里将双叶大道的进度推进如此之快,自然要两条腿走路,但是这项程却是众所瞩目的重点项目,稍稍有点瑕疵都会引来无数人的质疑,尤其是一些早就对祝中原独掌城开司大权的人更是处心积虑要寻找岔子,现在这桩事情无疑就是授人以柄了。

  还好这只是程序上的小瑕疵,但是也足以敲一个。警钟了,这种分包出去规模较小的附属工程,质量出了问题还可以返工重来,但是一旦除了安全事故或者重要工程出了问题,那就是大事了。

  许乔叹了一口气,“赵市长,有许多事情老祝也很难,nbsp;nbsp;”

  “我知道,否则我也不会找你来商议了。”赵国栋摆摆断许乔的话语,“你给老祝再敲敲警钟,这事儿有人肯定要借机发难,不过他只要是按照我们市里当初确定的原则来的,也没啥失不了,让他继续好好干,工程进度和质量必须要保证,另外在监督体系上要强

  陈英禄对于干道遥遥相望的大楼里那个人反而有些说不出的陌生

  。

  这几个月里,对方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再没有惊人言语和过大的动作,似乎一切都在按照中规中矩的路子行走着,如果真是这样,那倒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儿,宁书记把这副担子交给自己,可不希望出啥岔子。

  “陈书记,殷书记过来了。”

  “请他进来吧。”被打断思绪的陈英禄略略沉吟了一下才应道。

  殷景松似乎对于城开司出现的问题很是不满,和自己在不同场合下交换了两次意见,估计是要对加强建委系统的纪检监察工作,建委纪检书记的确软了一些,只是这个时候突然要求调整建委系统班子,难免又要搅起无限风波。

  那边那位现在表现得太过沉稳了一些,这让陈英禄反而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突然来一个让人膛目结舌的大动作,但是现在看来不像。

  陈英禄一直希望能够在自己这个任期之内把治下侍弄得平稳一些。怀庆经济已经走上正规,虽然他也希望怀庆经济能够发展更快一些,但是毕竟怀庆传统工业尚处于调整期,指望一下子就要打翻身仗有难度。赵国栋想法是好的,但是却耍顾及现实,而只有在局面稳定的情形下,才能最大限度保持目前的良好态势。

  他不希望赵国栋有太过出格的大手笔,但是同样也不希望赵国栋陷入固步自封的境地,平衡有度最好,但是像赵国栋的年轻人似乎很难把握好其中尺度,所以自己这个市委书记才不得不采取一些措施来调整。

  城开司的情况陈英禄略有知晓,祝中原总体来说干得不错,但是仍然出了一些问题,这原本是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不过对于有些人来说,似乎就成了可供攻许的标靶了。

  陈英禄有些烦躁,树欲静而风不止,不仅仅是那边如此,似乎所有人都不愿意消停下来,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在利用自己的容忍和耐性,但是要搞清楚,这有一个度。

  吕秋臣吃了一惊,瞅了一眼面色平和只顾在笔记本上涂画的萧潮。难道这是赵国

  “这似乎没有必要了吧?。吕秋臣让自己的语气尽量委婉一些道:“建委纪检书记既然换了人,毛松也是老纪检了,想必对于建委系统的廉政建设能更好的推进,祝中原本就是建委党委委员,何况他在这件事情中也负有一定责任,兼任建委副主任既没有多大意义,我觉得也不利于工作

  “我觉得问题还是要看本质,城开司出了问题,祝中原当然有一定责任,但是我们要看这是什么缘由造成的,加强纪检力量很有必要,方才景松书记也说得很清楚了,这也是大家的共识,但是城开司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我看这和建委过分干预城开司的工作有很大关系。”

  赵国栋捧起茶杯抿了一口气,似乎是在认真思索这个问题的根源,但这个时候吕秋臣绝不相信这位自打春节后就一直保持着沉默隐忍的年轻市长是临时起意有感而发了,这丫的表现实在太过诡异了。

  “许乔市长已经和我多次提及过这个问题,我先前还不太在意,但是这一次出问题我才意识到问题的复杂性赵国栋用词很巧妙,问题不严重,但是很复杂。“城开司并非建委的城开司,我们不能把它视其为简单的一家建筑开发企业,它肩负着我们市里整个城市规划开发建设大计,独立运作也是最初市里定下的原则,虽然隶属于建委,但是我早就提醒过在业务上建委不要过多干预,现在看来效果不彰啊。”

  在座的常委们都不动声色的吸着烟抿着茶,赵国栋已经很久没有发声了,常委会上能听到赵国栋这般发言,也是罕见了,吕秋臣这般做就有些不地道了,市政府办公会上通过的事情你到市委常委会上来打翻天印,这似乎也太过于有所仗恃了。

  “秋臣市长的意见有一定道理,但是我还是觉得事情不能一概而论,要根据工作需要来作安排,城开司需要监督,但这是体制上的监督,城开司需要不受外界干扰的独立运作权力,这是我们怀庆城市建设大计的需要,两者并不相悖,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权力和责任对立统一

  吕秋臣几乎要咬集切齿了。

  赵国栋没有在市政府办公会上提出过关于祝中原需要兼任建委副主任的任何建议,只是很含蓄的表示城开司目前这种受建委干预过多的体制不太适合目前工作,他当时也没有在意,没想到赵国栋在常委会上玩这一手,自己一时情急,却陷入了这般被动局面,连老板望过来的目光都有些不豫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连殷景松都被这个家伙巧妙的利用了,当然估计殷景松也乐于这样被利用。纪委系统的人又成功打入建委系统。没准儿这就是赵国栋和殷景松的联手设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吕秋再垂下头不再吱声。

  祝中原接到自己兼任市建委副主任的任职通知之后,内心却有些苦涩。

  城开司这个位置真不好坐,出了问题还能升官,虽然这建委副主任和城开司老总平级,兼任也不能多拿一牟钱工资,但是意义却非同寻常,这也就是意味着城开司在建委系统中不再有分管领导这个准婆婆了,分管领导就是自己兼任,而不像以往,建委随便那个副主任都可以拿城开司的事情说事儿。

  常委会上的清风细雨总能被穿得绘声绘色,祝中原当然对其中的各种关节都走了如指掌,对于这种关乎日后前途的细节,祝中原当然不会轻视,得把每一个细节都得咀嚼透。

  赵市长这三个月里来视察大道建设的次数也不算少,但是明显看得多听得多,说得少,这也让祝中原有些惴惴,不过他自认为行得正站愕稳,到也不惧,至于其他那些问题,他也和许市长汇报过,许市长也让他灵活掌握,只要不出格不越线,原则范围内的东西自行掌握,这也让他心里松口气。

  但是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而且对方现在表现尚可,但是胃口肯定会越来越大。这也不怕,最怕在其他上做文章,这就最难提防,但有些人要谋求最大利润,不在这上边做文章行么?

  想到这儿祝中原就禁不住叹气,位置越高这风险越大,这话每每在自己位置调整后都有一番新感悟。

  他摇摇头拿起电话,该汇报还得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