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九节 密云欲雨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三十九节 密云欲雨

  “所以就出了众么大件事情!”赵国栋有此火了”牦“※加重,“多人被打伤,还造成了两人轻伤一人重伤,这就是庆州区工作效率拿起来的背后阴暗面?!如果不是反映到省里边,我们市里是不是还一直被蒙在鼓里?基层这样搞是他们自作主张还是上边默许甚至授意?!”

  赵国栋这话有些重,于文亮脸也有些火燎一般发烫,对方这话里边显然有些质疑庆州区里的态度。甚至有些暗指自己是不是也在为庆州区掩盖什么。

  “赵市长,我相信庆州区委区府不会有这样不智之举,出现这种事情也是始料未及,这可能与区里为加快进度的心态有一定关系,乡镇上在具体处理问题中缺乏办法,惰于作细致工作,只会采取这样粗暴甚至非法手段来解决问题。所以才会酿成这种事情,现在区里已经在积极妥善处理之中了。”于文亮小心翼翼的道。

  “当,有那么简单就好了。”赵国栋吐出一口气,重重的将茶杯盖子放在桌案上,“省公安厅调查组早就下来了,明天来的不过是明面上的而已,他们早已经在暗中两个星期之前就开始进行秘密调查,我们都还在睡大觉呢。”

  于文亮大吃一惊,连忙问道:“赵市长,不是说上个星期省委政法委才把控告信转给省公安厅么?怎么会两个星期前就开始调查了?”

  “谁说不是呢?但事实却是如此。”赵国栋脸色阴晦,将身体靠在大班椅中,“政法委丁森书记签字时间是上个星期五,这才星期二,省公安厅的调查组就要下来了,效率多么高?哼哼,而且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来者不善啊。”

  于文亮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他却不清楚省公安厅怎么会如此重视这件事情,而且会在两个。星期之前不通知当地公安机关就秘密下来调查,这显然是针对性而来。而且在怀庆这边不经过当地公安机关做到秘密取证,这种事情是怎样做到密不透风的?如果说怀庆本地无人配合,这简直不可能。

  想到这儿于文亮脊背上便渗出一阵寒意,他倒不是担心赵国栋本人会在这件事情上栽多大筋斗,而是担心有人如此处心积虑的选择关键叫候发难。

  赵国栋作为庐长积极推进城市建设,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各种指示要求那都是中规中矩。没人能说得上个啥,但是具体落实到你庆州区,工作中出现这样大的问题,乡镇一级直接责任者肯定就会有人要负刑事责任,而区级领导也不可避免要受到很大影响,党纪政纪处分似乎就不可避免。

  这对于“积极支持”赵国栋努力推动的城市大建设工作的庆州区来说,领导如果因为此事而受到党纪政纪处分,对于赵国栋本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威信来说那简直就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怎么会集结起这样庞大一股势力突然来袭,于文亮现在急于想要搞清楚这样一个问题,要说这是一件偶发**件,傻子也不会相信,只不过赵国栋似乎也提前就知晓了这件事情,这让于文亮稍稍安心。

  赵国栋也是上个星期才知道这件事情,是邱元丰在一个偶然机会得知了这一消息之后打电话问及了赵国栋,赵国栋这才知晓,如果不是邱元丰的这个无意间的提起,赵国栋恐怕也是要等到省公安厅正式来怀庆才知道。

  “那赵市长,不知道省公安厅调查组的秘密调查有什么样的结果?”于文亮实在忍不住问道。

  “当,既然是秘密调查。怎么可能通报给我们地方政府?那是要直接对省里负责的。”赵国栋冷冷的道:“文亮,他们调查他们的,我们调查我们的,市里由纪委、市府办组成的调查组也要马上下去开展工作,他们调查他们的,我们按照我们自己的工作方式开展工作,尽快拿出一个调查报告来,告诉庆州方面该积极配合的要积极配合,该妥善处理要妥善处理。”

  ,”

  “你转告他,我尊重他的个人选择。”

  沉默良久的赵国栋最终叹了一口气,真是祸不单行。

  “赵丰长,要不您在和他谈一谈?”

  一脸黯然的安然也是沮丧不已,苏晓春竟然拒绝了她和赵国栋的意见。

  苏晓春很坦然的承认了和学院里一名青年女教师之间的两年多秘密恋爱关小日是却表示现在吊然和妻子事实上已经分居相当久了。但川婚。

  赵国栋和安然建议他马上办好离婚手续,再和那名女教师立即秘密结婚,一旦这几张照片摆上纪委案桌,接受调查时以这些照片可能是今年夏天被人偷*拍为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可能面临的危机。

  因为他女儿明年就要高考。他希望能够在女儿考上大学之后再来处理好这件事情。

  他不想让自己女儿因为大人的感情问题而受到伤害和影响,在这个,问题上,冉宁肯仕途上受到一些影响也不愿意让自己女儿可能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谈什么?有必要么?去劝说父爱如山向政治前途屈膝?”赵国栋悠悠道:“我不认为苏晓春这样作有什么不对,甚至我很欣赏他的决定,虽然这个决定未必明智。”

  “那该怎么办?”安然也是嗟叹不已,她何尝不为苏晓春的态度所感动,父亲对女儿那种深沉无比的爱是其他东西都难以比拟取代的,为了女儿,父亲甚至可以舍弃仕途上的晋升。

  “他的女儿知道自己父母亲以及和那名女教师的事情么?”赵国栋突然问道。

  “应该知道一些,但是他女儿好像很敌视那个女子,认为是她破坏了自己的家庭幸福。”安然犹豫了一下才道。

  “也许钥匙在苏晓春的老婆那里。”赵国栋语气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安然默默点头,这已经是一个骑虎难下的事情,不仅仅关系到苏晓,春本人,而且关系到赵国栋和她的颜面和威信。

  苏晓春再三向她表示歉意,觉得辜负了她和赵国栋的期望,但是却不愿意改变决定。她也知道这段时间赵国栋面临了不少麻烦,市国土局和庆州区拆迁工作都出了问题,省国土资源厅调查组和省公安厅调查组都在怀庆开展工作。

  市里边也有不少人在私下场合发表了一些含沙射影的言论,矛头都直指赵国栋,这个时候她实在不想替赵国栋添乱,但是破事儿就是这样,你越怕它就越来,简直就是一个魔咒。

  “庆州那边事情没有大问题吧?”安然关心的询问道。

  “嘿嘿,树欲静而风不止啊。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该来的始终要来,我们还能拦得住?”赵国栋摊摊手,“调查组还在调查,但是估计问题不涉及到一个重伤者和两个轻伤者,都已经构成了刑事案件,公安机关不立案不调查,地方政府一手遮天压下去,说起来那就是公安机关和当地政府都有渎职嫌疑,这一下子被人翻腾出来,还不得折腾够?”

  “可是这都是去年的事情了。怎么会现在突然翻出来?不管轻伤重伤,我想就是受伤住院也住不了半年吧?住院期间难道他们就没有想到向上反映?这不是有些丰怪?”安然沉吟着道。

  赵国栋没有马上回答对方的问题。

  这其中当然有古怪,很显然对方是早就获知了这个消息,但是却悄悄掌握在手中,寻找着合适时机,那时候宁书记刚刚视察完怀庆,对怀庆的城市建设构想给予了肯定。自己也要马上选市长,真要翻腾出来,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都要全力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确保稳定。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时过境迁。城市建设已经遇到了许多预想不到的矛盾和困难,虽然推进还算顺利但是其中已经有不少矛盾和问题在不断积累当中开始尖锐化表面化了。

  不断有人质疑怀庆城市规划发展的科耸性和合理性,更有人直接斥为哗众取宠面子工程,一波接一波的恶浪翻滚而来,很明显是针对自己,尤其是庆州这件事情更是凶险,直接冲着自己就任代市长之后全力推进的城市建设这项堪称头牌的工作,这不能不让赵国栋感到压力。

  毫无疑问,严立民在这中间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省公安厅成立秘密调查组也是严立民的意见。丁森签署给省公安厅的意见被无限放大化,这让赵国栋也有些始料不及。而刘连昌在其中的表演也是引人瞩目,前两天在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刘连昌就点明批评了庆件区在工作中忽视群众利益,不唯实只唯上,作风虚浮,这样的表态相当罕见。

  赵国栋一时间还真有些摸不清楚对手想要干什么,是有一只无形之手在后面操纵,还是碰巧这些事情都撞在一起了?这不由得让他提高警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