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节 曲线救国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节 曲线救国


  ,森办公室出来!后,赵国栋稍稍松了一口气。……

  丁森虽然对庆州出现的冉题十分愤怒,但是看得出对自己主动前来汇报还是比较满意的,尤其是在自己介绍了怀庆城市建设过程中提出为解决失地农民可能对社会稳定带来巨大压力,提出的一系列在社会保障、培刮就业、纠纷化解等多方面的构想。更是引起了丁森很大兴趣。

  赵国栋也适时的提出邀请丁森来怀庆视察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和政法工作。丁森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赵国栋却感觉得到了森还是十分高兴。

  像这种拜访是有些出格的,没有市里政法委书记作陪,单独向省委政法委书记作汇报,对于赵国栋目前市长身份来说是不太合适的,但是赵国栋别无选择。

  省公安厅新任厅长是由去年从南华市委书记提拔起来的省长助理张景泉兼任,和赵国栋素无交道,而省公安厅日常工作也是严立民在主持,要想打破这个越捆越紧的困局,自己必须要另寻出路,寻求丁森在这件事情上的谅解也是无法回避的。

  “戈部长,我国栋啊,晚上有没有空,嗯,没啥事儿,长联集团许总在安都,他给我打了电话,老朋友很久不见面了,聚一聚增加感情嘛。他也想向领导汇报一下工作啊,长联集团的党务工作也是受到宁陵市委的高度评价的,嗯,我把权部也叫上?好,那我给他打电话,您看定在哪儿?行,我就擅自替领导做主喽?好,好,定好位置。我给您打电话。”

  电话另一头的戈静放下电话摇摇又,这一段时间省里边反映怀庆问题的检举信不少,很有点山雨欲来的味道,陈英禄才去党校学习不到一个月,怎么就会搅起这么大的风浪来?而且全是针对市政府方面的。临时主持市委工作的付天在其中有没有扮演什么不光彩的角色?

  戈静个人判断应该不会才对,以付天的政治智慧应该不至于犯这样的低级错误才是。

  赵国栋毕竟太年轻了一点,经历的风风雨雨还不够。不过这样也好,锻炼打磨一下,对他的成长也有好处,锋芒太露不是好事,低调做人又不符合这个家伙的风格,怎样把握好其中度就得他自己在工作中慢慢拿捏了。

  赵国栋并没有看见车个上的广本雅阁,程若琳中午是不回家的,只有罗冰坚持要回家午件。

  钥匙扭动时,房里就传来一声“噫”的惊异声音。推开门,穿着一身居家蓝底白花的连衣裙,罗冰惊喜的迎出来,腰间围着围裙,手中还拿着锅铲,大概是正在做菜。

  “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罗冰白暂的面颊浮起一抹喜悦的红晕。这快一年时间了,在广播电视学院养尊处优没有半点工作压力的生活让她一改往日冰冷孤傲的性格。甚至连脸上都多了几分灿烂的光泽,也不知道究竟是安逸的工作环境还是拥有了幸福的家庭生活让她变得如此妩媚动人。

  “给你一份惊喜不好么?”赵国栋笑了起来,“嗯,正在做饭?那我岂不是正好蹭顿饭吃?”

  罗冰娇媚的白了一眼赵因栋,接过赵国栋皮包替他放下,“你休息一会儿吧,我多弄一个菜。”

  不用了。就我们俩弄那么多菜干嘛?若琳又不回来?”赵国栋随口问道。

  “嗯,她到成都去了,车就扔在机场,我也没有去拿,反正她后天就要回来。”罗冰笑意盈面,显然是看到赵国栋回来心情一下子变得特别好。连本来有些心事的赵国栋都被罗冰脸上洋溢的笑容给带动得心情好起来。

  “呵呵。看来若琳现在已经成了大红人了,咱们要见她一面不是都很难?”赵国栋打趣道。

  “你别说。若琳现在出入都要戴墨镜。好在她一般走得也早,回来也晚,小区里的人还没有谁注意到她。”罗冰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我看她也是太辛苦了,但是她却乐此不疲,换了我可真的有些受不了。”

  “这是各人对待生活态度和看法不一样,若琳就是觉得这样人生才精彩才有意义。”赵国栋靠在厨房门上看着罗冰忙乎”你呢?大概是觉得平淡才是真吧?”

  “那你说谁对谁错,谁好谁坏?”罗冰一边炒菜。一边道。

  “幼稚!这能有对错好坏之分么?我不是说了么?这是各人对人生的品味角度不一样而已,无所谓好坏对错,多姿多彩的生活万花筒中的某一面而已。”赵国栋站在罗冰背后,双臂环拥,攒午嘣在罗冰柔软平坦的小腹卜,细软单薄的纯棉布料经毫捞盒叭住罗冰丰腴迷人的身躯传来的热力。

  “我就喜欢现在的生活,真希望这样的生活能永远保持下去罗冰感受到背后情郎鼻息传来的热气,感觉到颈项间有些发痒。微微偏头”“准点上下班,晚上看看书看看电视,上上网。节假日有兴趣就出去旅游一圈,要不就呆在家里啥也不做,何等惬意。”

  “这只是你现在的想法,也许隔了一两年你又会有其他的心愿想法赵国栋从后边调皮的叼住罗冰耳垂肉。轻轻咬着。罗冰顿时身子一软,手中的菜盘子险些落地口

  被翻红浪,一榻皆香。

  当赵国栋翻身起来时。罗冰也恋恋不舍的撑起身来替赵国栋穿衣,。你下午有事?。

  “你下午不上班?。赵国栋瞅了一眼,若有深意的诡笑道。

  被情郎这一眼瞧得娇羞无比的扭动了一下身体,薄被遮掩的一对肥腻白嫩的**顿时露出大半,面赤如霞,美目间情意缠绵。罗冰声如蚊蛇,“我打个电话给办公室说一声就行了。”

  “嗯,那好,偷得浮生半日闲,那我下午也不办事了。”赵国栋手一带,罗冰丰腴的**边滚如赵国栋怀中

  “戈部,疟部,我今天借花献佛,敬您们二位一杯,你们两个领导这么久也不来怀庆看看。我可是听说省委组织部把宁陵的苍化县定为了联系点啊。怎么不选择我们怀庆的青坪县呢?这让我心情很是郁闷啊。”

  赵国栋笑语如珠,丝毫看不出这段时间来的风雨不断对他情绪的影响,看得戈静和庄权都是暗自点头嘉许,甭管别的。至少在养气上,赵国栋比起当选市长之前又有了不少长进,一旁的许靖江根本听不出半点端倪来。

  “行了,国栋,省委确定省里几个主要部门都是选择国家级贫困县作为对口联系帮扶单位,我们组织部清水衙门。去了宁陵,只怕宁陵那边还不乐意呢庄权笑眯眯的道:“那天我碰上黄凌书记。黄凌书记还在打趣我。问我们组织部今年准备给苍化带来什么项目。我说项目没有,倒是愿意从部里挑选几个,干部下挂到宁陵锻炼锻炼,你猜黄凌书记怎么说?。

  “他说免了免了,组织部的这些刚参加工作没几年又没有在基层年过的年轻干部他看不上。若是像国栋你这样的人才部里集安排两个来,他倒是热烈欢迎扫榻以待。”庄权瞥了一眼笑意浅浅的戈静,不动声色的道。

  “呵呵呵呵”。赵国栋朗声大笑:“黄凌书记真是太看得起我了,我何德何能敢当黄凌书记这样夸赞?庄部。我看是黄凌书记故意气你呢。把你们组织部的高才们给贬一贬,让你们组织部高才们都不服这口气,在宁陵做出点成绩来

  “嗯,我也是这么理解的。这不,回来给戈部长汇报了。戈部长也赞同我的观点。咱们组织部就要不蒸馒头争口气。今年咱们就打算下派几个干部下去挂一挂。不敢说像你原来那样一定三年,我们争取挂两年。看看咱们组织部里的年轻人能不能挑出两个像模像样的人物来庄权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赵国栋也随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大口。

  “戈部。庄部,可不能便宜宁陵一家啊,我们怀庆也热烈欢迎组织部派员来我们这里挂职。我们怀庆也很需要部里能给我们输送一些新鲜血液来帮我们啊,怎么样?如果这个。事情还没有完全落板。我先张个,嘴,戈部,庄部,能否替我们怀庆考虑两三个?。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立时爽声应道。

  “嘿嘿,这要看戈部长的意思,你们怀庆可不是我们组织部挂点单位庄权狡猾的一笑,却给赵国栋使了个眼色。

  “戈部,我们怀庆正处于一个发展转型期。对于优秀干部十分需要,而且下派到我们怀庆的干部也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比如我们怀州区的王丽娟区长,还有我们市里的高志明秘书长。都很快就适应了环境,并迅速把工作拿了起来,所以我们怀庆也十分欢迎省里干部下来。”赵国栋言辞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