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一节 点醒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一节 点醒


  戈静摇摇头浅浅笑,不置可否,“国栋,你们怀戾嗓小只干部?怀庆条件比宁陵好得多,真要开这口子,只怕就没人愿意去宁陵,都想来怀庆了。

  “戈部长,我觉得您这话不对。”赵国栋正色道。

  “噢?”戈静讶异的挑起眉毛,“怎么说?”

  “这下派挂职锻炼主要在于锻炼,条件好和条件差的地方哪一个。更能锻炼人?若是一门心思抱着想要去条件好的地方,那说明他心思就没有放在锻炼自我身上。所以我觉得是真的想要有利于自己成长的,应该选条件更差一些的的方才对。”赵国栋拧着眉头说出自己的看法。

  戈静微微点头。“国栋你这观点也有道理,但是现实生活中谁能看得穿这一点?养尊处优的生活过惯了,谁愿意一下子到条件恶劣的地方,尤其是有可供选择的余地情况下,你说谁能抛得下?”

  “那只能说是鼠目寸光。”赵国栋应声道:“古语都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者必先苦其心志。如果连这点都不能理解到,嘿嘿,那可真的没话说了。”

  戈静噗嗤一笑。“行了,你也别在那儿自怨自艾了。这事儿说到这儿吧,回去部里研究一下,不过怀庆情况的确比较特殊,这两年发展变化也很快,需要充实领导干部队伍。我看我们组织系统的两个干部在你们怀庆评价都不错嘛。高志明去的时间不长,王丽娟和你在怀庆呆的时间相当啊,给你们怀庆市委的印象相当好,萧潮到我这里来时也是赞不绝口。”

  听得戈静这么说。赵国栋也暗自替王丽娟高兴,“丽娟区长表现的确上佳,陈书记也对她相当看重,夸赞她勇于开拓,勤于工作,称得上是我们怀庆巾烟中的一面代表性旗帜。”

  “唔,勇于开拓,勤于工作,你们陈书记这两句话评点得很精辟啊,作为领导干部如果能够做到这两点就相当不易了。”戈静话语若有深意,“尤其是前者,勇于开拓不是标新立异,也不是哗众取宠,也不是要捞取什么面子工程政绩,程,而是要审时度势的创造性开展工作,只要秉着一颗为民办实事的公心,这就值得大书特书。”

  赵国栋心中猛地突突一跳,戈静似乎话里有话,不像是在说王丽娟的事儿,却像是点拨自己一般,莫不是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表现有些不太让人满意?赵国栋自省再三,却又有些迷惑,要说自己这段时间也是谨言慎行并无其他出格之处,工作也是勉力勤为,怎么却感觉到戈静像是言有所指呢?

  “戈部长说得是。干工作,勤勉而为易,开拓进取难,尤其是开拓进取必将要触及许多深层次问题,必将要碰击许多既得利益者,但是只要是有利于大众,有利于发展,这都不是问题。”庄权颌首附和戈静的观点,既像是在点醒赵国栋,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赵国栋沉吟不语,琢磨着二人话语中的含义。

  此时许靖江早已经出门而去,一直没有回来,这也是一个聪明绝顶的角色,听得一些话语之后便明白三人有话要说,借口上卫生间便一直未归,听凭三人在内密语。

  见赵国栋似乎陷入了沉思,戈静莞尔一笑,“国栋,这段时间是不是工作中遇到一些阻力啊?这很正常嘛,不遭人嫉是庸才,这是左宗棠的格言,干工作若都是一帆风顺一团和气,皆大欢喜,这既不正常也不可能,按部就班因循守旧从表面上看可以避免和减少矛盾,但那是在为日后制造更大的困难和矛盾,这一点,改革开放就是最好的明证!”

  “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以来我们**人就面临着形形色色的各种困难,也遭遇了种种挫折,但是我们党并没有因此却步,而是以绝大的勇气和毅力去面对。改革开放就是摸着石头过河,难免没有磕磕碰碰,但是只要你是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长远利益,即便是受些委屈和挫折又如何?事实会证明一切。如果因此而变得畏首畏尾亦步亦趋,我觉得那只会落入窠向。”

  “为人做事都应该保持自己的风格,正确的就坚定不移的去做,想尽千方百井,破除化算一切阻碍困难去做,群众会看得见,上级领导也会看得见。”

  一直到许靖江母到坐席间,赵国栋都在琢磨着戈静的话语。

  赵国栋本来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角色,但是这一次真的让他有些茶饭

  ,戈静话语毫无疑问是在提醒敲打自己,但是自己慢心国栋一时间还没有想清楚。

  熊正林的告诫和戈静对自己的提醒乍一听似乎有些矛盾,但是细细体味却是越咀嚼越有味道,熊正林要自己谨言慎行。但是一旦认定的事情一样要坚持去做。戈静要自己开拓进取勇于做事,但是一样要寻求最佳方式和策略,而且戈静更是暗指自己不要丧失自己原来的个人风格,想通了这个道理。赵国栋也是禁不住精神一振。

  这么久来赵国栋一直在矛盾中徘徊,过分谨言慎行不是自己的风格,但是锋芒太露又的确可能会带来不少麻烦,怎样既要坚持自己风格推进自己认定的工作。又要最大限度化解不利因素,借势借力,赵国栋还需要好生琢磨一下,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想明白了,做事太过瞻前顾后考虑细枝末节,危害更大。

  今日戈静的点化让赵国栋原本有些迷茫的心智顿时为之一清,看来这几个,月来自己稳重倒是稳重了,但是却也失了许多锐气,落在省领导眼中,固然貌似成熟不少,但是也失却了自己原来的个性风格,只怕还得不偿失,这年头稳重老到的干部多了去,能保持自己风格锐意进取的干部却并不多。

  尤其是现在安原省委省府定下了全省经济五年内要追赶沿海粤苏鲁淅四省的基调,更是需要在工作上大有一番作为,一味求稳,只怕在领导眼中难免也就有了点暮气沉沉的味道,这反为不美。

  戈静那一句左宗棠的名句更是明确表示省里是知晓这段时间怀庆的情况的,这让赵国栋心中大定,只要省领导能看得清是非曲直,他赵国栋便无惧任何风雨,便是栽个筋斗又如何,爬起来又战便是。

  自己是把熊正林的话语理解得有些过了,这反而失去了熊正林点拨自己的本意,不怕事。不惹事,但事情真要落在自己头上来,那便也该迎头而上也就要昂扬而上!

  付天也感觉到赵国栋这几天似乎一下子又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前些时日赵国栋还表现得中规中矩沉稳老到,但是这两天在交换意见时,付天又觉察到赵国栋仿佛又有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

  陈英禄到中央党校进行短期培,为期三个月,市委日常工作由他临时主持,他也知道这不过是一个暂时性的工作,三个同时间里,无论你有啥本事也不可能干出个啥,能让省里领导有一个较为深刻的好印象,就算是你做得好了。

  付天感觉这段时间也有点树欲静而风不止的味道。

  就在陈英禄刚刚走这一个月里,事情就集中爆发了,国土部门收受有关利益部因邀请出国旅游一事被爆了出来,省国土资源厅和省监察厅联合调查组驻在怀庆调查,庆州区年前涉黑暴力拆迁。伤害拆迁户,其中牵扯有基层乡镇干部参予其中,这又是一个惊天大事儿,连陈英禄都从京里打来电话过问这事儿,省公安厅调查组更是高调进入怀庆,一副要血案昭雪的包青天模样,这让怀庆局面变得更加不稳,这也让付天伤透了脑筋。

  这种局面决不是付天想要看到的,而这种局面持续下去,也必将影响到上边对自己主持大局能力的看法,这对自己极为不利,虽然这些事情都是针对市政府的工作,但是现在局面似乎有些失控,对于付天来说,其危险远远压过了他先前还有点看赵国栋笑话的心思。

  付天当然知道这其中有些啥猫腻,赵国栋的表现让很多人都不满意,甚至可以说引起了他们的强烈敌意,包括他自己在内,城开司祝中原仗着有赵国栋的撑腰油盐不进,即便是自己亲自打招呼,但是效果也不是很好,付天本来也有些意思要别别赵国栋的风头,但是绝不是现在,现在他还得和赵国栋保持一条战线度过眼前难关。

  真是晦气,就这么三个同时间自己也要遭遇这样一场接一场风波,还得和赵国栋携手共进,想到这儿付天都觉得窝火,但窝火归窝火,还得沉下心来琢磨怎么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