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二节 刀刀入骨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二节 刀刀入骨


  国栋禁不住笑了起来。看来付天坏是有此坐不住了,听四,一起火来了。

  国土局的问题已经基本上查清楚了,省国土资源厅和市监察局的调查组获得的情况大体一致。在与市里边交换了意见之后,付天要求市政府这边尽快拿出处理意见,这让吕秋臣很是不高兴。

  监察局秉承付天和许乔的意见,鉴于国土局在这次组团出游中铺张浪费,而且擅自扩大规模,违规携带家属出境,并且是由安原工业学院负担了家属部分旅游费用。所以给予了市国土局分管副局长以警告处分,对于相关责任人则给予了严重警告和记过处分,并责令有关人员自行承担有关费用。

  这个结果让吕秋臣大失所望。在市政府办公会上吕秋臣直言不讳的表示监察局在这件事情上没有能够秉公处理,失之于轻,失之于软,不过政府办公会上所有人都自动忽略了吕秋臣的意见,就连一直跟着吕秋臣很紧的许路平这一次也罕有的保持了沉默。

  据说付天为此专门与吕秋臣交换过意见,但是看来付天还不具备让吕秋臣完全臣服的实力。

  “关于苏晓春同志作为安原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候选人推荐问题,市政府也作了认真细致的研究,组织部也做了严格仔细的考察,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市里边也充分征求了省教育厅意见,我个人意见,鉴于安原职业技术学院即将在八月挂牌,工作即将全面展开,尽早确定这个人选有利于学院后期工作铺开

  安然列席参加了市委常委会,按照厂里市委常委会在市委书记因故缺席的情况下可以由主持市委日常工作的副书记主持召开,但是一般不讨论人事问题,在安原职业技术学院领导人选问题上,鉴于情况特殊,付天和赵国栋都给在京里学习的陈英禄做了汇报,希望尽早学院主要领导,其他人选可以暂缓。以便不耽搁学院建设工作,陈英禄同意了二人意见。

  “关于安原职业技术学院院长人选问题,我和国栋市长都已经向英禄书记在电话里作了汇报。他也同意尽早确定这个关键人选,以便展开工作,不必等到他回来之后再来确定付天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虽然居中位置仍然保留,但是明显可以感觉到自己位置处于众人的焦点,这副感觉委实不一般,难怪无数人都要为之舍生忘死的奋斗。

  “大家如果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们此次常委会有其他更重要的议题,这个,关于人事上的临时动议就不要耽搁太多时间了,萧部长,你先说说

  “其实这个人选在前期确定筹备组负责人时组织部门就已经考察过了。省委组织部也来了人。苏晓春同喜的表现有目共睹,能力、业绩、责任心都没的说,组织部门认为推荐他担任安原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兼党委书记人选是合适的,当然后期有一些其他情况反应,纪委那边经过调查核实,并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所以组织部维持原来意见不变

  萧潮语气温和,淡淡的言语就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话语也是不多,三五两句便结束。

  “这么说纪委那边已经有了准确的结论?”吕秋臣目光落在殷景松脸上,“怎么却一直没有听到这方面的通报呢?。

  “纪委的结论也是刚出来,尚未来得及向各位通报,我向付书记汇报过,付书记意思是干脆就放在常委会上来一并通报。”殷景松眼角微微下垂,似乎对吕秋臣投射过来的灼灼目光没有半点反应,自顾自的道。

  “哦?纪委已经调查清楚这么说那些东西都是诬陷和伪造的了?”吕秋臣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话语中的漏洞,赵国栋和殷景松以及安然却是眼皮子一跳,目光倏地跳起一抹精芒,闪电般的交换了一下眼色。

  殷景松并没有在向常委们通报所收到反映的具体情况,只是说收到了检举信,只字未提照片一事。就连付天也以为只是收到了信件检举,在纪委内部也只是两名可靠的调查人员知道,那都是守口如瓶的角色,而政府这边也只有赵国栋和安然知道有照片这个情况,吕秋臣是如何得知有照片的?要么就是他也收到了检举信和照片,要么就是他本身就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他常委们并没有听出吕秋臣话语中有哪里不对,只是相互低声交谈着。

  “用诬陷和伪造这个词语来表述也不准确,嗯,检举信和照片中反应的情况应该是真实的,但是关键有一点,苏晓春的生活作风以及道德品质并非信中所说的那样不堪,而作为佐证的这些照片虽然是真实的,但是也并不能说明其道德品质问题。”

  面对吕秋臣的逼问,殷景松用冉造句上也是煞费苦心。

  “老殷,你能不能给大家解释一下,苏晓春是结了婚的,如果说照片中反映出他和妻子以外的其他女性关系暧昧不清,难道说他的道德品质还值得信任么?”刘连昌适时拔刀相助。

  “苏晓春的道德品质有没有问题,我认为不能单凭一封信几张照片就能断言,纪委在这个问题上相当慎重的,我们对苏晓春所在单位作了调查,也进行了民意测评。对苏晓春评价都相当好,这是其一;第二,苏晓春目前已经离婚,并且和照片中的女性该校女教师赵如秋已经结

  殷景松话语朱落,难掩兴奋之色的吕秋臣已经抢先发难:“老殷,苏晓春目前已经离婚并和照片中的女性结婚,他离婚具体时间什么时候,再婚又是什么时候?我想照片反应他和那个赵如秋有染时。只怕他应该还没有离婚吧?”

  吕秋臣的话语很犀利,直指问题核心,选拔干部那是要将德能勤绩,而德放在首位,如果一个已婚男子又和另一女性保持着不正常关系,那无疑会让组织对其品质产生怀疑。

  “纪委调查核实,苏晓春五年前就已经和其妻正式分居,去年初和她前妻签署了离婚协议书。只不过由于担心影响其女儿学业,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去民政部门办理手续,直到今年才正式办理,随即与现在的妻子也就是赵如秋结婚。”

  殷景松面容板结,言语干巴巴的,不带半点感**彩,典型的纪委作风,“至于吕市长所说的有染这个词语我个人无法芶同,根据我们调查只能证明苏晓春在于其妻签署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与赵如秋逐渐发展成为恋人关系,但是二人皆否认两人在正式结婚前有过超越界限的行

  。

  目瞪口呆的吕秋臣被殷景松毫无妥协的话语给气乐了,“老殷,难道说他们床上做的事儿谁还能拍得到照片?他们俩说没有就没有了?那成啥了?”

  “吕市长,我只是就我们掌握的证据来分析,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我只能这样判断,虽然我个人也倾向同意你的看法,但是纪委调查都要讲求证据。”殷景松目光漠然。

  秋臣被殷景松的话语顶得差点噎住,心中一阵暴怒,这个老古桓,简直毫无一点灵活性。你想要从他那里获得一点额外的支持,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好在这个家伙似乎对任何人都是如此,赵国栋想要从他那里获得一点支持也一样是枉费心机。

  “付书记,苏晓春在尚未正式离婚之前就和另外一个女人发展超过正常同志关系的感情,这也足以说明他在品质上存在着问题,这样的干部要放在学院院长这个肩负起率领上千教师教书商人的重担,我觉得不妥,我建议组织部和纪委应当重新考虑这个位置人选。”吕秋臣吸了一口气,提高声音,“我们不能因为他在获知组织调查时就匆忙掩饰弥补就觉得可以原谅。这恰恰说明这个同志上深层次思想上存在问题,先前不离婚脚踩两条船。玩暧昧,而现在眼见得要影响仕途升迁,就忙不迭的去搞这些遮掩把戏。”

  吕秋臣的这一番话语相当阴险,一方面攻汗苏晓春思想作风问题,另一方面不动声色的把问题引向另一端,思想品质一样存在问题,为了仕途升迁就可以抛却其他,可谓刀刀入骨。

  他这番话巧妙的利用了人们的心理,也引起了一些常委们的共鸣,尤其是高志明似乎更有同感,放下杯子的动作就表明对方极有可能就要发言助拳。

  赵国栋心中有些发急。他还是小看了吕秋臣的煽动力,以为博得了殷景松的好感,求得了付天的妥协就能过这一关,但是如果不马上扭转局面,只怕一切就要鸡飞蛋打。

  “付书记,我想说几句。”赵国栋提足中气,沉声发言。

  “好,国栋市长,你说说吧。”付天目光和对方一碰,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