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五节 干戈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四十五节 干戈

  赵国栋办公室一出来,李长江就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原来他以为赵圄栋只是想要针对庆州区暴力拆迁案子引发出来的问题来做一次局部的切割处理,没想到市政府副秘书长于文亮交给自己的却是这样厚实的一叠反映材料,而且专门叮嘱自己这些材料都是赵市长逐一仔细阅看过的,不少都是在上边亲自作了批示。

  李长江粗略的翻阅了一下,少说也有十来桩事儿,牵扯地域和涉及行业遍及全市,尤其是在怀州庆州两个市辖区以及开发区里更是突出,归宁和澄江也较多,一个明显的标识就是经济越发达的地区这种情况就反映越强烈。

  “老板,看来赵老板这一次是要动真格的啊,嘿嘿,我今天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没那么轻松能了结事儿。”田崖乐呵呵的笑着迷。

  他是在去年底李长江卸任市公安局长之时才奎式接任市公安局局长一职,根基还不算稳固,为这市公安局局长一职争夺之激烈让田崖也算是在真正见识了宦海里风波险恶。

  刘连昌全力推荐常务副局长余林接任局长一职,但是遭到了李长江的坚决反对,李长江以市局班子需要年轻化而余林年龄过大为由,力搔比余林小四岁的田崖接班,这也使得刘连昌和李长江的关系急剧恶化。

  刘连昌甚至搬耒了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严立民出面和陈英禄以及付天沟通,以求帮助余林上位,但是李长江却获得了赵国栋的坚定支持,两人最终获得了陈英禄的认同,田崖上位,但是两人想要把余林撵到司法局的想法却未能得逞,余林仍然稳稳的担任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田崖和余林两人在市局里也是一直明争暗斗,只是李长江在市公安局颇有煞气,两人虽然矛盾重重,但是在李长江威压下,倒也只是能压制得住,现在田崖担任局长,余林继续担任常务副局长,市公安局这边就有些一直不大安稳,田崖也觉得需要一些动作来提高自己的威信和凝聚力。

  “老田,这事儿轻忽不得,我粗略看了看,绝大部分赵市长都签了意见,而且最早都是一个多月前的了,看来赵市长是早就有心要整肃一下咱们市里的社会治安了,光是市政府这边就收到这么多检举信,市委和政法委那边呢?人大和政协那边呢?”李长江推开自己办公室大门,示意田崖和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杨炎入座。

  “老板,这也在所难免,市里从去年开始启动大规模城市建设,开工量比起前几年全市总量还大,双叶大道、歇马大道、梧桐大道和附属设施,再加上各单位的最后一班福利房以及拆迁房大规模的兴建,还有开发区大量引进企业项目的进入,这猛然大增的建筑工程量■一下子就刺激了需要,尤其是城郊地区的拆迁建设本来就牵扯相当多的利益,矛盾纠结,如果基层组织再软弱乏力,正好就给了这些渣滓可乘之机。

  杨炎原来是庆州分局局长起来的,也是一个在基层一线÷了不少年成的刑侦老手,田崖升任局长之后,立即默默让原本排位在市局几个副局长排位中最末尾的他来接手自己原来分管这一摊子活儿,变相的将杨炎拉到了自己身边,空缺出来的党委委员职位给了刑侦支队支队长武进波,也算是为自己在市局站稳脚跟打基础。

  嗯,老杨说的没错,我估计随着市政建设的大规模推进,在怀州和庆州以及开发区还会遭遇越来越多类似的问题,我看马淦昌集团被打掉似乎并没有对这些杂碎产生多大震慑作用,如果我们不及早采取行动,只怕到后来就真要成了尾大不掉了。”

  李长江也有些感慨,赵国栋的界口很大,要求也很高,要求市公安局务必要为全市经济发展打造出一个良好的发展环境来,马淦昌至今未落网,另外两个所谓的闻人也被赵国栋指名点姓询问李长江有无印象,公安机关有没有掌握他们的违法犯罪情况,这也让李长江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嘿嘿,今天赵老板可是够大方,要钱给钱,要装备给装备,要人给编制,我可从来没有见到过赵市长这么大方过,不过看样子丢给咱们的任务也够大,要求也够高,若是不能让赵老板满意,只怕咱们市公安局就得拿话来说了。”

  田崖紧了紧腰间的皮带,目光望向李长江:“老板,市局里的情况你都清楚,听了赵市长的话,我侦支队这点人手怕有点够呛,不可靠的人咱们也不敢用,走漏了风声咱们也吃罪不起,您看是不是我们从其它,分县局调些人进市局,反正赵市长也开了口。”

  “对,老板,田局说的是关键,咱们刑侦上力量虽然前期补充了一些,但是日常案件也得拿起走,但光是您手上这一堆东西要查下来,没有十来个人不够,而且我觉得这些案件都集中在市区以及归宁和澄江经济较发达地区,从这些区县局选些精干可靠的民警进来,也有利于我们开展工作。”杨炎也赞同田崖观点。

  “这些事情你们俩看着办,但是今天赵市长的态度你们也看到了,我重申一下纪律,第一要绝对保密,目前只有你我三人加上赵市长和于秘书长知晓,这些情报线索和来源该让哪些人知道你们俩和武进波来掌握,不得外泄;第二,组成专案组,抽调人员不要大动,要优中选优,尤其是要政治素质可靠,不要选些通风报信的内鬼进来,我看现在局里打黑组都需要重新甄选一下,负责人我建议还是让滕华明来担任,让他把其他事情丢开,专心致志来搞这一桩事儿。”

  李长江想了一想才又道:“对于庆州区这一次暴力拆迁中反映出来的问题,赵市长态度很明确,不管省厅调查组的最后处理结果,我们市局都必须要重新深挖细查,省厅调查组查不清楚的事情,我们怀庆市公安局一定要查清楚!”

  田崖和杨炎两人面面相觑,都有些不太明令这其中的古怪,谁都知道省厅查庆州暴力拆迁涉黑一事有些针对市里,怎么现在赵市长的态度反而倒转来了呢?

  “你们也不必在那里疑神疑鬼,赵市长的意思我明白,就是我们怀庆的事情还是要我们怀庆自己来查清楚来解决,而且要办得漂漂亮亮,让人民群众满意,让省里边放心!”

  李长江也不多解释,稍稍平息了一下语气又道:“其他我不多说,另外就是庆州分局那边,赵市长对于庆州分局方面和我们市局有些人在配合省厅调查组工作时不请示不汇报的表现很不满意,质问我市公安局受省公安厅领导还是受市政府领导il弄得我很狼狈,我看你们市局要拿出意见来,徐泽才不再适合在庆州工作,你们市局党委研究一下,该做调整要果断调整!”

  田崖和杨炎都是又惊又喜,庆州分局局长徐泽才一直传言要进庆州区委常委,这也是余林的铁杆,和刘连昌更是走得相当近乎,看来这一次老板是真要下狠手了,如果能够把徐泽才给撤掉,那空缺出来的位置又可以安置自己的人选了。

  “老板,徐泽才可不是省油的灯啊,我经常碰到他和刘书记在一块儿呢。

  田崖意味深长的提醒了一句。市公安局党委形成一致意见不是难事,问题在于能不能扛住来自上边的压力,而且庆州那边如果坚持要让徐泽才入常,那可真就成了笑柄了。

  “还用你来告诉我?我心里有数。”李长江没好气的道:“这两桩事儿我看都要尽早弄,省厅调查组结果一齿杀,这边你们就要着手,现在可以让侦察员们先摸摸情况。”

  直到田杨二人身影消失在自己-办公室后,李长江才坐进自己椅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陈书记没有回来,态度也不清楚,赵市长这一手无疑又会掀起滔天的波澜,但是自己却没得选择。

  省公安厅调查组秘密调查显然是有针对而来,而且摆明车马就是针对赵国栋而来,但是现在似乎却有些后继乏力的味道。

  省里朋友告诉自己省委政法委丁书记似乎对省公安厅绕过市区两级政法部门秘密调查很不以为然,而且最重要的是据说丁书记对赵国栋在上一次靖县风波事件中的处理表现印象很好。

  运相当关键。

  省厅严副厅长和赵市长据说在宁陵就是老冤家,看来这一次较量又是他们恩怨的延伸,但是光是严厅长还是难以撼动赵市长的,除非丁书记站在严厅长这一边,但是现在起看来这种可能很渺小。

  想到这儿,李长江罕见的点燃一支烟,拨出一个电话号码:“陈书记啊,我长江啊,我有个情况想要在电话里向您汇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