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二节 寻常家务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二节 寻常家务


  川一州丁森的交流相当愉快,习惯千陈英禄川音的赵国栋对川忧则川音也就相当适应。尤其是在谈及峨眉竹叶青清雅和沪州老窖的醇香时,两人似乎共同语言就更多了。

  丁森当然也知道这未尝没有这位年轻市长的刻意讨好,但是对方看样子也的确是对付叶青十分喜欢,谈茶论道也是信手指来。却是不再多谈工作上的事情。这倒是让丁森很有些意外。如此年轻倒也有这般养气定神的功夫水准,也不多见,现在人都浮躁。

  赵国栋还不太清楚蒋蕴华和丁森之间啥关系。但是那位省司法厅副厅长无疑和丁森走得很近,能和丁森一起到这种场合自然也有些意思,赵国栋也不多问,事不关己。多问无益,盯好自己该做的事儿才是正经。

  这是令人愉快的一天,倒不完全是因为能在丁森面前解释辨析一下庆州事件的原委,而是能有一个机会能和丁森在工作理念上进行一番交流,至少可以让领导明白自己在怀庆工作思路上的想法意图,有些时候领导知晓不知晓。理解不理解,也就是一念之间的事儿,任何时候都不能忽略沟通。尤其是在愉悦轻松的氛围下沟通,那就更难得了,而今日这个环境却做到了。

  至始至终丁森也没有谈及庆州事件半句,赵国栋也只是在无意间很随意的评点了两句。而且是以怀庆应该在工作中认真汲取教刮的口吻来表态。

  从云螺湖下来。即便是在密闭的车内赵国栋都能感受到夏日炎阳炙烤后散发出来的阵阵热力,相较于云螺湖周围葱葱郁郁的森林带来的清凉爽宜,安都市区的确奥热了一些,即便是呆在空调房内,你也无法与那种来自天然的清风相提并论。

  路过朝阳东路的假日花园酒店时,一辆熟悉的黑色广本雅阁缓缓钻了集来,坐在后座上的殷景松一脸无奈,正在和同座上的妻子争执个。

  么。

  赵国栋有些好奇。再看看表,差不多是快要吃完饭的时候了,老殷这人平素懒的出门,今日怎么舍得来假日花园酒店来开一次洋荤?

  殷景松的确很郁闷。女儿都快大二的人了,在他看来也该是懂事的人了,怎么还是这般幼稚?一帮子同学就这么簇拥在这酒店大堂里,个个伸长脖子等着别人出来。也不知道这脑瓜子里咋想的?人家要不出来,你就等到明天早上?

  只是妻子护着女儿,而且女儿又这么大了,同学一大堆都在那里痴痴等候,那些个媒体记者似乎也是下定决心非要等着,就这么在这儿耗着,瞧瞧现在都几点钟了,从下午三点钟等到晚上七点钟。整整四个时,殷景松也只有坐在汽车里陪着,想到这儿殷景松就觉得恼怒不止,就是自己要见省委领导只怕也用不着等这么久吧?

  他实在不想再等下去了,可是女儿很固执。坚持要等下去,大学已经放假了,妻子也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就在这酒店里呆着非要在这儿陪着,弄得殷景松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何处好。

  酒店大厅里守满了那些个娱乐记者,而像小婉这样的追星族越来越多,更是被劝到了大厅外,也幸好假日花园酒店大厅外就有相当大一片树林绿地。而且这会儿太阳也不必两三点钟时那么凶狠,要不在这毒辣的太阳下晒着。还不得被晒死?

  电话响了起来。殷景松接过电话,看了看。有些纳闷,这个时候赵国栋怎么突然想起给自己打电话了?

  “喂。赵市长啊,嗯,在外边有点私事儿,咦?你也在这儿?嗨,别提了,都是小婉那帮同学给撺掇的,非要在这里见那个啥叫林慧的女明星一面。对。我和她妈都陪着她在这儿耗了四个小时了,我看再在这儿泡下去,明星没见着,自己快要倒下了”手,先前都有两个女学生就要中暑模样,这家酒店还算有些人性,赶紧把人送到大厅阴凉通风处体息了一阵才算缓过来,怎么住的客人就没有人性呢?”

  “算了。不说了,这些事儿也是这些人自找的,你要去捧别人臭脚,人家当然要拿捏一番,瞧。就得这么毕恭毕敬候着。那些个记者也是,平时不是一个个眼睛望天,现在就在这大厅里都不吭声了。我看

  赵国栋觉的挺有趣,电话里的殷景松大概是被一下午的枯等弄得耐心全无。他可是很少有这种火气冲天的时候。平素都是波澜不惊慢条斯理的模样。现在可好,电话里的他简直。…怨妇的味道,只是面时自己的女儿,大概也是无可奈吃。

  “好了,景松书记。你就上二楼来,这里咖啡厅的环境还行,婉真要在下边等。你就让她等吧,这女孩子的心性都这样,追星嘛,我们不都是年经过?过了这段青春期就好了,也算是青春记忆吧。”赵国栋在电话里宽慰殷景松,小婉这么争气考上安大。你还不满意,别人可是想都想不到这样听话乖巧的女儿呢。”

  赵国栋在咖啡厅里等到殷景松两口子走进来时,殷景松脸色还是阴沉着,倒是他老婆脸色还行,看来两口子也是为这桩事儿闹得有些不愉快。

  “来坐,老殷,任姐,要点什么?”赵国栋笑眯眯的道:“小婉不肯上来?”

  悖,能上来么?深怕这一上来万一那明星正好出来,这不就错过了,那我还不就成了弥夭罪人?”殷景松气哼哼的道,“我看就是我这会儿犯病也顶不到替那位女明星出场捧场那么紧急。”

  “咦,你这个老东西怎么这么说话的?嘴巴里就不能钻出一句话好话来?小婉怎么了。不就是来看看她喜欢的明星么?值得你这样大动肝火?是不是觉的陪女儿在这里呆了一下午掉了你的价了丢了你脸了?婉从小到大让你操啥心了?就这么一会儿你就不耐烦了,不耐烦你就走,让小蒋留下等我们娘儿俩,我给你拿三百块钱,你自己打的回

  殷景松老婆是怀庆一中语文教师,平时待人挺和气的,在市领导家属里也算是比较低调的一个人,赵国栋认识这么久,倒是觉得这个人很贤淑一人,没想到嘴巴倒是如此厉害,一下子就把殷景松给弄得张口结舌,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是却不敢再接腔。

  “呵呵,老殷,小婉也是挺懂事一孩子,青春期么,总有些自己的幻梦,咱们不能把自己的思想强加于他们身上。这也不是啥坏事,人若是连梦想都没有了,那才是没意思了。”赵国栋笑着打趣道:“婉可是咱们市领导圈子里人人艳羡的才女,我听说老秦的儿子也和小婉是大学同学,很有些想追求你们家小婉呢。”

  殷景松一听到赵国栋夸赞自家女儿优秀,脸色顿时灿烂起来,轻轻咳了一声,小孩子家的事情,我们大人不好多管,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年龄还不宜太早考虑这些事情,顺其自然最好。”

  殷景松妻子见自己丈夫这般得意,也免不了白了自己丈夫一眼,方才还是满腹牢骚。这会儿一听得赵市长说小婉的好。立时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老殷。你和任姐还没有吃晚饭吧?要不就在这里对付一顿?也不知道这个所谓明星啥时候出场?”赵国栋看看时间,已经是快七点

  。

  “嗨,谁说不是呢?本来说这林麓要和歌友们有个见面会的,但是说上午就通知取消了,可我们家小婉他们这些同学都不知道。不少都是从外地来的,这么远来一趟也不容易。都像见见,尤其是看到这么多记者守在这儿,都是觉得恐怕会出来一趟,可几个小时过去了,愣是没见人影,去问,的到的回答都是林尧人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

  殷景松妻子也有些感慨,“这些明星也太拿大了,歌迷来了见个面又有啥?就这么难?他们还不是靠这些歌迷影迷才能赚钱生存?”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林寇。

  这女孩原来也是默默无闻的无数渴望一夜成名的追梦看中一员,后来被一家唱片公司相中,前年以一曲《白瓷》唱出名,顿时红遍大江南北,紧接着又连续推出了几个专辑,虽然不及成名曲那般火爆,但是也算是深受好评,顿时就有点大红大紫的味道。

  再加上这女孩子的确也长得清纯妍丽,很有点小家碧玉的味道,又被影视公司相中拍了两部电视剧,也算是跟上了潮流,唱而优则演,人气也就起来了,据说有某位名导评价她颇有演艺天赋,鼓励她向影视界

  展。

  赵国栋对她有些印象是因为从去年开始,这个女孩子似乎成了沧浪矿泉水的代言人。其经过包装之后青春舰丽的形象的确很受人欢迎,对沧浪矿泉水销量的拉动作用有多大不知道。但是广告反应的确不错。

  奋力呐喊求推荐票,周推榜位置不稳,渴望前进几位,望兄弟们支持几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