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五节 归来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五节 归来


  ?“行啊,德山。出息了,敢让你哥在咖啡厅等你泡马烈心就是一个小时了,这也算是长进了吧?”赵国栋仰靠在沙发里似笑非笑的调侃着自己弟弟。

  “哥,我哪儿知道你会有这一出啊。”赵德山摸了摸脑袋,一边傻呵呵的笑道:“本来就是参加天乎和咱们沧浪在安都葫芦州这边合作开发项目的一个奠基仪式,林笼也就是一嘉宾,没有其他活动安排,谁知道咋就有这么多歌迷和媒体来了呢。”

  葫芦洲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开发阶段,前期准备和拆迁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紧接着就是大规模的开工建设了,安都市里大概也是受了怀庆大手笔的刺激。加上某些省领导的一些风言风语,使得安都市委市府也要准备在葫芦洲开发上拿出大动作来,以彰显安都作为省会的大都术风范,这也使的安都市政府与天享沧浪开发联合体的合约一再被修改,规模也是扩大了不少。

  “哼,少给我解释这些,你来干啥我不管,怎么回安都也不和我说一声?怎么,是怕我又敲打你不安分的心灵?”看着德山在自己面前憨态可掬的模样。赵国栋心中就禁不住浮起一种暖意,这种血脉相连的感情永远是其他感情无法取代的,

  “哥,哪儿的话呢,我怕啥,我一未婚青年。恋爱自由不是?”赵德山理直气壮的道。言语间那一句“未婚青年”似乎故意在向自己兄长示威,听得赵国栋也是瞪起眼睛。

  见兄长瞪起眼经,赵德山赶紧岔开话题,两兄弟也是很久没有在一起了。话语自然也就多,直到赵德山有些尴尬的接电话,赵国栋才意识到这假日花县酒店似乎还有另外一个主角。

  赵国栋摇摇头。示意赵德山可以离开了,他还想独自在这里坐一坐。

  沧浪集团发展势头相当猛,尤其是很巧妙的借助与天乎的合作,把手伸进了商业地产领域,不仅仅在安都和沪江,现在沧浪置业还主动与其他一些地方知名房地产开发企业合作,将手伸进了青岛、大连、成都和南京试水,目标要么就是高端的别墅类地产,要么就是高端商业地产,秉承一个原则。不做普通房地产开发。

  现在水业、药业和置业这三块已经成了沧浪集团的三大主力板块,尤其是药业和置业这两块更是发展迅猛,大有超越水业这一块一度占到集团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业务收入的老板块。

  虽然现在沧浪也在水业上下了一些工夫,比如开发高端矿泉水、富氧薄荷水、专用洗面水等,但是这毕竟是小众产品,面对着药业和置业咄咄逼人的发展势头,水业这一块的增速明显低于这两块许多,

  药业这一块长川花了不少心思,在研发上的投入也是空前的舍得,和几个医疗科研院所的合作研究项目上也是疯狂的砸资金,其中一些已经结出了硕果,这更增强了沧浪在研发新产品上的信心。

  水业这一块单独分拆出来上市也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借助到香港联交所上市实现国际化,在巩固国内市场份额情况下,谋求国外尤其是东南亚市场拓展也是一个选择项。

  沧浪集团做到如此境地也是赵国栋没有想到过的,原来打算不过就是打造一个像模像样的家族企业,让一家人衣食无忧,但现在的发展已经距离自己原来构想越来越远了。

  赵国栋下意识的摇摇头,似乎要甩并那些虚幻的想法,现在沧浪集团要想实现稳定持续的发展,实现股份的多元化分散化,引进更多的战略投资者和合作者也是一个必走之路,当然在药业和置业这一块,无论是赵长川还是赵国栋都还无意让外人进入这一块肥得流油的蛋糕。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也有属于自己的世界,长川和德山他们在自己道路上奔行着,杨天培和乔辉他们也一样,房子全同样如此,自己也一样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和世界,你不能强求他们和自己一样,可以交织。但是绝不会重合。

  赵国栋和付天一左一右,两人的步伐都比起中间的陈英操稍稍落后小半步。

  陈英禄三个月中央党校学习已经期满,重新回到了岗位上,付天也正式将这个烫手山芋交还给了陈英禄,继续自己的党群副书记工作,巡让他也可以稍稍喘一口气。在其位方知其苦,这个市委书记位置不好坐,尤其是以自己这个。副书记代行主持日常事务,那就是更艰难,总觉得有股子越俎代庖或者说名不正言不顺的感觉,现在终于不需要了,回到副书记这个位置上,付天觉得自己仿佛连底气都要足了许多,腰板也更硬,感觉远远好过自己临时主持市委工作的味道。

  “我学习回来到省委宁书记那里去汇报了学习收获,宁书记对我们怀庆近期工作还是比较满意的,老付在主持市委工作期间还是可圈可点,工作也没有撂下,但是宁书记也指出了,你还是有些放不开啊陈英禄既像是点评,又像是介绍,“都是为了工作,没有啥不好抹不开颜面的

  付天点点头,他当然知晓陈英禄话语中的含义,显然是对刘连昌他们在庆州事件上搞的手脚很不满意。

  现在刘连昌还向自己和萧潮建议,提出要考虑让庆州分局局长徐泽才进庆州区委常委,准备接替年龄将到的区委政法委书记,本来赵国栋就对庆州区公安局不报告就按照省厅意见配合工作一肚子气,这会儿刘连昌却还吆喝着要让徐泽才进常委,这不是纯粹的挑衅么?

  他当然不会冒然接招,只是很圆滑的把事情推到了萧潮和庆州区委那边,按理说这事儿是不可能得到庆州区那边的首肯的,但是不知道刘连自哪来那么大能耐,居然也把胡杨的工作作通了,眼见得竟然还有点水到渠成的模样,就等自己和萧潮表态了。

  他不相信赵国栋会得不到一点消息,但是赵国栋似乎表现得很泰然,庆州事件现在还没有一个定论那个百花乡的副乡长仍然在看守所里呆着,省厅调查组据说现在有意要移交给怀庆市公安局,但是怀庆方面似乎不想接,认为案件有始有终,这也不是什么多么妾杂的案件,省厅应该一办到底,这让省公安厅也感觉有些棘手。

  赵国栋这扛子还是有些门道,省委政法委态度的变化多半都与这小子要的手脚有关系。

  据说省委政法委对省厅在这个案子上的表现很不满意,丁森书记已经听取了两次专题汇报,要求省厅加快进度,构成犯罪的,就大张旗鼓的该捕就捕,该诉就诉,不构成犯罪的,该放人就要放人,做好善后

  。

  这一场纷争还得继续下去,付天不打算掺和进去,他还想仔细观察观察,而陈英禄的回归,更是让他可以退出这个焦点个置重新回到最有利的位置上。

  “在京里学习三个月收获很大啊,我这算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开了眼,尤其是参观了几个点。都很有示范意义,有时候才觉得自己是坐井观天,妄自尊大,在这安原一亩三分地上,觉得怀庆发展速度还是不错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但是走出去,你才能发现差距有多大。”陈英禄感受了一下来自湖畔湿润的和风,这是在京里学习可难得享受到的。

  “观念、作风、精神,这三点很重要,聚合在一起,那就是凝聚力,一个班子有了凝聚力,可以带动整个。干部队伍树立起昂扬向上、奋发图强的意念,可以激发全体干部树立起奋勇争先不甘后人的不屈精神。我们怀庆条件不差,为什么要满足与当三四名,为什么就不能争第一?”陈英禄站住脚步,神色有些坚决:“关键还是在于我们的领导干部,我觉得这一点我们市委近期要好好研究一下。”

  赵国栋和付天都感受到了陈英禄语气的变化,看来陈书记在这三个。同时间里感受颇深,也有了一些新的想法,尤其是关键在于我们的领导干部更是意味深长,赵国栋和付天都在琢磨,这不是一个暗示,一个要有所动作的暗示?

  陈英禄似乎也觉察到了自己身畔二人的心态变化,他倒是显得很坦然,怀庆这个圈子里始终还是没有摆脱一些圈子体系的阴影,而且涉及利益纠葛上就显得更加尖锐突出。宁书记也在听取完自己汇报之后作指示的最后,提醒自己要注意协调好班子团结,既要注意发挥领导干部主观能动性,同时又要有郴5的处理好原则与非原则问题之间的关系,看来也是对怀庆发展充满了希望。这让陈英禄更感到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