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六节 直面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六节 直面


  守仓体会议讲行了两个半小一时,除了传达浙期省委此甩“神外,一个主要议题就是学习市委书记陈英禄在中央党校耸习的心得体会。

  陈英禄在会上颇有感慨的介绍了自己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的所见所闻,党和国家领导人也接见了这一期市委书记培班的学员,并对学员们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散会后,赵国栋给殷景松打了一个电话表示祝贺,殷景松也是相当客气的表示感谢。

  殷景松被省委任命为市委副书记的文件下来了,同时继续兼任市纪委甫已,这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提升,但是世就意味着殷景松在市委的话语权得到了进一步提升,这是一个相当微妙的动作。

  市电视台相当高调和长篇幅的播出了副市长许乔陪同市委书记陈英禄视察市重点工程建设项目双歇梧大道及其附属工程,市委书记陈英禄对前期工作表示了充分肯定,并要求市建委和市城开司要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加快这个怀庆城市骨干框架的建设,确保按时完工,为全市人民交上一幅满意答卷。

  “啪”的一声将电视关掉。刘连昌仰靠在沙发背上,闭目沉思。

  电视画面中没有赵国栋的身影。但是这反而说明了一个问题,看来陈英禄对于确保大局稳定,推进城市发展依然持肯定态度。

  陈英禄回来后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有所变化,而且还不点名的批评了自己在庆州事件上的做法,他意识到这恐怕和省委政法委的态度转变恐怕有很大关系。

  省厅调查组的表现让刘连昌很失望,虽然现在百花乡副乡长周中吉仍然还被羁押,但是很显然省公安厅那边态度已经软化下来,提出了要把案件移交给市公安局这边来处理,田崖和杨炎两个老狐狸竟然提出不同意见,要求省厅专案专办,最好能侦办到底,最起码也要求省厅对主要涉案人员有一个明确结论市局才能接手。

  刘连昌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一直未能真正控制住市公安局这边。虽然余林这个常务副局长很听话。但是他却只是一个常务副局长,而且在市局里也始终未能形成真正的属于他自己一班人马。

  而李长江这个家伙成功的利用了去年一年时间帮助田崖在市公安局里铺好了基础,这使得余林没有能够利用这个机会实现他的想法,当然最主要还是自己没有能够帮助余林赢得陈英禄的认同,余林的确有些老迈而缺乏进取心了。

  徐泽才的事情有些麻烦,付天这个家伙太奸猾了,始终不肯明确表态,没有他的点头,只怕徐泽才进庆州区委常委的事情就算是能提上市委常委会来研究也不大可能过关,赵国栋是绝不会同意徐泽才这个敏感角色进庆州区委班子的。

  看来还得使把劲儿,陈英禄那里虽然态度有些松动,但是问题不大,他头脑比任何人都更清晰。虽然视察城成建设向外边表明了一个姿态,但是在具体问题上一样可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现在这场较量走到现在这一步已经不是能不能让一让的问题了。有时候熬过了这一关,也许就是一个不一样的蓝天。

  陈英禄坐在台灯下,细细的审阅着《关于将怀庆打造成为中西部职业教育新高地工作实施意见》的这份报告。

  这是市政府方面拿出一个较为详尽的实施意见,除了以打造安原职业技术学院这所高级职业院校为核心外,市政府也提出要在全市范围内高度重视职教工作,要求全市各县县委县府要根据市里的意见,都要结合各县实际情况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

  而且市政府在这个实施意见中也有一个明确意见,那就是各区县除了要鼓励兴办民间团体和资金兴办各种民营职教学校之外,也要求各区县要认真研究怎样扶持职教事业发展,各县应当要采取适当方式建立一所公办公营的职业学校。承担起为城镇下岗职工、失业人员以及农村剩余劳动力提供劳动就业培的重任。

  省里边对这个问题也提得很高。但是陈英禄知道这个意见幕实到各地市却并没有受到足够重视。

  市政府方面在这个问题上也有不同看法,就是坚决的反对者。除了在打造安原职业技术学院问啮刁外,要求各县根据实际情况要建立一所职业教育学校,这个任务很重,在本来教育经费和师资力量以及基础设施就相当欠缺的各县,市里边还要以硬性规定方式提出这个,框架,无疑给各县区增加了相当大的负担,吕秋臣认为这是拔苗助长,教条主义,难以取得实在的效果。

  各县赞同吕秋臣观点者不少。认为市政府这份征求意见稿想法是好的。但是脱离了目前怀庆基本市情。尤其是在财政状况较差的几个县,无论是新建还是将一些普通中学改成职业中学,都存在相当大的困难,有些县甚至明确提出这个,任务难以实现。

  陈英禄下意识的摇摇头,本来以为赵国栋在自己外出学习这三个月里的表现耳圈可点,尤其是在处理庆州事件上保持的理智克制态度,让自己也是很满意,但是没想到他却在职教这样工作上态度却相当固执。

  这也让陈英禄有些头疼,赵国栋的出发点肯定是好的,但是是不是符合目下怀庆实际情况呢?

  各县反映出来的实际问题不容忽视。像青坪、靖县以及武川这几个。县的确存在具体困难,新建明显不现实,而改建一所,也涉及到相当多问题,资金和师资力量上的缺口更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障碍,在这一个问题上陈英禄觉得需要和赵国栋交换一下观点。

  “国栋明,我陈英禄,还没有休息吧?嗯,你们送过来的这份《关于将怀庆打造成为中西部职业教育新高地工作实施意见》的这份报告我仔细看过了,我自己也有一些想法,另外我也想再与你和安然探讨一下具体问题,嗯,明天早上九点钟吧,你和安然到我办公室来吧,我们在具体商讨一下。”

  赵国栋搁下电话,原本朦朦胧胧的睡意也就一下子消失而了,看来各县和吕秋臣的意见也反馈到了陈英禄那里,赵国栋当然知道各县的具体困难,他甚至专门委托安然带着市教育局一帮人逐县进行了调研,也了解到了各县对这项工作的态度和存在的具体困难,安然回来之后也和他花了不少时间专门交换了意见。

  在赵国栋看来,困难肯定有。而且不但是没有哪项工作不面临困难,关键在于各县区的主要领导这项工作的认识是否到位,是不是真的意识到了这项工作对于怀庆市乃至各县发展可能带来的巨大推动作用,在这一点上他觉得财政困难是一回事,但是能不能迎难而上又是一回事。

  毫无疑问,吕秋臣又在其中起到了一个相当恶劣的作用,他在一些场合下的表态使得各县认为市政府在这项工作上有着不同看法,尤其最初这是一个。征求意见,存在不通看法也正常,但是在后来市府已经形成决议之后,吕秋臣依然故我,这就有些令人难以容忍了。

  这位常务副市长自打上任以来几乎没有一项工作能够于自己意见一致,这让赵国栋也是无法理解,他也自我反省过多次,究竟是自己工作作风和方式有问题,还是的确在工作理念和观点上与对方存在巨大差异无法调和?

  赵国栋相信换一个,人来担任常务副市长或者自己这个市长人选换了。市长和常务副市长一样会在工作中存在观点差异,但是像这样有些罔顾原则而一味针锋相对的情形只怕也是相耸罕见的了。

  赵国栋隐约感觉到这与当初自己反对吕秋臣担任常务副市长有一定关系,但是现在木已成舟,吕秋臣已经成了常务副市长,自己就得想办法来化解矛盾,求同存异,只是这个异实在太大太多,而同却几乎找

  到。

  也许工作就是这样矛盾和斗争中不断开展下去的,赵国栋只能这样自我安慰,你不能奢望谁都能和你打成一片同心合力。

  赵国栋也希望能够给上级领导留下一个团结共进的班子印象,但却不是无原则的忍让退缩,有些东西也不是你能退让的,或者是你退让一样无法获得你想要的结果。

  空调传递下来的淡淡凉风让赵国栋渐渐又恢复到了朦胧状态直面惨淡人生,正视淋漓鲜血,赵国栋突然想起鲁迅《纪念刘和珍君》中的一句话,也许有的时候自己也不得不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