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七节 碰头会之人事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五十七节 碰头会之人事

  对面的赵国栋显得格外的平静,但是平静背后也就意味着坚执。

  事实上赵国栋也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会在这样突兀的情形下提出来,但是他一看到萧潮走进办公室,他就知道今天的主题已经变了。

  那个实施意见一时间竟然显得这样微不足道,任何工作那都是需要人去执行的。而党委领导的关键就是对人事的领导。

  其实萧潮是早就给了自己暗示的,陈英禄尚未从京里返回之前,萧潮就在一个私下场合有意无意的表示,一些部门的一把手思想观念已经影响到了部门工作的开展,这种现象不容轻视。

  他当时还没有在意,但是回去之后,就越发觉得其中味道不一样,后来他也了解到组织部那边也在做一些具体调研测评,但是这种调研测评平时也在开展。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更有针对性。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确定自己的猜测是准确的。只不过他没有想到陈英禄的动作来得这样快。甚至给他的感觉有一点像是突然袭击。

  书记碰头会其尖是一个很微妙的圈子,书记,副书记,加上所要讨论研究的工作事项的分管领导,基本上就可以确定要上常委会事项的一个大致基调。而这种碰头会又恰恰是以组织部长参加的会议最为敏感。

  无他,因为有组织部长参加的碰头会,往往就意味着要研究人事问题,而人事问题无论是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那都是可以压到一切的问题。

  毫无疑问。陈英禄之前是和付天有过简单的沟通和接触了,也许是自己在他学习这三个月里表现得太过谨慎稳重使得他觉得可以在人事问题上可以无视自己了呢,还是心生警惧反而对自己有了戒心?

  赵国栋还有些拿不准。

  殷景松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书记碰头会,在以前他只能是以分管领导的身份参加。而现在,他不仅仅代表纪委这条线,他还需要站在市委副书记这个角度上来考虑问题,这是一个新的挑战。

  不过老到的他还是意识到这其中的有些不和谐。至少赵国栋微妙的表情变化并没有躲过他的利目。

  当萧潮语气平淡的把此次人事问题研究意图以及所要涉及的位置问题介绍完毕时。眼睛却不动声色的膘了赵国栋一眼。

  赵国栋面带沉思之色,似乎有些抑郁,又像是有些不耐,陈英禄却显得很镇静自若,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

  付天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这才慢吞吞的道:“陈书记从党校学习回来之后对我们怀庆工作有了更新更深刻的认识,在市委全会上大家也都意识到了我们怀庆发展并不像我们自己想象的那么乐观,我们怀庆要更进一步快大改革开放力度,加快发展步伐。就必须要有所动

  。

  赵国栋略略歪了一下头,瞅了这个有些跑调的家伙,看来陈英禄是授意来唱主角了;付天虽然老到,但是他毕竟不是市委书记,在这种碰头会上,还轮不到他来大演特演,无论他舌绽莲花,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说服自己接受这个现实,看穿了这一点。眼前这个,有些紧张的家伙表演看起来倒真有点好笑了。

  “鉴于我们怀庆工作参差不齐,一些同志在一个单位担任主要领导时间太长,也就使得一些单位部门存在着惰性和定势,缺乏开创性,加之个别单位主要领导因为原因和身体原因,也需要进行适当调整,所以我和老萧也根据陈书记的意见,再结合各部门的实际情况进行了一些摸排调查,主要是征求一些部门单个意见

  付天讲的正起劲儿,赵国栋突然打断对方言语:“老付,你也别绕那么远了,人事调整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我和景松书记都清楚,我听你绕来绕去的说了半天,目的也就是一个”目前人事调整势在必行,我也觉得如此,但是怎样调,有哪些合适人选。这你总的给我们漏个底儿吧?总不能就这样云遮雾罩的给我们忽悠一番,最终我们连究竟要讨论什么都不清楚,我看还是抓紧一点时间,说正事儿。”

  正忽悠的起劲儿,却被赵国栋这干净利落的打断,付天也是一愣,脸色微微一变。但是见到陈英禄没有反应,脸上便浮起惯有的微笑:“国栋市长不要太性急嘛,首先要明确意义,这才谈得上其他。方才萧部长也已经介绍了。市里有几个位置需要调整,加上还有也还有两位州翻训了,陈书记的意思也就并在众次常委会卜沥过,帆萧部长也就按照这个意图进行了一次调研和筛选,今天这个碰头会也就是要确定人选。”

  赵国栋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像是半开玩笑的道:“那就把东西端出来亮亮相吧。

  此次调整涉及五个人选,最引人瞩目的是市交通局局长,市水利局局长,一位在工作中不力。连续两个季度在省里工作排名垫底。陈英禄为此相当震怒,回来之后便在考虑要动他,而且也和赵国栋通了气,另一位是因为身患癌症。拖了三个月,现在身体明显难以支撑,庆州区两个位置,区长糜仲平和政法委书记年龄都已经到了。另外武川县县委副书记年龄也走到点,同样需要考虑另行安排人选。

  萧潮介绍完交通局局长和水利局局长人选之后,办公室里就陷入了沉寂,显然都是在考虑掂量这两个人选的分量。

  市交通局局长位置重要,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令人眼红,赵国栋也知道很多人都在钻营这个位置。段其言也曾经来试探过自己,看看是否有机会,不过赵国栋还并不清楚陈英禄的态度,所以也就没有表态。

  而才利局局长位置赵国栋知道陈英禄的想法,现在主持工作的副局长秦明昭是省财政厅厅长黎真的舅子,而陈英禄的儿子大学毕业刚进了省财政厅,这份香火缘估计是结下了,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礼尚往来,估摸着秦明昭这位置跑不掉,何况秦明昭工作能力也还行,赵国栋对其并无多大恶感。这段时间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也挺勤。

  萧潮的提冉的交通局长候选人是市文化局局长谢展,谢展和付天一直走得很近,而且也是川人,虽然和陈英禄不是一个地方,但是仅凭乡音也的确让陈英禄有这份亲切感。

  赵国栋飞速的思索判断。看来在这两个,人选上自己如果要提出异议怕是有些难度,以来谢展在文化局长位置上表现也算中规中矩,平调至交通局长也算正常,只是赵国栋有些担心这个在文化局长位置清闲惯了的角色,到交通局长位置上能否扛得起这副担子,不过付天力挺,陈英禄不反对,这个位置看来也没有多大悬念。

  “老谢到交通局,那文化局局长由谁来担任?”赵国栋轻轻吸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问道。

  “组织部考察意见,由文化局副局长周远来接任。”萧潮笑着解释道:“周远在民主测评中反应相当好,而且这位同志一直在文化局工作,从普通干部一步一步成长起来,历任副科长、科长、副局长,业务精熟,我们认为他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周远是组织部副部长周华的哥哥,这一点赵国栋早就知道,但是萧潮介绍的也是事实,周远在文化局长一直负责主要业务,工作能力没的说,但是此人也有缺点,那就是好酒,多次酗酒大醉,影响很不好,一次酒后驾车出车祸,造成极坏影响,并因此受到了处分,这也是赵国栋刚来怀庆时的事情。

  赵国栋点点头,微微笑道:“周远同志能力有目共睹,但是恐怕组织部要和他谈一谈,要加强自身修养提高,尤其是自我克制能力。”

  萧潮脸微微一热,知道赵国栋话语中隐含的意思,坦然点头道:“赵市长这个意见的确很中肯,组织部在考察凋远时,也和他进行过意见交流,他对自己以前出的事情也是深感痛心,现在对这方面十分克制。”

  赵国栋摆摆趣:“希望他不至于在这方面再犯同样的错误,位置不一样了,对自己的要求也应该更高,景松书记,你说是不

  殷景松默默点头表示认同赵国栋的意见。

  水利局局长人选也是波澜不惊,秦明昭这个。人选先前也做足了工夫,应该是己方都能接受的一个人物,当然水利局这样的口岸,自然也有很多人眼红,但是没有谁能撼动秦明昭先前树立起来的优势,这也就是水到渠成。

  随后的这三个人选对于赵国栋来说才是真正的关键,尤其是在庆州区这两个人选问题上,这将是对赵国栋就任市长这大半年来的一个至关重要的考验,称之为大考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