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一节 梦想与追求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一节 梦想与追求

  房子全黝黑的脸膛上透露出,股子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味随,心国栋笑着摇摇头,就凭对方这副表情。他也知道只怕这个家伙又是谈成了一笔相当可观的生意。

  国全能源经过了几年的蛰伏蓄势,随着市场的逐步好转,终于在今年开始露出了狰狞利齿。

  宏观经济的向好使得煤炭价格在经历了几年的低迷萎靡之后终于迎来了曙光,尤其是房地产市场的勃发向上,带动了整个诸如钢铁、水泥、玻璃建材行业的发展,这也使的电力短缺现象更加眼中,而各地电厂也都开足马力来应对也因为工业经济的陡然加速的电力需求,进而使的对煤炭的需求也是猛增,带动了煤炭价格一路扶摇直上。

  国全能源几年的卧薪尝胆终于等来了回报,出于对赵国栋判断的绝对相信和沧浪在资金上的扶持,国全能源所辖的矿山都在去年就从人员培、设备添加、道路矿井建设甚至人脉铺设等各方面“基础设施”上完成了生产效率和生产能力的全面整合和准备。

  各种安全设施和技改上的投入更是让房子全一度整日咒骂赵国栋这些该死的硬性要求,而现在他却不的不承认赵国栋当初的硬性要求是多么的明智,当然别人在为产能不足犯愁,为安全事故频发担忧,为运输不畅寝食难安时,国全能源下辖的各个矿井早已经卯足力气开始进入了它的掘金狂潮时期。

  “运输是个大问题,如果不是我们前两年就开始构建人脉关系,现在我们可真的就是抱着宝山干着急了。”房子全皮肤越发黑了,也不知道是北方强烈的光照使得他“返璞归真”还是咋的,总之,比起以前来,他现在更切合一个煤老板的本来面目。

  “但即便是这样,我们的产能仍然受制于运输,这使得我们不能不与发电企业签订电煤合同,他们的价格不够高,但是他们能自己解决车皮问题,外边咱们卖得高,但是车皮无法保证,公路运输成本过高,也是一个坎儿,哎,这就是两难啊

  赵国栋笑了起来,“哪有啥好事都没有占完了的?现在别人都还在为产能和安全担心时,你现在就只剩下运输问题,还要怎么样?日进斗金,你还不满足?”

  “嘿嘿,人的**啥时候能满足?大概只有进坟墓了才行。

  房子全咧嘴一笑,“当然**也是多层次的,我不至于低级庸俗到只顾赚钱花钱享受那么无聊,咱也得有追求不是?”

  “噢?那你的追求是啥,说来听听。”赵国栋倒是来了兴趣。

  令狐潮把茶送上来之后就离开了。这个人他见过几面,应该是老板的私人朋友,比起前两年似乎黑了不少,口音也有点北方味道了,估计是在北方做生意,看样子和老板是老交情了。

  “我的追求?嗯,继续把国全能源有限公司的规模扩大化,产业链延长,现在我们国全能源的焦炭产量还不够,我想要继续扩大投资,尤其是炼焦产业上进一步提升,我要让国全能源在炼焦煤和焦炭产量上都足以和那些国营大矿比肩。”房子全想了一想才缓缓道。

  “口气不小啊。”赵国栋淡然一笑,“这个目标似乎有些遥远国营大矿有国家和政府作为后盾。私营企业永远无法在这方面和他们竞争,前几年那是因为你赶上了那个疲弱时代,地方政府为了提振经济而抛出许多优惠政策来鼓励你投资,看看现在,只怕你就没有那么容易再想要随便兼并收购了吧?无论是在资金上还是政策上,你都会受到很大限制,人,要有自知之明。”

  赵国栋的冷水并没有熄灭房子全舟中的火焰,“那也未必,如果说想要兼并收购国营或者集体矿山。恐怕有难度,但是对于私人矿山,一样有机会,就看你如何运作了。”

  “唔,我不多说,实际情况你比我熟悉,而且相信你也有很多参谋顾问为你出谋划策,我只是提醒你一点,作长产业链,提高产品附加值。这条路值得下血本,另外,不要局限于现在的区域内,可以考虑跳出这个圈圈,现在你也许会觉的有些遥远,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话适用于任何时候任何环境。”

  赵国栋不想就国全能源有限公司的具体经营和房子全多探讨,经济景气期煤矿都还不能赚大钱,烘老板们都该去死了,更不用说国全能源在前期做足了准备工作。而且现在房子全也已经不是昔日那个刚刚接手砖厂的土鳖了,各矿有各矿的矿长。他这个曰川芯经理助理都有两人,再加上管理层夫堆。也根本不哑瓒口己再在他面前指手画脚了。

  “我要结婚了。”房子全下一句话立即就让赵国栋差点石化。

  “结婚了?”赵国栋差一点把茶攻喷出来,“对方是谁,我见过没?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呢?”

  房子全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表情。显得十分平静,“你没见过,人挺实诚的,对我挺好,认识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我是干啥的,我告诉他我就一堆销员,当时也的确是推销员,推销煤炭,卖都卖不出去,有半年多了,准备抽时间把她带过来给你看看,他们叫啥,北漂一族吧。”

  赵国栋目光凝重了起来,“你是说她是搞文娱的?”

  “我就知道你心里又在犯嘀咕了,赵德山这小子给我介绍了不少他所谓圈内人,人长得都挺漂亮,风情万种,但是就我这模样,既没有赵德山的魁伟潇洒,有没有许伟的英俊倜傥,就像一煤黑子,整天还得呆在那旮旯里,人家不是冲着我的钱来还能为啥来?我也做不到像赵德山那小子那样吃了抹抹嘴提起裤子就走路,撂不下脸,所以还是算了吧。”

  房子全笑了起来,“我一个偶然机会碰匕的,她是搞文字的,帮啥编剧打杂吧,人长得一般,估计那文娱圈里的所谓潜规则都轮不上她,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我究竟是干啥的,我说我是煤矿的推销员,她也信了。一句话,缘分。”

  赵国栋脸上也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如果是这样,我就要衷祝福你了,把她带过来,我好好接待接待。”

  “嗨,我现在这么忙,每天也就是和她电话联络联络,都快有一个,月没见面了。

  房子全有些黯然,“有时候为了这所谓事业,好像还真要舍弃不少本该属于你的东西,国栋,你说是不是?”

  赵国栋渭然不语,得到一些就要付出一些,并不因为你成功了就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房子全就像一阵风一样刮到赵国栋身畔,然后又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国全能源已经步入高速发展的正轨,现在的房子全已经不再过问煤矿生产的日常管理工作,而是由职业经理人来负责管理,而他只负责过问财务,而另外一项不可轻忽的安全问题则由许伟负责直接管理,直接对他负责,避免因为安全问题而使得企业陷入困境。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宁肯少赚一些钱。企业发展慢一些,也要让自己良心无愧睡觉安稳,这话一度让赵国栋相当感动。

  八年经济向好期即将来临,赵国栋倒是真心希望国全能源能够在未来这两三年能够迅速壮大,最好能够走出国门实现国际化之路,毕竟能源资源有限,如果能够抢先一步走出去。利用民用企业的优势实现在国外的发展,这将对日后国全能源的全面均衡发展提供相当有利的条件。

  这一波景气时期将一直延续到年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才会戛然而止,而对于中国国内企业来说如何利用这一波景气期实现自身的飞跃也是一个巨大考验,赵国栋希望沧浪、天乎和国全三家企业能三箭齐发。都能够实现质的飞跃,不再停留于国门之内,而要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去搏击。

  而对于国全能源来说这一个目标更为重要,比起沧浪和天乎来说。国全能源代表的能源这个行业的日后发展前景无疑更为向好和更具战略性和前瞻性,赵国栋希望国全能源能充当一个先行者,虽然这个先行者并不好当,甚至会收到来自国内体制和政策限制和国外资本的挤压和歧视,但是赵国栋认为这值得,哪怕国全能源以失败甚至是溃灭来为国内其他企业换来一个教吊,也是值得的。

  这也是他之所以让沧浪不遗余力的支持因全能源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能够多角度多层次的为国为民做一些有益的尝试,对国家发展带来一些新的突破,对于开拓国内企业的视野,也是一个鼓励。

  这也是赵国栋的梦想,他不是上帝。只是一个拥有了些许后世记忆。他只想通过自己记忆的力量来影响他能够影响的一切人一切事,调动一切可以使用的资源,来实现为国为民尽一份力的梦想,这样在日后秃董老去时,也可以不悔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