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二节 塞翁失马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二节 塞翁失马

  心国栋浓眉深锁,年中的打火机却是钢响十足,不停胁联曰订火机盖帽的翻开关闭而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当戈静的暗示传递到自己大脑中时,赵国栋已经有些不敢相信,直到戈静离开,庄权叹息着替自己斟满酒,赵国栋才意识到这只怕不是虚言了,心神也慢慢的沉静下来。

  庄权欲言又止,但是赵国栋摆摆手。示意自己想要静静的想一想。

  卸磨杀驴还是功高震主?

  那陈英禄算明主么?有些激愤的赵国栋冷冷一笑。

  双歇梧主干线中的双叶大道和歇马大道已经全线贯通,梧桐大道和大庆路的改造工程也将在明年五一节之前同时正式竣工通车,可以说打通新怀庆市区发展的枷锁已经被彻底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双向六车道的主干道从此形成,而且这条主干道甚至还保留着可供进一步改造成为双向八车道的预设线路,也就是说至少字今后五年内这条干线都绝不会过时。

  为了这条干线自己花费了多少心血,从城开司的组建到城开司地产开发公司的正式启动运作,从土地猛的拆迁到干线附属公共设施的设计。自己投入了多少心血,为了这条干线能够尽快竣工,自己又和那些人作出了多少妥协,难道这一切换来的就是自己的离开?

  安原职业技术学院已经正式落成。学院三大主体工程,一个已经开始动工,另外两个也已经立项,一旦建成,叟原职业技术学院就将实现三所学校的成功整合,实现打造安原职教院校第一人的梦想,对于整个怀庆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的发展起到难以估料的作用。

  怀庆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建设亦是如火如荼,陆续而来的企业在今天已经达到二十八家,其中有十余家都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外资或者港资台资企业,随着和讯科技、精英科技、阿尔卑斯电气、仁宝电子等企业正式落户,集聚效应终于开始显现出威力,不少企业就是冲着这几家规模企业在此落户而来,几遍安都方面抛出了更加诱人的绣球,也未能改变这些企业尾随而来的集愿。

  钻采设备厂的上市基本敲定,从能源部争取来的这个,指标弥足珍贵。对于钻采设备厂来说这无疑是天上掉馅饼,对于他们来说,市政府能够帮助他们拿到这样一个上市指标,的确出乎意料,这对于钻采设备厂的发展可谓如虎添翼。

  农业发展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天地,青坪和归宁的现代农业开发也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归宁的现代花卉产业已然成形,尤其是在金融部门和国土部门支持下,归宁迅速涌现出多家以经营花卉、苗木和蔬菜为主的现代农业科技公司。而且这些企业背后都有着相当的成长性,赵国栋也是相当看好这些利用单位面积土的产生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科技公司,一再要求地方政府和金融部门给予最大限度的支持。

  裕泰集团和陈氏集团在延滞一年以后终于陆续进入了青坪县,青坪县的绿茶基地和果品加工基地也在筹建之中,两家企业虽然不是因为自己在怀庆而来落户,但是赵国栋自认为自己在其中也起到了相当大作用,不谈其他对农民收入提高这些过高的口号,这对于改善青坪投资环境至少可以起到一个相当好的示范作用。

  一切似乎都在象征着怀庆的欣欣向荣,但是现在自己却必须要离

  。

  赵国栋心中一阵幽凉,导火索也许是方雄飞的落马。

  方雄飞是上个。月被市纪委双规的,但是据说是省纪委介入了,都是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但是关键在于方雄飞栽了,又牵扯出一位市人大一位副主任和怀州区一名副区长。而他的这个建委主任位置却又是陈英禄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才将他提拔起来的,在很多人看来,这大概就是自己下的狠手了。

  黄泥巴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赵国栋只能这样慨叹,他的确对方雄飞很不感冒,尤其是方雄飞的心胸狭隘罔硕大局,曾经让他大发雷霆,但是要解决方雄飞他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何况翻出来的事儿也都是自己来怀庆之前的问题。

  一年,还不到一年,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了一笑,将打火机放在了桌案上,古铜色的金属体在灯光下绽放着熠熠的光泽。

  这算是自己的滑铁卢呢还是运动战?美国刚刚发生了引恐怖事件,而自己却在两周之后面临自己的

  方雄飞落马并没有在市里引发想象中的大地震,无论是邓若贤还是许乔都被证明走过得了硬的,而事实上方雄飞的问题也并不算严重,在经历了古耀华窝案之后,方雄飞那也是有贼心没贼胆,只是在担任建委主任一年之后才开始渐渐的把手伸进他认为不过是一些无足轻重的工程中。

  问题在于早有人盯着他,盯着他的位置,选择了这个时机突然发难。

  赵国栋还不清楚究竟是谁在其中捣鬼,但是他大约能估摸出一个范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没有利益纠葛,谁又愿意来冒这些风险?只是自己似乎不幸被人视为了背后的操纵者而已。

  赵国栋不想解释,因为没有必要。没有人会相信,但他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

  “权部,这事儿已经没有挽回余地了么?”赵国栋深深吸了一口气。

  “戈部长也尽了力,但是你知道宁书记决定的事情,戈部长也不好多作争辩,最主要的是,一旦宁书记有了这个意愿,就算是戈部长真的帮你给保下来了,他心里也有疙瘩,这对于你日后的发展很不利,尤其是明年可能面临换届,弄不好陈英禄一走,你上不了,换一个人来担任市委书记,一干又是一届,可能就的把你给陷在这儿五年时间。”

  庄权也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如果说一把手对你有了看法,你要想扭转。这就相当麻烦,好在宁法对赵国栋并没有其他看法,只是觉得赵国栋太过于年轻,在主持一方工作中还不够成熟全面,需要在更多的位置上锻炼磨砺一下,而现在你赵国栋如果动用各种关系留下来,反而会让他心生反感,以宁法现在的强势,没有谁愿意触这个霉头。

  赵国栋深深吐出一口气,自己可真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啊。原本以为能在怀庆这座城市里好生大干一番,干出一番成绩。未曾想到这干得太好也会引来如此多人的忌惮,方雄飞这事儿不过是一个导火索,归根结底还是自己触及了一些人的底线。

  “我走了,是谭立峰还是付天上?”赵国栋点燃一支烟,吸了一

  庄权一怔之下,苦笑着摇摇头,这家伙也是人精,稍加冷静下来也就知道事情原委,“现在还不清楚,听戈部长的意思,燕书记对谭立峰一直很推崇,谭立峰回来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吧。”

  “看来我和谭立峰之间这个结是一直没有解开啊,我还以为咱们真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呢,嘿嘿,他可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这才一年不到就卷土重来了啊。”赵国栋清楚谭立峰固然一直在省委副秘书长这个位置上虎视眈晓,但是真要下来这也有些亏,以省委副秘书长接任市长。看样子也是要准备明年接陈英禄的班了。

  “怀庆经济飞速发展,你功不可没。在这一点上据说宁书记和应省长意见一致,宁书记大概是希望你能在更高位置更多角度的来锻炼一下。这有利于你的成长,你也不要背啥包袱,从某种角集上来说我觉得这也是一件好事,能在更高层面上行走一番,对于你日后的发展更有利。”

  庄权神色郑重肃穆,表现得很是认真,赵国栋点点头,对方这话并非纯粹的安慰之词,自己在基层呆的时间太长,唯一的一次在省交通厅也只有区区几个,同时间,其余时间都在下边,这对于一个领导干部的成长来说固然有其有利之处,但是也一样存在缺憾,缺乏更高层面的锻炼会让领导觉得你大局观不够强,眼界视野不够宽,这对于担任主要领导来说的确是个问题。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应该在更高的层面锻炼,但是他觉得不应该是现在。而应该是自己在怀庆站稳脚跟打好基础做出一番成绩之后,而现在一切刚刚开始,正是一个可以迎风而立出成绩的时候,却一足踏空,真有点被人摘桃子的感觉。

  谭立峰可真是守得好口岸啊。付天的一番苦心只怕又是为了他人作嫁衣裳,不知道他知晓这个情况之后会如何着想?但是,归宗到底,这一切没有陈英禄的推动,都绝不耳能发生。

  想到这儿赵国栋心情似乎一下子反而放松下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