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三节 焉知非福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三节 焉知非福

  “蔡哥。你说什么!”赵国栋大吃一惊,坏以为自苔岛不川错了或者电话出了问题。

  “怎么,觉得我在害你?”蔡正阳在电话里声音显得很轻松,也略显嘈杂,大概是在某个公共场合。“你等一下,我换个,地方。”

  赵国栋一时间心海犹如暴风骤雨一般翻腾起来,蔡正阳居然说这事儿知道,而且是他向宁法提出考虑调整自己的工作?!这怎么可能?这是为什么?!

  这等待蔡正阳来电话的短短几分钟时间里,赵因栋觉得自己简直就像走过了几年。

  自己在怀庆干得风生水起,就算是陈英禄对自己有些看法,但是对方一样要承认自己在怀庆推进的新城市规划建设给怀庆带来的勃勃生机。这样让自己离开实在心有不甘,只要有一丝可能,赵国栋都更想留下来,现在他正在一步一步走进这个世界,而这个世界也将属于他。

  在前段时间召开的招商引资座谈会上,二十多家落户怀庆经济开发区的企业代表无不称赞怀庆城市的大变样,不但保留了原来怀庆青山绿水的优美环境,同时原来零乱破碎的城市规划一下子变得生动完美起来。基础设施建设逐步到位,使得原本稍显偏远的经济技术开发区一下子与城市中心区拉近了。

  和讯科技的研发总监甚至相当坦诚的表示,原来他还是一直对公司设在怀庆这个城市表示质疑,这里自然环境到是好了,就担心基础设施和文化娱乐服务条件能否跟得上,能不能吸引住公司人才不至于因为文化娱乐服务条件导致业余精神生活不足而流失,但是看到怀庆城市规划中的图书馆、科技馆、文化艺术交流中心、体育馆、影剧院、音乐厅等各种不断丰富完善的设施相当科学的布局观划,这大大打消了他心中的顾虑。

  开发区建设和发展欣欣向荣,体系机制日益完善,赵国栋相信经济技术开发区在明年将当之无愧的成为怀庆经济发展龙头,而且他自信怀庆经济开发区在全省地级市的开发区中将一跃成为龙头老大。

  而随着自己在市政府工作上提出的五星模式和特色模式也日益成熟。觉得自己正迎来自己来怀庆之后最完美的时期,但是谁曾想到就在这个时候自己被人“插了一刀”?如果说是陈英禄和付天的联手他觉的情有可原,但是这件事情为什么竟然是蔡正阳一手所为?

  一时间赵国栋觉得自己脑子和心全乱了,比起刚刚知晓自己可能要离开怀庆时更加混乱,他不知道究竟究竟发生了什么。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阿弥陀佛,赵国栋迫不及待的按下接听键,在这样等下去,也许自己真会被憋得发疯。

  “是不是觉得很郁闷很憋屈很无辜,甚至很痛苦很伤感?”蔡正阳第一句话就让赵国栋哑口无言,蔡正阳似乎一下子就把他心中所有感受都给抖落出来,让他原本准备了无数想要质问对方的话题一时间却无法释放出来。

  “怎么蔡哥也变得这样善解人意了,一下子就把我心里的感受全部说集来了?”赵国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让自己心情稍稍变得平静一些,半开玩笑半带抱怨的回应道。

  小子,假定这是挫折,如果连这点挫折都经受不起,那你无论你在仕途上还是商场上,你都还欠缺一点火候!我不是要你去追求挫折,但是你必须要有随时遭遇挫折的思想准备!”

  蔡正阳平和稳定的声音传递过来;驯信号很好,连蔡正阳语气尾音都能准确的释放出来,就像是站在自己面前说话一般,谁在说那狗屁比州效果好许多?赵国栋郁闷的想道。

  电话对面的蔡正阳见赵国栋不吭声。这才又缓缓道:“怎么不说话了。有啥想不通的倒出来。”

  赵国栋苦笑着将着思绪:“蔡哥,我觉的我现在干得好好的,为啥就要调整我?我不相信只是你的突发奇想。是不是宁书记和你交换了意见?”

  赵国栋知道蔡正阳一直和宁法保持着相当密切的关系,准确的说他们俩的关系还不仅仅只存于他们私谊。而是由于许多方面观点的共同一致然他们渐渐走到了一起,用一种比较隐晦但是客观的说法来形容,那就是他们属于一个阵营或者体系,而且现在都属于这个阵营体系的中坚

  。

  如果说在安原时两人尚未完全建立起这种强弱小川尔的特殊关系,但是随着中法的不断扶持提携,蔡正阳晒尤小听成长。后来随着蔡正阳在受到了当时的洪副总理的看重而异军突起之后,两人关系也在不断重新调整和定位。

  蔡正阳升任当时的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这一步跨出去就将两人距离拉近,而后来蔡正阳更在九届全国人代会后就任新成立的国家能源部部长。而宁法出任中西部地区第一经济大省nbsp;nbsp;一安原省的省委书记,两人都成为中央委员,当然一部之长与一省省委书记之间仍然还是有一点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北起当初宁法担任安原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时蔡正阳只是一个副市长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现在宁法和蔡正阳的关系已经不能用一般的朋友或者说盟友关系来形容,应该还存在着一种在工作中相互支持相互协调,一种志同道合的真正同志关系,岳因为如此赵国栋才更觉不解,他想要知道蔡正阳究竟是怎样考虑的。

  蔡正阳大概是也觉得一时间难以解释清楚,但是他知道自己若是不透露一星半点给赵国栋,只怕赵国栋这几天又要寝食难安了。

  “国栋,十五届六次全会刚刚结束。宁书记和应省长也刚刚回安都。我和他们俩都见了面,他们俩都和我谈了谈你的情况,我真没想到应省长对你很欣赏啊蔡正阳并没有直接回答赵国栋的话语,而是岔开话题。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蔡哥。你知道我现在心里像猫爪子挠一样难受的紧,就不要给我打哑谜绕***了行不?。

  “那好吧,我也不和你多废话了。宁书记谈了谈你的表现,一句话。可圈可点,令人欣慰,”

  “那为什么还nbsp;nbsp;。赵国栋刚插话就被蔡正阳打断:“你别插嘴,我还没说完,你干得相当不错,东流省长对你的表现赞不绝口,对你的政治魄力也很嘉许,但是在有些事情的处理上却操之过急,缺乏肚量和方法,我知道你肯定一肚子怨气委屈想要解释,但是我要告诉你,没有这个必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些东西是瞒不住的,时间稍稍一长就都清楚了,何必再去斤斤计较这些?。

  “风物长宜放眼望,何况我这边现在也需要人来帮我,我也觉得你老在下边呆着不是长久之计,你也需要站在更高的台阶上看一看世界。怎么样?我这样解释能不能让你满意?”

  蔡正阳一句他需要人去帮他让赵国栋枰然心动,难道说蔡正阳要让自己去能源部?这是不是蔡正阳为了安慰自己而刻意如此?

  “蔡哥,如果是你真的缺人想让我来帮你打下手,那我没说的,但是如果是。

  “好了,你就别在那里胡思乱想了。你觉得你一直呆在下边当一方土皇帝很好很爽么?鼠目寸光!”蔡正阳打断赵国栋的话,“你知道什么叫高屋建瓶志存高远?你没有走到一定高度,你怎么能够知晓这个世界的变化发展趋势?日后你怎么能够承担起更重的担子?”

  也许是觉得自己的口气有些过于刚硬了,或者是觉得赵国栋已经不是往日那个还在交通厅自己麾下那个小兵卒了,蔡正阳稍稍放缓语气:“部里发展规戈司司长马上要去党校学习,估计学习完可能要到地方任职,你可以来发展规戈司或者国际合作司,我相信这里应该有你施展你才能的空间,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想法,具体还要和你们省里商量。我估摸着弄不好你们省里还不愿意放你呢

  赵国栋一阵口话燥,能够步入中枢,无论是部里的发展规划司还是国际合作司都将让自己可以接触到国家能源政策和规划核心,这对于自己来说同样是可以一个难得锻炼和实践机会,而日后如果要重新下地方。那也必将踏上一个更加宽阔的平台。

  “省里?省里怕是乐见其成吧。”赵国栋不阴不阳的答了一句。

  “呵呵,你小子,还是心有不甘啊。国栋,看远一些,我看东流省长对你印象很好,我也知道你的想法。明年就是党的**了,这一波人事变化会很大,会有更大的舞台等着你。”蔡正阳语意颇深,“好了。不说了,国庆你来京里一趟吧,我要和你好好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