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四节 跳出来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四节 跳出来


  心国栋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他已经很久没有失眠过了,但是今天他失眠了。

  蔡正阳的言语中虽然竭力表明是他希望自己去京里帮他,但是赵国栋却清楚,如果没有自己的原因,他不会这样不征求自己意见就这样安排。

  赵国栋细细反思自己这一年来所作所为,熊正林的提醒,戈静的鼓励,似乎都还是没有让自己避免这一步,想到这儿赵国栋禁不住有些发苦,难道说自己的选择真的不对?

  也许从盛克明在庆州区长候选人中胜出之后这一天就注定要到来,感受到权威受到了挑战的他不会虽然这么久来一直显得很平静,甚至还玄意的在后面这段时间里摆出了退缩的态度,这似乎有些助长了自己自大的心态。

  在自己的示意下,徐泽才被调整,唐凌风调任庆州区分局局长,虽然还没有接任政法委书记一职,但是只要自己在怀庆呆下去,相信这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方雄飞被双规。段其言调任建委主任,这每一步宣示自己走向成功的同时,似乎也为目下的情形埋下了种子。

  他可真是守得好机会啊,赵具栋背负双手仰望窗外星空。

  蔡正阳抛出的诱饵的确很诱人。如果自己选择去能源部发展,似乎也是得偿所愿。

  进京可以最大限度的拓展自己眼界,开阔自己视野,同时进入能源部可以获取更多的人脉资源,国家电网和几大电力集团的改造,中石化、中石油和中海油以及新成立的以开拓发展海外业务为主的中国联合石油天然气公司中联油的对外进军,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兴起可能对世界带来的改变,想起这些,赵国栋也不集心潮澎湃。

  更重要的是自己进京之后,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消化吸收到刘家的人脉资源,让自己可以最大限度的融入到刘家丰沛的人脉网络中去。这对于日后自己重新到地方工作时也会带来难以想象的优势。

  蔡正阳在话语里已经暗示了自己,自己到能源部也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锻炼一年时间,明年十月就将是党的**,而蔡正阳似乎也不可能再继续干下去,极有可能要下到地方当一方诸侯,而那时候也许就是自己离开返回的最佳时复。

  明知道这条路对于自己来说是一条再好不过的选择,为什么自己却总是下意识的想要抵触排斥呢?

  无他,不甘,不舍勺

  如果说自己最初是因为觉得被领导误解而心有不甘的话,那么这种夹杂着愤懑和抑郁的情绪已经随着蔡正阳的点拨渐渐散去,虽然不能说烟消云散,但是赵国栋心中已无复有最初那种几欲爆发发泄的怒意,而现在盘恒萦绕在胸中的却是不舍之意。

  赵国栋的确有些不舍。

  经济技术开发区刚刚迎来一个开门红,数十家企业厚积薄发,明年。最迟后年,如果不集意外,怀庆经济开发区将呈现出一个井喷式的高速增长现象,这就像自己的一个孩子。刚刚学会走路,还没有来得及见到他学会奔跑跳跃,自己就要离开。

  新城市规戈渐渐拉开了遮掩的面纱,让怀庆人民可以睁大眼睛一点一点的看到这座城市发生的深裳变化,美丽的,优秀的,自然的,保留下来了,知匕的,破碎的,落后的,渐渐消失,这将是一座充满生机的山水之城、活力之城、魅力之城,人居典范之城。

  蓬勃兴起的电子信息产业,初具规模的职业教育体系,日益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渐入佳境的现代科技农业,信手指来,每一样都是自己倾注了心血,但是却不能等到收获的季节就要离开了。

  邓若贤、许乔、安然、桂全友、王丽娟、盛克明、于文亮、唐凌风、滕华明,这些一个个给了自己莫大帮助的同事朋友,虽然有的是相交甚深,有的是志同道合,有的是一见如故,有的是同甘共苦,各不相同,但是每一个都值得自己把这份感情贮存起来,历久弥香,或许某一天还能在一起继续把臂言欢。

  “这是好事。”熊正林在赵国栋下飞机后一见面就给了赵国栋一个毫不含糊的回答。

  “真是好事么?熊哥,我觉得我做得没错,为什么会是我?”赵国栋此时的心态已经相当平和了,甚至还有点自我解嘲的味道:“头角峥嵘还是锋芒毕露,天将降

  “错,宁法和正阳的选择恰到好处。”熊正林瞥了一眼那辆已经停在远处的黑色奔驰,“是来接你的?”

  “唔,我让他们回去了,我还是觉得跟着熊哥您踏实。”赵国栋一边笑着,一边打了一个电话,黑色奔驰悄无声息的离去了,赵因栋跟着熊正抹上了一辆不起眼的福特。

  “正阳的话已经很明朗了,明年就是党的**了,一代新人换旧人。新陈代谢,这是历史定规,宁法必然要走,如无意外,应东流理所当然要接班,而以你目前这种三级跳式的资历,他势必无法将你扶上一个更好的位置,为什么不让你来京里或者省里提振提振,也为你回安原埋下伏笔呢?这也可以为应东流招抚你提供一个机会啊。”

  熊正林的话让赵国栋陷入了沉思,“熊哥,你是说宁书记和应省长他们都是心照不宣?”

  “呵呵,高层领导们之间,有些东西很微妙,存乎一心,现在不必太过探究,日后有机会你在细细体味吧。”熊正林也不深说,径直驾车起步。

  熊正林这般一说倒是让赵国栋真的有些若有所悟了。

  宁法要走,而且势必再上一格。应东流在安原省这一届省长的表现也是令高层相当满意,据说文副总理对应东流在省里边提出的关注民生,尤其是最大的发展就是人民群众收入稳步增加这一提法十分赞赏,在六中全会上,对于一些地方过分注重。口而忽视民众增收等民生问题和环保安全恶化提出了相当严厉的批评,据说也是在政治局里引起了相当大反响。

  自己如果继续担任市长到明年底也就是两年市长资历,要说资历短浅,似乎也不算差的太远,只是把前面自己只担任了两年常务副市长。跨过按照常理需要过渡的市委副书记这一角就直接担任市长这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燕然天大概就是抓住这一点在省里频频发难施压,当然也不是说燕然天的发难就使得自己这个市长位置坐不稳了,自己在这市长任上的表现有目共睹,并无多少出格之处,就算是方雄飞栽筋斗引起了一些波澜算在自己头上,那也是肚里官司。明面上说不了个啥,但是一年后要让自己再度升迁一格,委实有些难以服众。

  这么看来,似乎跳出来就是一个相当睿智的决断了。

  此时赵国栋心中仿佛有些空明剔透,站得越高,看得越远,领导们的目光始终高人一筹。

  正如蔡正阳所说,想做事是好事。但是只有你站得越高你能做的你想做的事情才能效果更好,你绝不能因为你想要作某一件事情而放弃位置的升迁,只要你抱着是想要做实事这个想法,那么任行位置都有发展的空间。

  “别东想西想了,正阳既然招你进京,肯定也有很多话要和你说,你会大有收获的。在基层干有很多好处,但是一样有许多缺陷,许多更高层面的事情,你只能雾里看花一般难以了解到真实情况,什么心思都放在自己这一个摊子上,难免就有些失之于狭隘局限,我觉得你走出来是好事,不管是你要到能源部还是回到省里,都是一个机遇。”熊正林见赵国栋似乎还有些迷茫,点拨道。

  “有些东西并不一定要全部呈现出来领导才知晓,就像现在建阳的红火和宾州异军突起谁不知道是张广澜和老柳的本事,你在花林的表现。难道领导们就不知晓?不知晓怎么就会把你一下子放在了怀庆这个。常务副市长位置上?小子,永远不要小看领导们的洞察力和政治智慧。”

  赵国栋默默点头。

  “对了,你既然回了京,刘家一大家子你也要去拜会,现在刘拓也和我同一战线了,你知道了吧,他刚调任黑河省省委副书记、纪委书记。”熊正林漫声道,“我已经调到六室了,正好可以和你这个大舅子联手做点事情。”

  赵国栋心中一凛,随即领悟过来:“熊哥,我听说黑河问题很多啊。怎么中纪委要让你去冲锋陷阵?”

  “咦,你听说些啥?”熊正林全身一震,鹰隼般的目光投注在赵国栋脸上。

  “熊哥,要学会收集民意嘛。现在网络资讯如此发达,我建议你想要找线索,最好在一些地方网站或者贴吧中去钻一钻,你会大有收获的。”赵国栋狡猾的一笑。

  熊正林一愣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怒吼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