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五节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五节 乱花渐欲迷人眼

  黑河省问题很多”刘拓浓眉深锁,端起滚烫的茶杯久攒!经毫感觉不到热度,目光却和熊正林一样,死死锁定赵国栋眉宇间,似乎要钻入赵国栋脑海中探究个明白,“你怎么知道,熊正林透露给你的?”

  “恰恰相反,我也和熊哥说了。但他似乎并不太意外,我估计中纪委让他出任六室妾任,只怕就有要针对东北问题的意思。”

  赵国栋印象中,东北历来就是问题较重地区,辽东省会大案现在已经基本亮底,也引发了辽东全省的轰动,但是熊正林是在这个案子了结之后才调任六室主任,显然不是针对辽东省,那么也就意味着可能还有其他地区的问题已经纳入了中央视线,而这个时候刘拓也进行了调整。升任黑河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显然也是一连串举动之一。

  赵国栋也知道刘拓的官风在中组部时就不错,不爱和社会上人交往。也不怎么抛头露面,到辽省任职之后更是作风严谨,等闲难得在公共场所见到他,不少他们省委组织部的人甚至连刘拓在京里的家都找不到。这位大舅子的唯一爱好就是看书和琢磨时局,说得再庸俗一点,那就是一门心思想要在仕途上出人头的。在中组部蛰伏那么多年,下到省里也是谨言慎行,表现不俗。

  连熊正林都说中央之所以让他到黑河省担任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不仅仅是因为他出生于红色家族。更重要的是在辽省惊风密雨的波澜中他行得正站得稳。

  刘拓没有搭腔,他当然也对中央将他放在黑河省的意图有所知晓,但是现在黑河省那边情况他还不清楚,一些问题虽然有所反映,但是都还流于表面上,无法根据这些东西来判断什么。

  但是赵国栋说到熊正林对于黑河省问题不少这个判断似乎并不意外。这就不能不让他有些心惊了。

  作为黑河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他的工作性质和重心也发生了偏转,要从队伍建设和干部培养转到建立廉政机制和反腐上来,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挑战。

  熊正林的态度也就暗示着只怕自己一去黑河就愕面临着一个相当严峻的局面,这不由得让刘拓有些压力。

  熊正林在纪委系统有独狼的美誉,专好查处大要案件,出任五室主任期间,西部地区几桩大要案件背后都弃他的身影闪动,现在改任六室主任,只怕又要在东北卷起一波风暴。

  “哪里都有问题,程度轻重而已。中央现在高度重视反**问题,甚至已经提升到了关乎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高度,我想不仅仅是东北,其他地区也一样会掀起一波反腐风暴,黑河省当然也不会后人。”

  刘拓说得很原则委婉,看来这位大舅子现在也是愈发深沉了,即便是在一家人面前也难得暴露出他的真实想法和意图,赵国栋也只是笑笑。不再多提及这个话题,也把自己的工作要调整的情况给对方提了一提。

  对于赵国栋工作调整刘拓有些意外,但是赵国栋介绍了自己目前情况之后,刘拓却很明确的给出了态度,建议赵国栋接受蔡正阳的意见,到能源部里来过渡一下。

  拿他的话来说,到中央部委里锻炼不仅仅是滋养人脉问题,更重要的是现在地方上都有这样一种观感,那就是地市级领导最好能够从基层起来有丰富工作基层经验,但是另一方面也应当有在省直部门工作经历,这样对于领导的眼界视野以及人脉美系都有益处,对于在地方开展工作也更方便。

  不能不说赵国栋当初在花林县工作如鱼得水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在省交通厅的工作经历,否则他在花林工作局面的打开就不会那样容易。如果赵国栋能够在能源都有过锻炼经历,不仅仅对于赵国栋日后重新回到地方上工作大有稗益,对以后要更上一层楼到副省级干部这个层面更为重要。

  刘拓的分析在赵国栋意料之中。也符合目前的用人规律。

  现在从中央到地方用人尤其是在主要领导的任用上都有着这样一种趋势,那就是要么你来自上边条条部门,但是必须要在基层锻炼过,有着较为丰富的工作经验,要么你来自基层,但是你一样需要有在省直部门或看中央部委有着一段上挂锻炼的履历,这样能够使干部在处理各种问题时更开阔的视野和更丰富的经验,对发展经济更有路子,应对复杂局面更有办法。

  对于赵国栋有些遗憾在怀庆的工作刚刚打好基础,刘拓表示能够理解。但是女一今才有得。他认为赵国栋已经在基层有足够丰富的,作程碰川,尤其是搞经济发展的能力已经获得了省里边主要领导的认可,没有必要在拘泥于一城一地的得失,怎样寻求自我提升和突破才是更重要的。

  这个提升突破并非纯粹是指在能力上的提升突破,而是要在领导心目中印象的提升突破,对于已经在基层市县沉浮了七八年的赵国栋来说。在怀庆干一年市长与在国家部委里锻炼一年或者省直机关里打磨一年意义绝对不一样。

  和刘拓一番长谈还是让赵国栋颇有收获,刘拓也认为面临**召开只有一年时间,从中央到地方都会出现一波调整变化,安原省也不例外。

  宁法蒸蒸日上,而应东流一样是颇受好评,最后这一年里安原省两位主要领导在用人做事上肯定还有一些碰撞,尤其是怀庆班子也将面临洗牌的情形下,如果真如赵国栋所说谭立峰将出任怀庆市长的话,仅仅一年时间的市长经历加上应东流的即将上位,谭立峰也未必能顺理成章的接任离任的陈英禄,这其中还有相当大的变数。

  能够跳出在外,等待合适时机,无疑是一个相当明智的选择。

  两人在商讨间,刘岩也回来了。

  在国家能源部刘岩也干得挺顺手,作为从国家经贸委过去的老资格元老,他目前也是在四位副部长中排位第二,分管电力司、石油和天然气司、蝶炭司三个。主要业务司,他一度也想要下到地方去,但是一直没有合适机会。

  尤其是见到自己兄长从辽省组织部长升任黑河省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之后刘岩心中更是羡慕,只是在自己嫡亲兄长刚刚升职,他也知道自己目前下地方的可能性不大,也只有在能源部里老老实实做些实际工作,等待**召开前后的变化了。

  独自站在华澳中心家中的寄前,赵国栋有些茫然,难道今后的这一年自己就要在这里呆上一年,想一想一年时间似乎也不是很长,但是一年后呢?一年后自己就驾定会离开么?

  蔡正阳不会再在能源部长位置匕继续呆下去了,他会去哪皂,是下地方还是换一全部委继续留在京里?赵国栋判断对方下地方可能性更大。

  那自己呢?赵国栋不认为自己跟着蔡正阳下地方就可以一帆风顺。实际上他并不喜欢生活在什么人的阴影之下,他更希望能够在一年后重新返回安原,那里才有自己事业的根基,不管是怀庆还是宁陵抑或是其他那个地市,他更喜欢在基层的方上施展自己的抱负,看着一座城市在自己的规发和努力下一天比一天变得更美好,老百姓的生活一天比一天更富足美好,这就是他的想法。

  淡色调的室内装饰和窗帘让人感觉素雅宜人,赵国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手播弄这放在窗台前花架的植物,虽然很少回来住,但是仍然每周都会有家政来负责整理保洁。以保持室内的整洁。

  刘若彤的不在让他感觉不到一丝家的气息,但是他必须要学会适应。刘若彤生来就不属于家庭,她有她的事业,就像自己也有自己的事业一样。

  电话响了起来,赵国栋皱了皱眉头,随手看了看电话,是安原那边的电话,自己可能要调离怀庆的风声虽然还没有传出去,但是赵国栋知晓这种消息瞒不了多久,也许就是三五天之内就要传遍整个怀庆,只是现在自己究竟去哪里还是一个未知数。蔡正阳希望自己去能源部里,而戈静的意思却是希望自己可以到省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而韩度也一直对赵国栋印象很好,这让赵国栋有些犹豫。

  他不知道希望自己到宣传部是谁的意思,宁法还是应东流,抑或是戈静的自作主张?留在省里边,自己自然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日后安原局面有所变化自己便可以顺理成章的走进领导们的视野,但是却失去了一个在中央部委镀金锻炼的机会。而去了能源部固然有诸多好处,但是劣势一样存在,那就是如果安原局势变化,自己未能回到安原,自己道路就会充满了不确定性。

  又是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