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九节 珍重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六十九节 珍重

  日航的素质也并不比东航、南航的好多少。赵国栋坐在心加一就有一种半梦半醒之间的感觉,至少服务员没有人询问自己是不是不舒服。就连询问是否需要饮料也是那种公式化的虚伪笑容。

  半个月之内全数搞定,赵国栋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具木偶,一切按照既定程序运转,免去市委副书记职务,辞去市长职务,在市人大十六次会议上的感言,一切历历在目,却又像已经过了很久。

  戈静和燕然天与自己的谈话。最后宁法和应东流也分别和自己进行了谈话,这很少见,不过让赵国栋稍稍安慰的是,几位领导和自己的谈话并非装腔作势敷衍了事,即便是燕然天和自己沟通也十分顺畅。

  燕然天对自己在工作中的表现给予了肯定,同时也指出了自己工作中的不足,不能不说这个老狐狸目光还是相当锐利的,基本上能捕捉到自己心理活动轨迹,虽然都是点到即止。但是还是让赵国栋心惊不已,能混到这份儿上的确都不是善茬儿。

  如果说现在赵国栋现在已经能心态平和甚至是略有一丝期待的看待自己这次调职了,那么唯一让赵国栋感到有些抱憾的就是自己暂时失去了与这些不朝夕相处共进退的战友们一起继续战斗的机会。

  几乎所有人都对自己的突然调职感到惊讶,虽然自己也提前和他们通了气。但是他们还是流露出了不解和不舍,赵国栋也有些难受,一起共事三年,这份感情难能可贵。也许只有短暂分离。也许就再无机会在一起共事。

  赵国栋把令狐潮安排到了怀州区担任县长助理,在这个问题上并没有什么人有多少异议,就连素来和赵国栋格格不入的吕秋臣刘连昌也没有半句多余废话,人都要走了,再要斤斤计较,未免显得太不厚道,何况赵国栋走到能源部任职,谁都知道这一去就能给赵国栋又披上一层金色光圈,日后保不准回来到哪儿任职,也有一份香火情。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一走,段其言这个建委主任,于文亮这个副秘书长,作只怕就没有那么愉快了。唐凌风想要进庆州区委常委兼任政法委书记这事儿,估计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甭管怎么说,一朝天子一朝臣,自己的离去,那些被打上了自己烙印的人马都多多少少会受到一些影响。而他们的命运一样和自己以后的发展脱不了干系。如果自己能继续保持上升势头,只怕他们的境遇就会好一些,若是自己脱离了这个范围,一切就要靠他们自己了。

  自己的突然离开也的确给怀庆带来一阵混乱,不管怎么说,自己在怀庆这三年因事到人,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一样也赢得了不少人的尊重和认同。赵国栋不在乎的最谁,在他看来,你把该得罪的都愕罪了,也就谁也没有得罪了。

  赵国栋膘了一眼上方行李架上的箱包,自己可真是简单,从怀庆到京里,就这么一个,包就打整了。几件洗妆用品和换洗衣物,还有几本平常自己经常要看的书,便再无其他东西了。

  想想也是,真没啥可带的,离开怀庆时,倒是收罗了一大堆怀庆土特产,但是这些东西带到京里去也不方便,但是不带去,似乎总有点落寞的味道,索性就直接邮寄到家里,连托运都省了。

  飞机在气流团中轻微的颠簸起来。空乘温柔的声音提醒大家系好安全带,向下一看,飞机下方视野很好,天气睛朗,可以俯瞧大地,越过秦岭淮河一线之后,下边的植被明显发生了变化,比起南边的一片青翠葱绿,这边的植被就显得有些零散了,而大块大块的土黄色平原土垄显的格利喇目,估计是在豫晋交界地区了。

  这一去,三千里,赵国栋轻轻吟诵这句话,今宵多珍重。

  赵国栋还真没有想到单婷还有这样细腻的心思,替自己在安都广播电台点播了一首《今宵多珍重》。

  当他收到手机短信时,他正在去机场的路上,打开收音机,就听到了这首单,祝赵先生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路顺风。

  这让赵国栋相当感动,他并没有帮单嫂多少,但是单婷在贸洽会上的精彩表现的确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许乔秘书换人时,赵国栋想到了单婷,就随口给许乔推荐了一下。

  最后许乔亲自考察了单妈的情况,除了单婷的文凭差了一点外,其他都很符合许乔的胃一,上果许乔怀是选择了单娇,仅此而只,一切都是靠单姆自”以许乔的性格,如果不合她的意,她也不会因为是赵国栋推荐来的人就勉强留下,秘书是身边人,那的确需要合胃口。

  怀庆的一切的确留给了赵国栋太多美好回忆,以至于明知道自己到能源部挂职象征着一条康庄大道他还是有些不舍。

  安原省委组织部通过中组部与商务部、能源部、财政部、水利部、国家教委等几全部委达成了干部交流任职的意向,能源部综合司一名司长到安都市任市长助理,而赵国栋则交流到规划和发展司担任司长,交流时间初步定为一年。

  赵国栋并不想担任这个规划和发展司司长一职,但是蔡正阳明确告诉赵国栋,让他到能源部来挂职并不是让他在这里休养,而是要扎扎实实干点实在活计。

  能源部成立四只,相当多原来属于国家经贸委的只能录离出来分到了能源部,而原来的电力部、煤炭部、核工业部中凡是涉及能源方面的行业职能管理和大型企业也一并交到了能源部旗下,而能源部组成*人员也是从多全部委里抽来人员组成。人员狗成相对复杂,蔡正阳也是花了不少精力才算是把这边人事理顺。

  对于赵国栋在国家能源战略方面的一些看法,蔡正阳一直颇感兴趣。事实上他在担任能源部长时出台的一系列政策在很多方面也是受到了赵国栋原来和他提及的一些观点影响,他不像有些人觉得接受下边人观点就会矮人一头,相反只要他觉得有道理的观点,他都会不遗余力的推进。

  正因为如此,当宁法和蔡正阳谈及赵国栋问题时,蔡正阳相当率直的表示可以让赵国栋到能源部来锻炼锻炼,这让宁法都有些惊讶。实际上他也是希望赵国栋能够到部里来,帮自己打开思路,寻求在国家能源战略和步骤上尝试更多的创新。取得更大的突破。

  飞机终于颤抖着降落在机场上。京城的十月已经略带一丝凉意,碧空如洗,阳光明媚,但是阴凉处传来的凉风让赵国栋意识到南北之间的气候差异。

  部里来了一辆帕萨特接赵国栋。来接近的是部办公厅的一名小伙子。挺干练的一人,比赵国栋略听口音也是北方人,不过不是地道的京味儿,更像是来自齐鲁。

  帕萨特是上汽大众推出的主打中端商务用车,德国人的严谨和中国人的恋旧将使这种车型在没有大的变化下畅销十年不衰,虽然年龄比不上它的同门兄弟桑塔纳系列和捷达系列,但是在中端车型中,帕萨特的口碑一直不错。

  “赵司长,您家在哪儿?我先送您回去吧,马主任让我告诉您,您可以先休息几天,再到部里。”

  坐在副驾上的小钱一直在后视镜里小心的打量着赵国栋,赵国栋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不过他并不在意。

  自己到部里大概也会激起不少波澜。蔡正阳虽然是从安原走出去的干部,但是在组建能源部的过程中。他其实并没有从安原干部中带过去多少,除了原来安都币经委一位副主任在他以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身份组建能源部时被他带到了能源部筹备办公室现在担任了办公厅主任外,其他在没有人是从安原过去的。

  钱恩荣的确对赵国栋有些感兴趣,他大学毕业就分配到国家经贸委。能源部一组建便过来,也算是能源部嫡系元老,但是无论是在经贸委还是能源部,他见过这种交流挂职的领导干部不少,但是像这种从地方到部里来交流挂职却直接担任一司之长的,他却从没见过也从未听过。

  当然这位年轻的过分的司长是从安原过来的,肯定多半都与部长有些瓜葛关系,据说这位司长还是从一个地级市市长平挂过来,也就是说这个家伙在地方上就已经是厅级干部了,这对钱恩荣来说简直就骇人听

  “嗯小钱,我家在华澳中心,请你告诉马主任一声,我休息一天,后天到部里报到上班。”赵国栋淡淡的道。

  华澳中心?钱恩荣一怔,真没有想到这位赵司长家安在华澳中心,异他口音是按原味道啊,怎么会家住华澳中心呢?

  “明白了。”钱恩荣虽然一肚子疑团,但是却不敢多问,点点头。

  推荐票呢?兄弟们,笈发可危了。雄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