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五节 隔空竞争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五节 隔空竞争


  胳膊横放在胸下腹间,一只年抚弄着耳下的发梢。嘟汹肌局的目光似乎要漫过赵国栋的心田。

  “看你样子的气色也不像你自己所说的那样不堪嘛,要不就是你的适应速度真的很快”比起上一次见面,你脸色可要明朗多了。”

  果绿色的领羊绒衫让寇答的胸前露出一抹细腻的羊脂玉,在那条横放在胸下的胳膊挤压下,胸前那对落蕾翘起显得震撼般的惊心动魄,颊间的一抹玉绯色不知道就是腮红还是暖气的缘故,把这位比赵国栋只小一岁的女性衬托得格外明丽动人。

  “人到哪儿都要学会适应,否则就要被淘汰赵国栋展颜一笑。“我不想被淘汰,所以就必须适应。嗯,而且我对我现在的工作也充满了兴趣,只是刚刚接手这份工作。要想尽快学会上手,委实辛苦了一些

  “辛苦?噢,这句话似乎不应该从一位司长大人嘴里冒出来,我们这些办事人员那该怎么办?”寇答明媚的笑容让人总会有一种要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这女人的娴雅闲适有一股能渗透人心防的天生魔力,对赵国栋来说,和米娅的慵懒曼妙一样,有着异曲同工的杀伤力。

  “各人有各人的忙法,不能相提并论。”赵国栋搅动着板啡杯里的咖啡,晚间他本来不喜欢喝咖啡。但是似乎在这种场合下喝茶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嗯,各人也有各人的活法。萧致远进京了,在全国青联。”寇答随口道。

  “啊?”赵国栋一怔,随即笑道:“真还看不出,致远这小子还行啊。居然奔到了青联,不简单啊。那可是个出人才的地方,能在里边染一水,铁定发达

  “他比你早进京两个月,我看你们俩似乎都是比肩再立啊。”寇答悄角浮起一抹微笑。

  赵国栋还真不知道萧致远调进京了,他只知道对方先是借调到了省团委,后来就正式调到了省团委。没想到一年多时间,这小子竟然就能又来一招乾坤大挪移,火箭般的窜到了全国青联,看来他是下了心思要在仕途上拼一回了。

  寇答看着眼前这个泰然自若的男人,看来萧致远的进京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震惊,这个男人似乎永远都能以一种相对温和的心态来看待一切,除了在床上,似乎就找不到他能漏*点爆发的时候,想到这儿寇答就是一阵耳热。

  寇答能感觉得到萧致远似乎一直把赵国栋当作了追赶对象,从他到京之后约自己见面时活酒不觉的话语就能感觉得出这一点,总会在不经意间谈及他自己一旦回安原将会如何如何,丝毫没有表示他会在青联一直呆太久的想法。

  “萧致远好像有个远房叔叔在人事部寇答忍不住补充道。

  赵国栋又是一愣,脸上笑容更盛。“不管咋说,能到全国青联,那都不是凡品,多少都得有点能耐。要不你在哪儿也混不走。”

  “那你呢,是不是哪儿都能混的风生水起?”寇答抿嘴咬唇轻笑着问道。

  “嗯,风生水起这个词儿不能随便用,不过我自信能在能源部干的很好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却半点不含糊,“绝不会比致远那小子在青联干得差

  “那当然,你现在都是司长了,萧致远不过就是社团工作部一普通角色寇答目光如水。

  “不尽然,我所说的不会比他混得差,是指我们各自干的工作,而非职位,也有在司长厅长位置上尸位素餐的,也有在一普通位置上干得出色的,这二者没有必然联系赵国栋摇摇头,“不过哪天还得召见一下这家伙,祝贺他一下,嗯。应该是相互祝贺一下

  “嗯,咱们这个,班好像现在从政的就只有你、萧致远还有冯明凯了吧?”寇答叩了一口咖啡,“冯明凯听说可能也要下去挂职了呢

  “咦?你怎么知道?”赵国栋讶然问道。

  “怎么,难道说我就不能和冯明凯有联系么?。寇答歪着头反问。

  “嗬,冯明凯这小子装得挺像啊。在我面前说和班里同学都没有啥往来,就只和我有联系,没想到这小子还会这一手,呵呵,江瑶要知道。那还不紧张死了?”赵国栋怪叫起来。

  “呸!你别把别人都想得像你那么不堪!”寇答脸像火烧云一般红了起来,“前两个月,他陪他的领导到京里来办事吧,黔阳市的周书记进京来,周书记去办事儿,他就和我联系了,我们在一块儿聚了一聚。也把萧致远叫上了,他们俩较酒。冯明凯哪儿是萧致远对手啊,给喝醉了,弄得我和萧致远还陪了他一晚上。”

  “明凯这小子在酒这个问题上是他天生弱势,在仕途上走,没点酒量是有点难过,不过不算大问题。你只有一点酒量,旧…小就醉了没准儿别人就觉得你泣人耿自够朋友。“翅凹糊大着道:“他们周书记多半明年位置就要有变化,走之前总得要给他安排一下。多半是要到那个县去当副县长副书记吧。”

  寇答浅笑道:“国栋,他们俩可是都在酒桌上捶胸顿足要追赶你,不忿你走到了他们前面呢。”

  “欢迎欢迎,这也是隔空竞争嘛。”赵国栋咧嘴大笑:“我乐见其成,乐见其成。”

  “我看你是自信满满才对,觉得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你是不是?”寇答妩媚的瞥了赵国栋一眼,看得赵国栋心中一跳。

  “我没说这话,不过有一方面倒是他们永远无法赶上我。”赵国栋也不知道自己嘴巴会变得这样油滑无忌。

  “哪一方面?”寇答好奇的问道。

  赵国栋深深盯了寇答一眼,却是含笑不语。

  寇答顿时反应过来,羞得脸顿时红了起来,水汪汪的一双妙目更是情意融融,鼻腔里腻声轻轻哼了一声,却把头瞅在一边。

  情潮翻滚,尤其是见到寇答斜倚在椅座上故作矜持的姿态,赵国栋心中更觉得如沸腾的火山,站起身来,走过去,轻轻一搭寇答的肩头。肉感腻滑的肌体透过薄薄的羊绒衫传递出来阵阵情意,那乳罩肩带被赵国栋一抚似乎都顿时紧了许多。

  四合院依然保持着原样,除了保洁员定时来打扫整理之外,几乎一切都保持着原样,寇答踏进小院,那份久违的漏*点似乎就在全身弥散。甚至让她连迈步都有些困难。

  有些凉的锦被刺激的**的肌肤泛起一层小疙瘩,但是很快就在碰撞的漏*点中消融了。

  寇答完全迷失了自我,在赵国栋狂野的攻势下一败涂地,也许是太久的期待妾者说酝酿让她**堤坝一旦决口就在难以自抑。

  如清晨跳跃的小鹿,如夜半浅吟低唱的小鸟,如冬夜暖室中的羔羊。满榻余香。

  阳光透过窗格投射进来,两具**的**紧紧依偎。

  柔滑散乱的发丝盘缠在赵国栋颈间胸前,寇答睡得正香。

  一夜狂欢显然让她的体力有些承受不起,可是为了迎合情郎,她也只能曲意逢迎,一直到清晨都还梅开三度,最终才沉沉睡去。

  赵国栋想抽身,却又怕弄醒了睡得正香枕畔丽人,只能这样仰躺在床上浮想联翩。

  没有多余的话语,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两人就这么走到了一起,这是心有灵犀还是恋奸情热?赵国栋哑然失笑,似乎都不是。

  好在自己现在星期六星期天不再像在怀庆时候那样随时需要把开,现在只要是休息时间,关关手机也无关大局,没有什么特别大不了的事情需要在休息时间马上处理解决,也不会有什么突发状况需要自己马上赶到现场。

  这样旖旎风光的姿势一直保持了两个时,赵国栋实在难以忍受,正准备悄然起身,却未曾想到寇答的电话振动起来。

  电话显示屏上不停的闪耀着一个名字,萧致远,赵国栋推了推朦朦胧胧的寇答,寇答这才清醒过来。迷迷糊糊的支起身来,一手拉住锦被掩住自己胸前;一手接过电话看了看。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是萧致远。”

  “我知道。”赵国栋斜靠在床上,“他是不是在追求你?我记得他好像也早就结了婚了啊。”

  “哼,他和你一样。”寇答也说不出自己为啥对和赵国栋在一起就没有半点不自然的感觉,可是和萧致远在一起就总觉得有些腻妾,要说萧致远也不是太差,是他那种有点夸张的风格还是喜欢活活不绝卖弄口才的表现,寇答也不知道,总之萧致远难以入她法眼。

  “喂,致远啊,我在外边呢。今天有事儿,嗯,和几个朋友在一起。改天吧。”寇答一脸无奈的摇摇头。

  “女人啊,骗起人来总是这样举重若轻。”赵国栋轻叹道。

  “那也是善意的欺骗,他如果知趣儿就应该知难而退了,我和他说过不可能。”寇答媚眼如丝,“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觉得你投缘,也许就是一辈子投缘,不入眼,也许就是一辈子难以走到一起。”

  “那就是属于感性人物,凭直觉交朋友。”赵国栋起身穿衣,“直觉有时候会出错,但是却能交到真正的朋友。”

  “比如说你?”寇答咬唇注视赵国栋,撑起身体,几乎全裸的**露出来,肥瘦得宜,珠圆玉润,好一具东方维纳斯的形体。

  赵国栋一边扣纽扣,一边回目深视:“没错,如果你认为我是的真正朋友,那我肯定就是你一辈子的朋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