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六节 国电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六节 国电

  兄实的生活总是让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京城已经迎联、冬以来的第三场雪。

  不能不承认在部里的生活比地方上要有规律许多,但是这并不代表

  。

  当然你可以在工作时间之外自由自在的安排自己的日程,晚上看看书。打打电话,有合适的饭局坐一坐聚一聚,联络加深一下感情。

  在部里涉及对口部门着实不少。国家计委、经贸委、财政部、外经贸部、水利部、环保总局、安监总局、人行、证监会、海关总署,几乎样样都可能涉及,好在褚鸿生和谢科两个副手和下边几个处长似乎也都意识到了赵国栋这个司长绝非他们最初的安原土鳖,也都收敛了心性,还是按照各自的工作推进走。

  谢科更是在扛起了赵国栋交给了他的任务之后,一门心思想要在这上边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他已经通过关系打听清楚,赵国栋和部长关系在安原就是非比寻常,若非如此。怎么会直接调任司长。而这位赵司长据说还不乐意到部里来,一心想要留在安原发展,估摸看到部里来那也是镀金之旅,这就让谢科心思就更活泛了。

  “赵司,政策法知司送过来一份征求意见稿,主要根据国家新能源发展纲要的一系列扶持政策和管理规范,您看看。”谢科不知不觉已经将平常称呼赵国栋为赵司长的那个,“长”字给省略了,他觉得这更能显示出他和赵国栋之间亲密有度的关系。

  “唔,坐吧,终于还走出来了,真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啊,我早就在催他们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尽早把这个东西拿出来,我们司也需要对照这个东西来尽早制定近期发展规划。”赵国栋接过谢科递过来的文件。认真看起来,“老谢,你看了感觉如何?”

  “还算是言之有物吧,不过他们更多的是从政策角度来解,我觉的空泛了一些,具体落实到这个产业发展中国家应该从哪些政策上来给予明确支持,比如资金、财政补贴、税收等方面,可能是因为这需要和其他部委协调,所以太泛泛了。”谢科也是认真看过这份东西。

  “嗯,发展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不是喊口号,不是一阵风,这需要长期具体的政策支持服务,至于规范和管理这都是其次的问题了,虽然新能源和可再生资源发展不是新生事物。但是我们要看到这方面我们国家所处的劣势,随着环保理念逐渐在国外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日益深入人心,我判断不久的将来,国际上这个理念就会成为通行标准,而且很有可能成为强制性标准,会有一系列的政策制度出来,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必须要保持足够清醒的头脑。要有未雨绸缪的预见性。”

  赵国栋看完这份文件放下,“这和我们在进行的调研也有很大关系。老谢你要留意一下,可以结合我们这个调研内容进行完善弥补。”

  “赵司,我有个想法,西欧在新能源和可再生资源上有比较先进的发展经验,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方面可以参考学习借鉴一下西方的经验,我查阅了一下有关方面的资料,像德国、瑞典、芬兰这些国家在发展新能源理念、政策和技术上都颇有独到之处,您看我们是不是可以组织一下去看一看,也算是为我们这些井底之蛙开开眼。”

  谢科说鹅良委婉,但是意思却很明显。

  赵国栋笑了起来,“老谢,是不是处里那些人又有啥想法了?”

  谢科也笑了起来,“赵司,咱们不能只看到别的部委一批一批出国考察学习,咱们能源部也要与时俱进开拓眼界不是?今年其他好几个四也都组织了出国考察学习,就咱们司因为张司长当时考虑到要到党校学习。所以就一直压着,现在您来了,也该替司里考虑一下,何况我们目前工作出去考察也的确有助于提高大家的认识观念。”

  赵国栋也知道这种事儿是不可避免的,考察学习肯定有必要,接受新观念新理念新经验,探索自己国家发展的道路,这都需要借鉴国外先进的一面,但是其间也就不可避免利用这种机会游玩一番,也算是中国式特色的公私兼顾吧。

  “嗯,这事儿说到这儿吧,你拿个意见出来,主要考查内容和对象。最好和其他司联系一下,看看有没有需要共同考察的内容,咱们司里哪些人参加,我估计年前恐怕有困难,只能考虑春节以后了。

  ”赵国栋也不反对,“另外也考虑一下部属企业里需要参加的人员。考虑得周到细致一些。”

  赵国栋一番话让谢科心服口服。瞧瞧,这就是领导的高明之处,自己一露口风,对弈就能考虑如柑冠,把部属企业考虑讲来,既可以增强说服力。又可以卿咒化国后的一些开支,部属企业可要比司里宽裕太多。

  “行,年前肯定不可能,事情都多,部里也不会同意,年后四五月份最合适,我和其他司联系一下。主要还是针对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行业发展这一块,不过您得先和阳部长通通气,让他有个底儿,他们领导开会时合适时候也好提出来研究。

  ”谢科提醒道。

  “好了,老谢,你上心的事儿我也挂记着,放心吧。”赵国栋笑着摇头,“司里工作可别撂下,落后了部里领导也不能答应不是?”

  “赵司,这一点您就放心,我管这一块您放一万个心,保证让领导都满意。”谢科喜滋滋的道。

  看到谢科从赵国栋办公室里满面笑容的走出来,褚鸿生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这段时间老谢往赵司长那里跑得格外勤,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忙乎些啥,除了那个调研之外,也没见老谢琢磨出个啥新鲜事儿出来啊,

  司长位置尘埃落定之后褚鸿生也一直在痛定思痛,他原来一直认为前任司长离任,理所当然的应该是自己,但是赵国栋的半路杀出的确出乎意料,甚至连反击之力都没有。先前都去防着部里其他几个司的司长了。却未曾想在没有听到半点风声之前,就已经敲定了。

  姓赵的能一下子折腾到司长位置自然不简单,脱不开蔡正阳的关系。褚鸿生自然无法和蔡正阳较个啥劲儿,接受现实是最明智选择,但是接受现实并不意味着自己就只能坐等,赵国栋有时候流露出来的口吻似乎暗示他自己并不会在能源部呆太久,一年?两年?还是三年?褚鸿生不确定,这也给褚鸿生带来了难题,他该怎样定位对赵国栋的态度。

  褚鸿生知晓阳部长似乎对赵司长不是很感冒,虽然赵司长对阳部长很尊重,但是阳部长却鲜有对赵司长的工作提出多少赞誉和表扬的言语。这在之前张司长担任司长期间阳部长却是屡屡表扬的。

  也许自己应该多向阳部长汇报汇报工作?褚鸿生有些犹豫。

  褚鸿安注意到走进赵国栋办公室那个男人是国电公司副总董明堂。

  看董明堂进赵国栋办公室的随意劲儿,似乎和赵国栋很熟悉,而里边传来爽朗的笑声也证明了这一点,董明堂怎么会和赵国栋如此亲热?

  董明堂的确是专程来拜访赵国栋的。

  事实上从得知赵国栋调任规划和发展司司长一职时董明堂就知道赵国栋的升迁之路还将继续,蔡正阳和赵国栋之间关系只怕整全部里唯有他最为清楚,蔡正阳还在安都当副市长时就能带着赵国栋一起吃饭,这是多少年的关系了?

  董明堂的到来让赵国栋心情变的好起来,这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从他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两人就一直保持着十分密切的联系,虽然在赵国栋调任怀庆市副市长之后两人的联系少了一些,但是赵国栋到京里或者董明堂到安原,两人都还是要电话联系,只要有时间,两人也要在一起吃顿饭。

  赵国栋知晓董明堂因何而来,要说起原委应该还与自己有关。

  国电集团老总两个星期之前被秘密双规,这是蔡正阳就任能源部长之后下辖国字号企业里第一桩大案,好在这个案子的线索是被部里先行掌握,然后获悉部分证据之后由部里交给中纪委,中纪委随即接手,一下子牵连出一连串大案,甚至还将国电老总在滇南任省委书记时的不少问题也给翻了出来。

  赵国栋的后世记忆中告诉他这位国电老总是要出问题的,而且还秘密潜逃到了国外,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告诉了蔡正阳,听一些朋友说这位老总整日躲在沪江遥控指挥,而且在滇南任职时便很不干净。

  这引起了蔡正阳的高度关注,他知道赵国栋是个不轻易说人坏话的人,而他敢于这样说出来,肯定是相当可靠的依据,当然他也不会去问赵国栋是从何处得知这些东西的。既然有较为明确的东西,部里纪检组也可以在密切监控对方的同时,进行先期调查。

  很快就大有收获,蔡正阳相当果断的带着海青山直接向国务院分管副总理和中纪委有关领导作了汇报,于是就有了一连串的行动,国电集团顿时陷入了风声鹤唳的境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