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七节 帮人即帮己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七十七节 帮人即帮己


  心国栋对董明堂的到来并不排斥。相反他也有意和董明帝拉近关系。

  国电最早是正部级单位,后来在能源部成立之后,电力、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行业巨头纷纷实行政企分开,国电集团成为副部级单位。也就是说国电集团老总是副部级,手中掌握的资源和权力甚至比你一个副部长还要大得多,这也是能源部成立之初,许多部属企业不太买部里的帐的主要原因。

  除了蔡正阳这个。部长因为是从国家经贸委副主任过来一直是分管能源行业的领导,这些部属大企业老总们还买帐外,其他副部长几乎就是无法叫得动这些大佬们。

  好在蔡正阳也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能对能源部理顺关系的重要性。很快就选了几个单位来立威。免了一个老总和三个,副总,着实起到了震慑作用,当然这也是得到了国务院的大力支持。

  自此以后这些部属企业老总们才算是收敛了许多,但是像国电集团和中石油、中石化这些超大型企业的一把手们,作为一般的副部长你还是很难让他对你言听计从的。

  “怎么了,面带愁苦之色,老董,不至于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不会是你也被卷进去了吧?”赵国栋笑眯眯的替董明堂泡上一杯竹叶青,董明堂赶紧双手接过连连道谢,两人这才坐下。

  “我若定有事儿,还敢登你的门?”董明堂脸上还是有一抹忧色。

  “那你一副如丧考批的模样干啥?”赵国栋笑了起来,“你们原来那位老总出事儿是迟早的问题,喜欢女人也就罢了,也不至于围着女人裙子连步都迈不开了,他在沪江修行宫的事儿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你们国电集团党委难道一无所知?老董,你摸着良心说,你是他出事儿之后才知道?还是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赵国栋钓利的言语挤兑得董明堂唯有苦笑摇头。

  “老董,你甭光摇头,我敢说你们国电集团党委成员里谁都知道,他几个月不参加一次党委会,就让一个秘书给你们发号司令,你们个个,都是装聋作哑,这一次不是部里得到消息痛下决心,不知道还会出啥事儿呢。”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就凭这一点,你这个,副总就有推卸不掉的责任!”

  董明堂叹了一口气道:“国栋。你要说我们一无所知肯定不可能,但是说实话,我们的确不知道他丧心病狂到了这种地步。你想,他一个正部级干部,年龄也不算太大。要说也还有发展前景,仅仅是一些个,人作风方面的传言,我们作为班子成员怎么好多过问?毕竟也是些捕风捉影的事儿。至于说他家里那些人干的事儿,我们也隐隐约约知晓一些。我们得承认在民主监督方面有些软了,抹不开面子,怕得罪人,也抱着只要自己干净就行的想法。”

  “老董,得了,我不管你们那些破事儿,部里现在不是让刘部长临时主持工作么?你就好好配合刘部长把眼下局面撑起来,不能乱不能垮。先把工作理顺,步入正轨。

  ”赵国栋连连摆手。

  国电集团这一动险些就是一锅端。三名副总中一名财务副总被拿下。财务部经理以及其他多个地方部门的一把手都牵连进去,从他们那位老总和他的那个情妇那里收出了多本化名的外国护照,而且多半都是与中国没有签署引渡条约的国家。甚至还有中美洲一些与中国没有见交国家的护照。

  好在部里和中纪委出手都够快,那位老总子女亲属都办理了移民手续,准备移民出国,被中纪委在政法部门的配合下一网成擒,也算是能源部门打下的第一头老虎:

  “哎,现在集团里都是人心惶惶,不知道明天又得有谁被纪委通知去。去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这一下子垮掉了半个,都是些平时管事儿的,现在没有了主心骨,很多工作就没法开展,只能应付。”董明堂见赵国栋脸色有些不豫,赶紧把话锋一转,“不过好在有刘部长坐镇。倒还不至于乱了阵脚,我估摸着也就是这一两个月有些手忙脚乱,过了这一阵也就顺了,这些界也不是离了谁就转不了。”

  “老董,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这个时候正该是你显示国电元老领导作用和影响力的时候,刘部长主持工作那也是临时的,我相信部里对你们集团里每个,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那些只顾着争权夸利只顾着谄媚唯上,工作上却不思务实者,是没啥前途的。”

  赵国栋知道董明堂是想到自己这里来探探口,是国电集团老总何等重要的位胃,哪轮得到的插言只联行阳也不会和自己说这些,就算是自己帮了他一个大忙化解了眼前这个大祸患也不可能,如果不是自己提醒他,真要被那家伙逃出去了,这事儿肯定会给蔡正阳仕途带来很大影响,而现在则要轻得多。

  当然自己若是瞅着机会帮着董明堂说和说和也没啥,董明堂此人在这方面还算走过得硬,至少在这场风暴中他能安然屹立就证明了这家伙经济上还是比较干净的。

  董明堂来这里就是要听赵国栋这句话,他自信自己在国电集团这个老总位置上还是有些竞争力的,从东能集团到国电集团,他也算是一步一步打熬出来,要学历有学历,要资历有资历,要经验有经验,唯一欠缺的就是一点人脉了。

  尤其是上层人脉这是董明堂最大的软肋,否则他也不至于在东能集团副总位置上干得好好的,眼见得有望接任东能集团老总位置,一下子就把你给挪个,地方,名义上也算是提了。但是东能集团老总个置却被人家顺手牵羊给占了,到国电你又得一点一滴从头干起,这年头不仅仅是你能干会干就行了,那得要领导看的见欣赏你,董明堂对这一点感受尤甚。

  “呵呵,前途不前途的咱不敢多想,不过坐在这个位置上咱也得尽一份心才是,国电这么大一个家当,不能因为几个害群之马就给毁了,我相信我们国电集团绝大部分干部职工还是好的,腐化堕落的毕竟只是极少数。”董明耸乐呵呵的道。

  “老董,你这样想最好,你今天来不是光来我这儿叙叙旧吧?”

  赵国栋也不多扯这个话题,这个,话题两个人再深说下去就有些敏感了。国电集团最后会由谁来掌舵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副总和老总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是实权地位都千差万别,董明堂无疑是望着这个位置在努力奋斗,但是能不能上还的看他造化,赵国栋可以帮他一把但是成不成依然在两可之间,还得看他平素积攒的人脉和在领导心目中的印象如何。

  “没事儿,你来了部里,我也算是在部里有个能办事儿之余坐一坐喝茶的地方了,怎么,不欢迎我啊?”董明堂一笑。

  “嘿嘿,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吧?我这儿坐坐没关系,坐到下班我就陪你去迟迟涮羊肉怎么样?就怕你现在没这个心思喽。”赵国栋调侃对方道。

  董明堂也不介意,“另外我也想看看蔡部长在不在,有些工作也要和他汇报一下。”

  赵国栋微一蹙眉,但是转念一想,董明堂不是不懂规矩的人,他要直接找蔡正阳,肯定也是得到了主持工作的刘岩授意而来,看样子这家伙和刘岩关系也搞的不错。

  “去吧,他今天应该在。”赵国栋点点头。

  董明堂也不客套,站起身来。两人握手,“国栋,老哥现在就差这一把火候了,有机会帮老哥在领导面前说和说和,老哥其他不敢说,绝对不会让领导丢脸失望,这一点请领导放心。”

  赵国栋微笑着点头,“放心。你我两兄弟,有机会自然要说,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说。”

  “嘿嘿,国栋,说来惭愧,临到这把年龄还要来厚颜求官,自己觉得都不好意思。”董明堂自我解嘲的笑笑,“虚名丢不开啊。”

  “别那么说,在仕途上走,谁不求上进?不图啥,也图个给自己展示的舞台不是?”赵国栋摇头,“努力吧。”

  “嗯,有你这句话,老哥我也心安理得了。对了,你来京里这么久了,也没多少时间回安都吧?啥时候一块儿回安都,咱们俩兄弟找个,地方休息两天?”董明堂一边往外走,一边道。

  “行啊,这边冬天风沙大气候差。早想回安原去了,找个星期天吧。不过得等你忙过了吧,我估摸着这事儿也拖不了多久,国不可一日无主啊。

  ”赵国栋眨眨眼睛。

  “那就一言为定,我先过去了。再联系。”

  董明堂挥挥手走了。

  赵国栋送到门边,他知道董明堂这一趟来只怕又有无数人看在眼里。不过他不在乎,甚至乐见此情。

  董明堂是国电副总,在这次大浪淘沙中又得以展示自己清白,上个机会很大,自己帮他一把也算是帮自己,日后真要回到地方上去,没准儿就是自己求他的时候了。

  最后两天,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