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节 争锋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节 争锋


  蔡正阳注意到陆卑邦吊然没有多说话,但是对赵国栋饭攒口只观点时却相当认真,感觉对方似乎对赵国栋的意见很感兴趣,这让他不能不暗叹国栋这小子真是运气好。

  结副总理是从企业上干起来的。对工业有着很深的感情,而能源作为工业命脉现在日益成为国民经济的一个咽喉瓶颈,石油成为净进口国。电力短缺现象再度抬头,而环保问题更成为中国经济飞跃式发展背后的尴航

  赵国栋谈及的这个新能源问题无疑合了陆副总理的胃口,而且也不能不承认赵国栋这小子在新能源发展方向和步骤上颇有独到的看法,难怪建邦副总理这样感兴趣。

  蔡正阳对陆建邦心态揣摩得**不离十。

  作为分管工业的副总理,陆建邦对能源现状的了解自然非赵国栋能比,中国能源安全存在的缺陷和中国能源发展出路都一直是他在主抓工业这一块时关注的焦点,能源部这几年之所以能推进一系列改革大动作和他强有力的支持分不开。

  而国有能源企业能够走出国门大胆在中亚与欧美俄能源巨头竞争,能够打进非洲这个原来中国能源企业从未涉足的空白地带大获成功。能够获得金融部门的全力支持,这些都与他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屡屡阐明态度观点有很大关系。虽然这也在中央引来了一些其他不同观点,的非议。

  赵国栋的观点相当符合他的意图,中国能源安全必须掌握在中国人自己手中,中国能源渠道必须要实现多元化,赵国栋在上的发言很有点煽情,但是陆建邦欣赏,年轻人没有点朝气和热血,都和老年人一样暮气沉沉,那这个国家也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和源泉。

  如果说在会场上听到赵国栋煽情演讲只是让陆建邦对赵国栋有些许好感的话,那么赵国栋在会下畅谈新能源发展的观点就让陆建邦刮目相看了。

  午餐会当然轮不到赵国栋去陪陆副总理,赵国栋也很知趣的往远处角落里走。

  “你好,这边来坐!”

  赵国栋正琢磨着自己坐哪里才合适呢,就听得有声音传来,赵国栋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是几位身着军装的客人。大概是因为他们身份特殊,只有寥寥四五人,来自其他部委单位的客人们也都没有往这边凑。

  赵国栋愣怔了一下,环顾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别人,估摸着是叫自己。也就大大方方走过去。

  “哟,这么年轻啊,你是能源部发展规划司的司长?”

  说话的是一名少校军官,比赵国栋大不了两岁,一双利目挑剔般的在赵国栋上下逡巡,似乎要挑出啥岔子来。

  “赵国栋。”赵国栋彬彬有礼的点点头。

  另外一名身着海军中校服饰的男子微笑着点头示意,把手伸出来。“罗博。”

  赵国栋也伸出手握了握,把目光转向另外一个身着上校服饰的男子。对方目光沉静温和,看到赵国栋,目光望过来,也含笑点头,“沈东昭,张涵。”

  对方虽然没有介绍自己单位,但是赵国栋也知道他们既然敢公开着装亮相,也多半就是国际战略研究学会或者某某战略研究所的学者型军官。对于日益走向开放的中**队,这些人往往代表着军方的声音,表达中**方的观点。

  赵国栋也不妾问,对方愿意自我介绍他就听着,不愿意说他也懒得探究,萍水相逢,顶多也就是对方对自己的一些观点比较感兴趣而已,说得好,大家在一块儿可以多就大家都感兴趣的话题观点探讨探讨,不投缘,一拍两散,也没啥瓜葛。

  “没想到你们能源部居然还对我们国家战略安全能有这般看法,倒是少见。”说话的还是那今年龄稍轻少校军官,赵国栋琢磨着这家伙应该说就是那个上校军官介绍的张涵了。

  “能源问题关乎国家安全,其重耍性并不亚于国土安全,能源部作为国家主管能源行业的职能部门。自然也要关注能源安全如何确保。”赵国栋淡淡的道,他知道这些军队中的角色哪怕只是文职军官都是一个个牛气冲天眼高于顶,你的殷勤谦恭未必能赢得对弈的认同,还不如就托大一点,一言不和一拍两散。

  “哟呵,口气挺大啊。”还是少校军官有些寻衅般的扬起眉毛“说来听听,我们军队应该怎么确保我们能源安全?”

  “我不是说过了么?我们的能源利益在哪里,军队就应该出现在哪里。如果在中亚,那么我们军队就应该想办法进入中亚,“上海合作组织。不是也确定了要以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势力为主任么?为什么不可以藉此机会事协调和制。美国人都在中亚插手了,难道定要他富汗站稳脚跟我们才恍然大悟?”

  赵国栋虽非信口胡诌,但是也是有些夸张成分在其中,这本来也不是研究的领域,他只能从保障能源安全这个角度来考量,至于符合不符合现实条件,那不是他关心的事情,他们这些军方的研究机构,自然会去考蕊

  “唔,请继续。”那名叫做沈东昭的上校军官点点头。

  “美国人打阿富汗也好,积极准备对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发动战争也好。其核心意图只有一个”掌握中东一中亚这个能源宝库地带的控制权。确保军事利益转化为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为美国服务。”赵国栋侃侃而谈。

  “你认为美国会对伊拉克发动第二次战争?”上校军官脸带微笑

  问。

  “如果没有彗星撞地球这样的意外发生,这场战争不可避免。”赵国栋俏皮的回答道。

  “哈哈哈哈!”几名军安都笑了起来,显然他们都对赵国栋的预测感到十分有趣。

  赵国栋也不在意,这种事情现在谁也不会相信,赵国栋也并不关心这件事情的发生,因为他根本无法改变或者阻挡,即便是目前的中国也一样无法阻挡改变,谁都对伊拉克人的死活不关心,关心的只是他们地下的石油。

  “你认为我国的能源安全可以通过开辟中亚渠道保证?”上校继续问道。

  “狡兔三窟,把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甚至两个篮子里都是危险的。中亚只能是我国能源来源的一个重要渠道,在目前来说它是我国最合适的切入点,有“上海合作组织,这个政治框架,中亚诸国和我国在经济上互补性较强,我国目前经济实力已经具备了向外投资获得战略资源的基础,种种条件可以促成我国在中亚诸国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拓展我们的影响力,确保我国在这个地区的利益受到尊重。”

  “那你的意思是就算是有了中亚这个补充渠道,我国能源安全依然存在问题?”海军中校问道。

  “当然,随着我国经济快速发展,中亚地区的能源只能从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能源进口压力,但是从中东地区获取能源主要是原油的这个局面不会得到根本改变,所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拓展来源渠道,比如非洲,中国和苏丹的合作发展已经是一个相当好的示范,安哥拉、尼日利亚、刚果,这些国家都应该是我们重点考虑发展的对象,当然还有纳米比亚和尼日尔。”

  “纳米比亚和尼日尔?”少校军官惊讶的问道。

  “我指的是纳米比亚和尼日尔的钠矿资源,核能利用将在今后飞速发展,我国的铀矿资源远不足以满足我国经济发展需要。”赵国栋笑着道。中核集团和中广核已经在部里的统一规哉部署下积极向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进军,积极谋求和哈、乌两国建立合资公司勘探、开发两国境内的铀矿资源,尤其是在乌兹别克斯坦,中广核已经取的了突破性进展。

  “你们能源部近年来在许多地区开展的行动和合作的确很有吸引力。但是中国目前原油进口渠道还主要从中东,这个瓶颈始终无法回避。”海军中校道:“我听你的演讲时提到中**队应该放开眼界走出国门去捍卫我们自己的利益,你这个观点很符合我们的想法,但是目前我们人民海军还不具航”

  “不,如果我们海军建设指导思想不迅速转变,只怕我们这一代人老了,中国海军一样无法走出去。”赵国栋打断对方的话语,“这需要从国家战略层面来转变思想。同时也需要在战术层面上来推进。比如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加强与我们传统盟友巴基斯坦和缅甸的关系呢?如果我们的原油能够从缅甸经输油管道输往滇南,我们就可以绕过马六甲陷阱,我们的海军为什么不可以在印度洋上去游戈?我相信我们的盟友对我们海军的到来都会持热烈欢迎的态度。”

  赵国栋咄咄逼人的口吻让几个军官都是喘嘘赞叹,这位年轻司长所说的话未必符合现实,但是他的观点的确发人深省,当然这些问题也已经被各路专家学者们研究了无数了,真正要变成现实却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一般,不过赵因栋的观点的确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和欣赏。

  兄弟们,过了十二点就是下月了,七月老瑞更新不佳,不敢要票,但是下月老瑞一定要努力,还请各位兄弟们把保底月票支持一下,刺激老瑞加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