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一节 为官一时,做人一世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一节 为官一时,做人一世


  蔡正阳略略有些醉意,赵国栋鲜有看到蔡正阳喝了这么多酒,他一直陪着蔡正阳,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可是蔡正阳并无意回家休息,他也只得陪着。

  几个军官离开时都和他留下了联系方式,显然他们对赵国栋印象都很不错,希望曰后能够有更多的机会就这些问题进行交流,赵国栋也很愉快的接受了他们的邀请,在合适时候一起再聚一聚。

  “你小子是错有错着,今天的表现很好,建邦副总理对你印象很深,认为你的眼光和远见超过了一般人,我也沾着你受了表扬,说我慧眼识才。”蔡正阳心情很好,陆建邦不轻易嘉许人,但是一旦开口,那就说明他是记挂在了心上。

  “蔡哥,就凭我这两刷子也能入陆副总理的法眼?”赵国栋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有时候也叫蔡正阳蔡哥,“是不是陆副总理看到你的面子上顺口敷衍了两句夸赞话啊?”

  “哼,建邦副总理没有这种习惯,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不过你小子也别翘尾巴,你今天的发言可有些跑题,幸好你小子选取的观点还算是能吸引人,把大家给忽悠过去了。”

  蔡正阳瞪了赵国栋一眼,赵国栋一阵心虚,赶紧替蔡正阳送上茶杯,“蔡哥,本来就是一个自由发表观点的论坛,我也就是放得敞了一些,也不算跑题。”

  “行了,我不多说你,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做啥事儿也得有个分寸,今天也算是一个机缘,建邦副总理本来不一定要来的,一来却又听到你的发言和你后来的观点,颇合他胃口,算是留下个印象了。”蔡正阳有些感叹,“有些人你就是在领导面前呆上一年半载也未必能给领导留下一个印象,你小子可倒好,一来就成了。”

  “蔡哥,印象不印象的,对我来说无关紧要,是金子,哪里都会闪光不是?”赵国栋瞅着蔡正阳心情挺好,也就开起了玩笑,“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您能发掘出我来,那在陆副总理眼中不就更显不一样了?”

  “你小子,说你胖你就喘上了。”蔡正阳难得的笑起来了,有些感慨的道:“国栋,不要小看这个印象,现在也许你不觉得有啥,没准儿曰后就是领导不经意间一句话就能让你少奋斗几年呢。”

  赵国栋知道这其中的奥妙,陆副总理作为政治局委员兼副总理,一直有传言他可能在明年党的[***]极有可能还要更进一步进入政治局常委,至于担当什么角色却没有人能预测,只是高层的人事变化很微妙,你所期望的或者说你所预测的,甚至是媒体断言的,在最后没有揭开谜底之前都是虚幻。

  当然在党和国家领导人产生之前,还是有一些迹象征兆来表示哪位领导会进入最高层面,这有赖于国内各方面政治力量综合平衡整合,来确保政治局面的平稳运行。

  洪总理在下一届应该要退下来,作为坚定的国退民进支持者,洪总理在推进被效率低下和亏损所困扰的国企改革和中国加入WTO的进程中激流勇进,取得了令世界震撼的成就,但是国企改革导致的职工分流下岗带来的阵痛也引起了一些争论,他的某些观点在党内部分人眼中显得有些过激艹切。

  在这部分人看来改革进程应该要循序渐进,推进体制改革的同时也要考虑到中国这个特殊国情下的社会承受力,主张国家经济不宜太快和不加分类的退出市场,认为退出需要根据情况分阶段逐步退出,同时应该在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中加强国有经济的垄断地位。

  按照中国国内政治气候主张的中庸和兼容并蓄的原则,党内对于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主题下一直允许有不同意见,求同存异和明煮集中原则在高层中也能够得到体现,只是在某一阶段某一时期某些观点更占上风更能赢得主流支持而已。

  赵国栋知道自己这个层次还不需要去考虑太多,但是像蔡正阳这个层次就不能不考虑许多因素了,当然在他们这个层次,坚持自己固有理念是基本准则,这个层次上再来搞政治投机毫无意义,只会被所有人摒弃,当然这也并不代表你坚持原则就不需要讲求政治艺术,如果能够赢得一个未来的政治局常委的认同,无疑对蔡正阳下一步的发展有莫大的裨益。

  ***************************************************************************瞿韵白轻轻叹了一口气,看了看试纸,发了一会儿神,这才把试纸丢尽垃圾筐里。

  这都是在王朝饭店那晚惹的祸,没想到去年一年多时间里也都没有刻意避孕,现在却会在国栋调到京里去之后这么春风一度就会中标了。

  那是瞿韵白到京里办事时,久违的两人自然是缠绵难舍,谁也没有在意,也许是分隔太久,也许是激情爆发,总之就这么一遭就有了。

  事实上她有些感觉,月经没有按时来,加上乳房有些发胀,这些都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现象,现在用试纸一查,果然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好在她已经在半年前就取得了香港永久居留权,倒也不至于这个时候手忙脚乱,只是这事儿得必须让赵国栋尽快知晓。

  一直到知晓自己怀孕的前一刻瞿韵白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做好了做母亲的各种准备,但是当她知晓了自己腹中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之后,胸中涌起的无限情怀竟然让她有一种迫不及待想要将孩子生下来的冲动。

  赵国栋说过希望和自己有一个孩子,虽然他无法光明正大的作一个父亲,但是他希望能够有一个孩子能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一个除了事业工作之外的希望和寄托,瞿韵白很感动,但她也同样清楚这中间有相当的风险。

  自己和赵国栋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几个人知晓,但是天孚集团高层几个人却是知晓的,尤其是如果要有心人要追根溯源,就可以查得到自己在天孚的股份是来源于赵孚望的赠予,当然在开曼群岛注册的特殊目的公司经过一系列的艹作会很好的掩盖这一切,但并非天衣无缝。

  当然就算是捅出来,仅凭赵孚望的赠予也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肯定会引起很多人怀疑,凭什么赵孚望会将价值亿万的股权资产赠送给自己,这中间有什么猫腻?自然而然就会怀疑到赵国栋的头上,仅仅是这些怀疑平素也许没什么,但是如果在一些特定时段,也许就要成为一个难以估料的定时炸弹。

  赵国栋回到浅湾别墅时,发现瞿韵白一个人在家,显得心神不宁,自己进屋,她的脸色也有些古怪,不像以往那样如沐春风。

  他觉察到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会有什么能够让瞿韵白如此,天孚那边也没有听说有啥大事儿,一切都是顺风顺水,前两天还和培哥通过电话呢。

  “怎么了,韵白?”赵国栋靠着瞿韵白坐下,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瞿韵白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一年前赵国栋说过的话,现在赵国栋是否还有这个意愿,她不愿意让做让赵国栋为难的事情。

  “肯定有什么,你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赵国栋仔细打量了一下瞿韵白,分析道:“让我来猜猜。”

  瞿韵白不说话。

  “天孚那边没啥事儿,前两天我还和培哥在电话里聊了半个小时,乔辉半个月前也来京里和我坐了一坐。”赵国栋一点一点抽丝剥茧,也在观察瞿韵白神色,“那也就是说,不是公事,那就是私事,那么什么私事能让韵白这样呢?”

  “你家里的事儿我知道,如果真是伯父伯母出了啥事,你脸上肯定有悲戚之色,但是你没有,韵蓝也没啥事儿,星浪公司上市在即,估计她也忙得不亦乐乎,估计给你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那就是说只有发生在韵白你自己身上的事情了。”赵国栋心中一阵猛跳,算一算,瞿韵白上次来京的时候,也就是一个多月前,小别胜新婚,两人在王朝饭店好好疯了一回,啥也没顾,难道说?

  难怪瞿韵白脸色这样古怪,大概是担心自己得知这个消息的反应吧?

  “呼之欲出啊。”赵国栋语气也变得有些急促起来,手一探抚在瞿韵白小腹上,“韵白,是不是有了?”

  瞿韵白也被赵国栋精准慎密的分析能力所折服,但是她更关心赵国栋的反应,眼睛紧紧盯住赵国栋:“如果是真的,你想要么?”

  “要,当然要,为什么不要?”赵国栋脸上浮起兴奋的神色,站起身来,猛地一击掌,“韵白,是真的有了?”

  瞿韵白也不知道自己心情怎么会突然变得这样紧张,脸色也有些微微发白,“你不怕这个孩子可能对你的仕途会产生影响?”

  “那又怎么样?”赵国栋悍然道:“当官一时,为人一世,韵白,你这样跟了我本来就已经让我心中不安了,有一个孩子是你想要的,同样也是我想要的,这是我们的感情结晶,我这个人虽然有些方面不地道,但是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这个孩子我们当然要!”

  瞿韵白心神颤动,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心情,“国栋,你要考虑清楚,我不想瞒你什么,我虽然也想要一个孩子,但是我不想让你不开心,如果你真的不希望这个孩子现在有,我不会怪你,毕竟你”

  “行了,韵白,不用多说了,你想说什么,我都知道,我也不想重复表白什么,我和你能有个孩子,我很高兴,发自内心的高兴,真的,至于说对我仕途的影响,漫说我们有的是办法来化解避免可能的不利影响,就算是真的对我有影响,那又怎么样?”

  “我从政不是为了当官而当官,而是希望能为国家为老百姓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如果因为这一点而剥夺了我在这方面的权力,我只能说我和仕途无缘。我可以在商界上一样发展,我相信我在商界上可以取得的成绩丝毫不亚于我在仕途上取得成就!这就是我引以为傲的资本!比起我们的孩子来,这一切根本不算是个问题!”

  赵国栋的慷慨陈词让瞿韵白心神俱醉,恨不能立时扑在对方怀中,任君采撷,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自己跟着这样的男人才不会后悔。

  见瞿韵白这副似哭欲笑的表情,赵国栋一把揽过瞿韵白的娇躯,温声道:“韵白,别想那么多,如果我真的要出问题要栽,那就绝不会因为这些问题栽下来,也就是说没有这些问题,我一样会栽下来,你明白么?”

  瞿韵白微微颌首,赵国栋说得没错,真正走到这一步,如果仅仅是这方面的问题已经很难让一个干部落马了,其间肯定夹杂有经济甚至政治问题,而赵国栋恰恰是最不可能在经济上出问题的,至于政治问题,以赵国栋三十岁的年龄走到目前的位置,瞿韵白也有理由相信,赵国栋可以在仕途上走得更远。

  “好了,韵白,倒是你需要好好考虑你自己的问题才是,天孚现在发展这样快,很多事情已经离不开你这个副总裁了,你如果真要离开,培哥和乔辉他们都会不适应的,你考虑过怎么安排这些后续事情?”赵国栋故意岔开话题。

  “国栋,这些都不是问题,一来我才刚刚有了,还早着呢,二来,天孚也已经走上正轨,不会因为哪一个人离开就出什么状况,我真要离开时也要把重要事情安排好,嗯,我打算生产之后休息一段时间,还是要回天孚来工作,国栋,你不会介意吧?”瞿韵白轻咬红唇望着赵国栋。

  “随你的心意,你喜欢就行。”赵国栋拍了拍瞿韵白的香肩,捉狭的笑道:“不过前提是不能冷落了我们的宝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