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二节 又是项目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二节 又是项目


  叔国栋直到从安都飞回京城时都显得很坦然自若,迪照糊训白也是安心不少。

  翟韵白尤为担心赵国栋表面喜悦而内心烦躁,但是赵国栋泰然从容的心态化解了她内心的担忧,也让她对赵国栋更为依赖,这样的男人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男人,而婚姻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其实赵国栋并不像雀韵白感觉那样没有半丝压力,赵国栋并不是担心这会对自己的仕途带来多少影响,而是觉得自己突然一下子有一种身份突变的感觉,自己也是要当父亲的人了!

  这让他处于一种迷茫、彷徨、惊喜、安慰等种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的特殊心态中,他并不后悔自己这样做,时于跟随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翟韵白来说,这是一个最大的安慰,何况他从内心深处也的确希望能够和雀韵白能够有一个孩子。

  但是他发现自己心态变化带来的困惑同样不自己给了翟韵白一个孩子,那么别的女人呢?这似乎已经成了一个挥之不去的难题,徐春雁姐妹,古小鸥,还有程若琳和罗冰,如果不联系在一起还不觉得,这一联系起来,却让赵国栋真的感觉有些棘手了。

  赵国栋禁不住想要苦笑,这种无解的难题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好在无论是徐春雁姐妹还是程若琳和罗冰,赵国栋自信都不会带给自己多少麻烦,到是古小鸥稍稍困难一些,但是古小鸥年龄还不大,对于这方面似乎也还没有考虑,倒也不至于真的出啥大问题。

  手机不断的震动提示着赵国栋有电话传过来,赵国栋没有理睬,一直到司里会议结束,他回到办公室才打开电话看了看,是尤莲香的电话。

  “哟,尤姐,啥风把您给吹来了,我还真没有想到尤姐能给我来电话呢

  自打十月下旬进京之后,赵国栋就从安原消失了,回安都也是悄无声息,顶多也就是在几个女人那里过一夜,鲜有联系原来的老关系,当然这事儿也瞒不了人,但是赵国栋尽量想让自己保持低调,免得省领导老是觉得自己似乎还有些心有不甘不愿意离开一般。

  宁陵方面也都纷纷打来电话表示祝贺,甚至连黄凌都专程打来一个电话道贺,章天放已经调任省水利厅担任副厅长,算是一个安得不错的位置了,前不久还与安原省水利斥厅长一道来了京里向水利部汇报工作,由于杨天明是从安原出去的干部,也就破例接受了安原省水利厅邀请,在一起吃了一顿饭,赵国栋也被召唤了去,弄得宾主尽欢。

  尤莲香已经接替章天放担任了常务副市长,加上陆剑民接替已经调任省公安厅的严立民出任宁陵市委副书记,整个宁陵市班子也出现了较大的调整。

  “哼,国栋,是不是当了司长,也开始拿大起来了?尤姐电话打爆,你都忍心不接一下?”尤莲香火爆爆的声音传过来,差一点要把赵国栋耳膜震破。

  “尤姐,瞧您说的,我就是再在谁面前拿捏,也不敢在您面前托大啊,刚才司里开会,我在讲话,不太方便,所以我就没接电话,真是不好意思,您来京里,我敬您一杯酒陪个不是,怎么样?”赵国栋乐呵呵的靠在大班椅上,微微仰躺着身体,放松自己。

  “好啊,不过得罚酒三杯。”尤莲香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清脆。

  “三杯也行啊,只要尤姐来,我奉陪到底啊。”赵国栋大大咧咧的道。

  “国栋,就等你这句话,你尤姐还真有事儿来找你。”尤莲香立即接上话,似乎深怕赵国栋反悔。

  “哦?”赵国栋有些好奇,“尤姐,不是当了常务副市长了也就要经常跑部进京了吧?宁陵那边又有啥事儿还得来京里?”

  “过来再具体说,下午我要陪我们新任的钟市长飞过来,晚上我们宁陵市政府想邀请你吃顿饭,这个面子你可得给你尤姐。”尤莲香兴冲冲的道。

  “钟市长?。赵国栋觉得自己怎么没走多久,安原省的人事就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宁陵市市长不是舒志高么?怎么又冒出来一个钟市长?

  “国栋,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舒志高调任省统计局任局长去了,高就啊,钟跃军你应该认识,原来省建委副主任。”尤莲香连忙在电话里介绍道

  “噢,是钟跃军啊,钟厅长也是老熟人了,我在怀庆城市规划时,经常到省建委去汇报工作,他虽然没有分管这项工作,但是也算是打过几次交道。”赵国栋有些印象,钟跃军在省建委几位副主任中排名靠后,这一次能够捞到下地市的机会,估计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

  “嗯,他刚当选市长,云岭有个大项目现在有些卡壳,黄凌要他来跑一跑,他也希望能把这个项目跑下来,也算是积攒一点人气。”尤,莲香在赵国栋面前也没有多少顾忌,“云岭金马河梯级项目最大的一个项目,原本已经走上正轨了,突然给搁了下来,我们市县两级先期做了大量工作,如果说这事儿黄了,劳民伤财不说,下边恐怕难以交代啊。”

  “是咕噜的电站项目吧?”

  赵国栋也大略知道这个项目是由省市和国电集团共同合资项目,由于这个项目条件相当好,拆迁量也不大,淹没线以下对生态破坏也很所以原本是有国甚集团独家投资的项目被省里和市里联手给争了下来,出资比例按照5万:的由国电集团、安原省投资公司、宁陵市投资公司、云岭县政府回家来分担,装机容量一百一十万”静态投资六十六亿元。

  这个项目早在赵国栋尚未调离宁陵市的时候就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后来赵国栋调到怀庆之后,黄凌全力推动这个项目上马,并多次跑省政府和能源部,终于使得这个项目基本敲定,宁陵市和云岭县也对这个项目相当看重,专门组建了班子来推进这个项目,力求能够最快速度开工,谁曾知道会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时候给搁置了下来。

  赵国栋也知道这个项目搁置和国电集团这一次内乱有些关系,负责这个项目运作的家伙已经被双规。主事人被拿下,这个项目自然也就只能搁置,能源部纪委和审计部门都需要对涉案人员经手的项目进行严格审计,以求能够从中找出这些家伙涉嫌犯罪的妹丝马迹,而这样下去,这个项目就不知道会拖到猴年马月了,所以黄凌才有些着急了,催着钟跃军和尤莲香赶紧来跑一跑这个项目。

  “对,国栋你也知道这事儿?”尤莲香很敏感。

  “尤姐,国电集团出事儿也不是啥秘密,新闻早就传遍了,中纪委都介入了,卷进去不少人,都是国电集团管事儿的角色,所以基本上是把国电集团给打瘫了半截,现在还处于休整期,怕是暂时难得考虑其他事务了,我怕你们来京里也是白费劲儿啊。”赵国栋沉吟道。

  “国栋,这事儿对于我们宁陵尤其是云岭的发展很重要,你也知道云岭的经济一直落后,这一次好不容易有这样一个项目,也是云岭数十万老百姓梦寐以求的,为了这个项目,云岭老百姓甚至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所以这个项目我们必须要争。”尤莲香一听就有些发急了。

  “这个项目上我估计肯定要上,问题是现在处于非常时期,看你们心急火燎的样子,指望着马上就要启动,我看难度比较大啊。”

  赵国栋觉得有些棘手,国电集团那边虽然是刘岩在主持工作但是目前国电集团主要是维系企业日常的正常运作,根本谈不上新启动项目,宁陵这边你催得再急,国电集团不会考虑这些,它得等纪委和审计方面告一段落,基本落实没有问题了,才能说得上其他。

  “国栋,你得帮我们这个忙。在京里我们可是两眼一抹黑,啥人都不认识,到时候钟跃军要亲自来,我估计黄凌也要给你打电话。

  ”尤莲香声音变得忽远忽近,电话里效果也不太好?

  “行了,尤姐,那就进京来了再说,成不成我们也得努力一下不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咱们就试试吧。”赵国栋应允下来。

  搁下电话,赵国栋这才发现自己这个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小时看来宁陵的变化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舒志高走了,章天放也走了,严立民更早就走了,现在黄凌已经真正成了宁陵的绝对权力者了,希望黄凌不要出事,能安全的熬过去,宁陵毕竟寄托了自己最初的梦想,而黄凌也的确是一个有些能耐的角色,对于工业经济的发展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兄弟们,老瑞需要你们每位的保底月票,第一战要打好,请看在老瑞份上,砸出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