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三节 一入京城深似海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三节 一入京城深似海


  沪跃军和尤舞香行线到京城时凡经是下午二点讨了。他川竹训的消息并不好。

  国电集团现在主持工作的是能源部副部长刘岩,但是刘岩据说已经到内蒙古、陕西那边巡视去了。估计是去安定军心,在家的一位副总就是董明堂,但是董明堂近期工作相当繁忙,已经婉拒了省能源厅厅长江耀阳的邀请。

  钟跃军坐在房间里有些烦躁。刚上任就抬上一个这样重的担子但咕噜够电站这个项目的确不容有失。哪怕是拖上一年半载对宁陵和云岭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为了显示地方党委政府在这方面的决心,在协议草签之后,前期移民搬迁工作已经展开,这些经费都是由市县两级先行垫付,通往咕噜沟工地现场的道路建设也已经开工。

  原本以为这样可以充分显示地方党委政府对这个项目的重视,以求的国电集团在这个项目上加大力度投入,未曾想到会在这个骨节眼儿上出事儿。

  这相当于要把市委市府和县委县府给拖死,虽然目前国电集团出事儿的消息还没有大范围在社会传开。但是已经有一些小道消息传出来说国电集团在这个项目上的负责人和地方政府有些官员沉潢一气中饱私囊。如果不能尽早澄清事实让这个项目开工,对于市委市府和县委县府的声誉也将是巨大持久的损害。

  正因为如此黄凌才要他亲自来京里一趟,落实这件事情。

  但是谈何容易?

  京里可比不得省里,你在下边地市不可一世的一方大员去了,在省里好歹也能找到两个熟人运作一下,到了京里,那是啥地方?厅干多如狗,副部满地走,随便走到哪个高门大院门前,一个门房都能用居高临下的眼光把你审视一番,不顺眼就得把你折腾够才让你进门对此在建委当了几年副主任的钟跃军可是深有体会。

  在京里,你若是找不到门路,那你想要办事儿,那就是寸步难行。

  黄凌在临行前暗示尤莲香应该有些门道,钟跃军也很诧异,后来才琢磨出来,那个据说是从怀庆被排挤走的年轻市长赵国栋已经调任到了能源部担任规戈发展司司长,赵国栋原来在宁陵工作过相当长一段时间。据说和和尤莲香交情不浅。

  钟跃军与现在在担任怀庆市委副书记的付天关系不错,两人原来一个建委系统,一个交通系统。经常在一起开会,久高久之两人关系也就熟络起来。

  付天到怀庆任职之后两人仍然保持着相当密切的联系,原本以为这一次赵国栋被挤走,付天会上位,没想到已经担任了省委副秘书长的谭立峰会杀了一个回马枪,出任市长,这让钟跃军也为付天叹息不止。

  不过钟跃军也得到较为可靠的消息。称已经担任四只多怀庆市委书记的陈英禄估计在明年**前后就会调整,不再担任怀庆市委书记,而谭立峰极有可能出任市委书记,而付天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出任市来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妹网般密织的脉络会让每个人前进一步都会影响到其他人的行动,钟跃军对于怀庆市那点破事儿也是很清楚的,先前赵国栋挤走谭立峰出任市长。没想到一年不到谭立峰又卷土重来把赵国栋挤走,这期间的恩恩怨怨究竟实情如何,只怕也只有几个当事人才清楚了。

  “还没有消息么,尤市长?”钟跃军听到脚步声走进来,转首问道。

  “情况不太好,董明堂没有接我的电话,江厅长给他打电话他也没有接。中水电投负责中部地区的王总说他在天津。回来不了,刘部长那里的电话一直是秘书在接听,我们刚刚报完名字,对方就说刘部长在外边有重要公务,一切等刘部长回京再说。”

  尤莲香有些沮丧,这个时候她才深深感觉到一入京城深似海的那份失落,在这里随便拉出一个人来似乎都能编弄出一些来头来,对他们这些来自地方上的什么书记市长根本就没有打上眼,至少他们在心目中是如此,而有些人甚至敢将那份轻蔑和不屑流于表面。

  钟跃军也是一筹莫展,他是从建设系统出来的,如果说是要在建设部里找点关系也许还行,但是能源部这边他是半点辙也没有,听江耀阳说临行之前应省长也给能源部长蔡正阳打过电话,但是不知道究竟效果如何。

  “要不清江厅长给蔡部长打个电话?”钟跃军一咬牙。

  “江厅长也打过了,秘书说蔡部“川浙江视察原油战略储备基地建设情况尖了。估计要好几贝丹屹口来。”尤莲香叹了一口气,“江厅长也给电力司曲司长打了电话,曲司长说有事儿来不了,综合司的李司长大概是陪蔡部长一起到淅江去了。联系不上。”

  “这些部委里的是一个比一个难请啊。”

  钟跃军摇摇头,自己原来在建委到京里来不也是这样,很多情况下如果没有一点过硬的私人关系,那就在京里呆着吧,看看啥时候人家忙完了才会考虑到你,可你又不敢走。没准儿你一回去,人家就打电话来了。噢,你回去了?那你下个月清早吧。

  难道自己这第一次出马就要灰溜溜的扫兴而归?回去之后,黄凌该如何想?钟跃军越想越烦躁。

  “钟术长,我和赵司长打了电话,他晚上应该要过来。”尤莲香见钟跃军脸色很难看,连忙安慰道。

  “走市长,这眼见得就是年关了,若是我们在年前不能把这事儿给落实下来,这一翻年各部门理顺又不知道得拖多久,他们上边无所谓。咱们下边可耗不起啊。”钟跃军稳了稳心神。

  “关键还是在国电集团这边。这个项目各种审批程序已经走完了,连项目公司也签约准备搭架子了,现在国电集团一撂挑子,就只有搁下了,他们是最大股东和出资者,他们不动,省里和市里怎么还再敢往里边投?万一这项目里真要折腾出个啥大窟窿出来,给搁下了,那我们市里和云岭只怕连哭都哭不出来。”

  尤莲香也知道钟跃军分析得很准确。现在大家都知道国电集团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已经栽了,但是他是不是因为这个项目栽了,或者是和这个项目有关系,抑或是被其他事情牵扯出来的,谁也不知道,中纪委和能源部纪委还暂时没有查到这一步来,国电集团可以等,但是下边怎么办?

  “可是钟市长,国电集团出这事儿我们也预料不到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们宁陵运气怎么就这么悖,会碰上这种事情?”

  尤莲香也是一样苦恼无比,招商引资这一块是落在她头上的原本这个项目应该是已经敲定,那就和她这个常务副市长没多大干系了,但是最大投资者国电集团下的中国水电投资公司出资尚未到位,她就还脱不了干系,而黄凌更是把这事儿钉在她身上,指名点姓要她协助钟跃军来处理这件事情,尤莲香也只有徒呼奈何。

  帅市长,我看你也别急,晚上安排在昆仑饭店,等赵司长来了我们在好好探讨探讨,赵司长人不错,也是咱们宁陵出来的,想必他也应该知晓一些内幕情况。”尤莲香给钟跃军打气道。

  “唉,但愿如此吧,赵司长人没啥说的,我就担心他才到部里,只怕很多情况也还不熟悉,帮不上忙啊。”

  钟跃军也说出了尤莲香内心的担忧。再说赵国栋本事高脾气大背景深。但是这走到了天子脚下中央部委。这里边水多深?你初来乍到,一个三十岁的年轻人,又是从下边上来的,地皮子大概都还没来得及练热呢。能有多大能耐?

  国电集团这些都是副部级单位,一个副部长还未必能驯服这些单位。尤其是现在这种混乱状况,谁能有力挽狂澜的本事?

  钟跃军还真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是不是该想个辙推一推,就让尤莲香来扛这个担子。

  赵国栋可没有想到自己被人看得如此不堪,这个时候他还在办公室里接待来自怀庆的客人们。

  “行了,老邓,来京里一趟,就给我拿点这个就把我打发了?好歹我也是当了大半年市长啊,人一走,茶就凉,这话看来不假啊。”赵国栋手里拿着这一包茶叶,半开玩笑的道:“怎么,帮你们怀庆运作一个企业上市就值一包茶叶,据说人家都是要很多原始股啊,说,老那。你有没有在里边中饱私囊?要不要我通知中纪委的人过来,你就在我这儿自首算了。”

  坐在会客室里的一帮人都是目瞪口呆的听着,那若贤却是无奈的摇头苦笑。

  不多说,月票位置不佳,还请多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