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四节 金蝉脱壳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四节 金蝉脱壳

  “呵呵。开个玩笑。开个玩笑。很久没有亚到老朋友驯心士高兴。说话也有些放肆了。”赵国栋笑着给几个人道歉,“若贤,你还是我到京里之后第一个。来见我的怀庆领导呢,我还以为我在怀庆人缘就真的那么差,到了京里,就被人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赵国栋的话不算是牢骚,桂全友、王丽娟、盛克明、于文亮、令狐潮他们自然是来过的,但是像市领导里除了许乔来过一回,但是恰巧赵国栋到天津去了,没遇上,其他市领导不是没有时间过来,大概就是选择性忘记了,这让赵国栋也有些感慨。

  人走茶凉并不是指谁心性凉薄,而是指人们下意识的会觉愕你不在这个位置上已经不再重要,对于他们来说影响不到什么了,自然而然就觉得可来可不来的就不来了,至少赵国栋知道吕秋臣、钱元辉和靖县县长武紫朽来京里跑一个。农业项目。就走过能源部大门而不入,钱元辉还打来一个电话说了说,但是武紫衫却是连个电话都没有打过,这还是许乔的秘书单婷告诉自己的。

  “哼,这包纯生态的青坪青针本来还是我自个儿喝的呢,爱要不要。我还舍不得呢。”那若贤也是大大方方的回应道:“至于说原始股么?只要你敢要,那倒是没啥。我就怕你有那贼心没那贼胆啊。”

  “呵呵,知我者若贤啊,不过原始股么,我还是那句话,咱们就别去沾染了,我既无贼心,更无贼胆,我相信你也是这样。”赵国栋信的过邓若贤,就凭两人相交几年,那若贤的人品心性他还是有信心的,钻采设备厂自己虽然也帮了不少忙,但是具体运作却是那若贤带着一帮人在上蹿下跳,总算是一切搞定。大功告成。

  与邓若贤一起来京的还有已经改制成为钻采设备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原来的钻采设备厂长洪钟,以及公司两名副总和几名高管,他们这一次也是来为了上市之前作最后的准备,证监会发审委最后审核就在几天后,邓若贤和公司高管们这几天都要呆在京里,和中介机构、保荐人以及律师一道为最后的完善做准备。

  “赵市长,噢,不对,应该叫赵司长了,你匙与成身退,一下子就退到部里来了,只可怜我们还得继续奋战,不到最后落板敲定都不敢丝毫懈怠放松啊

  邓若贤也是感慨不已,赵国栋这一次乾坤大挪移一下子从怀庆市市长位置上挪到了能源部当司长。很难说他这是升迁还是贬谪,或许在怀庆人眼中赵国栋是被卷土重来的谭立峰给撵走了,但是那若贤却相信事情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赵国栋哪是那么容易被挤走的人?

  或许他压根儿就没有去争个啥。说不定就像个武林高手一般,乘势来个移形换位,让你虚飘飘的啥也没扑着,人家就已经上位了。

  “只差发审委审核这一关了?那问题应该不大才对,老洪我知道你们钻采设备厂管理一直比较正规严格,比起机床厂这种烂摊子不可同日而语,这一次有没有信心一枪下马啊?”赵国栋把话头扔给洪钟。

  “赵司长,你放心,我们有信心一次完成所有程序,走入证交所。承蒙您的关照,还有那市长的提携帮助,我们钻采设备厂也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现在您高升到部里,日后我们钻采设备厂仰仗您的时候恐怕还很多。

  洪钟人如其名,声音洪亮,而且性格豪爽,在钻采设备厂颇有威信。这几年领导钻采设备厂搞科技创新,开拓市场销路,产品不但牢牢的进入了国内几大能源企业,而且也开始走进东南亚和中亚市场,正因为企业效益一直保持相当稳定,加上又属于省属企业,所以怀庆市一直没有将这个企业列入推荐上市的考虑。

  还是赵国栋和邓若贤两人觉的像钻采设备厂这样的企业不上市做大做强实在可惜,不能因为其权属问题而耽搁了企业发展,好歹钻采设备厂发展壮大了税收和是跑不掉的,所以才会想方设法走了能源部这边的路子,沾着能源部定点设备企业这个光,捞了一个上市指标。

  没想到今年上市额度制取消。改为核准制,这让钻采设备厂又面临一次考验,让他们不得不做更充分的准备,好在有赵国栋的穿针引线,和证监会方面的沟通也还算顺畅。才使得钻采设备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老洪,别说这些,我希望钻采设备厂能够如期上市,但是我更希望钻采设备厂应该…引沪业卜市募集到的资金。将它用到刀刃卜!加强科技研发才”提高产品科技含量,加大科技研究投入。你们是全市企业中第一个建立研发中心的,这一点我很欣赏。科技含量不足的产品迟早会被淘汰,希望你们能牢记这一点,既要做大,更要做强,只有不断的开发新产品。提高自己创新能力,不断开发研制出能够媲美甚至胜过国外先进产品的东西来,你们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赵国栋言辞中饱含复杂的感情。

  虽然国有四大石油企业都已经走出国门开始他们的拓展之旅但是不集不说四大企业与欧美能源巨朝们相比仍然有不小差距,不仅仅是资金上的差距,管理能力、勘探技术、开采技术和设备制造能力都有相当距离,要实现追赶,这需要在整个能源开采产业链上下游体系能力的提高。这非一朝一夕所能达到,只能通过坚持不懈的努力来拉近距离。

  洪钟感受到了赵国栋言语中的那份期待,这让他很感慨。

  赵国栋给他的印象一直不错,虽然对方当市长时间不长,期间来钻采设备厂视察调研次数也不多,但是每一次来钻采设备厂,首先就是要到研发中心参观,问的问题也主要是问厂里在研发上的投入,新产品的开发,专利技术实用化,由此可见其对科技创新方面的看重,今天说到上市募集资金问题,又强调这一点,不能不让洪钟感到这位现在的规戈发展司司长和其他领导眼光的不一样。

  “老洪,赵司长的嘱托你可耍牢记了,做强比做大更重要,如果上市成功了,募集的资金怎么使用上,我希望你们公司一般人要认真研究。要力争让你们公司成为行业龙头。我这个龙头的意思不是指你规模要做到最大,但是你的拳头产品要牢牢把持市场份额最大!”

  碎若要也是接上话。

  赵国栋正欲再说下去,桌上电话却响了起来,对客人们示意抱歉之后。赵国栋这才接了电话。

  “唔,他们给我说了,都订好了,就在昆仑饭店,哦?老邢回来不了?明天才能赶回来,不是说老王在天津么?嗨,老王来也行,哪能非要老邪过来?你到了就行了,哦。这样啊,老邪也太客气了,那行,我和他们说说改到明天吧,正好我这边也有客人,我还在琢磨着该怎么安排呢,好,我和他们说,明天再来确定。”

  电话是董明堂打来的,中水电投的老总邪原还在桂省,要明天才能赶回来,原本赵国栋的意思是让他们分管副总参加就行了,没想到邪原表示明天赶回来,所以董明堂也不好多说,只有应承下来,告诉赵国栋。

  赵国栋正在发愁这那若贤他们过来,总不能晚上把两边人凑在一起吧,正好,可以把宁陵那边安排到明晚,今天就和那若贤他们聚一聚。尤莲香接到赵国栋电话心中就是一沉,赵国栋在电话里没有多说其他。只说今晚不凑巧,来不了,明天再联系,这让她有些无法向钟跃军交待。

  钟跃军听了尤莲香的汇报之后也有些不高兴,这也太托大了,你不答应就算了,答应了又临时反悔不来了,这不是戏要人么?

  本来就对一大帮人请一个赵国栋就有些不自在,这一来正好钟跃军也乐得顺水推舟,问了问赵国栋也没有确定具体时间,他就更觉得大概是赵国栋也觉得这事儿不好操作。有点不敢轻易来赴宴免得到时候下不了台的感觉。

  钟跃军也打了几个电话通过其他一些渠道问了问情况,都说现在国电集团处于全面整顿阶段,估计耍开口子难度很大,金马河咕噜沟电站项目现在也可能被卷入了中纪委调查的问题中,短期内要启动几乎不可能,这也让他心生退意。

  若是在这儿呆上十天半个月还是灰溜溜一无所获的回去,那自己这个新任市长的颜面荡然无存不说,而且也对自己日后在市政府这边开展工作极为不利,还不如找个机会先回去。留着尤莲香在这里顶缸,最后空手而归那自己也没有多大影响。黄凌也说不上个啥。

  新的一天,新的,俺要继续要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