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六节 能量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六节 能量


  世群和省能源厅副厅长吴子林直在电梯口等候着

  “吴厅长,看来这些部里的领导们架子都够大啊。

  ”郎世群有些感慨。

  “呵呵,郎县长,这不奇怪,你想想,部里管多少事儿?斟部级单位都是多少个,?哪个省没几个像样的项目?在咱们心目中也许走了不的的项目,在他们心中也许就是司空见惯了。”吴子林摇摇头,“不错了,赵司长能赏脸来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大概也是因为他是从你们宁陵走出去的干部这个原因吧。”

  “嗯,赵司长原来是我们宁陵市委常委兼西江区委书记,后来才调到怀庆去了。”郎世群和赵国栋关系一般,只能是泛泛之交。

  “可是这事儿恐怕也不是赵司长能搞定的,关键还是在国电集团。”吴子林叹了一口气,“上边打个喷嚏,咱们下边就要感冒啊。”

  两人正闲聊间,尤莲香电话已经过来,说客人已经到了。

  电梯门打开,赵国栋相当客气的请董明堂和邪原先行,董明堂和邪原哪里敢走前面,纷纷推让,非要让赵国栋走前边,看得在门口迎接的吴子林和郎世群都是惊喜交加。

  看样子赵国栋在部里的份量不轻啊。董明堂和邪原这两人吴子林和郎世群都认识,一个国电集团副总。一个是中水电投的老总,尤其是邪原是很少出面的,在宁陵这个项目上,他总共也就来过两次,主要是另外一位分管副总出面。

  “赵司长,董总,那总,这边请!”吴子林和赵国栋也算打过几次交道,虽然不太熟,但是也知道只怕今天赵国栋才是主宾,连董明堂和邪原都主动谦让,足见赵国栋在部里的地位非比寻常。

  “呵呵,吴厅长,太客气了,怎么敢劳您大驾在这里等候我们?老郎也在啊,走,走!”赵国栋既不倨傲托大,也不过分谦恭,含笑拉着吴子林的手,一边和郎世群打招呼,一行人一边寒暄着,一边就往小厅内走。

  尤莲香见到董明堂和邪原两人一左一右陪同下,略略后半步从大门上走进来,心中顿时一震。

  董明堂何许人?国电副总,到市里来,连黄凌都要亲自作陪。

  至于邪原,那更是这一次需要攻关的主宾,也就是说这个项目什么时候能够启动,主要在于邪原所执掌的中水电投的资金什么时候到位,邪原那是个眼高于顶的角色,尤莲香打过再次交道,极难说话,一般人他根本就不和你多说。

  但是这两人看样子都把赵国栋让在了正中间,赵国栋也大大方方的就占了主宾位,赵国栋不是不懂分寸的人,这就不能不让尤莲香对赵国栋刮目相看了。

  能把董明堂和邪原请到,那已经是大大出乎尤莲香的预想了,先前也和董明堂和邪原联系过,两人都表示没有空,邪原更是直接说在外地,两句话就把电话挂了,没想到竟然会联袂出现在这里,这不由得让尤莲香喜出望外。

  能源厅厅长和江耀阳和市长钟跃军都在觉察到这事儿怕是没啥指望。都寻个借口溜回安原了,把尤莲香和吴子林丢在这儿,吴子林都还好。毕竟只是负责协调,可尤莲香就苦了,没有一个准信儿她就不敢回去,这是黄凌故意将她的死命令。

  宾主就座,尤莲香打起精神介绍了自己一方的主人,然后就是一番客套话之后便打算要拉开阵势。

  赵国栋似乎也觉察到了尤莲香心中想法,挥手制止了尤莲香的行动。“尤市长,吴厅长,在座都是我的熟人,废话我不多说,国电集团这段时间有些事情,大伙儿可能都知晓,老董本来是不合适出面的,但是被我给强拉来了,至于老邪。那也是今天刚从南宁飞回来,不易,我们今天就随意一些,在酒上就不要刻意追求了,大家说好不好?”

  尤莲香被赵国栋这一拦,有些犹豫,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目光望向董明堂和邪原,两人都是连连点头称是。

  “那好,既然赵司长提议了。我们今天就随意,但是也请大家不要替我们省钱,宁陵虽穷,但是几瓶酒钱还是不在话下的。”尤莲香笑吟吟的站起身来,“赵司长,要不我先敬你一杯?”

  “呵呵,尤市长,我就免了吧,老董和老邪才是正主儿。”赵国栋显得很随意,乐呵呵的道:“老董,尤市长是我老上级,我在宁陵打秋风的时候,尤币长对我很关照。你们国电集团要对宁陵倾斜啊,尤市长,老董已经点头了,就看你了。”

  赵国栋一方面转移重心,一方面也很快就把气氛调动了起来。

  尤莲香经过这两年的操练,酒量更见涨,频频对董明堂和邪原发沁儿知,莫子林也是个配合得相当好的角煮。不断插科打瞬,心能恰到好处的让你把酒喝下去。

  “国栋,士别;日。已非吴下阿蒙啊。”尤莲香作为主人和赵匡栋比邻而坐,趁着吴子林和郎世群频频发动攻势,她也想探探赵国栋的底。

  “嘿嘿,尤姐,说实话,先前到京里还有些不太愿意,没想到还真是别有一番天地。”赵国栋笑着道:“和基层工作完全是两个概念,不能说孰优孰劣,但是的确对我很有意义。”

  “那我可真的祝贺你了。”尤莲香导上幽香馥郁,沁人心脾,丰腴圆润的身材被一件紧身羊绒衫裹得格外惑人,尤其是胸前那对鼓鼓囊囊的胸房随着她的笑声而颤颤巍巍,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有得有失,不过对于我来说,可能更好一些罢了。”赵国栋也不掩饰什么,“很多人都觉得我离开怀庆有些可惜了,大好局面被人摘了桃子,最初我也有点这种感觉,但是现在看来领导的决定无疑是英明的。”

  “国栋,这一次你得帮尤姐一把,钟跃军这个窝囊废觉得事情烫手,寻个理由跑路了,黄凌更是把责任压在了我身上,这个项目若走动不了,尤姐就不敢回宁陵了。

  ”尤莲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道。顺手替赵国栋夹了一筷子菜。

  “我说呢,江耀阳和钟跃军怎么都不在了,原来是觉得这事儿棘手就怕上身啊,黄凌怎么会容忍钟跃军半路溜号?”赵国栋笑了起来。

  “哼,钟跃军也有些门道,加上毕竟才匕来,黄凌也不好太过,就只有把你尤姐给陷在这儿了。”尤莲香见赵国栋不搭言,有些发急,“国栋,这事儿究竟有没有戏?”

  “尤姐,我也不瞒你,这事儿来的时候也问过老董,关键还是在中纪委和部纪委那边,负责你们这个项目的人已经进去了,短时间内肯定出不来,现在国电这边也没有多少心思来过问这些事情,你想要马上重新启动,我觉得不太现实。”

  赵国栋的话让尤莲香心中一凉。“真的是半点希望都没有?”

  “尤姐,我觉得黄凌应该清楚这其中底细,他不会要求你就在这年前就得把这事儿给办妥吧?我觉得能有一个准信儿就相当不错了。”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

  “对,对,我就是想要一个准信儿。黄凌电话里也是这个意思。”尤莲香赶紧接上话。

  “唔,呆会儿我再问一问吧。”赵国栋见郎世群走了过来,也就端起酒杯。

  晚宴的气氛还是不错,尤莲香的忙赵国栋肯定要帮,但是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中纪委插手的事情,谁也不敢轻易去多问,但是对于宁陵来说这个项目却又不能这样无声无息的再拖下去。

  “这么说,关键还是在纪委那边。必须要有纪委那边确切消息才能启动?”残席已经被拆了下去,几个人换了一个环境坐下。

  “赵司长,您知道我们这边受影响也很大,虽然据我所知宁陵这个项目应该没有啥牵连,但是没有纪委的首肯,谁敢随意去碰啊,还请您理解。”邪原一脸苦笑。

  董明堂也是点头,“老邪说得没错。这事儿结还在纪委那边解铃还须系铃人。”

  尤莲香和郎世群的目光都落在了赵国栋脸上。

  熊正林电话这一段时间都打不通。估计不会在京里,赵国栋想了想。才拨出一个电话。

  “海书记,您好,我赵国栋啊。我有个事儿想向您汇报一下,我知道您在外地,耽搁您几分钟,嗯,好,就是安原宁陵咕噜沟电站项目现在被榈置下来了,但是当地党委政府已经为了这个项目做了许多前期工作。您知道我曾经在宁陵工作过很长时间,对,有感情了,这事儿我想如果这个项目本身没有问题,能不能,对,就请海书记帮忙甄别一下。区别对待嘛,好,谢谢海书记。那我等你电话。”

  赵国栋放下电话,董明堂和邪原都把震惊的目光投射过来:“青天老爷?”

  如果说能源部系统里能让这些个手握重权的要员们有所忌惮的人。除了蔡正阳之外,也就只有海青山了,海青山从不过问具体业务,但是他一旦出手肯定就是某个单位出了问题,而且查处起来绝不留情,即便是蔡正阳亲自出面说情,他也是经常不买账。

  见赵国栋能这样平和随意的和海青山对话,董明堂和邢原两人都下意识的又把对赵国栋的分量提升了几格。

  月票寥寥,心中郁闷,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