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九节 慷慨陈词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八十九节 慷慨陈词

  诀宝车在有此积雪的道路卜仍然有此飘,看来素来以质重背刚的欧洲车也未必就是样样都能让人满意。

  虽然来了京城已经好几个月了。但是对于京城道路情况熟悉度他还是有些欠缺,除了从华澳中心到能源部所在车公庄他还算比较熟悉外。其他地段他也就只能在几个环线上溜达着东张西望找路了。

  好在紫竹院那边距离车公庄不算远,道路也不算复杂,赵国栋也还能挺顺溜的找到刘若彤让他去接的位置。

  亚渊国际战略研究所除开前面亚洲两个字外,其他都和伦教那家机构完全同名,赵国栋并不清楚这家机构的具体情况,但是他也能猜测得出。挂着这种招牌的机构多半都是半官半民的研究社团,而且准确的说也是以官方研究人员为主同时吸纳一些民间精英进入的智库内研究机构。

  赵国栋来到紫竹院路上一条岔路里。这个从外表看不出半点端倪的一幢老式五层楼建筑物,实在貌不惊人。而且周围也没有特别显眼的建筑物,除了一个门牌号之外,你几乎就找不到能够给你留下多少记忆的东西来。

  不过外松内紧的门禁还是让赵国栋意识到这里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出的,虽然那个身着保安服的汉子显得彬彬有礼,但是赵国栋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骨子里那股子特有的警惧和傲慢,在那边斜上角至少还有一个监视哨,而至于监控摄像头有多少就不得而知了。

  赵国栋按照刘若彤所提示的找到了那张特殊出入证,限一车一人,获得了进出这个院落的许可。

  欧宝车悄无声息的这座院落里滑行。虽然表面上只有一幢五层楼建筑。但是实际上后院不除了一个十分整洁的生态停车场之外,这里甚至还有一连串的老式平房和苏式小二楼。

  “咦?赵国栋?”当赵国栋泊好车,踏出车门准备打电话给刘若彤时。旁边一辆红旗世纪星也稳稳的停了下来。

  “张涵?。赵国栋怔了一下。这才认出来这位身着便装的男子,正是那一日在中能饭店中国能源安全和发展上那个少校军官。

  “你是来找我还是昭哥?”张涵这个时候并没有当初初见面时那份冷傲了,但是对于赵国栋能够进出这里还是感到很惊讶。

  “噢,我是来接人,她可能在这里办事情。”赵国栋笑笑随口道,“你和老沈都在这里上班?”

  “不,我们有时候来这里交流。算是客座吧。”张涵也含含糊糊的回答,“你接的人在哪儿?。

  “这不,正准备打电话呢,谁知道她在哪儿?”赵国栋扬了扬手中电话。

  “行了,没啥事儿咱们进去坐一会儿吧,昭哥也一直在念叨你,就想和你在交流交流呢张涵其实也是一个性格相当直爽的人,只要是他觉得你这个人值得一交,那便没的说。

  赵国栋犹豫了一下,又见刘若彤没给自己打电话,估计她事儿也还没有办完,便点头应允,跟着张涵进了大楼。

  “你怎么进来的。这里应该需要通行证的张涵看似随意的问道。

  “我车有证赵国栋也没有多想。

  张涵也没有多问,估计是觉的赵国栋作为能源部的官员也许因为工作需要而获得了通行证。

  有张涵的带领。赵国栋就要随意许多,张涵也是轻车熟路,直接上了三楼。

  “滇缅铁路目前仅从经济价值来说,意义不大,尤其是这条铁路所需经过的地段地质条件太过复杂。耗费巨大,而尤其是腊戍到大理这一段更是艰险,国家不可能将巨额资金用于建设这条道路。”一名文质彬彬的男子正坐在沙发上连连摇头。

  “错了,当初抗日战争时期。如此艰苦的情况下,国民党政府也要考虑修建滇缅铁路,目的就是要从我国西南打通一条出海通道,通过缅甸这条道路来确保我国内陆地区物资运输,而现在,我国能源咽喉实际上已经被美国利用新加坡樟宜基地所抚住,一旦我国和美国关系发生变化,我国的能源保障渠道就会面临巨大威胁说话的是沈东昭,他的语气相当肯定,“难道说现在我国经济状况还不如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国民党政府?。

  “但是现在我国经济需要资金投入的地方很多,而我认为情况也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恶劣,目前国家不是正在全力推进中亚油气管道的建设么?俄罗斯也在考虑将他们中西伯利亚的油气输入我国,铁路和管线运输都列入州虑范围,如果说从哈萨苏斯塔和十库曼斯坦到我国新疆燃蜘,管线又能够顺利建成的话,我想我们从中东进口原油的情况可以得到缓解。”那个,文质彬彬的男子显然也是对这个问题有所研究。

  “中亚地区的油气以及俄罗斯所希望的中西伯利亚地区油气东输中国,并不能满足我们国家每年经济发展需要增加的原油,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一旦我国经济持续猛增,我国国民收入不断提升,汽车时代很快就会向我们走来。交通运输上每年所需要消耗的石油在几年后将会是一今天文数字。如果我们现在不提早谋划,到时候只会更加被动甚至危险。”

  赵国栋很喜欢这种畅所欲言的氛围,尤其是沈东昭看到他之后也是含笑鼓励,所以他走进门来也就不客气。

  “无论中亚和俄罗斯输往中国油气管线建设最终结局如何,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来自中亚和俄罗斯的石油只能是一个补充,中东石油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仍然将是我国进口原油的主要来源,也就是说马六甲陷阱我们必须要有充分认识。”赵国栋侃侃而谈。

  “新加坡人不是好鸟,别以为他们和我们同宗同祖他们就会对我们友善,现实早已经告诉我们,这帮黄皮白心的家伙只会把他们自己的利益看得高于一切,赚我们的钱不说,同时拉住美国人来压制我们也是他们的惯用伎俩,嗯,我相信在以后包括越南、泰国、印度这些国家都会自觉不自觉的用上这一招的。”

  赵国栋的加入让室内几人都把目光放在了赵国栋身上,沈东昭倒是笑意盈盈,其他几人见是张涵一道进来的,而沈东昭又是这般表情,估计是沈东昭的朋友,也都保持安静听赵国栋表演。

  “中国能源安全必须要用多策并举,比如提倡节能技术,改善能源结构,但是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对石油的依赖无法改变,那么为了确保能源安全,我们就只能几条腿走路。建设中亚新疆的能源通道是一条道路,不仅仅是油气管线,建设横贯中亚大陆桥的铁路也是必走之路。这不但可以加强我国与中亚地区的政治经济联系,巩固和发展我国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捍卫我国在中亚的利益,而且更重要的是强化与中亚的关系可以稳定我国西部边陲的区的稳定,为我国西部大开发提供一个重要的资源来源和商品市场。确保我国西部地区长治久安的关键之策。”

  “听阁下的意思这算是一条腿。哪还有呢?”一个稍显年轻的方面男子目光炯炯,直视赵国栋。

  “那就是滇缅通道和疆巴通道。”赵国栋泰然自若的回答道。

  “疆巴通道?”在座众人都是一愣。

  “对,从咯什向西南,一直到波斯湾巴基斯坦俾路支的瓜达尔港。”赵国栋微微一笑,“这将是保障我国能源和经济利益的另一条腿。”

  赵国栋此语一出,众人都是一震。中国刃刚同意帮助巴基斯坦兴建瓜达尔港,这个家伙居然就能看到瓜达尔港的战略地位,甚至还能联想到从瓜达尔港横贯包括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的整个,巴基斯坦进入新疆的通道,这个家伙噢觉的想象力都还不是一般化的舟害。

  “从瓜达尔到咯什,从缅甸实兑到昆明,如果能够把这两条经济和能源通道建立起来,中国的能源安全就能得到相当大的缓解,而且其带来的好处还不仅仅只是能源安全。”赵国栋慷慨陈词,“中国西部发展缓慢,虽然中央已经有了西部大开发战略,但是要落实到实处,就需要在基础设施上加大投入,甚至需要战略性的提前投入,不能完全将重心放在经济利益的计算上,青藏铁路就是一个标志。”

  赵国栋这一观点倒是得到了在座众人的点头赞同。

  “咯什到瓜达尔港,昆明到实兑。这两条战略性路线如果得到建成。不但可以极大的巩固我们与巴基斯坦和缅甸这两个全天候战略盟友的关系,而且可以带动沿线经济发展,使得两国与我国经济往来更加密切。确保我国的战略意图能够在这两个国家中得以贯彻体现,压制野心勃勃的印度人耍小动作,其带来的战略效益根本不是用金钱能衡量的。”

  赵国栋目光如电,横扫而过,室内几人中,有人沉思,有人颌首。

  有票的兄弟请继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