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节 “小官僚”的彪悍表演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节 “小官僚”的彪悍表演

  沉东昭没想到权国栋众小午来众里依然是锋土不减。必心能源安全问题上拿出自己的观点,而且还上升到西部大开发和维护国家战略安全和稳定这个高度上来,看样子这个家伙还真在这方面下了些工夫。

  “呵呵,国栋,看来你的观点都有些让我们动心啊。”沈东昭笑了起来,“我来介绍一下,赵国栋。我朋友,他在能源部规划与发展寻工作,这几位也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是我们这个亚州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同事,你们可以叫他国栋就行。”

  赵国栋一一见面握手,这些人看样子有些是这里专职研究人员,有些大概是兼职客座研究人员,虽然赵国栋很年轻,但是这些人也只是有些惊讶,并无多少其他表情。

  “国栋,我们近期在作一个综合性研究课题,那就是中国如何维护自己身的战略利益,其中能源利益就是其中一个分类,由于能源安全随着我国经济发展不断增速,日益成为影响我国战略安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们也需要在这个课题上多方面倾听业内和相关行业人员的意见,我正说哪天要来亲自登门拜访呢。今天你正好,正好可以好好交流交流。

  沈东昭含笑望着赵国栋,“我对你上一次所说的中**队应该在维护国家利益上要大胆出击,该出手就出手这个观点很感兴趣,但是我们军队从建军以来就一直秉承战略防御的态势,你这说法好像就意味着我们国家在战略上都需要一些变化。”

  “战略防御并非就是守着自己国门不出门,中国是一个大国,从历史上,从各方面来说,都是一个大国,又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现在我国对外交往日益增多,涉及到我国战略核心利益的问题也日益凸显。台岛问题,东海问题,南海问题。****问题,藏南领土问题。这些问题都关系我国战略安全。”赵国栋丝毫没有因为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就怯场,反正这也是一个和自己本职工作直接关系不大的话题,他倒是可以放开来说。

  “中**队不应当还抱着十年二十年前的保守心态,而是应该看到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政治影响力不断扩大,涉及我们利益的方面也在不断变化,作为国家柱石的军队,理所当然也应当做出变革,以适应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

  “你这个话题太泛泛了,能不能说点实际具体一点的东西来?”那位方面男子嘴角有一丝冷意,淡淡的问道。

  “那好,我就我所涉及的行业说一说吧。”赵国栋言简意垓,“随着阿富汗战争开打,塔利班政权受到重创,这反而会促使中亚地区本来就复杂民族纠纷和宗教冲突变的更加严重,恐怖主义势力经此一役只怕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我国西部是多民族地区,本来也有不稳定因素在其中,为了维护西部边陲地区稳定,国家不仅仅要通过发展经济民族团结等方式来确保这个地区稳定。同样也需要中**队走出国门。利用上海合作组织,这个平台架构,开展各方面往来,加强与中亚各国的军事交流,多渠道的进行合作。打击恐怖主义势力,而不要让“上海合作组织。沦为一个地方性似的机构。”

  “又比如,中国能源企业现在已经在伊朗、缅甸、刚果、安哥拉积极开展合作,随着与当地国家和企业合作日益深入,这些地方都将成为日后中国能源来源的重要渠道,从这些地方到我们石油进口输入的路线。都是我国战略利益所在,中具军队怎样来保证?这就需要我**事力量的提升,尤其是海军就必须要走出去,到南海,到印度洋去。”

  “我刚才都说了,瓜达尔,实兑,这些地方都可以成为我们的理想前站,为什么美国海军可以在全世界建立基地,到四大洋耀武扬威,我国海军难道连走出去一圈都要瞻前顾后畏首畏尾么?稚嫩不要紧,你不敢想,不敢去,不经历风雨,怎么成长起来?真要到用得上的时候了,你怎么能做到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几个人都交换了一下眼色,觉得眼前这今年轻人讲的虽然未必完全符合现实,但是不能不说有些独到之处,尤其是提出中国海军应当以捍卫我国能源通道安全为名光明正大的走出去这个想法倒是颇为符合目前海军中提出的要从近海防御走向远海防御的理念。

  赵国栋大当然清楚眼前这些人都精英学者们,他们时现大”各的了解比自只深刻得多,但是他们却没有自只的井晦赏咒,有时候就是捅开了一层薄膜就能让很多东西豁然开朗,如果能凭借此等机会来影响国家战略方向,赵国栋宁肯在说上十个八个小时不歇息都愿意。

  影响只能是一点一滴潜移默化的带来,企图一下子来个惊天大逆转那不现实,没有人会把你当作一回事儿,即便是你坐上了某个位置,一样会被所有人反对而无法成行,但是如果你能从一开始就坚持不懈的、全方位的、多角度的阐述推行你自己的观点,让大家逐渐接受你的观念想法,随着局势的变化,他们就会逐渐感受到你观点的正确性,而你再来推行自己的意见想法。那就要容易得多。

  赵国栋不敢奢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走到决定国家战略命运这个位置。但是袖至少要为这个国家的发展变化做一番自己能做到的努力,就像自己才才说的,你做都不做,怎么能奢望做好?

  刘若彤讶然的站在门外的阴影里听着赵国栋在房间内口若悬河,门是虚掩着的,但是赵国栋那特殊的声音她一下子就能听出来,而室内那几个人她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沈东昭她却认识,沈家也是一个与刘家一样有着深刻背景的红色家族。

  赵国栋怎么会和这一帮人认识?这让刘若彤很好奇。

  沈东昭是个很有些来历和脾气的角色,原本在军队中就是一个有棱有角的主儿,在野战部队中干过。又在国防大学中书时屡屡有惊人言论发表,加之沈家在军队中特殊影响力,使得这个家伙一度成为风云人物。

  但是这个家伙却始终认为目前中**队充斥着保守谨慎的观念,他自己难以融入其中,自称要作为中**人的先行者,从观点理念和思想上的先行者,引领中**队战略思想未来发展潮流,故而放弃了原本在军队中大好前程,转而到了国防部中的战略研究中心,拿他自己的话来说,他希望能够有一个更加广阔的天地来供他探讨探索中**队发展方向。

  虽然言语有些夸张,但是不容否认这个家伙的风格也得到军队高层的一些欣赏,认为也需要这样一些人来走在中**队发展前沿探路。同时军队中也有一批年轻军人围绕在他身畔,支持他的观点,这也就使得这个家伙的地位更加特殊了。

  赵国栋当然不知道刘若彤就在门外听自己大放厥词,他也不知道沈东昭是何许人,不过他能感觉到沈东昭应该是这群人中的头羊,而且沈东昭那种含而不吐偶露锋芒的气息也让他意识到这家伙恐怕还是有些来头,至少这份涵养就不简单。

  “说得好,说得好!一个外行的教育更能让我们军人振聋发聩啊,真希望我们军队里的高层也来听听这位来自民间人士的观点。”沈东昭大笑着走上前拍了拍赵国栋的肩膀,“看来我们这个研究课题需要麻烦你的时候还不少,也欢迎你多来我们这边做客交流。”

  “嗯,当然,如果你从你所从事的行业角度来看待这些问题的观点能够通过文章形式上达天听,让上边听听来自民间各界的看法,我想效果会更好,至少比和我们这帮闲人在一块儿夸夸其谈要好得多!”沈东昭环顾四周,调侃式的问道:“大伙儿说是不是?”

  一干人都笑了起来,赵国栋也笑了起来,这个沈东昭看来还真有些意思,应该说不像是一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不应该有这样的态度和情绪,即便是受到了不公正待遇。

  “噢,对了,你不是来接人么?你来我们这儿接谁?”张涵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好奇的问道。

  “哦?国栋,你在这里边来接人?”沈东昭也觉得惊讶,这里边应该都是有些来历的人才对,他还以为是张涵将对方带进来的,没想到对方是自己进来的。

  “是我妻子,她在这里边办事,我想她应该办完事了才拜”赵国栋笑笑拿出甚话。

  “你妻子,谁?”沈东昭更好奇了。

  “刘若彤。”赵国栋犹豫了一下才回答道,他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刘若彤来这里也许是公事,也许是私事。

  “。此晦?”洗然大悟的沈东昭笑了起来,“哦,你就是那个他们嘴里说的小官僚?”

  啥也不说,埋头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