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一节 积蓄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一节 积蓄


  直到离卑幢无名建筑物时。权国栋都环有此郁闷,此英俊奋发,竟然在这些家伙心目中就是一个小官僚?

  看来这帮家伙的自恃程度还不是一般化的高,或许是父辈的余荫真的让他们有太多的优越感了,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真的一无所长,至少这个沈东昭表现出来的能力就证明他已经粗略看到了中**队未来发展的方向。

  见赵国栋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坐在副驾上一直没有多说话的刘若彤忍俊不禁:“是不是觉得沈东昭的话太玄薄了?他嘴巴就那样,犀利如刀,见血封喉,他的大学同学们都这样说他,不过在部队里打磨了几年,已经收敛了许多了,如果是原来,那不把你挖苦得遍体鳞伤是不会收刀回鞘的。

  “那到也不是,只是觉得你们这些人似乎优越感太强了一点,很有点睥睨众生的味道,仿佛别人不是愣头青就是乡巴佬,唯有你们才是万里挑一的精英智者,要知道中国的强盛不是靠别人,而正是依靠无数你们心目中的愣头青和乡巴佬一点一滴的打造起来的。”赵国栋淡淡的道。

  刘若彤觉察到赵国栋话语中的椰愉讥刺,略略怔了一下:“你把他们也想得太没品了一些,或许他们有意无意间是有些骄矜倨傲,但是也不至于对任何人都是这样,至少你还是用你的表现证明了你自己。”

  “我需要在他们面前证明自己么?”赵国栋目视前方,灵活的转折方向盘,反问:“人不可无傲骨。但不可有傲气,若是以父辈余荫来晏示自己的高人一等。那就是可笑了。”

  刘若彤叹了一口气,看来赵国栋对于这些人没有多少好感,即便是赵国栋赢得了他们的尊重,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能赢得赵国栋尊重。

  “我在你们眼中原来是不是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就是一个一心想要攀龙附凤处心积虑往上爬的小官僚?”赵国栋突然问道。

  “不,从一开始我和四姐就知道你不是,真正那种人,无论他怎么掩饰得好,都无法改变其真实目的。我相信我的眼睛和感觉。”刘若彤摇头否认,“或许我们家有些人有此看法,但是刘拓和刘岩都对你的表现赞不绝口,甚至认为你能够给我们刘家带来更多的荣耀。”

  赵国栋哑然失笑,不再多言。

  他知道再在这个问题上探究下去也没有多大意义,自己和刘若彤之间的婚姻最初本来就是一个幌子。只不过这个幌子现在越来越有现实化的趋势,甚至连赵国栋自己也觉得似乎这份婚姻也给自己带来了一丝稳定和安宁。

  赵国栋也能感觉得到刘若彤本人似乎也和自己一样,对这份婚姻不再像原来那样无所谓,甚至还有了一份莫名的期待,这种复杂微妙的心情让两人的感情走向就像是在黑暗中默默向前流淌的暗河,他和刘若彤都无法判定这段婚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但是似乎又在黑暗的云层中不经意的透露出一丝灿烂的光芒下来,让人偶然间为之心动。

  “这篇文章是你写的?”蔡正阳若有所思的指了指放在案桌上的《经济日报》。

  “是我写的。”赵国栋点点头。

  “写得不错,把我们能源部的工作和西部大开发战略很好的结合起来,国务院政研室金主任打来电话专门问我你是谁呢。”蔡正阳吸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国栋,你来了部里也有三个月了,这马上就要过年了,感觉怎么样?”

  赵国栋有些纳闷儿,怎么这个时候蔡正阳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来了?

  “很好,在部里能接触到很多在下边无法接触到的东西,很多问题也能看得更远更全面,说实话,有时候自己感觉到在这里能做一些下边无法做的事情,感觉很是满足但是有时候又觉得自己做的事情都是一些无法用具体语言和图片显示出来的东西,换了别人也许一样能干成这样,不像在下边,做一件事情总能看到实实在在的东西。”赵国栋想了一下,这才慢吞吞的道:“这种感觉很矛盾,但是我过得很充实,不像我最初担心的那样到部里来了就成了人浮于事,沉不下去,做不了事情。”

  “国栋,你要学会太小家子气,知道么?”蔡正阳面带笑容,循循善蒋,“你这篇文章很有大局观,我仔细看了,写得有血有肉,既能高屋建瓶,又有具体细化。金主任也是赞不绝口。还有前段时间你写的那篇《新能源之惑》我觉得也很发人深省,你知道么,连建邦副总理都对这篇文章很感兴趣。”

  “我一直就在琢磨,在部里既要做事,但是也要尽可能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观点推出来。西部大开发关系重大,但是我一直觉得中央虽然提出了这个战略构想,却没有拿出多少具体措施出来,除了一个青藏铁路,省里边似乎也在等待着中央具体措施出来,我就在琢磨我们能源部是不是可以先行一步。”

  赵国栋一边说,一边考虑,蔡正阳点头给予鼓励,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西部地区资源丰富,但是基础设施落后,我们能源部门怎么做到先行一步?第一,要大力但合理的开发水电,在确保生态环境情况下加大资金投入对水电产业的开发。事实上这一点我们前期规划很多,但是一直没有大规模付诸实施,我觉的可以在这一点上加大执行力度。第二,加大对能源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一点至关重要,西部地区能源富集。如果没有完备的传输体系将其输送出来,那么无论我们在西部地区投入多大,产出多少,都无法实现真正效益,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前期有所忽视,应该马上弥补完善。”

  “第三,就是我们可以结合新能源的发展,,

  蔡正阳相当满意。看来赵国栋这三个月并没有搁下,而是真正沉下心来琢磨能源产业的现状和发展。不但交出了像样的答卷,而且相当优秀。

  赵国栋觉察到蔡正阳似乎有些事情需要交代自己,对方的表情有些异样,这让他很奇怪。

  “国栋,你的这些观点和想法很好。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能够花些心思把它们整理一下,系统性的就我国能源安全和新能源发展这两个论题写两篇翔实一些的论文出来,我想在向建邦副总理汇报工作的时候引用你的观点和看法。”

  赵国栋心中大喜。

  蔡正阳无疑觉得他这样引用自己观点看法有些占便宜的味道,但是对于赵国栋来说,如果能够把自己的想法和意图真正变成国家意愿,那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说这些观点本来也不完全属于自己,也是自己根据后世记忆结合自己在现在位置上掌握的种种资料的出的一些观点,如果能够助蔡正阳一臂之力,赵国栋更是固所愿也不敢请矣的好事情。

  “好,蔡哥,需要什么时候要?如果耍详细一些,我需要再查阅一些资料,把它补足一些。”赵国栋点点头,高兴的道。

  “三月之前吧,我想在人大五次会议之前先向建邦副总理汇报,然后再在会议期间就这个意见提出来讨论,以便能够尽快落实。”蔡正阳也舒了一口气,似乎也解开了一个心结,“明年是本届政府最后一年。我希望能够在卸任这个能源部长之前能把我们的一些想法和观点落实下来。”

  赵国栋默默点头。

  “国栋,明年之后,你有什么想法?”蔡正阳突然问道,“你是打算继续在部里,还是换个地方?”

  “蔡哥,你要下去么?”赵国栋反问,明年**之前这一段时间中央高层将会进行一系列的调整整合。这也是新陈代谢的必然,一批年富力强的领导干部将会走上更高更重要的岗位,像宁法、蔡正阳等人都要迎来另一个政治黄金期。

  “如果没有意外,我可能会下去。”在赵国栋面前,蔡正阳并没有多少掩饰,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已经年过五十的他,有机会下去带地方上搞一届也是他所希望的。如果顺利也许,还能再上一步,

  “你呢,你的打算呢?”

  “不知道,还没有想好。”赵国栋老老实实的回答。

  “如果不想回安原,可以考虑跟我下去吧,当然如果你觉得部里更能发挥你自弓的优势,也可以继续在部里继续锻炼两年,一切看你自己。”蔡正阳想了一想道。

  兄弟们,这月票就这么金贵么?能不能让俺喜悦一下,一下子涨三五十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