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四节 一卖煤的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四节 一卖煤的


  品激原本是不打算下车的,汝种公众场合下尤其需要注。小但是来人是赵国栋,她不能不下来,上一次在安都她留给赵国栋的印象不太好,虽然后边想方设法挽回了,但是赵国栋对她却很冷淡,甚至没有单独和她说一句话;

  赵国栋也有些惊讶,赵德山沁卜子竟然把林薇也带来了,难道他们俩的关系真的发展得这样快?

  文娱界那些娱记们的曝料他从来不信,也没有时间看,但是他还是知道似乎赵德山有点被这个女人迷住的感觉,当然,以赵德山的心性,每一任女友都是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就像原来的孙蕾;

  幸好对方没有叫自己大哥,要不赵国栋心里可能就真要咯噔一声响了,简单寒暄两句,赵国栋就示意赵德山可以先走了。

  赵德山也像是完成任务一般。把林薇带给赵国栋见了见面,也表示自己已经报到了,跳上车就启动离去。

  “呵呵,国栋,这女孩看起来很面熟啊,是不是那个唱歌的林薇?”房子全也对文娱界这些角色不感兴趣,虽然赵德山屡屡开导他食不厌精,选女友一定要优中选优。绝不能委屈自己,但是他还是对赵德山介绍给他认识的几个文娱界女性敬而远之。

  “唔,沧浪矿泉水的代言人嘛,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赵国栋不置可否。“上车吧,长”坐前面,我和你子全哥也好久没见面了,聊聊知心话。”

  房子全一咧嘴,正欲说话。却听得背后传来一声怒喝:“房子全!”

  这一声娇斥把半个,身体都钻进了奥边的房子全叫得全身一麻,忙不迭的钻出来,四处张望,“咦,苏晴,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问我,我还要问你,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你不是说你在太原么?卖烘卖到沪江来了?”苏晴脸涨得通红,杏眼圆睁,昨晚给他打电话,他还说在太原办事,今儿个就能在沪江碰上他,就这么巧?还敢往奥迪好里钻,这没有几千万资产,谁敢买这车来烧得慌?

  “昨天是在太原,但是今天来沪江办事。上午飞过来的。你怎么也在这儿?”

  房子全有些尴尬,面对咄咄逼人的女孩和旁边一脸好奇看热闹的赵国栋和赵长川两兄弟,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行啊,卖媒也能成天飞来飞去,你不觉得你蝶卖得太潇洒了一些么?这奥迫不是你用来运煤的吧?”

  苏晴最恨就是有人骗她,当初和房子全好上之后。也曾经怀疑过房子全的身份,但是房子全身上摸出来的全是有关蝶方面的东西,名片,通信箔,甚至皮鞋里也还有蝶渣子,加上听他接电话谈的也全是采煤、运烘和卖蝶方面的事儿,心中也就信了。

  但是今天所见到的一切彻底的颠覆了苏晴对他的印象。

  甭管面前这辆奥迪好和房子全有啥关系,就凭能有这样一辆专车来接送,他房子全就不可能是个卖蝶的,没听说卖煤的还能坐毛机来飞机去,落地就是奥迪旭迎来送往。

  去年世界三大男高音来京里紫禁城为奥运助威坐的也就是这车,你一破卖煤的凭啥也敢坐?

  要么你是卖黄金的,要么你就是卖毒品的,看房子全这黑瘦模样,没准儿卖毒品的可能性更大。

  赵国栋可真的乐了。

  看样子这女孩子就应该是房子全从未露过面的那个编剧助理女友了。没想到这挺清秀一女孩子竟然这般泼辣。得,再看看房子全那副狼狈劲儿,在这野蛮女友面前,目光躲躲闪闪,原本就够瘦的身体更是变得有点驼,险些就要跪地求饶的模样,至于么?

  “子全,介绍一下吧,怎么,在我们面前还要藏着掖着?金屋藏娇还能藏多久?”赵国栋笑着插话道。

  “呃,国栋,这是苏晴,我女朋友,苏晴,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赵国栋,苏晴,别耍小脾气。一会儿我给你解释,”房子全狼狈不堪的挠挠头,原本梳理得挺光滑的几丝头发也变得散乱起来,看得赵国栋和赵长”都忍俊不禁。

  “你好,我就叫你小苏吧,我是赵国栋。子全的二十五年的同学兼朋友。”

  赵国栋笑着看着咬着嘴唇的这个女孩子,在飞机上不就是这女孩子躲在一边抹了两把眼泪儿么?怎么在房子全面前却一下子变得如此凶悍?

  苏晴瞪着眼睛看了看这个笑容可掬的男子,在飞机上他就坐自己侧后方,她见过,那也就是说自己刚才抹眼泪儿的情形也被他看见了?

  见苏晴不吭

  “行了,房子全,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从今儿个开始,我不认识你也不知怎么想的,苏晴只觉得没来由一阵鼻子发酸,一咬牙一跺脚,就噔噔噔跑开了。

  黄春他们一行人都还没有弄明白啥事儿,就看见苏晴突然冲出去和那几个准备上车的男子吵闹了一阵,只见其中一人狼狈不堪的忙着向苏晴解释着什么,苏晴却是说了两句话就跑过来了。

  “怎么回事儿?”黄春关心的询问自己这个很有些性格的助理,别看被谢导狠狠损了一顿,但是黄春却知道这事儿不怪苏晴,只是碰着谢导心情不好罢了,也难怪。出了这种么蛾子,谁心里都不痛快,都还没敢给那边演员们说呢。

  “没啥事儿,就碰见一熟人,在我面前摆谱,我涮了他一顿苏晴努力克制住自己情绪。

  赵国栋和赵长川都楞了,却没有想到这女孩子就这样跑了?房子全也有些着急,连忙就跟着跑了过去。

  “苏晴,苏晴,你听我解释,我真是今儿早上才过来的。”房子全跑到苏晴面前,陪着笑脸:“我绝对没有骗你,你瞧,飞机票还在这儿呢。”

  “房子全,我和你没有关系了,你用不着和我解释,你知道我最恨什么,你还敢说你没有骗我?。苏晴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嗨,你凭什么说我骗你?我哪一点骗你了?”房子全也知道这丫头脾气特倔,认定的事情就不会回头,你不把她说服,还真有些麻烦。

  “嗬,你还没有骗我?那你告诉我,你是干什么的,卖煤的?来沪江干啥?”苏晴一听就来气了。

  黄春笑了起来,敢情这是两个搞对象的闹别扭了,她只知道苏晴找了一个据说是搞销售的,没想到是卖媒的。

  “你说我卖煤也没错,我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卖煤,来沪江是谈生意房子全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哟呵,房子全,你卖煤卖出奥迪好和奔驰幼迎来送往,你告诉我你卖的啥煤?是美国的航天飞机专用煤还是我国的核潜艇靠你的煤启动?。苏晴一脸冷笑。

  苏晴一句话噎得房子全吭哧吭哧半天缓不过气来,“苏晴,你讲点道理行不?难道我就不能有俩有钱朋友?。

  “行,我讲道理,那你告诉我你的朋友都是些坐奔驰沏玩奥迫够的,对了,刚才还跑了一开路虎的,那你还用得着整天屁颠屁颠四处去卖煤?。苏晴斜睨了房子全一眼反问道。

  这一来房子全还真有些不好解释了,这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而且就算自己说清楚了,苏晴这算头也未必能接受自己的解释。

  思衬再三,房子全觉得还是得说实话,要不日后这个结怕真的更难解开,只是赵国栋他们几个,还在那边等着自己,这却如何是好?

  “那好,苏晴,咱能不能在一边来,我单独给你解释?”房子全低声下气的道。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春姐不是外人,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苏晴一点不买账。

  “呃,事情是这样的,我和人合伙在内蒙古开了一煤矿,原来一直不景气。煤卖不掉,巨亏,所以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卖煤,到处跑,推销煤,今年行情好一些了,我今天是来沪江和合伙人谈生意,就这么简单,你爱信不信房子全说完便不再吭声。

  苏晴见这家伙就这么简短几句话,便是紧闭嘴巴貌似赌气一般不吭一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场面,对方话语虽少,但是似乎也是真话。前两年煤炭价低不说。而且销路不畅,是得四处奔波,但是去年开始媒炭价格开始路走高,卖方市场逐渐变成卖方市场,只怕一下子火起来也是事实。

  只是今日这一幕实在给了苏晴太大刺激。本以为自己就找了一个踏踏实实勤勤恳恳搞推销的,没想到这一下子似乎就跨越了几个层次一般,变成了一小媒老板,这份反差委实大了些。

  虽然苏晴也一直瞧不上那些个素质低下仗着腰包里鼓胀就要买这包那的暴发户,但是却很难把眼前这个家伙和那种人联系起来,就是他现在这身打扮,除了这件风衣包裹起来还像个人样,平素苏晴记忆里房子全是很难得有个能拉出来见朋友的模样。

  弱弱的呼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