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七节 烦心事儿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七节 烦心事儿


  经为峰对千赵国栋能保持纹种心境和作风相当欣赏。他也知道赵国栋之所以会从怀庆市长位置上离开并不那么简单,既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被人挤走,也不是有的人感觉的是赵国栋是在蔡正阳提携之下要去中央部委里镀镀金。应该说两方面因素都有一些,但是毫无疑问燕然天在其中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谭立峰和燕然天关系密切,而据他所知,和燕然天关系同样极为密切的省公安厅副厅长严立民也同样在那桩省公安厅直接插手调查庆州拆迁涉黑时间上扮演了不太光彩的角色。

  这一系列动作究竟是一条线串起来呢,还是一个巧合,任为峰还无法断言,但如果是前者,任为峰就觉得燕然天太卑劣了一点,对一个。年轻干部不是从帮助保护的角度来行事,而是想方设法让对方犯错误再来挤开,为自己亲信心腹上位腾位子,这对于一个高级干部来说无疑是不合适的。

  他也坚信赵国栋决不可能为了区区一个建委主任而去耍那样拙劣的手段,那也把赵国栋的能力胸襟看得太差了一点,也许会有人从中做了手脚,但是任为峰认为站在省里这个角度应该看得清楚才对,但是最终宁法还是选择了让赵国栋离开,这让任为峰有些困惑。

  不过任为峰还是认为赵国栋到中央部委去锻炼一下很有必要也很有好处,有时候你走到了高处胸襟心境一下子就会豁然开朗,原本在某个层次自己还相当纠结的心情顿时就会一扫而空,这也是一种提升。

  赵国栋在任为峰处盘恒了半个小时之后才离开,年前都是领导们最繁忙的时候,能给自己半个小时拉近感情已经很难得了,赵国栋很知趣,连饭都省得请了,直接回雁南飞会所,在会所找个私密的包间里休息午睡。

  雁南飞一直保持着稳健的发展风格,吸聚高端客户是雁南飞给自己的定位,正因为这个定位。使得雁南飞宁肯在客户少一些,但是绝对不愿降低门槛,这也使得它已有的客户群十分忠实,当然这也是徐春雁两姊妹之所以不降门槛的底气。

  正因为如此也让为雁南飞在安都业界打造了一个孤傲不群的风格形象,加之徐春雁两姐妹这对风情万种的李生姐妹花实在太过出色,连素来对正规保健行业不涉足的安都黑道都有人在琢磨站在这对姐妹花背后的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有些消息灵通人士都清楚。现在已经升任安都市公安局副局长的原天河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天河分局局长邱元丰应该和这家俱乐部幕后人有些瓜葛。

  邱元丰接到赵国栋电话时,安都市公安局正在召开党委会。

  党委会由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刘兆国主持,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管长风作了春节期间的安全保卫工作部署。

  作为资历最浅的副局长,邱元丰分管治安这条线,联系天河分局,同时又是本次春节的带班局领导。这个春节注定不会还有清闲时候。

  邱元丰来到雁南飞附近的一家会所时,赵国栋已经等了一阵时间了。到这种场合,邱元丰素来很谨慎。在天河区任职这么久,搞娱乐这一行很多人都认识他,虽然只是来和赵国栋在一起坐一坐聚一聚,他还是很注意。

  邱元丰知道赵国栋和徐春雁一直纠缠不清,不过他得承认那个女人的确有勾魂夺魄的魔力,无论是脸蛋身材,还是那柔情似水的性格。委实让人难以自拔。

  三十出头的女人正是成熟女性最具杀伤力的时候,也难怪赵国栋丢不下手。

  邱元丰只能埋怨自己当初还在江庙时去安都仿织厂赴宴,怎么会把赵国栋带上,惹来这段孽缘,好在赵国栋这小子相当小心谨慎,倒也没有出啥乱子。

  赵国栋注意到邱元丰眉宇间似乎有一抹忧色,如果不仔细观察你绝对看不出来,而且赵国栋似乎也感觉到邱元丰并没有刻意掩饰这么忧色。

  “邱局,怎么了?我看你好像心情不太好。”赵国栋问道。

  “这一次春节我带班,出来不了,得忙个够呛,所有春节到元宵,期间的活动都是我负责,估摸着要想轻松得过了大年十五去了。

  。邱元丰没有正面回答赵国栋的问题。

  “呵呵,看来你们市公安局也是欺负新来的啊,你一来就让你带班?”赵国栋也顺着对方话题道。

  “这是市局里的规矩,谁最后来,本年度最近的一个大假就该他来接招。”邱元丰笑笑,“这也不算欺负人,约定俗成,谁都有这开头

  “也是,谁让你才来?不过过了这一春节,就该大家轮看来了吧?明年五一你不就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赵国栋点头道。

  “哼。休息?坐在这位置上没哪天能轻松的,我分管治安,每天都是提心吊胆,担心哪里又出恶性案件啦,哪里又有不稳定因素啦,市委市府会不会又被围上了啊,要不就是哪里发案又居高不下群众意见大啦。总之,一个字,苦!”邱元丰叹了一口气,“那像你你小子,一步登天,坐在中央部委里,悠哉游哉,自然可以说风凉话。”

  “嘿嘿,邱局,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难道部委里就没有难处了?上边领导发句话,你下边就得秉承揣摩领导意图,按照领导意思开展工作。管你调研也好,考察也好,收集情况也好,总之最后你得给领导一个满意交代,符合他意图的东西得拿出一份来,否则你就等着好果子吃吧。多来两次不满意,你就可以靠边站了。”赵国栋摇摇头,“真都像你想象那么简单,这国家部委早就可以撤了。”

  “这年头,那样工作都不好搞啊。”邱元丰寡淡的叹了一口气。

  赵国栋感觉到对方似乎有啥心事。但是对方似乎又不愿意提及,这让他心中也有一点不好预感,他担心邱元丰和自己担心的事情是一个。事儿,但邱元丰的蹿升也很大程度上的益于刘兆国的提拔,这种情况下。很多事情就只能憋在肚子里。

  “邱局,干工作么,求个自己心安就行了,对得起这份良心对得起国家给我这份工资,至于其他,我尽我所能,仅此而已。”赵国栋淡淡的道:“有些事情也不是你我能改变的,都是成年人,在做什么事情之前只怕都是做过认真仔细的考虑的。”

  邱元丰猛然一抬头,目光如炬。直视赵因栋:“国栋,你也知道?”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赵国栋反问。

  “如果连你都知道了,那他就危险了,我们得阻止他。”邱元丰神色复杂的道。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阻止他?”赵国栋叹了一口气,“我只希望他不要越陷越深,他说他从没有涉及我所说的那些东西。”

  邱元丰相当震惊于赵国栋怎么会知晓这一点,在他看来他作为原天河区分局局长,现在又是分管治安的市局副局长,也是通过多种渠道推测出来的,即便这样也没有多少依据,只是怀疑而已。

  “那怎么办?”邱元丰第一次问出这样的话语来。

  “邱局,我是一个,偶然机会知晓的。我估计现在还没有什么人知晓。但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一直遮掩得下去,除非他现在就收手,这种行业对手太多了,涉及利益也太宽泛了,你不可能一辈子不出事情。”赵国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然他也同样没有证据,现在连邱元丰都怀疑,这更加深了赵国栋的怀疑。

  “我知道是因为我的特殊位置。你知道那就真的危险了。”邱元丰叹息道。

  “那又能如何?现在也没有其他证据,我们说啥他也听不进去,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邱局你现在位置更尴尬,唉,这事儿两难啊。”赵国栋同样觉得相当苦恼。

  邱元丰摇摇头不语。

  赵国栋似乎也觉得气氛有些沉闷,谈及这个现在还无法确定的话题实在令人心情不好,但是一时间却无法正面应对,只有等待合适时机。

  “那就说说你吧,国栋,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有个孩子了吧?”邱元丰突然岔开话题。

  赵国栋心中又是咯噔一声响。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邱元丰看来也是故意来恶心自己啊。

  “邱局,不急,我才三十一岁,是不是?”赵国栋报以苦笑。

  “你三十一,弟妹只比你小两岁吧,你无所谓,看你样子六十岁都还能龙精虎猛,可女人不一样,你自己好好掂量着点。”

  邱元丰的话似乎一语双关,让赵国栋否度感受到这位昔日老领导

  这话似乎不仅仅是指刘若彤。似乎也在提醒自己也应该考虑和徐春雁之间的关系了,赵国栋心中苦笑。

  自己不是没有孩子,雀韵白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要不了多久肚子就要吹气似的鼓胀起来,就得躲到香港去待产,雀韵白觉得在香港还是有风险,毕竟大陆去香港的人太多,万一被人看见,也不稳妥,想要到瑞士去生产,赵国栋也由她。

  无话可说,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