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八节 缘分可以解释一切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八节 缘分可以解释一切


  心国栋的午放在雀韵白柔软的小腹卜,感受看来自里边旧“州生命的跳动,良久才温言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职?”

  “嗯,再等一个月吧,现在还看不出来,本来天气也还冷,穿得也挺厚,我怀孕也没啥生理反应,还算好。”

  翟韵白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让赵国栋的手扶在自己腰间。

  怎么可能没有反应?

  易疲倦,易犯困,食量也见涨。第一次怀孕的雀韵白已经感安到了为人母的滋味,她已经三十五了,典型的高龄产妇了,如果这一胎不要。以后还能要上都说不清楚了。

  幸好赵国栋很果断的帮助她下了决心,虽然很有些舍不碍手中的工作。但是当雀韵白感受到腹中那颗小生命的存在时,一种母性的知觉油然而生。

  “再等一个月?我建议你最好过了春节就先到香港去吧,那边气候温暖一些,在香港呆上两三个月。你就可以到瑞士去了。也好有个适应过程。”赵国栋想了一想道:“你给培哥和乔辉他们说了吧?”

  “说了,培哥没说啥,倒是乔辉挂高兴。”雀韵白罕有的有些羞涩。脸上浮起一抹酡红,伸手不自然的拂弄了一下披散下来的乌发,“他只说恭喜,让我好好养好身体。不要急于工作,说天乎副总裁这个位置永远为我留着。”

  赵国栋笑了笑,他和杨天培和乔辉都提前说了雀韵白怀孕的事情,但是也要求范围控制在只有二人知晓之内,对集团其他高层就说雀韵白因为工作太过劳累,申请休息一年时间,不做多的解释。

  当然这肯定会在天乎集团内部引起一些怀疑,好在雀韵白只是负责集团日常行政事务,并没有具体分管那一块,倒也不至于对集团哪一块工作造成太大影响,顶多也就是杨天培肩上的压力多一些。

  事实上在此之前雀韵白已经有意识的在集团内营造了一个假象,放出消息称自己已经在新加坡结婚,丈夫是新加坡华人,当集团内部一些高层问及雀韵白时,雀韵白回应也很含糊,只说还在交往中,也断了集团内一些人的念想。

  就算是集团高层其他人有所怀疑甚至知晓了翟韵白怀孕生产一事。有了前期的烟雾遮掩,也不至于引起太多的怀疑。

  “我和韵蓝也说了。”雀韵白犹豫了一下才补充道。

  “哦?她没说啥吧?”赵国栋有些尴尬,雀韵蓝也是一个绕不过的人。现在雀韵蓝处于最忙碌的时候,星浪公司已经完成了上市的所有程序,开了年就要在深交所上市,雀韵蓝身心几乎全部投到了星浪公司上市事情上去,不仅仅代表沧浪,而且其本上也在星浪公司拥有一定股份。

  “她还能说啥?前几天过来看了看我,还不是骂你?说早就觉得你心怀叵测,居心不良,现在弄成这样,三十五了还来生孩子,而且还不明不白。”雀韵白微微含笑,娇嗔道。

  “唉,都是我的错。”赵国栋有些自惭的挠了挠自己脑袋。

  翟韵白摇摇头,拉住赵国栋的手重新放在自己小腹上,一脸沉静中夹杂一抹幸福,“不怪你,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我愿意。”

  赵国栋心中一阵暖流涌动,“韵白!”

  “韵蓝说了,等我生产的时候她也基本上忙过了,她过来陪我一段时间。”雀韵白温柔的靠在赵国栋肩头上。

  “嗯,这样最好,我打算等你快生产时,告诉我父母,到时候他们也会过来陪你一段时间。”赵国栋一脸平静。

  “啊?”翟韵白吃了一惊,脸色泛起一阵潮红,迅即又变得有些苍白。“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难道说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他们俩来看看自己的孙子孙女也不行?”赵国栋笑着道。

  “可是,我”雀韵白有些手足无措的感觉,这可如何是好?

  虽说丑媳妇难免见公婆,但是一来自己这个媳妇名不正言不顺,二来第一次见面竟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这也未免太唐突了。

  “我父母虽然古板了一些,但是我做的事情他们顶多也就是骂我几句罢了,难道说还能和我断绝关系不成?何况有了孙子孙女,我想孩子带来的高兴快乐”很快就会把对我的愤怒怨气冲走得一干二净。”赵国栋安慰道。

  赵国栋知道翟韵白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消息,温言软语安慰,他也知道翟韵白内心应该是喜悦的,毕竟自己和她。璇占以及孩子的问题能够的到老人的认可,对她来说也是心穴汉的一种慰藉。

  当夜赵国栋感觉到雀韵白在床上有些辗转难眠,便紧紧搂住对方,让对方依偎在自己怀中,一直到下半夜,翟韵白才沉沉睡去。

  赵国栋感觉到自己一回到安原似乎就有一种神清气爽的勃勃活力,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性生活更加协调的缘故。

  这两晚上虽然都在浅湾别墅里陪着翟韵白,但是却趁着中午间到雁南飞休息,好在雁南飞那里徐春雁也有休息的卧室,免不了尽享鱼水之欢。

  随着在京津两地的业务日益拓展。天乎集团也有意要将总部正式迁往京城,但是安原仍然是天乎集团一个重要根据地,尤其是有葫芦洲这个大型中央商务区的开发,使得天乎集团暂时还需要在安都留守两年。

  回到安都后,赵国栋也专门去葫芦洲中央商务区工地现场去看了看。进展速度还算比较快,尤其是在安都市政府在感受到来自周边重庆、武汉、西安、成都等地竞争压力下。对葫芦册中央商务区的建设更是格外重视,省市两级政府都希望能够早一日将葫芦洲VCD建成,确立安都市在中国内陆地区无可撼动的核心城市地位。

  不过赵国栋还是觉得安都市在发展定位上有些模糊,这从几个方面都体现出来,像安都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产业定位,像安都市文化创意产业园的萧条,像打造金融第四极的举措单薄,都显得矛盾而又缺乏规划。

  据说这大概和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苗振中与市长姚文智在观念上有较大冲突有直接关系,但是赵国栋还是觉得即便是姚文智仍然在对安都市发展定位上存在误区,当然现在这一切都于自己无关了。

  翟韵蓝回来了,赵国栋考虑再三还是没有回浅湾别墅。

  毕竟这见面还有些尴尬,赵国栋觉得还是等到时机成熟大家都等这一段时间过去逐渐适应再见面更好。相信数韵蓝也能够理解接受这个。现实,每个人一生都有很多无奈,无论是翟韵白还是自己。

  每一次赵国栋回家来,罗冰发现自己做饭的兴致都特别高,赵国栋喜欢的几样蔡她都能发挥出最高水准,虽然只有他们俩吃饭,但是罗冰还是愿意把赵国栋最喜欢的那几样菜都做齐。

  看着赵国栋满意的笑容,罗冰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都说要抓住男人心首先要抓住男人胃,罗冰不敢奢望能独享赵国栋的心,她很满足于现在的生活,虽然现在赵国栋调到京里去之后回来时间更少,但是哪怕是一月一次,只要他回来,她都觉得总有个念想。

  有时候她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变得太过痴狂,但是静下心来细细琢磨,也许这样平静而又富有规律的生活正是自己所想要的。

  “罗锐进并发区党委了。”

  “哦?看来他表现不错嘛,我也听说卢卫红很欣赏他。”赵国栋放下筷子,罗冰接过碗替他盛了一碗番茄煎蛋汤。

  罗锐担任开发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赵国栋助了一臂之力,但是能进党委还是让赵国栋有些惊讶。看来罗锐还真是有些本事,卢卫红是个对工作要求很高的人,能在几个同时间里就进开发区管委会党委这和自己无关。

  “罗锐工作很努力很敬业,不过他对仕途上的追求的确太投入了,家里事儿基本上从不过问,我嫂子也是有些怨言,但是好在罗锐没有其他不良品行。”罗冰觉得自己说这句话似乎有些语病,脸微微一烫。

  “你的意思是我有不良品行?”赵国栋一边喝汤一边笑了起来,“嗯,味道好极了,我就喜欢这种味道,让我有家的感觉。”

  被赵国栋一句话问得脸色绯红。娇嗔般的瞪了赵国栋一眼,罗冰气哼哼的道:“也许是我们上辈子欠你的。”

  “那好,上辈子欠我,这辈子还,这说明我们两辈子都有缘,缘分可以解释一切,我也一直这样认为。”赵国栋双手撑在饭桌上,直视罗冰柔情弥漫的剪水双眸,“不是么?”

  努力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