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九节 壮志雄心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九十九节 壮志雄心

  每然春节的日程不像在地方,作时安排得那样紧凑。佃安捍,却多了一个翟韵白怀孕事件,尤其是在雀韵白很有可能在春节过后不久就要去香港,赵国栋基本上每晚都要陪着雀韵白。

  好在刘若彤也要正月初五才会返回京城,赵国栋才不至于面临两难境地。

  今年蔡正阳和柳道源以及熊正林都没有回安都,已经延续了多年的聚会传统就此终结,这让赵国栋遗憾之余也有一丝不太好的感觉,虽说天下无不散的宴席,随着几位兄长走上越来越高的位置,各人的道路也就各不相同了。

  比起前两年的工作繁忙和去年的落落寡欢,赵国栋很满足于今年这种既有较为充裕的时间,有没有太多工作压力的感觉。

  既然已经离开了安原这个圈子,赵国栋就觉得自己显得自在许多了。毕竟脱离了人们的注意力,也就意味着没有太多人来关注自己的私生活了。

  “你说你要到驻京刃?。赵国栋蒋然问道,手中的咖啡杯也放了下来。

  “怎么,你不欢迎么?。女孩略略有些翘卷的睫毛忽闪了两下,“是不是怕我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呵呵,说哪里去了,蓝黛,我只是觉得你留在安都市政府办公厅不是很好么?为什么要去这个驻京办。那儿的工作似乎不太适合一个。女孩子赵国栋皱起眉头,“而且你也老大不小了,也应该考虑自己的婚姻大事了

  “我记得我这个人好像早就属于某个人了。”蓝黛俏皮的微微一笑。“也许有的人不在意。但是我记得我的承诺

  赵国栋一时间觉得头大如斗。蓝黛的问题是他一直不愿触及的问题。这丫头似乎认准自己了一般。甚至比韩冬更难缠,韩冬至少能保持理性而这丫头似乎有点一根筋的味道,赵国栋还拿不准这丫头究竟心中究竟在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决不是那种缺心眼的实诚人。

  未曾想到刘兆国家里请客还把这丫头给叫上了,吃完饭,蓝黛落落大方的邀请自己来咖啡厅里坐一坐,他倒不好推辞,何况他也想和这个。一直未曾谈对象的女孩聊聊。

  虽然从来没有把蓝黛说那话放在心上,但是那个丫头誓言却总是有点挥之不去的感觉。

  “蓝黛,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已经结婚了,我和你之间没有可能发生什么。”赵国栋苦口婆心的道。

  “是么?我没有说过我们俩会发生什么,如果我们俩真要发生什么,我想也不是你我能够控制的。不是么?”蓝黛笑了起来,不能不说这丫头笑起来极富惑人的魅力。尤其是一双眼睛相当有放电感。

  “蓝黛,我说实话,我对你有些好感,但是从未对你有过非分之想。我只是把你们当作妹妹,怎么说呢?我希望你们能过得很好,真的。但是我不认为你这样做是理智的。其实有时候你钻出这个牛角尖,就会感觉豁然开朗,就会发现原来的一切是多么可笑幼稚,你”

  赵国栋正欲耐心的说服蓝黛,却被蓝黛优雅而俏皮的打断:“国栋哥。我只想问一句,你这番话给小鸥说过么?”

  赵国栋张口结舌,讷讷良久才道:“呃,说过,说过,概,”

  “那你和她发生过什么事情么?”蓝黛双手撑在颌下,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狼狈不堪的赵国栋。

  赵国栋无言以对。

  “国栋哥,我相信我自己的感觉,我能指挥我自己的意识,就像小鸥一样,我没有强求什么,我只是在等待冥冥中属于我自己的机缘,仅此而已,请你不要再用说教或者居高临下的怜悯口吻来劝导或者安慰我,我不需要蓝黛脸色如恒。仿佛在叙述一件完全与二人无关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言语,赵国栋除了转移话题,他实在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好在蓝黛也并没有什么过分的要求。但愿时间能磨蚀掉她的一切偏执。

  “谭立峰来了之后很低调,大家都在观望,希望看看这位新任市长能有什么新举”汽车目前为止怀没有看出纹位市长有什么动作。”…※

  桂全友不是第一个来拜访赵国栋的怀庆干部,王丽娟和盛克明比他来得更早一些。

  赵国栋只能在父母家中接待这些客人们。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在安都居然没有一个属于单独属于自己的宿处,当然交通厅宿舍实在寒碜了一点,这么些年赵国栋也没有过问,就扔那儿了。

  先前王丽娟和盛克明与桂全友说的大同小异,谭立峰上任之后,也只走到各县区搞了搞调研,并没有新动作,事实上怀庆在惯性力量推动下发展速度不慢,如果谭立峰聪明的话,就应该保持这样,等待着今年下半年的人事变化,陈英禄不可能再继续在怀庆呆下去了,一切可以等到他接任市委书记之后再来规划不迟。

  “丽娟,克明,全友,我已经彻底脱离了安原了,怀庆的事儿我更没有资格去指手画脚了,不过我在怀庆工作了三年,对怀庆很有感情,可以说怀庆一点一滴都深深镌刻在我脑海中,当初走真有些舍不的。”赵国栋笑着有些感慨般的道:“你们三个现在都是怀庆三个经济最为发达的区县的政府一把手,党委定基调,政府干实事,我希望你们三个不要受我走的影响,要把心思放在怎样搞好一地经济上,扎扎实实做点像样的成绩出来,这不是替那个,书记市长作,而是替一方老百姓造福,对得起自己坐的这个位置。”

  三人都是默默点头。

  “你们三个县区各有各的区情县情,怀庆又面临着一个很好的发展局面,怎样抓住机遇,结合实际,这其中还有很多工作要扑下身子去作。”赵国栋也觉得自己怎么说着说着又回到了老话题上去了,自我解嘲的笑笑:“瞧瞧,我这人都习悄成自然了,走了这么久还改不过来。”

  “赵市长,你甭这样说,虽然你走了,但是怀庆老百姓眼睛都是雪亮的,谁是真正想为他们干点实事儿的,他们心里都清楚得很盛克明颇富感情的道:“我老盛敢肯定。你会回来,也许下一次你回到我们怀庆是就是以省领导的身份回来了也不一定。”

  王丽娟和桂全友也都笑了起来,盛克明说话还真够直白,想到啥就说啥,连点弯儿都懒得转了。

  “老臧,我就托你吉言吧。”赵因栋笑笑,“你们三今中午也别走了。就在我家里将就一顿吧,我妈的手艺不错,这段时间你们在外边大概也吃腻了大鱼大肉,今儿个尝尝家常菜。”

  ”

  一直到:人离开,赵国栋才回到沙发上陷入了沉思,他能从三人的言语中听出一些端倪,三人还是很希望自己能够回怀庆的,但是现在的局面自己回怀庆的希望很渺茫了。

  谭立峰虽然没有什么大动作。但是陈英禄却把他推得很高,除了两人原来保持着比较好的私交之外,恐怕还是来自于安原省委的授意。

  陈英禄恐怕也就只有几个同时间就要卸任,这么短时间内得让谭立峰尽快适应,虽然谭立峰在怀庆根基深厚,但是毕竟他没有担任过党政主要领导,这市长位置过渡时间又太短,省里边大概还是有些担心影响到怀庆的发展,所以陈英禄才会如此卖力的替谭立峰推波助澜。

  谭立峰如果接任市委书记,自己当然不可能再回去担任市长,而自己真的要接陈英禄的市委书记,那省里边就不会让谭立峰回去担任这个市长,毕竟省委副秘书长下到地市担任市长的确有些说不过去,如果只是一个过渡还差不多,实际上这也就否定了自己回怀庆的可能性,甚至自己回安原的可能性还有多大都很难说了。

  要说心中不遗憾,那是假话。怀庆在自己下了一个相当好的底子了,尤其是电子信息产业这一块,哪怕是萧规曹随,这两年也能看着结出一个个硕果,可惜了,白白便宜了别人。

  那又怎样?赵国栋哑然失笑。难道说没有了基础,自己就不能在其他地方从头再来做出一番成绩来?

  真是笑话,那也未免太小瞧自己了!

  赵国栋胸中没来由生出一股子壮志雄心来。

  呐喊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