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一节 团体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一节 团体

  “看来国栋你对南海很敏感啊?”林木森目光如汩汩流岈过,最后收敛回来变成淡泊空明。

  “并非对南海敏感,而现在应该是切入南海的一个最佳时机。目前中国和东盟地区的经济关系正在日益紧密,从绢年以后,中国已经成为东盟一个可以依赖的柱石,在那场风波中,西方国家的表演让他们颇感心寒,而中国的表现则让他们心中笃定踏实,经济关系影响到政治关系,使得目前中国和东盟地区处于一个蜜月期。”

  赵国栋知道对方有考较自己的意思,刘若彤带自己来的时候就不无担心的暗示自己恐怕这场宴会上会有不少人要刁难考验自己,要自己保持一颗平和心忍耐一下。这既是考验,同样也是一个展示舞台,赵国栋已经约莫摸清楚这些人性格,你没本事再谦恭再低调一样没戏,你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啥都知道,人家也心服口服,昝然赵国栋也不至于张狂无忌,但是必要的展现机会赵国栋不会放弃。

  “利用政治经济蜜月期一方面巩固固有关系,另一方面也应当通过双边关系发展以一种平和理性的态度向对方表明己方的观点,要让对方在心目中留下一个印象,南海事关中国领土领海主权,关系重大,但是中国愿意本着务实的态度通过双边谈判来解决这一问题。”

  “那你觉得这样就能解决南海问题?”林木森嘴角微微一动。

  “当然不可能,领土领海问题哪有这么容易解决?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表明我们的态度,这是中国核心利益所在,不容侵犯,让对方逐步在心理上接受这个观点,这样有利于我们在日后十年甚至二十年的长期谈判中既能维护我们的利益,又不至于让局势变得复杂化和白热化。”

  林木森和周边两人似乎都在思索赵国栋这个观点,倒是沈东昭岣i角含笑,似乎是对林木森的试探很感兴趣。

  “国栋,你的意思是南海问题仍然会出于这样一种僵持状态下去?”林木森良久之后才反问道。

  “南海问题最终取决于中国海军力量有没有能力捍卫和实际控制属于我们的利益。从地理角度来看,最远的南海曾母暗沙距离我们大陆大远,这一辽阔的海域适合建成我们海军落足点的地方不多,要实现对这个地区的有效管辖需要未雨绸缪,从目前最迫切最现实的需求就是要通过海洋管理部门行政上的有效管理来实现。”

  “比如,加强渔政管理,这可以通过提高强化渔政监管巡逻能力来实现,也可以以国土海洋资源调查和巡查的方式对这个地区实现有效监管,还可以以打击走私的名义通过公安边防武警来实现对这个地区的巡逻,这是向国际上最通行最有效最现实的管理手段,有效管理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获得承认的基础,也是日后谈判的法理基础,只有实现了有效管理和监控,才能嬴得道义上的支持,这一点好像我们有关部门有些忽视了。”

  “另一方面也就是需要我们海军远海防御能力从各方面实现质的飞跃,展现国防力量对我们领海的捍卫能力,这是根本和关键,但是目前来说我国海军尚未实现这种战略转型,希望我们的高层领导能够看到这一点○”

  林木森终于有些动容了,如果说赵国栋只是老生常谈的讲大家都很热衷的海军要强大,要建造航母等等热门观点,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但是对方提及到实现有效管理这一点却不是一般人所能注意到的,这说明对方是真的在这方面花了心思。

  “高见,高见!”林木森旁边那个和他年龄相仿的男子与了拍手,伸出手来:“你好,我是徐志明,东昭的朋友。”

  徐志明听沈东昭说交了一个很有些见识的朋友,还有些不相信,沈东昭的眼光够刁,能得他称为朋友的,不是光是私人交情好这么简单,再说得崇高一点,那得志同道合,有共同语言才行。

  “你好!”赵国栋伸出手微笑着回应“过誉了,谈不上什么高见,只是南海也算是我的工作范围内一个重点地区,所以关注多一点,了解深一点。

  “国栋,怎么上一次是中亚,这一次又变成了南海了,都成了你关注重点了,你们能源部是不是手伸得忒长了?”沈东昭笑着打趣。

  “呵呵,南海是属于我们我国家自己的领海,也是我国能源富集地区,能源部准备近期要在备海地区开展大规模的资源勘一我们勘探船到南海勘探,越南或者菲律宾的炮火打过来了,咱也怕啊。”赵国栋笑了起来。

  “怕什么?量他们也还没有那个胆量!我们在我们自己的领海勘探,难道还需要经过别人同意不成?海军早该走出去到南海南端去练练了。”另一个男子也插话进来。

  “我朋友的弟弟,邹华”,沈东昭简短介绍了一下。

  几人自然是一番寒暄不槎rO接触半天下来,赵国栋隐隐感觉得到林木森和徐志明两人和沈东昭关系不浅,另外来参加这场生日宴的还有几人看得出来也许沈东昭关系不浅。

  那邹华虽然是沈东昭儿时一个院子的,倒反没有与沈东昭之间的关系密切,不过这邹华却在海关总署工作,看样子也非草包类型,也许只是在各人心性上与沈东昭等人不大相投。

  不过赵国栋倒是对邹华观感不错,这家伏性子有些直愣愣的,说话也是火爆,但是挺实在,给赵国栋的感觉就是沈东昭那些朋友更具理想精神,而这个邹华却又太现实。

  “没想到Dd;A竹这朵鲜花能被你采到,当时咱们这拨人里可是怨念不浅,都说怎么就没有抢先下手呢,不过能让东昭哥看得上的人,我想绝对不会差。”邹华是个小胖子,脸上身上都是肉滚滚,比赵国栋还小一岁,就像从豆荚里剥出来的一豆子。

  “嗨,那没有人因为这事儿想要和我过不去吧?”赵国栋也打趣道。

  囊轰乡。

  起来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赵国栋还真不知道刘若彤的美誉度在这个圉子里如此之高,不过他从没有听刘若彤提及过她的感情史,就像她也从没有问及过自己的感情生活一样,大家都保持着一种很和谐的缄就。

  “你这么说也不怕伤我自尊?我娶哪个女人还得谁说了算不成?”

  赵国栋哑然失笑。

  看得j卤乡乡。!y虔!!乡乡!包乡乡乡土1!;人芰走动,没想到一来走动就把你给带来了。”小胖子一脸淫笑:“没想到你还是在下边当过市长的角色,一方土皇帝的滋味不一般吧?”

  赵国栋啼笑皆非,这小子说话怎么这么没谱儿,难怪沈东昭他们和这小子走不到一块儿。

  “甭用这种目光看我,我好歹也是到下边刮过职的,前两年才回来,就在河北一县里,挂职一年,差点没把我给葸死,不过得承认,在下边工作的确具体,咱不适应。”小胖子说话很直白。

  刘若彤发现赵国栋居然是和邹华谈得不亦乐乎的样子,这让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说和沈东昭这些人搅在一块儿也还能接受,怎么像邹华这种纨绔子弟他也能谈得这样开心?

  “你怎么会和邹华有那么多共同语言?”刘若彤实在无法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

  “哟,我还以为你能忍多久呢,一上车就忍不住了?”赵国栋芙了起来,欧宝车缓缓离开。

  “快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刘与彤娇嗔道。

  “没什么,我就觉得邹华运人实在,仅此而已。”赵国栋不动声色的道。

  “你是说沈东昭他们不切实际?”刘若彤立即反问。

  “我没有那么说,不过这个国家的确需要沈东昭他们这样的人,探索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先行者的结局向来不太好,如果我一直身处中枢,我也会像他们一样。”赵国栋扭过头未,深深的看了刘若彤一眼。

  刘若彤感受到来自赵国栋这一眼的份量,赵国栋似乎对这些东西都有一种特殊的敏感和直觉,而他表现出来的政治智慧更是异乎寻常的敏锐和深,1,让人无法相信他只是一个从鹿,层成长起来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