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二节 动向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二节 动向


  到回到家中,两人都似乎沉浸在某种情绪当中,赵慷猜口熬有些心不在焉,但是刘若彤也一样神思恍惚。

  毫无疑问,沈东昭他们有一个特定的圈子,似乎也在邀约自己进入这个圈子,但是这个圈子并不像自己最为担心的那种利益群体代言圈子。

  准确的说沈东昭他们这个因子更像是有点后世记忆中愤青群体的高级版本在经过了现实洗礼的进化群体。这是一个有着较为明确而崇高理想的群体,他们的目标应该说和党的根本利益一致,但是细化到了某些特定领域而已,他们会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奋斗呐喊,希望能够在党的高层中赢得认同和响应。

  他们都是党的精英分子,也有着远大理想和良好的品德,但是这种做法合适么?赵国栋有些犹疑,沈东昭这个圈子中并非都是红色家族的三代们,同样也有相当一部分知识界精英和来自草根的实践者,正因为他们的多种成分才使得这个群体显的更加富有漏*点更能结合现实。

  赵国栋给了涟东昭一个建议。建议他们可以淡化政治色彩,专注于研究,同时应该在形式上更加开放。研究可以更深入,但是声势上没有必要造得太大,只要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国强大,如果在形式上过分讲究,反而落了俗套。

  中国也不是美国,类似于骷髅会的精英社团组织没有生存土壤,如果不能结合主流群体的观点,是无法真正取得成功的。

  赵国栋对沈东昭他们的想法和观点并不反感,如果对方能够以一种思想沙龙形式存在,赵国栋很欢迎。但是如果说太过于隐秘和强调理念观点的单纯,反而会引来不必要误解。

  现在这种情况下高层还能理解甚至给予一定支持,但是如果超越了某些界限,就很难说了,而赵国栋不愿意轻易踏入这样一条河流,即便是沾染瓜田李平的嫌疑也没有必要。

  中国的发展强大集要探索者和先行看来尝试,但是决定中国命运的终究还是主流群体的民意。

  “你在写什么?”赵国栋感受到身后披上的衣服,伸了一个懒腰,“关于新能源发展的一些想法和观点,下个月我要和蔡部长一道随建邦副总理到巴基斯坦出席瓜德尔港的奠基仪式,我想就这个机会再把我一些想法向蔡部长和建邦副总理汇报一下,同时还也要和巴方对进一步进行能源合作进行商谈,这也是我到部之后第一次公务出国,得好好表现一下。”

  “我看国际上对我国援建瓜德尔港也是评论不一,外媒称中国是想要把波斯湾获得一个立足点,甚至有外媒称中**队想要在瓜德尔港取的一个海军基地。”刘若彤坐在一旁显得格外娴静。

  “这些聒噪在所难免,中国每一个出乎他们意外的举动他们都会鼓噪不已,中国要学会用平常心态对待这些媒体,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赵国栋淡淡笑道:“中国的快速发展让很多对中国不怀好意的人心中都难受,但是中国的发展却不以他们的一直为转移。当然你们外交部门应该注意如何消除他们中有些因为对我们不了解而产生的敌意,通过政治经济交往,文化交流,人员流通,这些方式来渐渐消除他们的成见。”

  刘若彤对于赵国栋老气横秋的评点颇感好笑,“国栋,你这副口吻有点像我们部长呢。”

  “也许是这段时间和领导打交道时间多了起来,所以自觉不自觉的模仿他们的风格吧。”赵国栋自我解嘲,“咱在部里呆一天,就得尽一份努力,瓜德尔和实兑,对于中国能源安全甚至打破美国对我国的围堵都至关重要,我相信你们外交部门也应该看得到这一点。中国如果能够通过与瓜德尔和实兑在油气管线和铁路上的连通起来,不但可以使我们国家与巴基斯坦和缅甸经济上联系更紧密,而且也可以对两国政治走向发挥更大影响力,同样对于改善我国西南和西北经济发展同样举足轻重。”

  “听部里一些人说,你们能源部在组建以来大动作不断,尤其是推动国有大型能源企业参予国外资产并购扩张,取得了相当明显的成效。高层对你们蔡部长的印象相当不错。传言你们蔡部长可能要在这一届结束之后下去当一方诸侯呢。”刘若彤瞥了赵国栋一眼。

  “任行可能都有,但实事小几凶说。能源部成古众四只多,在改革卜可谓大刀阔斧。鬼企不分的烂摊子基本上理顺,打破电力垄断,改革煤矿产业机制,拆分四大石油天然气国企,迫使它们走出国门参予全世界范围内的能源竞争,现在蔡部长又在酝酿民营企业在满足一定条件下可以进入能源零售批发和勘探开采行业,这也是一个大动作,也引起了不少关注,我到是觉得蔡部长能在能源部继续干下去能取得更大的成绩赵国栋不置可否。

  “能源部面临的问题也很多。这头五年也只能说打开了一个局面,要真正做到彻底深化改革,没有十年时间干不下来,尤其是许多方面你还不能自行其道,你得根据国民经济发展情况稳步推进,得踩着节拍来。这需要一个既有坚定意念,又不乏灵活的领导来主事

  “如果蔡部长离开,你觉得刘岩有多大机会?”刘若彤想了一想突然问道。

  “他没机会赵国栋断然道。

  “哦,你这么肯定?”刘若彤讶然问道。

  “岩哥在这方面还能嫩了一些,准确的说他还是欠缺了在地方上锻炼的资历唔,你可能没有注意到现在中央对于各部委和各省市的一把手要求和原来不大一样了。到省市任党政一把手,就要求要在中央部委锻炼的经历,在部委担任一把手。就要求你要在基层地方上扛过大任,这已经成了一个基本定势。何况能源部这样重要的部委,从副职直接提拔到正职的可能性不大,倒是哪个省省长直接上来担任部长可能性大一些赵国栋摇摇头。

  “哦,我还以为你要说你们那位阳部长会有机会呢。”刘若彤娇俏的一笑。

  “他?资历有了,也不缺经验和管理能力,但是气魄小了一点,我估摸着中央不大可能让他来掌能源部这个舵赵国栋轻轻瞥了一眼刘若彤,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对能源部里这些事儿也了如

  掌。

  “那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刘若彤问到了再题上。

  “我?我才来部里几个月?半年不到,工作刚刚理清头绪,有点想法,想做点事情,之余上边的变动可能会对我有影响,但是也不是我能自主的赵国栋说得很保守谨慎。

  “这可不一定,最主要是你自己对你自己前途的考虑。”刘若彤微微一笑道:“今明两年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都会迎来人事的大变,你自己应该把自己去处想好,如果是真想继续留在能源部里干一番事业。当然也是好事,上边变动估计也影响不到你啥,如果要想下去,那就得早一些作准备,当然如果你想跟着蔡部长一道下地方那又另当别论刘若彤正色道。

  “唔”,怎么一下子又关心起我的事情来了?觉得我现在干的不好么?”赵国栋很好奇。

  “不,我总觉得你虽然在部里干得也挺欢,但是你似乎有点子施展不开的感觉,而且我听刘岩说,你们那位阳部长对你也好像没有多少好感。也许是觉得你是蔡正阳的人吧,总之不太感冒,如果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下去,我感觉迟早有一天你会对你现在的环境不满意刘若彤说得相当中肯。

  赵国栋陷入了沉默,这是一桩事儿,回避不了。

  回安原?似乎现在没有哪位领导给过自己一个明确承诺,虽然自己属于交流干部,但是交流时间至少一年,如果真的一年交流时间到了。部里主要领导也换了,回安原能有一个让自己施展的平台么?还是只能跟着蔡正阳的步伐下去?

  “。心丛唔,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我只想做好我手上的事情,车到山前自有路,我相信我会找到属于我的位置。”赵国栋斟酌良久才缓缓道:“至于你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还不需要,也许真的某一天我需要你的帮助时,我不会客气。夫妻么,我想该吱声的我也会吱声,每人愿意和自己过意不去不是?”

  刘若彤心中舒了一口气,她就怕赵国栋死要面子活受罪,硬挺不开口,还要装出一副很快乐的样子,那就让人难受了,看来自己这个当妻子的还没有真正了解透彻这个人呢,虽然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妻子。

  兄弟们每人五张推荐票,帮助老瑞上周推榜!月票不景气,希望在推荐票上能让老瑞扬眉吐气一番。老瑞的铁杆们,扎起!每人五票,无票不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