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三节 由头

第十二卷 极目天舒 第一百零三节 由头


  淡淡的幽香萦绕在赵国栋鼻间,两个人似乎都有此心事只绷旺床卜久久不能入眠。既不想说啥,却又感觉不说什么似乎这样的情形更难受。就这样似睡非睡的躺在这儿。

  赵国栋在思考自己的去向,而刘若彤却在考虑自己这段婚姻。

  从最初的逢场作戏勉为其难到现在这种平和淡然相敬如宾,个中滋味的变化也只有二人才能体会得到。

  两人真正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一年算下来大概也就是一个同时间吧,但是两人都还是保持着默契,那就是坚持异梦却同床。

  刘若彤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离不开赵国栋的怀抱了,虽然两人之间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什么,但她喜欢躺在对方怀中入睡,那种安全感似乎成了她这种职业的一种最大安慰。

  只是对方的表现太过平静了一些。她甚至怀疑对方是不是在性取向上有问题,但是偶尔的感觉到对方男性的尊严却告诉她并非如此,他太善于克制和掩饰自己了。

  毫无疑问对方在外边有女人,但是刘若彤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对这一点并不是那么在意,如果说一点感觉都没有,那也不是,只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更像是一种好奇心。想要看看能够让这个男人动心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的。

  相貌、气质、风度、学历、家世、性格、爱好,这一切综合起来都足以决定一个女人的层次,刘若彤感觉得到赵国栋对第一印象很看重。如果自己给他的第一印象不太好。刘若彤估计对方肯定连这个名义夫妻都绝不愿意妥协,这让她也觉的好笑,既不是一见钟情,那还那么注重第一印象干什么?

  她曾经问过对方,对方回答。不管真假,终归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如果第一印象感觉不好,那相当于破坏了心情,这会影响到每一天的生活。

  都说男人理性女感性,刘若彤没想到赵国栋在这一点上却比自己还要感性得多,居然会因为这样一个原因而同意和自己做这个假鸳鸯。

  回想结婚一晃就是两年多时间了,自己和他也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来人包括双方的父母大概都想不到自己和他之间这种虚凤假凰的关系,顶多也就是觉得可能两人因为各自的工作缘故聚少离多而有些淡漠而已,至少平时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外人是半点看不出端倪的。

  怎么还没睡着?”

  “你不也没睡着么?”

  “噢,我在想事情

  “我也一样。”

  赵国栋无声的笑笑,将身体微微一动,对方的身体蜷缩过来,靠在自己怀里,厚实的睡衣似乎起到了很高的防火层作用,赵国栋像往常一样轻轻将手放在对方肩头拍了拍,示意可以入睡了。

  刘若彤今天的表现却有些奇怪,扭动了一下身躯,将她的脊背贴近自己胸膛更紧一些,这让赵国栋有些纳闷儿。

  手掌不经意间滑了下去,碰上了对方那坚若鱼背的**,刘若彤睡觉没有带胸罩的习惯,即便是和赵国栋在一起也一样,赵国栋这不经意的一碰,让两人都下意识的惊了一惊,但是随即反应过来,对方不是有

  的。

  “对不起。”赵国栋有些尴尬,虽然那份感觉很舒服。

  背对赵国栋的刘若彤没有吭声,只是摇摇头。

  发丝的摆动弄得赵国栋颈间痒酥酥的,一种异样的情愫在心间缭绕。双手下意识滑到对方腰间轻轻紧了一紧,刘若彤只感觉如一阵火从背后窜来瞬间就将自己忐忑不安的心思烧得无影无踪,身子微微一侧。双目宛若晨星一般瞪视着赵国栋,让赵国栋心中没来由一阵惭愧。

  手正欲往回缩,却见对方突然闭上眼睛,樱唇微翘,鼻息急促,颊间那一抹酡红即便是在壁灯幽暗的光线下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一拥入怀,便是偷尝琼浆玉液。免不了一番亲昵缠绵,直到赵国栋双手滑入睡衣间,刘若彤才算是清醒过来,忙不迭的制止了对安几欲攀上高峰的举动。

  “国栋,不行,不行”。刘若瓒脸似火烧,连说话都有些嘤咛。

  “怎么了,几…唔?”赵国栋神志也略略清醒一些。

  “我觉得我还没有做好那份思想准备,呃,刚才,刚才那样已经是我的极限,对不起。”刘若彤脸上的娇羞表情看得赵国栋心中一热,“对不起,是我唐突了。”

  刘若彤似乎觉察到自己的这个要求有些过分,但是自己的确没有做好那方面准备,也许刚才”几自己,时情热。或者只是短暂的情感爆发。她还需要好哪心里考虑一下,自己一辈子独身的决定可不能这样被轻易突破了。

  见对方那种欲语还休的表情。赵国栋也觉得有些好笑,走到这一步却来说没做好思想准备,这不是故意折腾自己么?

  但是他也能理解此时刘若彤现在迷乱惶惑的心境,这种时候就算是趁乱拿下对方也没有什么成就感。现在的赵国栋已经过了那种十年前那种猴急的时代,除非水到渠成的浪漫故事或者一见钟情的漏*点碰撞,其他他都兴趣乏乏了。

  “没事儿,睡吧。”

  刘若彤有些感激的一翻身重新将自己身体蜷缩在对方怀中,赵国栋并没有刻意的做作,而是随意的将手放在了对方身前小腹前,这样可以让对方觉得更安稳。

  ,”

  “部里有意要举办一次全国电力设备和材料行业的发展并景研讨会,年前办公厅就已经透露出了风声去,现在几个省都有意承办截止今天部办公厅已经收到了三个省发来的公函。这是安原省政府办公厅、能源厅的联合行文,他们是电传形式过来的,估计很快他们省里就有人会来部里,刚才我和安原能源厅的吴厅长也联系了一下,他说他们省里宁陵市正在积极争取这个会议,想要把这个会议和他们市里搞的一个招商引资洽谈会合在一起开。

  谢科知道自己这位上司曾经在安原宁陵市工作过,而且据说当时打造这和电力设备和材料基地赵因栋也出了不少力,现在宁陵市的电力设备制造和材料生产已经声誉鹊起。在整个中南和西南地区都小有名气,成为当地支柱产业,安原省想要搞这个研讨会无疑也是要巩固这个。主导产业在宁陵的地位,扩大宁陵的知名度,为当地企业造势。

  “哟,看不出这样一个会也有人抢?”赵国栋笑笑,“这是好事情嘛,说明地方政府对于我们能源行业的前景很看好啊,这种积极性应该保护。”

  “可是赵司长,这花落谁家却是个难处啊。”谢科也笑了起来,“我估摸着电力司那帮家伙保不准正左顾右盼想要拿捏一番呢。”

  “拿捏啥?哪里条件最合适,哪里党委政府最重视,哪里发展前景更看好,我看就应该放在哪里。”赵国栋不以为然的道:“电力司这帮家伙难道还要为此搔首弄姿一番?看看哪个省向他们示好更有诚意。或者说能给他们提供更好的条件待遇?难道陈司长还看重这个不成?”

  “嘿嘿,赵司长,你不兴这个,不代表其他因也不兴这个。电力司要说也是一个热得发烫的司了,司里人下去走到哪儿不是被人捧在手上含在嘴里?全国各地风景名胜区。沾了上四的,他们司里人就没有说没去过的,五风景区他们就没有说没在那儿开过会的。”谢科半带恭维半带发牢骚的道。

  “这大概也是咱们中央部委里惯成的坏习惯吧。”赵国栋淡淡的道:“你去开会没关系,但是你得有的放矢,开个会能起到一定作用,别有事儿没事儿找个由头借口也要去开个会,给地方增加负担,吃完玩完一抹嘴巴拍屁股走人,弄得下边怨声载道,败坏部里名声,我最瞧不起这种人。”

  谢科听得赵国栋这般一说,心中也是一凛,没想到赵国栋竟然说出这一番正义凛然的话来,虽说赵国栋平时和司里人相处得挺融洽,与自己和褚鸿生谈话时也是和颜悦色。少有撂下脸的时候,但是这番话却是不动声色间透露出一番味道来。

  “赵司长说得是,现在咱们部里部领导还没啥,就是这司里不少人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下边有求于咱们,所以就养成这些坏习惯,都说要整顿机关作风,我看就应该从这些方面做起。”谢拜附和着赵国栋的话语发挥一番。

  赵国栋也觉得有些意思,谢科这人虽然未必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但是这人识时务,分寸也拿捏得好,什么事儿能做,什么事儿该急,什么事儿该缓,都能把握好分寸,到是一个挺知趣的角色。

  兄弟,7点了,早期鸟儿有虫吃。兄弟们把你们的虫儿推荐票投出来,每人五张,俺要冲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