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节 市情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节 市情


  国栋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所以在语气上也有所注意,高临下以断言形式来表述,但是通过引述国电集团老总董明堂的观点,却足以让以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为支柱产业的宁陵市地方官员引起足够重视了。

  良久,霍云达和莫荣,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霍云达才缓缓点头:

  “赵书记,董总所说并非妄言,这的确是我们宁陵工业经济发展上的一个软肋,前期引进的企业产品层次都较为低端,而为了实现经济增速。市县两级在引进企业上也没有更多更好的选择,现在要想一时半刻湃决这个问题,也不是政府或者企业一家能改变的。”

  “拿我们临港工业区来说,目前也只有您还在的时候引进的那家德国尼欧迪除尘设备有限公司算是真正具有较高科技含量,产品层次较高外,其他企业都还停留于以常规产品为主,这一点上,老霍和我都曾经探讨过,我们也曾经向曾书记和宗区长反映过这方面的担心,但是的确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最初负责临港工业区建设和招商引资的莫荣也是一脸感慨。

  赵国栋点点头“这些问题的确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但是作为地方党委政府却需要有一个较为明确的规划和实施意见,怎样来实现企业研发创新能力,怎样实现企业产品的升级换代,提高产品科技含量和附加值,帮助企业实现战略转型,这都需要周密的计划和切实可行的措施落实。”

  “现在市委黄书记好像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上一次全市工业经济分析会上他就曾经提出来,说我们宁陵工业这两年发展虽快,但是发展不均匀,层次低规模小,缺乏后劲,提出市委市府下一步工作思路重点就是要实现工业的转型,向规模化、高端化发展,但是他却没有具体拿出怎样实现这种转型相I措施。”霍云达接上话:“我和开发区卢主任、曹集县的窦县长、奎阳县的李县长都曾经谈到过这个问题,他们也有一样的困惑和难题。”

  “黄书记算是比较思维比较敏锐的领导了,我看市里其他领导对这个问题都还不敏感,甚至茫然,总还觉得宁陵形势一片大好,赵书记我倒是觉得你可以在明天研讨会上结合新能源发展趋势谈一谈你的观点,反正你身份不一样,给市里边这些个领导们瞧瞧警钟也有好处。”莫荣笑呵呵的道。

  “老莫,你这是给赵书记出难题,赵书记谈新能源发展趋势可以,甚至谈一谈宁倏应该抓住这个机遇也可以,但是凭什么去说宁陵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如果这个话题由任省长来说还差不多。”肖朝贵瞪了莫荣一眼。

  “任省长也曾经和我谈起过现在安原各地经济发展状况,他说,如果单要以经济发展总量来比,宁陵在经过了这几年的高速发展之后,已经和南华、卢化在一个层次上了,但是比起前面的诸如永梁、怀庆已经不远,甚至比起绵州、建阳、宾州、蓝山也相差不是很大了,距离拉近了许多,如果要以经济发展增速来说。宁陵这两年则和永梁、怀庆两家并驾齐骆,堪称高速。”

  赵国栋谈及任为峰的观点时。其他几人脸上都露出了慎重认真的神色,任为峰现在是常务副省长了,虽然还没有明确谁来分管工业这一块,暂时还由他在代管着,但是他的观点却更显重要。

  “他说宁陵经济发展和永梁、怀庆相比有明显的区别。永梁经济以化工、建材产业为主,以牺牲环境为代价,近期在进行治理,但是他们化工和建材产业都实现了规模化,无论是建材类的水泥、陶瓷、石材还是化工类的精细化工和化工原料生产都在行业内实现了兼并重组,每个细分行业都形成了一个或几个较大的企业集团,企业竞争力很强。”

  “而怀庆呢?怀化前期速度稍慢。但是从去年开始已经赶上来了,尤共是怀庆的电子信息产业优势在全省都是数一数二的,从和讯科技、精英科技等多家大型集成电路企业进入怀庆开始,怀庆迎来一个经济高速发展期,估计今明两年怀庆几大电子制造企业陆续投产,使得怀庆经济增速将大大超过全省其他地市,包括一直在经济增速排名第一的永梁。如无意外,估计明年怀庆经济总量将有望超过绵州和建阳,窜升到全省第二位,仅次于安都。”

  “宁陵呢?宁陵前,几年发展速度较快,但是借助当时打造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基地东风,但经济增速从开始已经开始有所下滑,不过还不明显,估计今年还舡,这也是宁陵为什么迫切希望这个研讨会在这里召开的缘故。宁陵在这两年没有喜中精力促使支柱产业扩大化和规模化,在帮勋企4L提升研发能力上明显做得不够,使得企业成长缓慢,一味招商引资寻求新的企业进入,这可以带来短期效益和表面政绩。但是却有很多弊病,后劲不足是最大弊端。”

  听得赵国栋这样转述任为峰的看法。霍云达和莫荣两人都是脸色沉重,就连肖朝贵和彭元厚也觉的心情有些压抑,只是王丽梅脸色依然保持着微笑。

  “他和我私下也下了一个判断,那就是从这三颗一度被认为安原省的希望之星发展趋势来看,如果三市都继续延续现在的产业政策不变,三市领导班子在发展观点上不出大问题。那么怀庆毫无疑问会在两三年内高速发展,甩开其他地市,而永梁也因为国内经济气候向好的影响。保持平稳较快发展,估计会进入第一梯队,如果更快一点,可能会和绵州、建阳并驾齐驱,慢一点,也能和宾州、蓝山不相上下,而宁陵的增速会放缓,只能在第二梯队徘徊,很难实现超越。”

  赵国栋的话让气氛变得更沉闷,他也知道这话不太中听,但是在霍云达他们几个人面前”赵国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他甚至也和尤莲香交换过意见,提出宁陵要求变突破。不要囿于目前已经取得的成绩,否则还会落后。

  “嘻嘻,赵书记,既然你都能判断出咱们宁陵的病症,也可以开出一张药单子来吧?你可以给黄书记和钟市长建建议,让他们考虑一下才对。”还是王丽梅笑意盈盈的打破了沉寂。

  “呵呵,丽梅,我算什么,凭什么在宁陵市委市府面前指手画脚?

  何况这也不是光凭两句话就能扭转乾坤的事儿,这需要根据你们宁陵全市目前实际情况来进行综合研判,才能找出适合对路的方子。”赵国栋摇摇头,展颜一笑“好了,这不过是一家之言,大家有这方面的一个考虑就行了,今天就不说这些事儿Y这也不是你们几个操心费神就能搞定的,说说其他的,谈谈宁陵变化啊。这些令人愉快的事情吧。”

  “嗨,说变化这本来该是令淳书记来说的,他今天因为要陪黄书记和钟市长接待一些外地来客,像通城米市长、宾州的刘市长都来了,所以的确是抽不出时间来陪您。”肖朝贵一脸抱歉的道。

  “行了,老肖,我还能不理解你的难处,这是啥时候,宁陵好不容易争得这个机会,那还不好好尽尽的主之谊?还能把谁都照顾到?别把我当外人行不?”赵国栋笑着迷:“令淳和我打了电话说了。”

  “呵呵,赵书记说得是。”肖朝贵不动声色的道:“宗区长和您也不太熟,我就没叫他,其他几位区上领导都各有各的事情,就没喊他们了。”

  赵国栋瞥了肾朝量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宗建在区里和你们处得还行吧?”

  “嘿嘿,还行,还行。”肖朝贵也是报以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诡异神色:“他与我和老与!接触少一些,赵书记,这个问题应该问问老霍和老莫,当然,丽梅肯定更清楚。”

  王丽梅听得这话,立时眼珠子一瞪“肖书记,这话我不爱听,他那人难道说大家还不清楚?就那副德行,也就那点本事,你们可以敬而远之,我命苦,谁让赵书记临走之前替我安了这样一个位置呢?”

  说到最后一句话,王丽梅不无幽怨的瞥了赵国栋一眼。

  “得,丽梅,你说这话可有些没良心,赵书记那会儿哪知道宗建会来咱们区里当区长?”彭元厚赶紧插话打圆场“也不知道黄书记是怎么想的,就派了这么一个厌物来。也是令淳书记胖气好,要不我看他早就得夹着尾巴做人了。”

  听得素来不多言不多语的彭元厚都这般评价宗建,赵国栋也知道宗建这家伙的确在西江区里不招人喜欢,平素那套围着拘马溜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也因为位置不同环境不同而吃不开了。

  在区里边,很多事埠哗拿不下来,多来两回,你的话自然就没有人听了,而且还加上一副自命风流不分场合的德性,真叫醒本事没有。还要妄自尊大,自然没好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