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节 东窗事发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节 东窗事发


  饭吃下来!后也是快十点了。牛台宾馆众两年也整啊,加之宁陵市区也扩大了不少,这一带原来还略显偏远了一点,现在看起来就挺合适了,虽然不比宁苑那么处于核心位置上,但是这种位置更适合居住。

  五人又陪着赵国栋谈了一阵近年来宁陵的变化,免不了也谈起宁陵市里的人事变化。

  章天放走了之后尤莲香接任,组织部长由原来市委秘书长焦凤鸣接任。但是都快半年了,市委秘书长一职也一直没有卸任,据说是省里还没有明确市委秘书长的人选。

  周春秀到人大去之后,副市长李代富进了常委,挑起分管工业的重担。

  陆剑民接替严五民担任了市委副书记,舒志高离开之后钟跃军来担任了市长,但是黄凌现在在市里威信很高,加之作风也很强势,无论是陆剑民还是钟跃军都显得比较低调。

  宣传部长还是毛萍,但是她的年龄即将到点,身体精力都明显不如以往,担任了超过十年的宣传部长,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曾令淳在这三年中表现也算是中规中矩,但是西江区委书记进市委常委也只有赵国栋这一届,看黄凌的意思似乎也没有要在区县里的一把手安排进常委的意图,这和其他地市一般要安排一个经济较为重要的区县党委书记进常委情况略有不同。

  送走了五人,赵国栋也坐下来安安静静的享受一份难得的悠闲。

  这里是自己和程若琳初定情缘的地方,和程若琳在那个雨夜里享受了一份酣畅淋漓的欢爱,让赵国栋毕生难忘,就像自己和翟韵白在麒麟观云涛仙馆、和徐春雁在交通厅那套老宿舍里的第一次一样,总是令人回味无穷。

  仿佛是心有灵犀,电话响起时显示屏的号码正是程若琳的,不会程若琳也在这儿吧?赵国栋有些惊喜的接过电话。

  “若琳,你在哪儿?”

  “咦,我在安都啊,你在哪儿?”电话里程若琳声音十分清爽。

  “我在宁陵参加一个会议。

  ”赵国栋自我解嘲的笑笑,自己也太敏感了。

  “你在宁陵?住哪儿?”

  “你猜一猜。”赵国栋微笑着反问。

  “宁台宾馆?”电话里的程若琳深深吸了一口气,带着惊喜的声音道。

  “聪明,一猜就中。”赵国栋回答道,“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

  “嗯,我有直觉告诉我,似乎我们都在想对方程若琳电话里声音充满了诱惑感。“我猜的没错吧?”

  “嗯,这会儿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回味那一晚。”赵国栋话语中同样富有挑逗味道。

  “真的么?。程若琳话语娇媚迷人。几乎要让赵国栋沉涵其中,“那需要我给你一个礼物么?。

  “礼物?”赵国栋讶然道:“什么礼物?”

  “你住多少号房间?”程若琳声音变得有些低。

  “猛,怎么了?”赵国栋不由自主的回答道,他预感到会发生什么事情。

  “那好,听到敲门声,闭上眼睛打开门。”

  赵国栋如被催眠一般,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房门,房门没有反应,冉正在迷惑不解,却听到了敲门声,一个箭步冲出去,扭开门锁。

  遮阳帽,墨镜,一个打扮得十分简单朴素的女人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

  “若琳?真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赵国栋大喜过望,正说长夜漫漫,孤枕难眠,怎么会若琳也在这儿?

  “心有灵犀一点通,你想我。我自然就能来。”程若琳在赵国栋锁上门后便扑入赵国栋怀中,程若琳摘下遮阳帽和墨镜,两人顿时拥在一起咐唯唔唔的热吻起来。

  滑爽细腻的肌肤在赵国栋手指拂弄下迅速变得火热起来,蓬松的卷发在赵国栋颌下弥漫着清香的气息,女士精绣短袖衬衣纽扣被一颗一颗解开下来,露出内里乌黑色的嵌红绣花文胸,灯光下被文胸半掩的乳肌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玉绯色。

  似乎还陶醉在余韵中的丽人蜷缩在赵国栋怀中,呢喃细语,似乎在倾诉这么久离别的衷情,赵国栋亦是软语温存,那份缠绵滋味令人眼热。

  “对了,若琳,你还没有说你怎么会来宁陵呢?”赵国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里?”

  “是宁陵市委托安都一家文化传播公司来邀请我,加上市委宣传部毛部长也给我打了电话,我不好推辞,所以只有来一趟客串一下嘉宾,他们搞的这个安东招商引资洽谈会想要搞成一个综合性的活动,所…了台文共晚会,可能是明晚吧,我想顺便也回来看届,圳以就来了。”程若琳嫣然一笑,“来了之后我才知道还有一个你们能源部搞的研讨会,我就估计你可能会来。

  “哦,是黄凌和钟跃军在宁苑宴请各路神仙?”赵国栋笑了起来。

  “嗯,是宁陵市委市府的名义,不过没有看见黄凌,只看见钟跃军。尤姐和简虹也在。我在晚上市娄市府的宴请上没有看到你,就估计你是不想参加这种宴会,所以我就问了一下简虹,她说你可能要来,但是不知道你啥时候来。”程若琳笑起来面颊笑容格外甜美。

  “没看见我所以你就来宁台宾馆?你就这么确定我会住宁台宾馆?”黄凌没有参加让赵国栋有些奇怪,按理说黄凌不应该缺席这种场合才对,不过此时赵国栋并没有在意。

  “不是说了么?心有灵犀。”程若琳将脸贴在赵国栋胸前,“真想在这里住一晚,但是不行,我一会儿得走,我的助理还在等我电话呢。”

  赵国栋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卿卿我我的时候,两人都是敏感人物。程若琳现在是文娱界大红大紫的角色。著名文艺节目主持人。而赵国栋却曾经在这里担任过区委书记,原来就有两人关系暧昧的传言,过了这么些年,都离开宁陵这个地界了,这才冷下来,若是被人瞅见在一起。那还不立即曝出大新闻,对两人声誉都会影响极大。

  十一点半,程若琳准时穿衣化妆,不过脸上那一抹掩饰不住的醉人酡红和眉目间风情万种的气息都足以暴露这个女人刚刚享受了情爱欢愉的滋润,让赵国栋颇有些担心会不会走*光。

  这么晚了,估计程若琳回去也就休息了,顶多也就是她的私人助理有些怀疑,但也觉察不出个啥来,直到程若琳那辆新买的奥迪肪出现在宁台宾馆内,程若琳的身影一闪就消失在车里,站在窗台前观察的赵国栋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紧急常委会一拖再拖,从下午三点拖到下午五点,最后又该在晚上八点,常委们才算到齐,戈静已经隐隐知道了一些风声,但是在没有接到正式通知之前,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一直到宁书记从南粤打电话过来,她才确定真的走出事儿了。

  胡廉一如往常的那样匍匐在案桌上写着什么,这不是他的工作,也许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一入座他就喜欢涂涂画画;燕然天眉头微微皱起。不过看起来没有啥表情,犹如老僧入定,眼睛微闭;韩度却是一脸肃色,平时挺和蔼的表情也没有了;戈静进会议室的时候正赶上了任为峰进来,两人点了点头,都没有说啥,各自入席。

  丁森比戈静晚了一步进来,步伐很大,频率也快,带起一阵风,苗振中却是步履安详,夹着皮包慢悠悠的和省军区司令员王富生一边说着什么走了进来。

  常委们基本到齐了,除了省委书记应东流和省委副书记、代理省长秦浩然,以及此次会议的主角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廖永涛。

  戈静正思衬间,秦浩然的身影已经出现,紧接着就是廖永涛一边向应东流介绍什么,应东流则木着脸不做声,只顾往前走。

  应东流一入席,没有人提醒。所有人都在同一瞬间自动进入开会状态。笔记本的翻阅声,茶杯的顿响声。笔帽的抽离声,都在短短一两秒钟就完成了程序。

  “今天开个紧急会,原本是定在下午开的,但是由于有些事情还需要进一步核实待查,所以就稍稍拖了一些时间,待会儿老廖会把情况给大家做一简单通报。”

  应东流目光阴沉,显然心情很不好。任谁碰着这事儿心气都不会顺。但是你还不能硬着头皮处理。弄不好还会引来不少闲言碎语,但是现在都摊上这种事情了,掩也掩不住。也不可能掩,应东流本人就是最恶恨这种事情,历来就是主张严惩。现在刚一上任就遇上,甭管是谁。哪怕原来印象再好,这会儿也得一查到底严惩不贷。

  宁法那边应东流也通报了一下。对方的反应在预料之中,依法查处。严惩不贷,换了谁,大概都是这话,想到这儿应东流就禁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啥也不说,求推荐票!